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番外 5 慕斯 文 / 扇骨木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被张硕带人打的很惨。

    这些人总是打我,每次都将我打的浑身骨头跟断了一样才会离开。久了我也就知道,怎样才能将身体的伤害降到最低。

    这一次,我以为也会被打到要在床上躺几天才会放弃,所以我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用双手抱着头。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一双璀璨的眼睛。那眼睛好像天上的星星那么美,一下子让我愣住了。

    张硕他们发现她了,想将她和另外一个人杀了,却不想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身体却那么强悍,将他的人都打飞,连灵兽都打死了。她将张硕逼到了绝境,张硕求她饶了他。

    听着他求饶的声音,我想到了他每次打我的样子,想到他们辱骂爹的话,趁着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我拿出藏在怀里的刀,一刀刺进了张硕的心脏。

    后来,她问我的名字,我想告诉她的,可是理智告诉我不要理这些人,于是我转身便走了,没想到走了两步就晕倒了。

    再醒来,我在她仆人的背上,那个人扛着我,想带着我找客栈。他们怎么可能找到客栈呢?在鬼城是根本没有客栈的。于是,我带他们回了我和爹的家。

    家很破旧,我以为她会嫌弃,没想到她却泰然自若,仿佛走在人间仙境一般。

    所以,这次她问我名字的时候,我告诉她了。

    慕斯,我叫慕斯。我的名字是我爹给我取的,可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我爹了。

    后来,她拆穿了阳子叔的虚情假意,可是哪里需要她拆穿,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他,我活不下去。

    我肚子饿了,她给我做吃的。她做的东西是我从来没吃过的美味,那时候我就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让人舒服的人呢?杀人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是跟自己说话声音又那么温柔好听,还会做这么好吃的东西。以后谁娶了她,肯定会很幸福。

    后来,她告诉我她和我一样,她爹也不在她身边,我才知道,她要找的爹竟然就是那个人。

    我想告诉她不要去,太危险了,可是看到她亮晶晶的眸子和自信的模样,我的话又说不出来了。

    她知道我爹是去找她爹了,说要帮我将爹找回来。可是却带回来了爹的死讯。

    她说,爹死了,是勿蔓亲眼看到的。她问我,愿不愿意跟她离开这里。

    离开鬼城?

    这个问题我之前从来没想过。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生活在鬼城。这里有我和爹的家,有我和爹的记忆。

    她说跟着她,她会照顾我,如果留下,就让司月照顾我。她是不会留在这里的。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荐阅读:

    想到她会离开,我的心莫名的烦躁,想也不想便说要跟她一起离开。

    父亲已经不在了,家也就没有了。她是唯一一个对我如此温暖的人,跟着她离开这里又何妨?

    于是,在她救出她爹后,我跟着她离开了鬼城,去了外面的世界。虽然外面的人很排斥黑暗灵师,但是有她在,我什么都不怕。

    她收我做徒弟,后面我见到她都要叫她师傅。其实她不知道,每次叫她师傅的时候,我的心都有点疼。不过,只要能留在她身边,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喜欢凌宇哥哥,凌宇哥哥喜欢她,他们彼此的感情谁也插不进去。

    只要能守着她,我就应该满足了。

    圣君阁一战,她爆体而亡。看到巫凌宇抱着毫无生气的身体回来的时候,我直接懵了,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要是她死了,我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眷恋的?

    还好,她不是真的死了,他们将她救了回来,而她的灵魂则去了鬼界。

    我知道凌宇哥哥跟她一起去了鬼界,我也想去,可是我没那实力。所以我守着她的身体,将她的身体照顾的好好的,我每天给她的四肢按摩,为她翻动身体,这样等她回来的时候不会发现身体僵硬或者生斑什么的。

    我会告诉她,我的实力又进步了,告诉她我多想她,多喜欢她,也只有在这间密室里,我才能向她说出我心里最深处的想法。

    后来,她的灵魂回来了,可是因为她在鬼界受了伤,回来后依然在沉睡。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听到我的话,所以我不敢再跟她说的那些心思了,不过我可以说其他的,告诉她家族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等等。

    只要能和她说话,我都是觉得幸福的。

    可是,这样的幸福也被人打断了。

    我被抓走了,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司马家。当抓我的人摘掉斗篷的时候,我震惊了。同时还有满腔的愤怒。

    轩丘鹤,抓我的人怎么会是轩丘鹤呢?要是她知道了,该多伤心?

    可是他却没理会我的愤怒,将我扔给了几个很强的人,从此我开始了一段非人的生活。

    他们带我去很多地方,说是让我找什么古老圣火令。他们在路上各种折磨我,却不让我死去。他们让我杀了很多人,很多无辜的人,有些是以前的知情人,有些只是因为得罪了他们,更有许多只是他们想看他杀人而已。

    十几年,我觉得我会熬不下去的,可是我竟然熬下来了。我罪大恶极,我应该自裁谢罪的,可是我恬不知耻地活下来了。因为苟活着,才有机会再见到她。尤其是听说她醒来后就在到处找我,让我觉得活下来是值得的。

    再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荐阅读:

    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醒过来两年了。看到她鲜活地站在自己面前,想到现在这样的自己,我突然有些慌张。我想叫她师傅,努力了好久还是没叫出来。

    她说:对不起,师傅来晚了。

    我摇了摇头,眼眶湿润了。她对我很愧疚,可是这个事情怎么能怪她呢?

    她毫不犹豫将古老圣火令给了他们,这种东西她想都没想一下,却为他们要带我离开而怒了。

    她很强势,最后还是将我留了下来。我应该高兴的,可是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我了。而她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她。

    她挽起了妇人的发。

    也好,像我这样的人,像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再像以前那样守着她呢?

    她走过来,像以前那样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满眼心疼地喊我的名字:“慕斯。”

    她很歉疚,觉得不该将我从鬼城带出来,不该没保护好我,不该这么久才找到我,让我经历那么多的事情,受那么多的苦。

    我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荒芜了,可是我不能让她伤心,于是对她笑了笑,说:“师傅,没关系,我很好。”

    我是真的很好,只要她过的好,我经历了什么都没关系。只要能看到她过的很好,我就很好。

    可是,我却让她哭了。她说要给我针灸,我应该拒绝的,这样她就不会看到我残破的身体,就不会落泪了。我告诉她这些都是以前受的伤,已经不痛了。

    让我痛的,只有她的泪。可是这话我没说。

    再后来,冥王带她去冥界,也将我一起带去了。那个叫寰的人带我去调理了身体,说是等我身体好了才带我去训练。还在调理身体的时候,我听说了她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原来冥王是带她到冥界来养胎的。

    我站在她院子外面,看到了喜极而泣的凌宇哥哥,看到了两个孩子。我应该去看看她的,可是脚却生了根,无法再前进一步。

    我后面找时间去看了两个孩子,伸手摸了摸他们的手,小刀抓住我的手指咯咯咯的笑了。那柔软的感觉,那清脆的笑声,让我疼了这么多年的心突然就不疼了。

    可是我也不知道我未来应该怎么走了。我不知道我对未来还能有什么期待?

    回去我,我去找了寰,让他带我去了训练的地方。他说,这里堪比人间地狱,进去后达不到标准是不能出来的。

    听到他的话我笑了,然后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我想告诉他,我早就在地狱里摸爬滚打好久了。

    或许,等我从这里出来,能爬出心里的地狱。

    或许……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