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9421章 晕头转向 文 / 巅峰小雨

    杨永仙看到那坑,愣了下。

    先前过来的时候也是走这条路,并没有看到那个大坑啊!

    这坑是啥时候冒出来的啊?

    “大兄弟,你能行不?”老汉打量着杨永仙,满脸担心的问。

    老太太也抬手在杨永仙眼睛前方摇晃了几下,“我看这小伙子好像摔的有点晕乎转向啊!”

    杨永仙回过神,对面前的二老说:“我没事,多谢两位扶我起来。”

    杨永仙转身上了马车,不想在这里多做逗留,因为他总感觉这大坑有点问题。

    指不定他从钱庄出来,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

    于是,杨永仙赶紧上了马车,快速离开了这里。

    好在接下来这一路并没有遇到大坑,也没有跳出拦路打劫的,直到马车踏上了县城的青石板大街道,路两边出现了摆摊的摊贩,杨永仙才松了口气。

    突然,正在行驶的马车在路中间戛然而止。

    杨永仙突然想到什么,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胸口。

    这一摸,他的脸色彻底变了!

    “银票呢?”

    “我先前放在这里的五百两银票哪去了?”

    他像一只被跳蚤搞得不得安宁的大猴子,在那抓耳挠腮的掏着自己身上,就差把五脏六腑和大肠小肠从肚子里掏出来一一盘查了!

    然而,五百两银票,不翼而飞!

    糟糕,八成是先前摔的那一下,掉在那个坑边了!

    杨永仙慌慌张张调转了马车头,再次沿着原路返回。

    很快,他便回到了先前摔倒的大坑边,马车还没停稳他变成车上跳下来,弯腰俯身眼睛差点贴到地面上去,一寸寸,地毯式的找寻……

    然而,掘地三尺,啥都没看到!

    杨永仙面无人色,又沿着原地来来回回的找寻,还是未果。

    他站在院子,茫茫然望向四下,脑子里乱糟糟的,无数个声音在乱叫。

    最后,只剩下一个声音。

    那对老夫妇?

    肯定是他们,要么就是他们给捡走了。

    要么,就是被他们给偷了!

    因为杨永仙回忆起来了,在那对老夫妻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的时候,老太太的手还不小心的碰到了他的腰侧,有点痒。

    他当时扭头看了那老太太一眼,老太太还朝他咧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嘴巴里的牙豁了好几颗。

    坏事了,遇上一对老偷儿,那坑说不定就是他们挖好的,他们事先就埋伏在那里。

    不然,如何解释他这边刚一摔倒,他们立马就出现了呢?

    装好人来搀扶他,其实是早就布局好的,太阴险了!

    想明白了一切之后,杨永仙像一头暴躁的狮子,在事发地烦躁的走动着,咆孝着,恨不得摧毁这里的一切!

    可一切却又无济于事!

    杨永仙狠狠发泄了一番之后,一直都没有找到那对可疑的老夫妻。

    直到日头西斜,他又累又饿又渴,整个人差点晕过去,这才摇摇晃晃着站起身,不情不愿的爬上了马车,像活死人一样往城区这边走……

    咋办?

    这可咋办?

    好不容易搞到手的五百两银子,就这么便宜了别人?

    他不担心蒋桂玲和大宝绵绵那边如何交待,因为他压根就没准备跟他们交待,打从一开始就是要对他们行骗的。

    杨永仙现在头痛的是,这第一环断了,接下来如何跟莫氏那边出示自己的诚意?

    实在不行,只能悄悄去钱庄将自己的钱拿出来去引诱莫氏了!

    思及此,杨永仙深吸一口气,努力睁大眼睛去辨认前方的路,然后调转马头,再次往钱庄的方向去……

    “你说什么?你瞎扯个啥?那是我在你们钱庄的存款,没有我本人点头,谁敢把那笔钱取出去?谁敢!”

    当到了钱庄,杨永仙找到钱庄的管事,准备将自己名下的存款提取出来的时候,却被对方告知他名下的存款,早在四个时辰前便已被他提走!

    “怎么可能?四个时辰前我过来的时候,提的是绵绵名下的四百五十两银子的存款!”

    “我的那部分存款,根本就没有动过!你脑子坏掉了嘛!”

    杨永仙气得一把抓住钱庄管事的衣领子,吼得唾沫星子喷到对方的脸上。

    对方却一脸的无辜,让人拿出来一份合同,“你若不信,你自己看,白纸黑字谁也没法抵赖啊!”

    杨永仙丢开管事的衣领,拿起先前提款时自己按下的手印。

    没错,确实是他自己的手印。

    可是为什么手印所按的字据,却不是提绵绵存款的事,而是提自己那一千两银子的事!

    “什么情况?这到底什么情况?”

    他将手里的合同扯了个稀巴烂,扔到地上,然后抱着脑袋脚下跌跌撞撞往后退。

    他现在脑子完全是乱成了一团浆湖了。

    绵绵和蒋桂玲那边的五百两银子的银票没了!

    而自己在钱庄的一千两银子的存款也不翼而飞了!

    一旁的管事看到杨永仙把合同撕得粉碎并扔到地上,暗暗摇头,眼里掠过一丝讽刺。

    “先前可是一式三份,就算你撕毁了一份,还有另外两份。”

    也就是说,杨永仙在钱庄的那一千两银子是没了……

    “我没有取走我的钱!”

    杨永仙猩红了眼,再次扑上去一把抓住这管事的衣领口大声咆孝。

    “你个龟儿子,说,为啥要黑我?”

    “老子的钱到底被你个狗日的搞到哪去了?”

    “老子,老子要见你们东家!”

    “……”

    一番闹腾之后,杨永仙直接以挑衅闹事的罪名被钱庄这边撵到了门口。

    杨永仙身上并没有哪里受伤,因为钱庄的人只是将他撵出来,并没有对他动手。

    相反,杨永仙这边动手了,他把钱庄的管事打得鼻青脸肿。

    还砸坏了钱庄大堂里的两只青花瓷瓶……

    被撵出来后他就在门口闹事,钱庄直接报了官府,连人,以及他先前签过的那些字据,一并送去了县衙官府……

    ……

    望海县,蒋桂玲和大宝的铺子里。

    “晴儿姐,大宝,你们快尝尝,这些早茶都是我从永仙大堂哥那里敲诈过来的呢!”

    “虽然他为人不咋地,可这早茶的味道还真是不赖,尤其是这虾饺和红糖糍粑,真心不错呢!”

    铺子一侧挨着墙壁摆着一张小圆桌,此时小圆桌上摆满了蒋桂玲早上打包回来的各式茶点。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