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

009 不要,我来 文 / 花间妖

    转身,司徒樱脱了鞋子在床上坐了下来,这才伸手,小心翼翼的把被子给掀了开来,然后,就看见阿肆哥哥的脑袋。 .

    所以,她以为的,阿肆哥哥跟别的女人跑了,就是她胡思乱想出来的?实际上,阿肆哥哥钥匙也没拿,手机也没拿,没去上班,就是待在家里睡觉的?

    司徒樱觉着这个世界玄幻了,否则,阿肆哥哥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司徒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着自己好笨的,低头,缓缓地凑近阿肆哥哥,还能听到他平稳的呼吸。

    两个人的呼吸交织,司徒樱都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阿肆哥哥果然也是个帅哥啊,这么长的睫毛,都赶上她了啊!

    她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个样子的阿肆哥哥呢!沉沉的睡着,跟个孩子一样!只是,她都靠的这么近了还不醒,这有点不合常理啊?

    司徒樱皱着眉头想着,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因为重心不稳,一脑袋就砸阿肆哥哥的脸上了。

    哎哟!司徒樱慌忙的坐直了身子,而后一脸紧张的看着阿肆哥哥,然而,阿肆哥哥依旧紧紧闭着眼睛,司徒樱皱紧了眉头,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阿肆哥哥!阿肆哥哥!”司徒樱扑了上去,一边轻轻地拍着李肆的脸,一边大声的喊着。触手可及,是阿肆哥哥滚烫的温度。

    司徒樱顿时就紧张了,好在,还有一丝理智在,光着脚,慌忙的跑到客厅打了急救电话,从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

    “阿肆哥哥!阿肆哥哥!你怎么了?”司徒樱一边喊着,一边想要把李肆给弄醒,然而,手刚触及到李肆的后背,就感觉到温热的濡湿,司徒樱的身子一僵,缓缓地抽回自己的手,就看见自己一手的腥红,眼泪,忽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掀开被子,司徒樱看到李肆的后背,整个背部,几乎全都被鲜红的血液给浸染了。

    “阿肆哥哥!”司徒樱又害怕又心疼,紧紧地搂着李肆的脖子,哭着喊着。

    “唔……”不知道是听到了呼喊的声音还是因为后背的疼痛,李肆终于闷哼一声!

    只是这一声,也够司徒樱欢喜的了,连忙松开李肆,一脸紧张的盯着自己的阿肆哥哥瞧,就看见他眉头紧皱,先是动了动睫毛,好一会儿,终是睁开了双眼。

    “呜呜呜……阿肆哥哥!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一看李肆终于醒了,司徒樱虽然还是害怕,但是,终归消散许多,眼泪啪嗒啪嗒的掉着,大声的哭个不停。

    “唔……我没事儿!”刚刚醒过来的李肆还有一点懵,然而,却也只是片刻,很快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连忙开口说道。

    后背火辣辣的疼,然而,这样的疼痛对于李肆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么点轻伤,就能够让自己昏睡不醒!恩,真的是安逸太久了吗?连抵抗力都下降了?

    “呜呜呜……后背全是血,你还说没事儿!”司徒樱的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听到李肆的话,顿时变急了,大声的喊道。“受了伤,为什么不去医院?我要不回来,你是不是就一直待在家里发烧,这要是烧出个好歹怎么办?呜呜呜……你要有什么事儿,我该怎么办?”

    “对不起!”眸色沉沉的李肆,看到这个丫头哭的这么伤心,已然明白,自己是弄巧成拙了!

    明明,一开始这么做,就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所以,坚持没有住院,非要回家,因为他足够自信,自信凭借自己的能力,一定能够不露破绽。

    却不想,自己竟然一睡不醒,一直昏睡到现在。

    “你是大坏蛋!”司徒樱又坐直了身子,鼓着一张小脸,瞪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凶巴巴的说道。

    “恩!”对于司徒樱的指控,李肆哪里敢反驳,连忙应着。

    “呜呜呜……”对于他毫不犹豫的承认,司徒樱只是愣了一下,便低着头再一次哭了起来。

    “……。”李肆有些傻眼,不明白自己承认的这么干脆,这个丫头为什么还要哭的这么伤心,难道要自己不承认?

    昏昏沉沉的李肆,脑子似乎也变得迟钝了,一时之间,想不出所以然来。

    司徒樱却忽然意识到阿肆哥哥还受着伤,发着烧,这哪里是算旧账的时候,几乎是瞬间,立刻停了哭,咕噜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刚刚叫了救护车,估计马上就来了,阿肆哥哥你别动,我去拿衣服,咱们去医院!”

    “救……救护车?”李肆听到这里的时候,有点傻眼,他这要是被救护车带走了,让兄弟们知道了,得有多丢人?

    “对!”司徒樱应着,先把自己的外套套上,又把李肆的外套给拿了过来。

    最终,李肆再不情愿,在救护车过来的时候,也只能跟着一起走了!

    直到医院里,司徒樱才知道她的阿肆哥哥为什么会晚归,车祸!竟然是车祸!原来,自己离开公司之后,阿肆哥哥就开着车子追出来了,因为着急,这才和转弯的私家车撞到了一起。

    这事儿,二哥哥他们都是知道的,也有人想要打电话给她,却被阿肆哥哥给阻止了,理由是怕她知道了会哭。

    司徒樱听到这个理由的时候,恩,如果不是看在他又是受伤又是发烧的份上,她一定打爆他的头,这种事情,能够瞒的了她一时,能瞒的了一世吗?再说了,昨天晚上,她也没有少哭!

    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的委屈,再看到这人一脸无辜的模样,司徒樱顿觉无语,这都什么事儿啊?

    “你不是生我气的吗?”当李肆处理好了伤口,趴在病床上打点滴,司徒樱坐在一边伺候着,小声的嘀咕道,“还追出去做什么?”

    虽然得知阿肆哥哥追出去的时候还是很欢喜的,但是,和她心中的欢喜相比,她更希望他安安全全的,车祸!司徒樱想到这种恐怖的事情,脸色控制不住的发白,这幸好是轻伤,没有断胳膊断腿甚至危及生命,否则,她找谁哭去?

    还有哥哥们也真是的,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就真的任由阿肆哥哥胡来,怎么能够让阿肆哥哥出院呢?虽然是皮外伤,但是,当司徒樱看到阿肆哥哥那一片狼藉的后背时,还是觉着胆战心惊。

    “哪有生气?只是觉着你很笨罢了!”趴在病床上的李肆开口道。

    “……”司徒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觉着脑海一片空白,今天一天,她已经感觉到好几次了!可是没有想到,阿肆哥哥也会这么觉着!

    到这里,司徒樱瞪圆了双眼,假装凶巴巴的瞪着他,“你好好说话!谁笨了?”

    “呵呵呵呵……”李肆听着,忍不住轻轻地笑了出来。

    “……”司徒樱听到阿肆哥哥的笑声,直接就傻了,一方面觉着他是在嘲笑自己,一方面又觉着,这人的笑容如此难得,她舍不得打断。

    直到李肆的笑声停歇,司徒樱才佯装生气的质问:“你说,我到底哪儿笨了?我可是帝京大学的高材生!”

    说完之后,司徒樱自己也囧了,她唯一能说服自己不笨的就是这句话了!呜呜呜……她的智商真这么差吗?

    “我娶了你!”听到司徒樱虚张声势的质问,知道他就算是不回答,那丫头也不会说什么,可是,李肆还是严肃了神情,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不会随随便便和谁结婚,如果我心中有别人的话!”

    “……”司徒樱听到这句话,大脑出现了严重的空白,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终于消化了那短短的一句话!心中瞬间被惊喜填满,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也闪亮的宛如星辰。

    “阿肆哥哥!”

    “啊哟!”

    反应过来的司徒樱,傻笑了片刻之后,便直接扑了上去,很小心的控制自己的力道,却还是听到了阿肆哥哥的呼痛声。

    这一声,直接让司徒樱僵住了动作,再然后,司徒樱回过神来,连忙从阿肆哥哥的身上退了下来。

    “阿肆哥哥,你怎么样?是不是我碰到你伤口了?我去叫医生!”司徒樱紧张的说道。

    “呵呵呵……”

    “……”

    “阿肆哥哥!”

    “呵呵呵…。”

    终归,看在阿肆哥哥受伤的份上,司徒樱没有跟他计较,是了,得他一句话,什么都值了,耍一耍什么的,完全可以理解。

    心情很好的司徒樱,想到时间差不多了,就出门去了外面买来了早餐,老老实实的伺候着李肆吃饭。

    “饱了吗?”司徒樱喂完了之后,又认真的问着,见他点头之后,又开口道:“你等着,我去拿谁给你漱个口!”

    说完,也不等司徒樱开口,也不等李肆说话,就放下碗筷,快步的向小厨房走去。

    “阿肆哥哥,来!”司徒樱把杯子递到李肆的面前,甚是温柔的说道。

    “额……我自己来就好!”李肆不大自然的说道,他受伤的是后背,不是双手,为什么这丫头要把自己当成双手残废来对待呢?

    “不要,我来!”司徒樱不让他端水,执意的让他就着自己的手喝水漱口。

    “……”

    ------题外话------

    推荐好友潇清清的文——《军门重生:老公,求勾搭》

    男神有三好:器大钱多颜值好!

    问:怎样追到男神?

    温亦暖答:扮猪吃老虎!

    装头晕、装摔倒、装腿软!装手疼!装脚疼……

    甚至不惜……

    故意湿身,快来看我啊!看我这玲珑有致的曲线!

    故意中药,快来睡我呀!衣服都脱了,也躺平了!——某人淡定的给她洗冷水澡!

    她忍无可忍的咬牙瞪他:“薄亦寒,你丫是个gay吧?”

    薄亦寒睨着她那二两肉:“就这么想睡我?”

    温亦暖挑衅:“有种你来呀!”

    薄亦寒直接把花洒扔了,将她从浴缸里拎出来,“好,既然如此,那我满足你!”

    【阴谋,虐渣,背叛,热血及1001种勾引办法,总有一款适合你,喜欢的亲,速来跳坑……】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