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

阿黎篇第一世(2) 文 / 叶染衣

    玉衡星君满额黑线。

    真是只蠢猫!

    呆喵被主人嫌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当下并不觉得有什么,它用爪子刨了刨土,坐在玉衡星君旁侧。

    空气里隐约有冷冽杀气传来。

    呆喵蓦地竖直耳朵凝神静听,忽然脸色大变,“主人,不好,有杀气!”

    它正准备施法把玉衡星君撂到自己背上驮着跑,叶翩翩就先一步站了起来,把呆喵和玉衡星君给拦在身后,漂亮的秋水眸微敛,神情冷肃。

    “小家伙,你别怕,就躲在姐姐身后,姐姐会保护你的。”

    话音才落,前方突然闪现几十条黑影,一个个把目光落在叶翩翩身上。

    为首的黑衣人眼神阴鸷,“小鲛人,乖乖把内丹吐出来,否则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叶翩翩冷笑,“本姑娘不懂得诸位来找的究竟是何物,不过,只要你们敢动手,本姑娘就奉陪到底!”

    黑衣人突然仰天大笑,“不过是个刚过天劫飞升小仙的鲛人而已,你好大的口气!”

    “小仙也是仙。”叶翩翩挑眉,“总比你们这群什么都不是的丑八怪强!”

    黑衣人眸色一深,厉色尽显,一抬手招呼着后面的人,“不跟她废话了,给我上!”

    叶翩翩与黑衣人的对话让她身后的主仆两个双双变了脸色。

    莫不成他们费尽心思想找的内丹,就在这姑娘体内?

    玉衡星君眼眸微眯,打量了叶翩翩的背影一眼,向呆喵递了个眼色,“开启你的神识看看她体内是否真有魔君内丹?”

    呆喵晃着脑袋,一脸为难,“主人,不行啊,呆喵开启神识的话,会暴露身份的。”

    玉衡星君蹙了蹙眉,“那就先等等,看看这女人打不打得过那群人。”

    呆喵耷拉着脑袋趴在地上。

    就算一会儿真打不过了,还不是得它亲自出手,到最后一样暴露身份。

    这边主仆抱着观戏的态度一坐一趴,那边叶翩翩已经和数十黑衣人动起手来了,直打得狂风大作,地动山摇。

    黑衣人步步紧逼,叶翩翩也不甘示弱,一个人周旋在这么多人中间还能游刃有余。

    玉衡星君动动眉梢,“看不出来,这小鲛人还有两下子。”

    呆喵病恹恹地道:“追杀她的都是精怪,她是过了天劫飞升的仙,若是连几只精怪都搞不定,岂不是丢了仙颜?”

    “不过……”侧眸看了看玉衡星君,呆喵忽然邪笑,“主人要想长久留在她身边伺机取内丹的话,眼下就有个大好机会。”

    玉衡星君抬眸。

    呆喵道:“一会儿主人特意爬过去,让黑衣人们注意到您。”

    玉衡星君双眉一拢,“这恐怕……不大妥当罢。”

    “妥当的妥当的。”呆喵下巴枕着爪子,眼睛却瞄向叶翩翩那边,“主人要学学凡间的人演一出苦肉计方才行。”

    “苦肉计?”

    “嗯,在小鲛人眼里,主人就是个还未断奶的婴孩而已,她若见你受伤,必会母爱泛滥今后更疼你的。”

    “这不就是骗人么?”不谙凡间心计的玉衡星君一针见血。

    呆喵尴尬两瞬,义正言辞道:“咱们是一本正经地骗人,那些个不专业的骗子,没法与咱们相提并论。”

    玉衡星君动了动小短腿,垂目看到自己穿了开裆裤,顿时一愣,紧蹙着眉头,“你为何给本星君找了条不挡风的裤子?”

    呆喵缩了缩脖子,盯着玉衡星君没被挡风的部分看了半晌才终于想起来,“之前喵喵幻化人形去镇上给主人买衣服的时候,人家都是这么说的,一岁的婴孩得穿开裆裤,这是……这是为了防止主人随时随地方便用的。”

    说完,呆喵悄悄瞄了一眼自家主人,发现他原本如玉粉嫩的小脸上黑成一片。

    “凡人都是这么没羞没臊的吗?”不食人间烟火的小玉衡星君面上写着不高兴。

    呆喵道:“那个小鲛人大概也不懂凡人的传统,没给主人换上尿布呢!所以走光了。”

    玉衡星君看了一眼旁边的几块布,大概也只有这个能遮住春光了。

    无奈胳膊力道实在太小,玉衡星君动了几次手也没能把尿布给自己换上,他泄了气,吩咐呆喵,“你快过来给本星君换尿布。”

    呆喵猫脸上全是为难,“主人,喵喵不会。”

    玉衡星君很想一脚踩扁它。

    呆喵讨好似的叫了几声。

    那边正在与黑衣人奋战的叶翩翩听到声音,往这边看过来。

    黑衣人头领见状,迅速闪身到玉衡星君旁侧,揪着他的小胳膊,拎小鸡似的直接拎起来悬在半空。

    呆喵不慌不忙地道:“主人,这个时候您的反应该是一直哭,哭得越大声越撕心裂肺越好。”

    玉衡星君在心里默默琢磨了一下怎么哭不丢人。

    于是,片刻之后,掌管北斗七星的七个星君中最清心寡欲的玉衡星君以最不丢人的姿势哭响整片树林。

    呆喵悚然一惊,抖抖毛,马上趴下,借着两只肥爪勉强捂住耳朵。

    解决完最后一个小妖,叶翩翩站在黑衣人对面,脸色急迫,“你放开他!”

    黑衣人冷笑,“好啊,你把内丹吐出来,我就放了他。”

    “什么内丹,我不知道!”叶翩翩眉头皱得很深,秋水眸中寒光冷冽,“我再说一遍,放开他!”

    黑衣人一手揪住玉衡星君的衣服,另外一只手去掐他的喉咙,威胁,“我数三声,你若再不吐出内丹,就休怪我下死手了。”

    玉衡星君喉咙被死死掐住,脸色因为没法正常呼吸而变得青紫。

    他暗暗瞪了呆喵一眼:看你出的馊主意。

    呆喵与主人心有灵犀,马上回了个眼神过来:主人放心,这只是苦肉计第一步。

    叶翩翩沉默半晌,“我不过一个刚飞升小仙的鲛人,道行能有多高,你要了我的内丹也于事无补。”

    黑衣人冷脸,“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叶翩翩眯眼,“那你指的到底是什么?”

    “魔君千夜的内丹。”黑衣人声音加重,“在你体内!”

    叶翩翩突然大笑两声,“笑话!且不说魔君的内丹早已被灵宝天尊封存去了玉清境,就算真不慎落入凡间,又怎么可能被我捡到?再者,我要是吞了魔君内丹,还能是如今这道行?”

    “少装蒜!”黑衣人大怒,“赶快把内丹交出来,否则我就真掐死他!”

    叶翩翩捏紧了手指。

    一个月前她渡天劫的时候因为疼痛昏迷过去几天,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一无所知,只知道醒来后哥哥就不见了,她情急之下才会出来找,没想到刚一出海就被几拨人追杀,全是为了内丹而来。

    她一直以为那些人想要她这个小仙的内丹,如今才知他们弄错了方向,误以为魔君内丹在她体内。

    心思一动,叶翩翩仰起下巴,“没错,魔君内丹就在我体内,你想要也可以,先放了他!”

    “你当我是傻子?”黑衣人明显不信叶翩翩。

    叶翩翩一个潇洒的转身,“不放,那你就留下慢慢玩吧,左右我也不认识这孩子,你杀不杀他,与我何干?”

    说完,抬步就往前走。

    黑衣人见叶翩翩走得决然,面色一紧,把玉衡星君往地上一扔,疾步追了过去。

    背对着黑衣人,叶翩翩唇角勾起,眼神一厉过后猛地转身攻其不备狠狠给他一记重击。

    黑衣人吐血后退几步,叶翩翩趁热打铁,直接将其打出原形,却是一只蟾蜍精,马上逃窜进树林,转瞬不见。

    叶翩翩无暇顾及其他,第一时间跑过来查看玉衡星君的情况。

    玉衡星君咳了好一阵,小小的睫毛上还挂着方才哭过留下来的晶莹泪珠。

    叶翩翩一阵心疼,将他抱进怀里,“对不起小家伙,因为我的缘故,连累你了。”

    玉衡星君特讨厌被人这样抱,他踢着小腿,不断挣扎。

    叶翩翩抱得更紧。

    玉衡星君大怒,“放肆,你放开本星君!”

    叶翩翩忍俊不禁地看着怀里的小人儿,“你这小东西,怎么净说胡话?”

    说完,往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姐姐答应过带你回家的,这就说到做到带你回客栈,好不?”

    玉衡星君嫌恶地擦着脸上被她亲过的地方,脸却不知不觉红成一片。

    “主人主人,千万要稳住啊!”

    呆喵适时站出来提醒,“万不能步广陵仙君的后尘动摇了仙根,否则您这劫怕是历不完了。”

    玉衡星君扶额,“若非你不听话非得去闯祸,本星君能历此劫么?”

    “嗯?”叶翩翩狐疑地盯着怀里的小家伙,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呢喃自语,“没发热啊,怎么说话莫名其妙的,莫非正是因为这个才会被家里抛弃的?”

    同情心陡然升起,叶翩翩不管不顾抱着玉衡星君,带着呆喵,很快去了镇上客栈。

    玉衡星君躺在叶翩翩新买来的摇篮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捂着肚子一脸痛苦。

    叶翩翩正在外面洗尿布,没看见这一幕。

    玉衡星居望着在伸出爪子摇摇篮的呆喵,“本星君的肚子为何会咕噜噜响?”

    呆喵想了一下,“主人大概是想喝奶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