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

阿黎篇第二世(3) 文 / 叶染衣

    喝奶这种事,玉衡星君自然不会干,于是刚满周岁仅有八颗牙的他在叶翩翩的伺候下喝了半碗粥。

    看着叶翩翩面前的小笼包,玉衡星君忍不住好奇伸手戳了戳,“这是何物?”

    叶翩翩耐心解释,“这个叫做小笼包,你还小,又没牙,不能吃。”

    玉衡星君吞了吞口水,干巴巴望着她吃。

    叶翩翩愣了愣,掰一小块喂进他嘴里。

    玉衡星君皱了皱眉,噗噗噗往外吐。

    叶翩翩笑得前俯后仰。

    *

    从蹒跚学步的婴孩到清雅如莲的少年公子,玉衡星君长了十六年,终于恢复他本尊容颜。

    十六年间,叶翩翩因内丹遭追杀不下百次,搬家也不下百次。

    如今二人一猫住在幻月国西境的琉璃村。

    叶翩翩还是当年风姿秀美的模样,但她已经习惯了每日照顾一人一猫的安定生活。

    夕阳垂斜,筛叶而来,轻抚过她的容颜。

    耷拉着双腿坐在高大的树干上,叶翩翩抬手帮玉衡星君遮光,笑问:“阿衡,成年后的愿望是什么呢?”

    玉衡星君安静看着她,没说话。

    这十六年,他想尽了所有办法都没能把内丹从她体内取出来,呆喵只是能感觉到她身上有魔君内丹气息,却无法确定内丹在哪儿。

    呆喵说,他或许需要攻心。

    何为攻心,不知人间风月的玉衡星君很茫然。

    呆喵还说,凡间有一计,攻心为上,如若他能让她心甘情愿吐出内丹,那他们便可提前回天界。

    “阿衡?”

    叶翩翩笑意婉转,“你这般看着我作甚?”

    玉衡星君转目望向别处,“我在想,我或许该离开了。”

    叶翩翩原本清澈的眸有黯色划过。

    “哦。”她道:“阿衡到底是长大了啊!”

    “我能否问你个问题?”他斟酌半晌,终究出了口。

    “嗯。”

    “你体内,究竟有没有魔君千夜的内丹?”

    叶翩翩沉默了。

    十六年间,她从未有过这般沉默。

    玉衡星君不大懂她这个反应到底蕴藏了何意,他飘身而下,抬步要走。

    “阿衡。”

    身后叶翩翩唤住他。

    微风起,满树梨花尽落,从他俊秀眉峰间拂过,阳春白雪一般。

    “你也想要魔君内丹吗?”

    她问得小心翼翼,那一刻的眸光,脆弱到只要他一个点头就能碎裂。

    “嗯。”他回答的干脆。

    “非要不可?”

    “嗯。”

    “若是得不到,会如何?”

    “历三世颠倒磨折之苦痛。”

    “给我时间。”她看着他笑,“一个月内,我会把魔君内丹给你。”

    玉衡星君抬目。

    坐在梨花树上的女子风姿纤美,雪眸清灵动人,夕阳下看来极其恬静。

    他沉寂万年的心微起涟漪,染上几许浮躁之意。

    “好。”他勾唇一笑,满树梨花均失色。

    夕阳下的女子依旧耷拉着双腿坐在树枝上轻轻晃着,嘴里哼着小曲儿。

    这是十六年前他睡摇篮时每晚入睡她都会哼的曲子。

    再次听到,恍如隔世。

    “去吧阿衡,饭菜我已经做好了。”她笑着冲他摆摆手,偏过头那一瞬,眸中水光清凉暗淡。

    *

    “主人,叶姑娘走了。”

    呆喵跑进来,嘴里叼着一封信。

    玉衡星君接过看了看。

    上面书几行字:

    阿衡,我得离开琉璃村一段时日,约定好的一月之期,我不会忘,第三十日,你定会拿到魔君内丹。

    呆喵趴在玉衡星君腿上,歪着脑袋,一脸纳闷,“叶姑娘这是何意呢?”

    玉衡星君不语,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梨花出神。

    *

    东海。

    “翩翩,你疯了吗?”

    景行看着对面容色决然的女子,满脸愤怒。

    景行是叶翩翩的兄长,十六年前叶翩翩出海就是为了寻他,后来寻到了又不随他回去,转了目的打算留在外面照顾小玉衡。

    景行数次劝阻不过,只好由着叶翩翩胡来。

    “哥哥,我已经决定好了。”

    叶翩翩安静地道:“这么多年,想要魔君内丹的人不计其数,可我只想给他。”

    景行捏紧拳,“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很清醒。”叶翩翩道:“哥哥,你不要再劝了,我已经决定好,不会再反悔的。”

    “翩翩!”景行这回是真的怒了,把一直藏在心底的秘密说了出来,“你可知你当初为何能顺利渡过天劫?”

    叶翩翩微愣,“哥哥此话何意?”

    景行红着眼,再问,“这十六年来,各方精怪都来找过你,想杀了你取内丹,可他们都没有成功,你可知这又是为何?”

    叶翩翩摇头。

    “因为他们只能嗅到内丹在你身上,而感觉不到究竟在哪个位置。”

    “这……”叶翩翩彻底怔住,“哥哥,你说明白点儿。”

    十六年前刚遇到小玉衡的时候,她根本不晓得自己身上有魔君内丹,后来找到了景行,景行告诉她,她当初就是阴差阳错之下吞了魔君内丹才会顺利渡过天劫的。

    所以她一直以为魔君内丹在她体内,可如今听景行说来,似乎不是?

    “没了那颗内丹,你会死的。”景行蹙着眉。

    “我知道。”她早就做好了准备,没打算活着回去见玉衡了。

    “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死法。”景行极度不忍心,扶着她的双肩,“翩翩,哥哥从前一直没敢告诉你,就是怕你会胡思乱想,可是今日,似乎不告诉你真相不行了。”

    叶翩翩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哥哥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景行道:“当初魔君内丹从天门落下来时,不知何故碎裂,落入你口中后,很快就消失不见,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很奇怪,才会趁你昏迷期间出海去问师父,师父告诉我,那是因为魔君内丹与你的身体融为一体了,想要内丹,除非……除非把你送进炼丹炉。”

    景行脸色开始苍白,“翩翩,听哥哥的,你别犯傻,一旦进了炼丹炉,你就等同于灰飞烟灭,永无转世投胎的希望。”

    叶翩翩双眼坚定,“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你捡到的那个男人,八成就是天界掌管玉衡星的星君,这么多年潜伏在你身边,无非是想获得你的信任,让你乖乖交出魔君内丹好回天界复命罢了,玉衡星君在天界是出了名的清心寡欲,他怎么可能会对你动情,我的傻妹妹,你别再犯傻了好不好,你要是活着,往后就有无限希望,可你若是把自己送进炼丹炉,你就彻底毁了!”

    叶翩翩抿着唇,她从来不在乎那个人是什么身份,她只知道这十六年,她丢了一颗心在他身上,再也寻不回来。

    得知他也是为了魔君内丹来的时候,她的确难过,可后来想了想,能被他利用,大抵也是好的。

    “哥哥,帮帮我吧!”

    叶翩翩扑通朝着景行跪下,“我答应过一月之内把魔君内丹给他的,不能食言。”

    “我不同意!”景行大怒,背过身去。

    “为了一个不可能对你动心的人,值得吗?”

    “哥哥若是不答应,我就自己出海去找师父,让他把我炼成内丹。”

    景行恨恨咬牙,“翩翩,从小到大你最听哥哥的话了,为何这次要一意孤行?”

    “因为我爱上了一个注定只能抬起头来仰望的上仙。”叶翩翩直起头来,“如果得到魔君内丹能让他开心,那我就变成内丹让他笑一笑好了。”

    “仅是博君一笑,你就得付出等同于灰飞烟灭的代价,值吗?”

    “没有值不值,只有愿不愿,为他,我想撇开所有顾虑。”

    *

    景行最终没能拗得过叶翩翩的执着,带着她去了师父处把她放进炼丹炉。

    炼化过程中,叶翩翩一缕神识飘出,恰被路过的红衣男子捡到,利用法术将其原形虚化出来看了一眼。

    “竟是个小鲛人?”

    男子妖娆绝伦的面上泛出几许狐疑,“奇怪,我们似乎……在哪儿见过?”

    “小东西,我帮你转世吧!”

    *

    第三十日,玉衡星君如约收到了魔君内丹。

    前来送内丹的却不是叶翩翩,而是她兄长景行。

    “她人呢?”

    玉衡星君问。

    景行冷哼,送完东西转身就走。

    玉衡星君闪身到他面前,“你为何不说话?”

    景行盯着他,“我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天界的玉衡星君?”

    玉衡星君沉默片刻,颔首,“是。”

    “你之所以下界,就是为了魔君内丹罢?”

    “是。”

    “那你如愿以偿了。”景行想到妹妹之死,气就不打一处来,无奈眼前这位是上仙,他不能轻易得罪,只好愤愤然离开,也不想与他解释什么。

    玉衡星君把内丹放在掌心里端详了片刻,忽然蹙眉。

    呆喵道:“主人,咱们可以提前回天界复命了。”

    “这上面有她的气息。”玉衡星君指着内丹,声音有些颤。

    “内丹在叶姑娘体内待了十数年,有她的气息也正常,主人不必介怀。”

    “我说的是,她整个人的气息。”玉衡星君死死盯着内丹,一种从未有过的惶恐蔓延上心头。

    他是叶翩翩一手带大的,她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

    呆喵伸出鼻子嗅了嗅,若有所思,“的确有叶姑娘的气息,可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啊!”

    “你可还记得之前你开启过神识,辨不清内丹在她体内哪个位置?”玉衡星君突然问。

    呆喵点头。

    “如今想来,大抵是内丹早已和她本人融为一体了。”

    呆喵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如若主人说的都是真的,那……那这颗内丹岂不是用叶姑娘炼化出来的?”

    “难怪她没回来。”

    玉衡星君低喃了一句,看向身后的梨花树,仿佛又看见那日坐在树上的绝美女子朝她微笑。

    “主人。”

    呆喵在一旁劝,“魔君内丹在凡间气息很大的,咱们得赶紧回天界复命,否则一会儿必会惹来各路妖魔鬼怪抢夺,主人法力全无,要想对付他们,怕是有难度。”

    玉衡星君把内丹收进乾坤囊里,“呆喵,带我回去。”

    片刻之后,呆喵变得老虎般大,玉衡星君骑了上去,主仆两个马上朝着天门方向飞。

    距离天门越近,玉衡星君内心就越不安,脑海里全是这十六年来与叶翩翩朝夕相处的画面。

    ……

    “阿衡,快过来。”

    蹒跚学步的时候,她总是用他爱吃的零嘴作为诱饵站在距他两三尺之外的地方对他招手。

    “阿衡,吃饭啦,今天有你喜欢的鳕鱼哦!”

    跟着她学武艺的时候,她总是提前半个时辰收场去厨房烧他爱吃的菜,让他自个儿在梨花树下练。

    “阿衡,咱们今天该给喵喵洗澡了。”

    “阿衡……”

    ……

    她最后一次唤他,是在一个月前,两人一同坐在梨花树上看夕阳的时候。

    她问:“阿衡,成年后的愿望是什么呢?”

    他当时告诉她,他该离开了。

    那时他没懂她为何沉默,这一刻突然明白了。

    我的愿望是,每天都能见到你。

    “呆喵。”即将抵达天门之际,玉衡星君突然开口,“我想,我大抵是动摇仙根了。”

    呆喵被他吓得身形不稳,一个倒栽葱垂直落了下来。

    “主人,您说什么!”

    这可是回天界的大好时机,主人怎么能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动摇仙根?

    “我要去找她!”

    玉衡星君目色坚定。

    “可是叶姑娘她已经被炼化成了丹药,主人找不到她的。”呆喵焦急道。

    “不可能!”玉衡星君看着它,“你曾告诉我,命格星君批了此劫历三世,那就说明她是能转世的,只要她转世,我便能寻到她。”

    “主人!”呆喵大惊,“您不能动摇仙根啊,否则让天界晓得,会被剔除仙根的。”

    玉衡星君沉吟,“掌星宿几万年,从未体验过情滋味,如今初尝,似乎还不错。”

    “主人!”呆喵快急哭了,“您就算要去找叶姑娘转世,也该先把内丹送回去啊!”

    “既是用她炼化的,那就不是魔君之物,我不想交给天界保管,想自己留着。”

    呆喵劝他不过,无奈之下只得想办法请来命格星君,请他早些帮主人转到下一世。

    *

    十四年后,枣花村。

    玉衡星君摇着折扇坐在沙枣树上,呆喵站在他肩头往下瞄了瞄。

    “主人,您来晚了。”

    玉衡星君紧蹙眉头,“此话怎讲?”

    呆喵解释,“主人还记得自己当初为何被批命历劫吗?那是因为命格星君把一个原本被罚下界历劫的小仙命格批到您身上来了,后来命格星君告诉喵喵,那个小仙曾下凡来过,不巧捡到了叶姑娘的一缕神识,于是想办法帮她投了胎,这本就是他们两个人要历的劫,却在阴差阳错下让叶姑娘遇到的人变成了主人。”

    玉衡星君看着不远处院子内那位长相妖娆绝伦的少年,“你的意思是,这个被她唤作‘元修哥哥’的少年就是原本该下界历劫的那位小仙?”

    呆喵点点头。

    “叶翩翩原本该遇到的人也是他?”

    呆喵继续点头。

    “可是因为命格星君弄错了,导致叶翩翩遇到的人变成了本星君?”

    呆喵颓然地趴在他肩上,“主人英明。这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循环,前世那小仙救了叶姑娘的一缕神识,这一世,叶姑娘给他报恩呢!”

    一想到这一世的叶姑娘早就和别的男人勾搭上,呆喵心中就直为自家主子鸣不平。

    玉衡星君心平气和,“既是本星君与她的劫,那位小仙掺和进来作甚?”

    呆喵道:“大概是命格星君见您太过优哉游哉,想给您设置几个障碍。不过主人放心,那位小仙转世了,他并没有天界记忆。”

    “阿黎,阿黎……”玉衡星君轻唤两声,这个名字总会让他不由自主想起从前在琉璃村时的那棵梨花树,每到二三月,花瓣便如堆雪一般往地上铺厚厚一层,美轮美奂。

    看到阿黎对着那个男子笑,玉衡星君心头有些发酸,问呆喵,“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她记起本星君来?”

    呆喵叹了口气,“叶姑娘是很专情的,这一世主人来得晚,要想让她把心思花在您身上来,大抵是不可能了。”

    “所以,唯一的办法只能下一世我等着她?”

    “嗯。”

    ------题外话------

    推荐姒玉种田文《田园秀色:美夫山泉有点甜》PK支持有奖

    简介:强军女王穿越成了村姑,种田、盖房、鸡鸭成群,偶尔来只极品亲戚来找茬,打的你屁滚尿流。瓜果蔬菜样样鲜,美酒佳肴惹人妒,后面还跟着个‘吃货’美夫,身份大有来头。

    逗比剧场:

    “小丫头,求合作!”

    听了理由合作了,反正获利的也是自己。

    “小丫头,要亲亲!”

    吧唧一口,反正这公子生的美,自己也不吃亏。

    “娘子,名分很重要,求正名、求啪啪……”

    “滚,我都还没过够姑娘的瘾,这就要当娘了,还啪个屁!”

    “要不,走后门?”

    “……马不停蹄的滚!”这谁家邪恶夫君,能不能退货,太无耻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