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

阿黎篇第三世(4) 文 / 叶染衣

    “不行!”

    玉衡星君蹙眉,“就算下一世还有缘,也不能让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呆喵愣了片刻,“主人的意思是?”

    玉衡星君沉吟,“本星君下界数十载,总不是白来的。”

    呆喵提醒,“主人虽有天界记忆,却法力全无,更何况就算您真有法力,也不能随意对凡人施展,否则要遭天谴的。”

    玉衡星君望着那个早已把他给忘得一干二净的女子,眸色微黯,“我只是,想让她早些转到下一世与我相遇而已。”

    呆喵大惊,“主人不可杀生!”

    玉衡星君收了折扇,飘身飞下沙枣树,看着墙外梅枝兀自出神。

    呆喵跟了上来,急得额头冒汗,“主人请三思。”

    玉衡星君突然失笑,“我怎么可能杀她?”

    “那您这是……?”

    “想办法让他们分开。”

    *

    薄卿欢走的时候,阿黎站在沙枣树下送他。

    “元修哥哥,你可一定要回来啊!”

    从前世到今生,玉衡星君头一回见到她落泪,却不是为了他。

    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涩感,似乎是吃味,但更多的,却像凡间所说,是心疼。

    呆喵隐身把阿黎的眼泪接了回来。

    玉衡星君放在掌心仔细端详,轻叹,“鲛人的眼泪,可是很珍贵的。”

    薄卿欢走后没多久,枣花村就遭了屠杀,一夜之间整个村子的人惨遭厄运,上头下令挖百人坑把那些尸首都给埋了。

    没有法力的玉衡星君几乎拼尽全力才把昏迷不醒的阿黎给救了出来,本想带她走,奈何中途钻出个楚王世子梵沉来。

    玉衡星君不好出面,无奈之下只好让楚王世子发现了她。

    “主人,您真的甘心阿黎姑娘跟着别的男人走吗?”

    望着梵沉把阿黎带走的背影,呆喵略觉可惜。

    “本星君在凡间并无过硬的身份。”玉衡星君道:“在这个以权为尊的世道,若没有足够的能力护住她,只会害了她,与其让她将来恨我,倒不如,先让她寻个好去处。”

    “可是主人难道不担心阿黎姑娘会爱上楚王世子吗?”

    “我太了解她了。”玉衡星君摇摇头,“父母大仇未报,她怎可能把心思放在这上面?这也正是我不带她走的原因,我若带她走,必是从此与世隔绝不再出山,可她肩负血海深仇,此仇若不报,不会心甘情愿随我走的。”

    呆喵突然担忧,“杀害阿黎姑娘父母的凶手可是最近人气极盛的四皇子呢,此人野心过重,恐将来会行登龙策踩下其他几位皇子直逼九五,凭阿黎姑娘的身份,要想对付这样一个人,难如登天。”

    玉衡星君抿唇,“明着不行,那就来暗的,只要她还活着一日,只要她报仇之心未泯,那我就帮她一日,直到她尽数放下。否则带着仇恨投胎,下一世怕会更苦。”

    *

    阿黎到了金陵城,在梵沉的帮助下成立了“花弄影”,开启复仇之路。

    凭着绝美的姿容,她的名声渐渐散开来,吸引了不少垂涎她美色的客人。

    她的目标是太子顾乾身边的人,玉衡星君就想办法让那些人主动来找她。

    她每天给自己服药以身养毒,就是想在与客人周旋的时候悄悄放血入茶给他们制造幻觉,避过被那些人玷污的环节。

    原本此药功效不太大,是玉衡星君在其间动了手脚。

    虽知是做戏,可每次瞧见那些人看阿黎时双眼放光的模样,他仍会觉得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

    “主人,阿黎姑娘与那个人重逢了。”

    呆喵跑进房门的时候,玉衡星君正在为她计划下一步棋。

    手中蘸了墨的笔稍稍一顿,玉衡星君眯起眼,“都过去四年了,他们还能重逢?”

    呆喵叹气,“这或许就是天意。”

    他微恼,“什么天意,不过是命格星君那厮有心作弄本星君罢了。”

    “主人下一步打算如何?”

    “不能让他们在一起。”玉衡星君揉皱了纸团。

    呆喵舔舔爪子,“若是估算不错,阿黎姑娘用不了多久就会因毒身亡了。”

    玉衡星君梭然眯眼,“这倒是个好机会,在她身亡之前,我们得加把劲帮她报了仇,我不想她带着遗憾而走。”

    “可阿黎姑娘去了五军都督府呢!”

    玉衡星君攥紧手指,“她去那里作甚?”

    “不知。”

    玉衡星君站起身,打算亲自去看一看。

    “主人!”

    呆喵咬住他的裤腿,“您不能去。”

    “松开!”

    “主人不是答应了这一世安静不打扰的么?”

    玉衡星君眼波微凝,“安静……不打扰?”

    他是因为察觉到自己动摇了仙根才会留下的,既已明确了心意,怎可亲眼看着她投入别人的怀抱?

    “主人不能去!”

    呆喵拼命拖着他,这一刻有些后悔把阿黎姑娘的消息说了出来。

    玉衡星君不甘心,“四年前为了分开他们,我费了多大劲你又不是没看到,我不能让之前做的一切都付诸东流。”

    “可是就算主人去了又能怎么样呢?一直以来您只是暗中帮助阿黎姑娘,她并不认识您,就算是认识主人,她也不知道上一世的事情,你们俩这一世注定无缘的。”

    玉衡星君眸色暗沉,周身气息一瞬间冷冽起来。

    呆喵吓了一跳,赶紧道:“而且从身体状况看来,阿黎姑娘不出一月就会香消玉殒,主人与其出去与凡人斗,倒不如乖乖等着她转世,下一世……”

    玉衡星君等不及,吩咐呆喵,“你想办法帮我请命格星君,关于下一世,我有些话想同他商议。”

    *

    呆喵是瞒着天界众仙私底下找的命格星君。

    来到玉衡星君所住客栈时,玉衡星君正在品茶。

    命格星君咳了两声,“关于命格批错一事,我这厢给玉衡星君赔礼了。”

    玉衡星君淡淡扫他一眼,“下一世的命格,你也写好了?”

    命格星君不答反问,“玉衡星君何故有此一问?”

    “本星君想知道你究竟写了个什么剧本。”

    “这……”命格星君干巴巴笑了两声,“所谓命数,便是凡人不可预测之事,请恕我无法奉告。”

    “本星君能否自己选择身份?”

    命格星君微呆,这是要改命格?

    对上玉衡星君冰寒的眸,命格星君暗暗抖了抖,态度却强硬,“不能,三世命数都已经过天帝查阅了的,若是中途私自更改,我也要受罚的呀!”

    “若按照你写的这个,本星君何时才能历完劫?”玉衡星君颇为不悦。

    命格星君微微一笑,“玉衡星君大可放心,真正的劫在第三世,前面这都是小打小闹,这一世末尾,您得随着那个小鲛人一同转世,全无天界记忆,发展如何,全凭您自个儿的造化。”

    玉衡星君皱眉,“转世?”

    “嗯。”

    阿黎死的那一晚,玉衡星君的凡体也遭飞来横祸死在血泊中。

    *

    南疆,碧落宫。

    历代神职首领大祭司的宫殿,古朴中带着一股子神秘庄严的气息。

    “咳咳咳……”

    浅金色帷幕深处,传来一声声似有若无的咳嗽。

    轻轻倚在美人靠上的男子,有着一双异于常人的金瞳,仅着单薄云锦白衫,同样夺目的,还有一头如轻云流泻的银发,衬得那一张冰雪般的容颜尊贵清雅。

    在天玑大陆,金瞳是神的象征。

    璇司夜无疑成了南疆历史上第一位拥有金瞳且最受尊崇的大祭司,也成了他们家族的史无前例。

    “咳……”那虚弱地咳嗽声还在传来,隐约夹杂着另一人的轻微叹息声。

    “若不能在月圆夜之前进行血祀,大祭司这病怕是……”

    其后的话,声音几乎弱不可闻。

    此人乃是大祭司心腹蓝溯,擅医。

    大祭司自娘胎里带出来的顽疾除了族中与蓝溯,外界根本不知,就连国君都不晓得。

    璇司夜玉白纤长的手指轻轻掩着唇,“想要在月圆夜之前找到符合生辰八字的十五岁童女进行血祀入药,谈何容易?”

    蓝溯沉吟道:“属下找借口向国君借出去的人已不少,相信不日就能有答案。”

    。

    ------题外话------

    关于这个番外,明天就得完结了,然后全文也会完结。

    这本文,我算得上尽心尽力,连载期间从未断更过,每天字数只有多不会少,也因为这样,衣衣几个月前就患上支气管炎都没时间去医院好好检查,一直吃药拖到现在,母上这几天在催,必须尽快去做检查,所以我只能尽量压缩番外。

    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衣衣还等着下一本也给亲们万更呢!

    最后,感谢亲们的陪伴和支持,本月15号相约下一本,么么哒(╯3╰)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