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盛爱绝宠:权少撩妻有术书页

6、BOSS喜欢项小姐 文 / 紫若非

    在马路的对面,项思敏还在监听着包厢里的一切,听到最后,她顿时觉得苏浩擎这种男人太狂妄自大了,根本就不知道谦虚为何物。

    “自大狂,傲娇男,真以为自己是万人迷了,三十岁的男人还没有女人,不是基佬就是有病!那个女人跟了你那就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

    项思敏一边骂着,一边关上电脑,准备收拾走人,里面都散场了,她在待着也查不到什么了。

    “呦,这么巧啊,项小姐,世界可真小,我们又见面了,你这又是在办什么大案子啊!”

    项思敏刚起身,就听到身后一阵嘲弄的声音,那个声音她到死都不会忘记,可这个男人不是应该在对面的会所吗,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这边,更重要的是她居然没有发现。

    “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在对面吗?苏浩擎,你难道不是人!”

    没想到几天不见,这个女人的嘴巴便利索了,居然学着拐着弯骂人了。

    苏浩擎脸上闪过一丝嬉笑,不似刚才在会所那般淡漠。

    “项小姐,你怎么知道我在对面,莫不是你对我有什么想法?”

    说着,苏浩擎眼神挑逗的看着项思敏,这哪还是那个外表清冷的苏家大少了,简直是一个轻佻的花花大少。

    这调戏的眼神甭提有多勾魂了,好在项思敏意志坚定,没有被苏浩擎的外表所迷惑。

    “苏浩擎,这里是法国,我还想问问你呢,怎么哪儿都有你,是不是你看上本小姐了!不过可惜了,正邪不两立,就你这德行,不是本小姐的菜!”

    说着,项思敏拎着电脑准备离开,不过苏浩擎长臂一挥,拦住了她的去路。

    “苏浩擎,你干嘛,好狗不挡路!”

    “项小姐,多日不见,嘴皮子便利索了嘛!怎么说我们也算熟人了,不坐下来请我喝杯咖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

    不说还好,一说到这,项思敏就想到了在意大利那一晚受到的屈辱,顿时表情冷了下来,眼里透着浓浓的敌意。

    “让开,苏浩擎,趁我心情好给我滚远一点,这里可是法国。”

    “法国怎么了,我只是想找熟人叙旧,这也有错吗?”

    此时的苏浩擎就是一个十足的无赖,一脸的嬉皮笑脸,阻止轻佻,语气奸猾。

    “谁和你熟人了!”

    “项小姐,是谁二十四小时盯着我,是谁偷窥我,难道我们还不熟吗?”

    “啊!混蛋,流氓!”

    项思敏被气得直接叫了起来,奋力推开了苏浩擎,头也不回的跑到了街道上,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周围的客人听到叫声全都把目光落在了还在那淡笑的苏浩擎身上,苏浩擎耸耸肩,瞬间恢复清冷的容颜,淡淡的说了句。

    “抱歉,女人耍脾气,打扰各位了!”

    说完,苏浩擎冷静从容的离开了咖啡厅,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

    血煞还在会所外面等着,看到苏浩擎从马路对面过来,一脸的好奇。

    苏浩擎上了车后,血煞把刚才调查到的事情汇报了一下。

    “BOSS,项小姐回到法国后就一直盯着菲斯特家族,看来她是对杰妮的这个案子下了决心了,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伊娃!”

    “不必!”

    “为什么,BOSS你现在也是菲斯特的股东了,如果伊娃出事了,会影响菲斯特的股价!”

    血煞不太明白苏浩擎究竟用意何为,这段时间,他看着苏浩擎对项思敏的一再忍让,很多时候甚至有些故意让项思敏接近。

    现在他们应该是和伊娃站在一个阵线,可苏浩擎又不让他去提醒伊娃,他真不知道苏浩擎葫芦里究竟卖着什么药了。

    苏浩擎靠坐着,幽幽的说了句。

    “我是那种甘愿做股东的人吗?你认为浩枫的伤这点股份就能了事!”

    “那BOSS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动手呢!”

    血煞刚说完,苏浩擎眼眸半眯,看着血煞,有种无力感。

    “血煞,你又忘了,我们是生意人,不该动粗!没看到前段时间某个丫头盯着我们吗?”

    血煞虽然不是很认同,但还是点了点头。

    回到酒店,苏浩擎给皮尔打了个电话。

    “喂,你怎么还让项思敏调查杰妮的事情,就不怕菲斯特家族动手吗?”

    “苏大少,这似乎和你没关系吧,还是说你对我那个学生另有所图!”

    “我是怕她坏了我的好事!赶紧找个借口把她调走!”

    苏浩擎有些气愤,这个皮尔明知道菲斯特家族有多危险,还让项思敏这么胡来,真不知道这个老师是怎么当得。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无奈的叹息声。

    “抱歉了,苏大少,我这个学生脾气倔的很,我是劝不动,要是我能让她停手,当初她也不会跟着你意大利了!”

    “难道你就打算不顾她的安危了吗?”

    苏浩擎一时情急,说出了一句出卖自己心思的话。

    “哈哈哈,苏大少,还说没企图,看你担心的,这件事我是真的无能为力,我已经劝过好多次了,可是这丫头不听啊!要不你帮我暗中保护一下我学生的安全!我相信苏大少一定能办到的。我这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就不陪苏大少聊天了,再见!”

    说着,皮尔果断的挂了电话。

    苏浩擎听着手机里传来嘀嘀嘀的声音,愤怒的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血煞正好走了进来,看到苏浩擎全身散着的冷意,不禁缩了缩脑袋,小心的问道。

    “BOSS,遇到什么事了吗?”

    苏浩擎没有理会,烦躁的拿出一支烟,猛地吸了几口。

    “派两个人盯着项思敏!注意菲斯特家族的动向,确保那个女人的安全!”

    “女人,是伊娃小姐吗?”

    血煞有些拎不清了,上次在罗马机场,菲斯特家族派人想要暗杀项思敏,被他们的BOSS拦住了,现在又要保护伊娃小姐了吗?

    “哎,大哥,你说你的暗卫怎么这么笨呢,保护那女人干嘛,当然是我的未来大嫂啦。”

    苏浩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房间里,站在门口,靠在门框上,慵懒自得,脸上闪着戏虐的笑意。

    血煞这下彻底惊呆了,像受到了惊吓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浩擎,一脸的不敢置信。

    “BOSS,那个,你喜欢项小姐!”

    苏浩擎一个冷眼扫向苏浩枫,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苏浩枫现在全身早就千疮百孔了。

    苏浩枫一阵哆嗦,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大哥,你就承认吧,喜欢一个人有什么好藏着的!”

    “闭嘴,你很闲是不是!”

    “血煞,给二少订今晚回意大利的机票,你亲自送他上飞机!”

    苏浩枫一听,立刻卖乖求饶了,他才不要回意大利呢,家里太无聊,每天被他家那个老子逼着去公司上班,他都快无聊的全身长草了,更何况他待在意大利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大哥,别啊,我不说了,我马上消失,好不好,昊泽两个小时后就要到巴黎了,我还想陪陪他呢!”

    说着,苏浩枫直接开门走人,反正今晚谁也别想把他送走,打死都不走。

    血煞还愣在那,他现在也不知道要听谁的了,最后,苏浩擎也没有解释什么,只说了句。

    “还不去办?”

    “BOSS,是帮二少订机票还是安排人保护少夫人!”

    苏浩擎嘴角一抽,这个暗卫看似木楞,可脑袋转的还挺快的,一会儿功夫已经从项小姐变成了少夫人, 不过这个称呼不错,他很喜欢。

    苏浩擎掩着心里的惬意,淡淡的说了句。

    “盯着菲斯特家族!”

    苏浩擎没有正面回答,但血煞已经明白了,他们这个BOSS算是默认了。

    血煞转身离开了房间,关门的时候还看了一眼里面的苏浩擎,脸上多了一丝微笑。

    他们这个大BOSS居然搞暗恋,问题是他这个贴身暗卫居然都不知道,想想他们大BOSS和项小姐也才认识半个月,这个女人就轻而易举的俘获了大BOSS的心,这女人手段真高。

    三天后,菲斯特集团传来了消息,那份合约被董事会通过了,听到血煞的汇报,苏浩擎面色淡漠,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那些股东都不是傻子,虽然赚得少了,但总归还是赚了。

    “BOSS,这是道尔集团董事长六十大寿的请帖,麦伦-道尔知道BOSS来了巴黎,便让他的助理送来了这份请帖,明天晚上七点,在道格尔酒店举行宴会。”

    “给我回复一下,明晚必定准时出席!对了,浩枫呢,这几天都在干嘛?”

    苏浩擎忽然想到这几天都没看到苏浩枫,随口问了句,如果可以,明晚的酒会他也要出席,毕竟苏浩枫现在是苏氏集团的总裁,这样以寿宴为噱头的商务酒会集团总裁更应该参加。

    “二少这些天一直和关大少在一起!”

    “去通知他一下,明晚的酒会他必须到场!”

    “是!”

    说完,血煞便离开了房间,不过在关门的时候,苏浩擎又叫住了他。

    “等等,这些天伊娃-菲斯特那边情况怎么样?”

    “伊娃小姐那边一切正常,少夫人还在盯着,不过我们的人一直在暗中保护着!”

    “嗯,没事就好,对了,准备一下,我们后天回意大利!”

    “好的!BOSS,还有其他的事情要交代吗?”

    苏浩擎摇了摇头,低头开始处理办公桌上的文件,他不像苏浩枫那么清闲,虽然在法国,但要处理的文件不比留在意大利的少。

    再加上这几天苏氏集团的事情也都传到了他这边,作为疼爱弟弟的长兄,不忍打扰了弟弟的二人世界,只能替他分担了。

    第二天傍晚时分,苏浩擎一席白色西装,头发修饰完美,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着谁。

    没一会儿,血煞走了进来,面带难色,瞥了一眼苏浩擎,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BOSS,二少让我和你说一声,他待会儿和你在道格尔酒店会面!”

    “他人呢!”

    苏浩擎嘴角轻笑,淡淡的问了句,看不出是喜是怒。

    “已经离开酒店了!”

    “关大少是不是也收到邀请函了!”

    苏浩枫没有出现,但却答应去宴会,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关昊泽也收到了邀请函。

    血煞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抱歉的回复道。

    “BOSS,我不清楚,要不要现在去调查一下!”

    苏浩擎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

    “不用了,去备车,马上去赴宴。”

    “好的,BOSS!”

    晚上六点半,道格尔酒店灯火通明,豪车云集,比起海市的那些酒会,道尔家族这场酒会就显得隆重多了,远远看去,出现在酒店门口的宾客都是财经封面上的热门人物,挑一个出来都能撼动经济时局。

    苏浩擎的车直接停到了酒店门口,这可是道尔家族的贵宾才有的特殊待遇。

    苏浩擎一下车,就受到前来报道的媒体记者的追捧,一个个把镜头对准了他,闪光灯四起。

    苏浩擎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他没有多做停留,迅速的进了酒店。

    “大哥,你怎么才来!”

    刚进去,苏浩擎就看到一脸痞样的苏浩枫朝他这边走来,不远处站着的除了关昊泽还能有谁。

    关昊泽朝苏浩擎点了点头,随后和一旁的几个外国人交谈了起来,其实关昊泽出现在这里,苏浩擎还有些奇怪,道尔家族似乎在华夏没有市场!

    “大哥,想什么呢!进去吧!”

    苏浩擎的思绪被苏浩枫叫了回来,他等了一眼这个白眼狼,然后径直往宴会厅走去。

    “喂,大哥,你又怎么了,我可没惹你生气啊!”

    “别烦我!”

    苏浩擎直接驱赶了苏浩枫,不过这好像正中下怀,苏浩枫连犹豫都不带一下,直接转身往关昊泽那边走去了。

    苏浩擎摇了摇头,然后和血煞进了宴会厅。

    宴会厅里,宾客云集,觥筹交错,麦伦-道尔在人群中穿梭,是不是的和客人们寒暄问候几句。

    苏浩擎一进入宴会厅,麦伦-道尔就看到了他,立刻走了过来,手里端着酒杯,脸带笑容,客气的问候道。

    “苏大少,你的到来令宴会蓬荜生辉啊!来,谢谢你远道而来!”

    说着,麦伦已经举起了酒杯,苏浩擎也客气的回了一句。

    “麦伦先生,祝你生日快乐,干杯!”

    随后,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苏浩擎被门口一道身影吸引了目光,他举着酒杯,目视远方,嘴角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随后和麦伦说道。

    “麦伦先生,你先去忙,我去和几个熟人打个招呼!”

    麦伦点点头,随后便离开了这里。

    苏浩擎端着酒杯,穿过人群,直接走到了门口,看了眼打扮中性的项思敏,随后和她身边的皮尔打了招呼。

    “皮尔,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你!”

    “原来是苏大少啊,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在法国!”

    “这不要参加麦伦先生的宴会吗?”

    “老师,你和他很熟吗?”

    全程都被无视,项思敏很受挫,这个苏浩擎走过来居然连招呼都没打一下,还说什么绅士,全都是装出来的!

    看到苏浩擎和皮尔这么热络的聊天,项思敏有些意外,按理说他们两个应该没有交集啊!

    “项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和皮尔先生就不能认识吗,还是说项小姐对苏某存在偏见!”

    “苏先生,你误会了,我对你没有任何意见,只是觉得老师不该和你这样的人这么熟悉!”

    项思敏丝毫没有退让,她现在看到苏浩擎就莫名来火,没想到来参加个宴会都能遇到这个男人。

    苏浩擎轻轻一笑。

    “哦,那不知在项小姐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你,一个作奸犯科的坏人!”

    苏浩擎又是轻轻一笑,不过这次没有在和项思敏打嘴仗,而是看向皮尔先生。

    “皮尔,你这个学生视力有问题,居然把我这样的正经儒商当成坏人,建议你们以后挑人的时候要审核一下他们的眼光,这一点太重要了!”

    说着,苏浩擎就像想到什么事情一样,闪过一丝坏笑。

    “对了,你这个学生好像还在实习期吧,奉劝一句,实习期满赶紧解除合约,这种人太不靠谱,简直是浪费人力资源!”

    项思敏真想吐血,恨不得那把刀直接戳在苏浩擎的心口,一个大男人,嘴巴这么毒,真的好吗?

    皮尔心里也是震惊不已,就苏浩擎这方式,恐怕到白发苍苍,对面这个女人也不知道他的心意吧。

    皮尔尴尬的笑了笑,看着一脸怒意的项思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圆场了,看着这水火不容的两个人,顿时有种想要遁走的冲动。

    “那个,你们接着聊,我去和麦伦打个招呼!”

    皮尔找了个借口想要离开,谁知话刚说完,那两个水火不容的人却异口同声的说道。

    “谁要和他聊!”

    “老师,我和你一起过去!”

    苏浩擎索性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皮尔看着这两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思敏,苏大少不是坏人!你停职的事情真的和他无关!”

    “老师,你是不是收了黑钱,所以才帮着他说话,他哪里像好人了,老师,你可别忘了他的身份,黑手党的人,能是好人吗?”

    最后,皮尔无话可说了,黑手党过去的形象已经在所有人心里根深蒂固的存在了,如今要让他们接受一个彻底改变的黑手党,的确是一件难事,更何况这其中有很多事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的。

    项思敏见皮尔没有开口,以为他认同了自己的观点。

    “老师,你看,你无话可说了吧,放心,杰妮的案子我会继续调查,最终,我会那证据来证明一切的!”

    皮尔轻轻皱眉,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执拗的学生,自己顿时觉得重重的无力感压着,喘不上气。

    “苏哥哥!真的是你啊,苏哥哥,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苏浩擎刚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身后传来一个嗲嗲的女人的声音,苏浩擎一听,全身汗毛直竖。

    苏浩擎转过身,看着面前有些陌生的面孔,努力的扫描脑中的记忆,回顾一遍,似乎想不到和面前这个女人有过交集。

    女人看到苏浩擎一脸的疏离,失落一闪而过,但随即又活力四射,整个人往苏浩擎这边扑来。

    “苏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

    苏浩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敏捷的避开了这个女人的突袭,还好前面是一堵沙发,女人不至于摔个人仰马翻。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认识吗?”

    “苏哥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詹妮啊,詹妮-道尔,你还来参加过我十八岁的成人礼呢!”

    女人眼底的失落毫不遮掩。

    苏浩擎一听名字,这才重拾记忆,那还是五年前的事情,苏氏刚和道尔集团有合作,他作为苏氏的代表被邀请参加了麦伦的小女儿的成人礼,记得当初那个女孩很可爱,没想到多年不见,当年懵懂的小丫头变得这么的艳俗。

    “不好意思,詹妮小姐和五年前变化太大,苏某眼拙了。”

    “是吗?我是不是变得更漂亮,更成熟,更有女人味了!”

    詹妮听了苏浩擎的话,眼闪惊讶,往苏浩擎身边靠近了些,扬着脑袋一脸的仰慕和惊喜。

    苏浩擎问道那浓郁的香水味,强忍着打喷嚏的冲动,脸瞥向了他处。

    詹妮今天穿的有些性感,苏浩擎只要稍稍低头,就能看到那呼之欲出的春光,虽然苏浩擎不是什么好人,但非礼勿视这样的道理还是清楚的,更何况他并不觉得这样穿就是所谓的性感。

    苏浩擎虽然生活在欧洲,但他毕竟是华夏人,从小接受的也是最严苛的教育,骨子里相对还是比较保守的。

    听了詹妮一连串的问话,苏浩擎有些感慨,难道这些西方女人当真这么开放,不知道礼义廉耻吗?忽然之间,苏浩擎倒是觉得一声职业装的项思敏看上去顺眼多了。

    “詹妮小姐,这似乎与我无关!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苏浩擎立刻从旁边离开了,此地不宜久留,苏浩擎真怕再待下去这个女人会不会直接把他扑倒。

    要不是道尔集团和苏氏合作了五六年,而且每次都是非常大的项目,苏浩擎绝对不会来参加这样的宴会。

    这种宴会,说的好听是寿宴,其实就是一场生意,看着宴会场那些宾客脸上贪婪的眼神,苏浩擎就觉得这里有些乌烟瘴气,但自己才来了不到半小时,现在就离开太不礼貌了。

    苏浩擎沿着角落慢慢往外走去,除了宴会厅,左拐再往里走有一个比较安静的露台,再加上法国现在已经入秋,夜里寒风阵阵,那些穿着单薄的客人都不会去那里。

    苏浩擎端着酒杯去了那个安静的露台,血煞一路跟着。

    “血煞,你去车上等我吧,半个小时后我就出来!”

    “BOSS,我得保护你!”

    “放心吧,这里很安全!”

    说着,苏浩擎挥了挥手,血煞站了一会儿,在苏浩擎脾气没有爆发前,乖乖的离开了。

    苏浩擎望着外面的夜景,享受着独属于一个人的宁静,刚才的烦躁一扫而空。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脚步声渐渐逼近,苏浩擎微微蹙眉,好不容易得到半点清闲,难道还要被人破坏,刚想转身驱赶来者,却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对方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苏浩擎,两个人四目相对,火光四射。

    “你怎么在这?”

    “笑话,项小姐,这里应该不是你家吧,我在哪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倒是项小姐打扰了我观星的兴致!”

    “观星?苏先生,你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吧!今天这天气你也能观星!说谎也得打个草稿吧!”

    项思敏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别说星星了,就连月亮都被遮挡了大半。

    苏浩擎并无尴尬,神情坦然。

    “那可能是项小姐眼神不行,我怎么看到天空星光闪闪呢!”

    “你,苏浩擎,你一次两次诋毁我,这样就很有成就感吗?”

    项思敏又被苏浩擎激怒了,刚才在宴会厅这个男人说她眼神不好,现在又拐着弯骂人,再好的脾气也顾不得优雅了,更何况项思敏从来就不曾优雅过。

    “项小姐,我怎么诋毁你了,这是一个事实,我的确在观星,你看不到也不是我的问题啊!”

    说完,苏浩擎靠在围栏上,仰头望天,还真有观星的架势。

    项思敏看这苏浩擎悠闲散漫的样子,双拳紧握,真相冲过去暴揍一顿。

    “苏哥哥,苏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此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一听这呼唤声,苏浩擎就想躲起来,可惜在项思敏面前,苏浩擎丢不起这个脸。

    “詹妮,找我有事吗?”

    比起对项思敏的咄咄逼人,苏浩擎现在的态度要温柔很多,项思敏听了脸上闪过讶异,原来这个腹黑毒舌的男人也有温柔的一面,忽然,项思敏的心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忧伤!

    詹妮走过来,经过项思敏身边的时候瞥了她一眼,看着项思敏的打扮,眼底闪过一丝鄙夷,小脸傲娇的走到苏浩擎身边,嗲嗲的说道。

    “苏哥哥,我爹地找你!这位是谁啊,苏哥哥,你认识吗?”

    “应该是你们酒店的服务员吧!走吧,去见你父亲!”

    说着,苏浩擎离开了露台。

    项思敏想到苏浩擎离开时的眼神,心情有些低沉,想到刚才那个叫詹妮的女人的打扮,又看了看自己的着装,被说成酒店服务员似乎也不为过。

    苏浩擎和麦伦谈完工作上的事情后,便离开了酒店。

    血煞早就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看到苏浩擎后,立刻打开车门。

    苏浩擎刚准备上车,看到不远处那某清瘦的背影,刚想走过去,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坐进了车里。

    “回酒店!”

    “是,BOSS!”

    车子才离开酒店,苏浩擎又开口了。

    “停车,倒车,去路口!”

    血煞不明所以,往路口望去,就见一个清瘦的背影,看不出是男是女。

    司机缓缓的把车往后倒,在路口停了下来,苏浩擎要下车窗,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项小姐,在等车吗?”

    苏浩擎离开露台后,项思敏便一直在那待着,后来接到了皮尔的电话,说晚上有牌局,让她自己回去,可在这都等了十几分钟了,一辆出租车都没看到。

    项思敏刚准备就这么走回去,就当做锻炼,没想到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却是她不想听到的声音。

    项思敏转身,果然,那张似笑非笑的五官出现在她的面前,项思敏没好气的说了句。

    “要你管!”

    苏浩擎并不介意项思敏着不善的态度,反正他都已经习惯了,如果什么时候项思敏忽然温柔了,他才觉得奇怪呢。

    ------题外话------

    下午一点有二更哦!评论呢,赶紧的!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