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嫡女重生:农田贵妻

248 云彻,等着挨揍吧 文 / 浅尾鱼

    小姑娘身段轻灵,手握线轴,在草地上放飞风筝,像只跳舞的精灵。

    云彻抱着她刚才穿过的衣袍,嘴角噙着淡淡笑意,像是看傻了般。

    跑了不知几圈,见天上的风筝,渐渐起飞,她知道是时候了,随即,细嫩的手掌,直接扯断了线丝,可能用力气大了些,掌心被划破,露出血丝出来。

    软软张口,舔了下手掌,还没等一会儿,云彻立刻赶到身边,抓着她的手掌,眉头紧锁的问,“怎么突然放飞了,软软不是说,最喜欢老鹰的纸鸢。”

    “见它飞得欢实,索性就放任它在空中翱翔吧。自由自在的感觉,应该比被人牵着线,想飞却飞不高的感觉好。”

    软软意有所指的说,她爹娘那般聪明,她岂能是个蠢笨的娇儿。

    爹爹与娘,有个五年之约,五年到了,软软的生辰也到了,他们说过的,要赶回来给软软过这个对女儿家最为重要的生辰。

    最是豆蔻好年华,她想念爹爹和娘亲了。

    软软低首,眼眸含泪,等她把眼泪逼回去,却发现掌心温热,见是云彻低首,抓着她的手掌,轻轻亲吻。

    她心中一阵异样,好生奇怪的情愫,她没多想,白皙的面皮却红了起来。

    “好了,已经没事了,云彻,我们回去吧。”

    “软软,你别把自己比喻成纸鸢,你比纸鸢好看,比纸鸢灵动,比纸鸢,更让我不舍得。你告诉我,你喜爱什么,只要你说的,我肯定都能做到。”

    软软眼睛亮了下,看着云彻问,“我想回家。”

    “想回家了?”云彻看着她,极为不舍,却也知道,若是真心疼爱她,当是予她一盛大婚礼,迎娶过门。

    软软点头,云彻颔首,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好,我且答应软软,你说回去就回去。”

    “那要几时?”软软迫不及待的问。

    “等我心情好的时候,立刻就能送你回去。”

    软软再问,“那你几时心情会好啊?”

    “这个要看软软的表现了。”云彻故意这般而说。

    本是想逗弄软软戏耍玩上一番,还想晚上陪她睡一觉。

    没想到,刚到府中,软软就病了,开始发烧,浑身滚烫,半夜又浑身冰冷,可怜的瑟瑟发抖。

    云彻亲自照顾一夜,软软这一夜的冰火两重天,煎熬的也是云彻。

    晚上当真冷的厉害了,地龙、炉子,抱炉,全部准备好了,软软还是冷,最后,云彻,脱了上衣,只着亵裤,抱着软软睡了一夜。

    热的时候,她推开他,伸腿踢开他,冷的时候,却又手并双腿的缠在他身上。

    这才,早上软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像是八爪鱼一般,缠在他身上,面色红彤依旧,似是火烧云,留下的痕迹,似是娇羞却又带着单纯无害。

    他伸手,触碰她的脸颊,声音带着暗哑,“醒来了?可觉着身体不舒服?”

    “嗯,嗓子好痛,还痒痒的。云彻,你今天高兴吗?可以带我回家吗?”她状似小可怜,趴在他胸口,露出一双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云彻伸手,摸着她的脸颊,顺着抚向她的眼睛,“软软,我最是害怕你用这双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我竟然一点都不想拒绝你。”

    “你的意思,是答应我了?我要如何感谢你呢,我不会缝制东西,也不会做饭烧汤,女孩子家家会的东西,我好像都不会。”

    “嗯,我养的。这样,除了我之外,别的男人就不会要你了。”

    他把她从该学料理生活的年龄,接到自己身边,一点点的惯养到现在,疼惜到入骨,怎生舍得让她做那些粗活。

    软软摇摇头,“不会的,我爹爹和四个哥哥,三个舅舅,他们肯定要我的。云彻你别吓唬我,我不喜欢你说这样的话。”

    她无法想象,若是爹娘和哥哥,舅舅,真的不要她了,她会疯的,她会难过死的。

    “你还有我,我会疼你,不比他们少一分。”

    “可是,爹爹加上娘亲,还有哥哥与舅舅,我有……。”软软掰着手指头,算了一圈,说道,“九份爱,可是,你只能给我一份啊?”

    “不对的,软软,你想要信心,我能给你十分的爱,这里,整颗心都是给你的。”

    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口的位置。

    ……

    软软要回去,云彻又不舍得拒绝,正是准备要带着软软回临王府,却不料。

    软软放飞的纸鸢,赫然已然泄露泄露了那姑娘的行踪。

    当初,云彻接了软软过来,其实,算是不告而接,算是为窃。他是偷了软软整整五年的光阴,这个盗窃者,真真可恶。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