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四爷的心尖宠妃

第1503章 番外:叶枣 文 / 雪中回眸

    漂浮在半空的叶枣看着面前熟悉的人,裂开嘴笑了。

    她想啊,这个人真有意思,对着红桃这样一个小丫头,也能随意装的很像。

    丝毫不露出一丝不同来。

    想来,她是个很厉害的人,也许她真的活得下去呢?

    叶枣一直漂浮在梁上,看着下面榻上躺着的女子。

    一样的面色苍白憔悴,但是又有不一样的,她看见那个‘叶枣’花银子,叫红桃给她改善伙食。

    其实,她确实有点银子的,其泰留下了一百两,一百两不多,可是也能用。

    进府半年,也多少有些月例银子,虽然少,也被克扣,但是毕竟还是有的。

    只是之前,她不想这样过日子罢了。

    叹息一声,她附在梁上想,她是不够聪明呢?还是没有信心能活下去呢?

    或者,她根本就是厌倦这争斗吧?

    什么都没有做,就已经被人算计至此丢了命了。还要如何呢?

    魂体虚弱,她也不是每时每刻都有意识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这锦玉阁已经不同了。

    红桃已经不在了,倒是多了两个小丫头,她听见那个叶枣叫她们阿圆和阿玲。

    而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好了。

    不再是病弱的样子,反倒是唇红齿白,美不胜收。

    她很意外的看着,她想她有那么笑过么?

    没有。

    她虽然生的绝色的容貌,可是因为不自信,从不会那么笑,笑的妖娆又魅惑却偏带着一丝纯洁……

    叫人无法将她想成什么出身差的女子。

    再然后,她就看见四贝勒来了。

    说来讽刺,死后才真的见到了她所谓的夫君。

    然后,她看着自己的身体下跪请安。

    本该是战战兢兢的,但是她在梁上,却看见了下面被四贝勒叫了起之后,那叶枣眼中一闪而逝的不在意。

    与她想的所有情形都不一样,占据了她身子的女人很奇怪。

    她并不尽心邀宠,也没有诚惶诚恐的伺候……

    叶枣从来不知道,女子还可以这般处事。她倒像是深受宠爱的女子一般叫四贝勒看在眼里。

    然后,失去意识的时间更长了一点。

    再有意识的时候,锦玉阁里,已经很多人了。

    还有一直活泼的狗,甚至有了太监伺候。

    那个穿着粉红旗装的,真的是曾经的自己么?

    她有点怀疑。

    似乎,已经过去了几年的样子,那人长高了一些,长大了一些。

    精神极好,样貌……也更美了。

    看来,她一直过的极好。

    叶枣趴在梁上,有些好笑的想,看来,真是自己不成,换了个人不就过的很好么?

    再次见着四贝勒的时候,梁上的叶枣几乎惊讶的摔下来。

    当然,她没有实体,也摔不下来。

    她亲眼看着四贝勒对下面的叶枣宠溺的眼神,以及甚至不计较她说话不守规矩。

    那一声声亲昵的小狐狸,叶枣听不出轻贱。

    似乎这个男人真是这样亲昵的称呼一个女子,只是亲昵罢了。

    哪怕有时候他叫一声小狐狸精,也不是轻贱。

    叶枣觉得自己几乎要落泪,如果她能的话。

    似乎,她一生的委屈和不甘心都在这瞬间就消失了。

    原来,这世间并不是容不得她这样的样貌。

    原来她的夫君也不是个肤浅的人。

    原来她这样的样貌,也是可以活的肆意张扬的……

    像是完成了所有的心愿,梁上的叶枣渐渐的觉得自己在没有力气了。

    她很清楚,自己要走了。

    去哪里,尚未可知,但是她一点都不怕。

    占据了她身体的这个人这么聪明,这么厉害,一定会过的很好的。

    并不知道自己渐渐消失,叶枣只是永远的沉寂下去,再也不会有意识了。

    或者以后还会有别的感觉,但是再有感觉,也永远不会再是叶枣了。

    因为这世间,只有一个叶枣,就是如今坐在四贝勒怀里的那一个。

    似有所感,叶枣抬头看向梁上。

    四爷也跟着看了一眼,雕花的梁上空空如也:“小狐狸看什么呢?”

    “唔,没有,就是随意看了一下。”叶枣收回目光,看四爷:“爷今儿衣裳穿的真好看。”

    她方才觉得,似乎有一声叹息,可是又不是耳朵听见的。

    轻轻在心里摇头,觉得自己一定是昨夜没睡好。

    也确实没睡好,昨夜乱做梦来着。

    于是,四爷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话,就见她又道:“今儿得早些睡,好困哦。”

    四爷搂着她纤细的腰,确实是宠溺的:“那就一会吃了晚膳早些睡。想吃什么?”

    叶枣靠着四爷,掰着手指说了几样。

    四爷点头,就叫人去传话了。

    小狐狸不过是爱吃些,四爷觉得这样很好。

    这一天夜里,四爷克制的只与她来了一回,就放她睡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叶枣从一片荒芜的梦境中睁开眼。

    将手放在胸口,她有点喘息得想,到底是梦见了什么呢?

    为何睁眼的瞬间就都忘记了?

    身边四爷睡得很沉,将她抱在怀里。

    听着外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雨声,叶枣又闭上眼。

    安静的屋子里,只听见外头的雨声以及身边人的呼吸。

    叶枣渐渐安心下来,虽然还没有什么感情依赖,但是这人已然是最熟悉的人了。

    她今夜心绪杂乱,觉得四爷在她身边极好。

    终于再次睡着,这一次就是一夜到了天亮。

    睁眼时候,四爷早就不在了。

    阿玲笑盈盈的道:“主子爷说了,过几日就来瞧您。您起来用膳吧?”

    叶枣嗯了一声坐起身,心想昨夜乱糟糟的,真心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不过这倒是不重要。

    眼瞅着就是中秋了,进府两年多了呢。

    琢磨着,就接到了前院赏赐的东西。

    不过是寻常东西,但都是四爷的心意。

    叶枣谢过来送东西的太监,从那一堆东西里看见一个茶叶罐子笑着指了指:“这个好,用起来吧。”

    日子就要这么欢欢喜喜的过。昨夜那样的梦,她都懒得回忆。反正只是个梦而已。

    叶枣就是叶枣,四爷喜欢的,与四爷相伴一生,生儿育女的叶枣。从来就只有一个。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