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温情脉脉,辛先生隐藏太深

第427章 辛太太有打赏没? 文 / 葉雪

    医生离开后,辛慕榕轻轻搂住她道:“别太难过了,我们已经尽力了”。

    “嗯”,向雾点头,没多久看着宁锦从急救室里推出来。

    宁锦这辈子算是保养的很不错,五十多岁的面容平时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岁,但现在鼻青脸肿,脸色惨白的没有一丝颜色,如果不是医生说救活了,几乎以为是个死人。

    “她这辈子走到今天,也只能怪她自己了”,向雾感慨道叹了口气,“如果一开始不跟孟绍博搅在一起,好好教育她女儿,也不会到这把年纪,女儿坐牢,丈夫离婚,钱这东西都是过眼云烟,没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希望她醒来后能懂得这个道理”。

    “懂不懂那也是她的事了,我们走吧,别呆在这了,孕妇在医院呆久了不太好,到处都是病菌,我会请看护照顾她的,不过等她康复了,我们就没必要管了”,辛慕榕是极为厌恶宁锦这个人的。

    向雾也不太想再呆下去,因为昨晚没说好,没去公司,直接回了家,路上问起孟千灏的事:“你们没碰着他,他跑哪去了,不会想跑路吧”?

    “那倒没有,他人在孟家,我找人看住了,他好像也没逃跑的打算”。

    “这种人……”,向雾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送他去精神病院都算是轻的”。

    “当时不也是为了说动孟培御吗”。

    两人回到青溪山府不久,便接到余厚元打来的电话,“局里那边传来消息,孟绍儒交代了孟千灏也有参与洗黑钱的事,刚才警局派人去孟家,把孟千灏也带回去审问了,孟家这回真的要完了”。

    “也算这段日子我们没有白费苦心”,向雾怅然的微微一笑。

    其实一开始是带着想对付孟千灏的心思去的,走到今天,发生了不少事,其实赢了后也没有多么的高兴,“慕榕,我终于能明白当初你亲自把辛奕铭送到牢里的心情了,你那时候没有很高兴吧”?

    “嗯,真相剥开后,有的是对人心的失望”,辛慕榕特别明白她的心情,“不过孟千灏要是定罪后,你会去看他吗,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一番”。

    向雾突然嘿嘿笑起来,“那肯定是要去的”。

    辛慕榕哑然失笑。

    ……。

    翌日,宁知澜坐飞机回来过年,辛慕榕被向雾亲自逼着去接她。

    在出口等了十分钟时,他看到一个头发过耳的年轻女人从里面出来,黑色加绒的皮衣,下面紧身牛仔裤,推着一个蓝色大箱子,容颜干净帅气又不失清丽。

    辛慕榕愣了下,拿手机拍了张照后发给司擎。

    “不好意思啊,没等很久吧”,宁知澜几步走到他面前。

    “没有”,辛慕榕拿过她手里行李箱,笑道:“头发长长了,终于有点像个女人了啊”。

    “那必须的”,宁知澜感慨万千的摸了摸自己乌黑的发,“就等着长长了谈恋爱呢”。

    两人一直聊到青溪山府,进家门时,两姐妹狠狠拥抱了一下,“姐,你现在越来越漂亮了”。

    “那是必须的,不过你姐我还没回到当年颜值的巅峰”,宁知澜哈哈的开着玩笑。

    辛慕榕走到一边,接到司擎回过来的微信:没想到脑袋切开后,头发还能长得这么好,一点切口都没有,看来我手艺不错。

    辛慕榕:……。

    这种人怪不得到现在都找不到女朋友,这是关注的重点吗?

    他回头再次看了眼宁知澜,突然有点头皮发麻,人都不太好了。

    ……。

    除夕那天,云姐放假回老家过年,辛慕榕在家准备晚餐,向雾和宁知澜去了趟医院看望宁锦。

    宁锦醒了,但是精神状态不太好,一直戴着氧气罩,话也说不了半句,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她们,眼神里透着泪光和苍凉。

    “姑姑,现在孟家很多财产都被封了,孟绍博给你的那些钱和房产也拿不回来了,你自己想开一点,不过你之前离婚时候也还是有几百万积蓄的,以后就拿着那笔钱好好过日子吧”,宁知澜毕竟昏迷了那边,很多事也看不到,对宁锦没有那么憎恨,只是看到她如今这个样子扼腕叹息,“您看,好久以前,我们宁家不是什么都没有吗,一大家子挤在一个院子里面,和和睦睦的,后来我们条件都慢慢好了,您想要的就越来越多,人应该学会知足,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跟向雾商量过,她会让辛慕榕那边拜托监狱那边看能不能帮顾思璇减几年刑,你如今这个样子,希望思璇也能早点回到您身边照顾吧”。

    两姐妹离开时,宁锦身体忽然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两人看到她两行泪水顺着脸颊边滑落……。

    回家的路上,宁知澜开着车,向雾坐在副驾驶位上,看着外面的店铺张灯结彩,很多人提着一大堆过年的礼物行走在街上,有年轻的情侣,有年迈的两口子,还有一家三口……。

    她看的心里满满当当的温暖,“姐,你看外面,以前每次过年,我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街上,八年了,好久没有这么温暖的过年,有家人陪伴”。

    “向雾,对不起”,宁知澜听的心中哑然一酸,“以后我们都要一起过年”。

    ……。

    回到家,辛慕榕正站在门口贴对联,红红火火的对联,新春喜气洋洋。

    贴好后,一回头,就看到两个女人安静的站在后面朝他笑。

    “刚切菜突然想起春联还没贴”,辛慕榕笑眯眯的赶紧把门打开,让她们进去。

    “菜准备的怎么样了”?向雾歪头问。

    “准备的差不多了,辛太太,您要不要去检查一下”,辛慕榕做出一副恭敬的“请”姿态。

    向雾于是负着双手走进厨房,每个碟盘里的菜和辣椒、大蒜都被他切放的整整齐齐,虽然刀工看起来有点粗糙,不过摆盘还是不错的,“行了,你还是有点进步的”。

    “那辛太太有打赏没”,辛慕榕说着嘟起性感的薄唇。

    向雾一掌朝他嘴巴上拍去,“大胆,你不过是我们家一个人仆人,竟敢向你的太太索吻,要是被你老爷知道了你就死定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