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独宠萌妻:病娇影帝是精分!

017:阳光正好 文 / 卿不语

    城市高楼大厦,街道干净而整洁,每年都有无数的国内外游人汇聚到这里,在导游疲倦而科教书的背诵下一知半解的点点头,然后兴高采烈的让同伴们拍照。

    对他们来讲什么历史啊,什么文明古迹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拍照,然后p一下配上一些矫情的文字美滋滋的发到朋友圈,告诉那些认识的人,他们来过这里。

    但是这些游客们看到的只是表面的,每个城市里面还是有黑暗的不能摆在台面上的角落。

    破锣街显然就是这么一个角落。

    ……

    破锣街原本叫破落街。

    很符合它本身的样子,后面不知道被谁改了名字,但是即使改了名字,它的本质还是不会变的。

    就像是丑小鸭永远都变不成白天鹅,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也是因为它的本身就是白天鹅。

    楼房是深灰色的,原本可能上面还刷了好看的漆皮,但是年岁太久了,掉了不少,偶尔有几块还苟延残喘的缀在上面,不过不但不能增色,反倒是越发的凄凉。

    楼房狭窄,破旧,岌岌可危。

    地面也算不上好,长久失修,就像是人脸上的麻子。

    在那些坑坑洼洼中还有一些坑,坑里面全部都是污水,那是住在这里的人做饭之后倒出来的馊水。

    空气里面弥漫的味道令人作呕……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住处,但是这里还是汇聚了不少三道九流的人。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这里便宜。

    里面的女人也便宜,廉价到几十块钱就能够睡一晚。

    已经是傍晚,红色的高跟鞋从巷子口处响起,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女人穿着廉价的黑色长款棉袄,里面隐隐约约的露出劣质的蕾丝,应该穿的不多。

    大波浪卷,浓妆,红唇,疲惫的眼神都透漏着几丝风尘。

    她神色匆匆的走在路上,看起来对周边的环境熟悉到不能再熟悉,手上还拿着塑料袋,里面装着菜。

    那是从菜市场快要赶回家的菜贩那里拿的,这个点儿的蔬菜已经不新鲜了,也通常便宜的多。

    “多少钱一晚啊?”

    女人走的并不是很顺利,被一个喝得醉醺醺的醉汉给拦住了。

    他脸上泛着酗酒后的红晕,眯着眼睛色眯眯的看着女人。

    “滚开。”

    女人的脸上满是鄙夷。

    她今天心情不好接活接的很不顺利,那个老板又有一点特殊的癖好,明明都过了好几个小时了现在身上还是疼的要命,现在又被一个明显没钱的男人搭讪了。

    醉汉显然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拒绝了,瞪大眸子里面迸发着愤怒,不过出声的不是他,而是匆匆的从楼上跑下来的另外一个穿着紧身裙的女人。

    “呦,老板来关照我生意啊。”

    紧身裙女人是出来卖的,最近生意不是很好,见到这个场景就赶紧跑出来想要捞一笔。

    她的长相一般,但是胜在身材好,醉汉问了一个价格之后就把她抱在怀里。

    两个人很快的谈好了生意,女人就要离开了,醉汉多少还是有点不甘心,朝着她的背影碎了一口。

    “装什么清高,还不是出来卖的嘛!”

    别的不说,醉汉现在还看着女人的眼睛发直。

    长得真是好看,跟明星似的。

    “老板,这个跟我们这种不一样,人家攀上的都是富商,毕竟之前是个大明星不是。”

    紧身裙女人捂着嘴笑。

    她对那个人还是多少有点嫉妒,不过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她生活的不如意,看到这类人从天堂掉到地狱之后更是欢喜。

    看吧,就算她之前是明星那又怎么样?

    到头来还不是跟她这种人一起住这种房子,伺候老男人?

    没有什么高低贵贱,所以有什么好得意的。

    醉汉来了兴致,酒都醒了三分,一边摸着女人的手一边问道,“明星?叫什么啊?”

    紧身裙女人见醉汉有兴趣,也乐意跟他八卦。

    “唐芯蕊,之前演过电视剧的女主角呢……”

    ……

    女人就是唐芯蕊。

    她无比疲倦的打开房门,入目的是狭小的房间,地面都是水泥地的那种,几件破旧的家具堆放在一起,越发显得房间无比狭窄。

    饶是唐芯蕊已经在这里住了大半年了,但是每一次开门还是难免恍惚。

    不是这样的……

    明明在三年之前她还是住在豪华的大别墅里面,每次开门都是有佣人,请来的阿姨做好了合口的饭菜摆放在长桌上,母亲穿着最新款的大牌衣服招呼着她过去看新品……

    唐芯蕊的妈在一年前去世了,是活生生的被气死的。

    一半是她爸被家里的母老虎看着死死地,再也不过来,一半是她不停地往外面花钱。

    唐芯蕊的妈也是一个狠角色,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把唐芯蕊的爸给哄得要钱给钱,一直都用的最好,住的最好。

    突然断了经济来源,唐芯蕊又花钱如流水,唐芯蕊的妈难免多说几句,母女两个人吵架拌嘴。

    但是唐芯蕊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妈会倒下。

    唐芯蕊想到这里眼睛还是发涩,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她一定不跟她妈吵架。

    她当时花钱也不是花在她身上,还不是因为苏舟那个疯子在不停地威胁她,说要是她不给他钱,他就把她的那些丑事儿全部都抖出去嘛。

    后来她妈去了之后,苏舟这边儿花钱依旧没数,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唐芯蕊也就把别墅给卖了。

    然后慢慢地沦落到这个地步……

    唐芯蕊收起那些让她糟心的念头,把门给戴上,拎着菜进了厨房。

    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不是吗?

    ……

    说是厨房其实也是太美化了,不过就是勉强的挤出了几个角落搭了一个煤气灶。

    唐芯蕊洗着菜,冰冷的水把手给冻得通红。

    她这些菜是特地挑拣出来的,但是因为时间太晚了,即使挑选出来的依旧不太好。

    不就是图一个便宜吗。

    唐芯蕊想起挑菜的时候被菜贩摸了一下腿就觉得恶心。

    要是几年前,唐小姐绝对一个巴掌打回去,但是当时想的不是打回去,反倒是问能不能再抹个零。

    唐芯蕊的晚饭很是简陋,炒青菜加一小碟榨菜,就着馒头。

    当然不是唐芯蕊想要保持身材,要是以前的话还能说得上是喜欢清淡,而是只有这么吃才最便宜。

    “咚——”

    唐芯蕊还没吃两口,门就发出了一声巨响。

    那边儿像是知道踹不开门,就使劲儿的拍打起来。

    “人呢,快开门!”

    唐芯蕊皱着眉头起身,快速的走到门边前打开,就看到了一身酒气的苏舟。

    “你又出去喝酒了?”

    “少废话,老子喝酒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你怎么开门这么慢,找死啊!”

    苏舟走的踉跄,嘴上还骂骂咧咧的,一只手扯开领子瘫坐在沙发上。

    “你还愣着干嘛,我饿了,给我做饭!”

    也就是两年多的时间,苏舟也完全的变了一个模样。

    赌博成瘾,上学也上不成了,毕业都没有毕业。

    眼神浑浊没有精神,原本那张还算得上是帅气俊朗的皮囊也因为不管理而变得邋里邋遢,下巴还有胡茬。

    他现在看着唐芯蕊站在门前不动,冲着她吼着。

    唐芯蕊对苏舟除了厌恶还是厌恶。

    她怎么就被这么一个渣子给赖上了呢?

    但是尽管这样,两个人这么长的时间也还是住在一起。

    她面对着苏舟的吆喝这次没有动弹,“桌子上不是有饭嘛,吃吧。”

    苏舟的目光在桌子上掠了一眼,最后恼了,一脚踹翻了桌子,“艹,你这个死八婆就让我吃这些垃圾?”

    “爱吃不吃。”

    唐芯蕊脑袋隐隐作痛,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今天累了,不想跟你吵架,我去睡了?”

    要是苏舟死了就好了。

    这几年这个念头无数次在唐芯蕊的脑中闪过,现在也是,不过很快就被唐芯蕊给压了下去。

    “累了?”

    然而苏舟却没有要放过唐芯蕊的意思。

    他歪着头看着唐芯蕊,笑的阴冷,“今天又是陪哪个去睡了?”

    要是别人唐芯蕊还可以脑补这句话说出来是吃醋了,但是吃醋这个词就不会出现在苏舟的身上。

    这个人连心都没了,哦不,其实他现在都算不上一个人。

    果然苏舟的下一句就是“挣了多少钱?”

    唐芯蕊虽然早已经看透苏舟了,但是还是难免有些心冷,她握了握拳头,撂下一句,“没钱。”

    但是这句话像是戳到了苏舟的点,他跳了起来。

    “你怎么没钱,没钱你不好出去卖吗?”

    “卖得不好多卖几个啊?”

    唐芯蕊眼中泛着泪光和浓浓的憎恨,“苏舟……做人不能欺人太甚!”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以前当明星的时候为了让大家喜欢她所以努力的装出一副大度温柔的模样,现在谁不知道谁,还有什么好装的。

    唐芯蕊这火气一上来,苏舟也知道不能做的太过火。

    他在外面欠着一屁股的债,还需要唐芯蕊呢。

    于是他神色软了软,伸手去拉她。

    “好芯蕊……我现在是真的没钱了,你要相信我,我是一个潜力股,只要我赌赢了,我就可以给你买所有你想买的东西。”

    “衣服,首饰,包包……对,你最想要回你之前的房子对吧,可以啊,我全部都能帮你实现的。”

    看着唐芯蕊不信任的目光,苏舟又喃喃的补充道,“我上次差一点就要赢了,就差一点点,真的,相信我下次我肯定见好就收。”

    苏舟睁大了眼睛,看着唐芯蕊。

    唐芯蕊扯了扯嘴角,冷笑。

    “下次赢,差一点赢,见好就收?”

    “苏舟,你这种鬼话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你自己还不厌倦吗?”

    “还是我之前说的那样,没有钱,我也不可能给你。”

    苏舟仔细的观察着唐芯蕊的神色,在确实能够她确实没有要给他的打算之后,瞬间收敛了笑容。

    “信不信我把你那些事情全部都给都抖出去,我这里还有很多记者的电话……”

    “行啊,去吧。”

    要是以往的话,苏舟一说出这句话,唐芯蕊就心惊胆战,钱直接给了,但是这一次却出奇的平静。

    平静到唐芯蕊自己都有点没有想到。

    ……

    唐芯蕊手上还是稍微有点儿钱的,但是她不打算给苏舟了。

    苏舟就是一个无底洞,怎么都填不满。

    之前唐芯蕊不停地给苏舟钱还不是因为害怕苏舟把事情给暴露,但是现在想想就算暴露出去又怎么样?

    看着苏舟不可置信的目光,唐芯蕊只觉得无比畅快,颇有一种报复了苏舟的既视感。

    他不是一直拿着这件事情当把柄,把本来就不太顺利的她给带到这番天地的嘛,那如果这个把柄再也威胁不了她呢?

    “我现在都已经糊的连十八线都不是了,先不说那些记者愿不愿意报道,报道了的话对我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正好可以刷刷热度不是?”

    唐芯蕊说出来很轻松。

    她其实脑子也不算笨,要不然也不会之前混的不错,只是因为一直害怕患得患失这才变成这副模样。

    娱乐记者都是一群趋利避害的东西,如果是大牌明星,或者像是她之前的那个档次,还是会人乐意报道的,但是她现在糊的不行了。

    走在路上很多人都不认识。

    而且唐芯蕊现在也确实觉得如果苏舟真的爆出去,对她的好处大于坏处。

    左右她现在都是这幅场景了,什么不是没做过,万一再被哪个经纪公司看中,去当一个艳星,也总比这样干耗着强吧?

    “唐芯蕊……”

    苏舟在意识到没有办法控制到唐芯蕊之后,脑子一片空白。

    他一直都是靠着唐芯蕊来钱,现在唐芯蕊都不受控制了,那他怎么办?

    靠什么赌?

    唐芯蕊嘴角的冷笑让苏舟看的更觉得刺眼,于是他一巴掌扇了过去。

    苏舟是一个男人,即使这两年身体被掏空了,但是手劲儿还是很大,唐芯蕊完全没有防备,脸被狠狠地打歪,身子都踉跄了一下。

    她捂着脸眼中全部都是不相信。

    “苏舟?你敢打我!”

    唐芯蕊骨子里面还是骄傲的,苏舟一直要靠着她,因此也没有敢对她动手。

    苏舟也是愣了愣,但是随即定下心来。

    “给不给钱?”

    电视里面正在放一个综艺,上面叶澜穿着小礼服,整个人美艳无比。

    唐芯蕊心理有些扭曲了,虽然嫉妒的叶澜要命,但是偏偏越是嫉妒越是关注叶澜的一切,叶澜所有的电视剧电影综艺她没有落下的。

    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的就是叶澜产后复出参加的综艺画面。

    “你看看你,你再看看叶澜,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和她分手……”

    苏舟脸上懊恼不已,所有的埋怨都发了出来。

    要是他没有跟叶澜分手那该多好啊。

    叶澜现在直接当制作人了,还搞了直播平台,别说多有钱。

    但是唐芯蕊呢?

    假的千金。

    唐芯蕊原本相貌就比不上叶澜,也正是因为这样唐芯蕊才在看到叶澜的第一眼就喜欢不起来。

    后来两个人组了组合之后,唐芯蕊耍了一些手段让叶澜的人缘变差,自己越来越好。

    当时唐芯蕊觉得就算叶澜长得好看那又有什么用,没有脑子空有皮囊,最后还不是被她给踩得份儿?

    但是没想到却出现了变故。

    她混的越来越差,现在甚至开始做起了皮肉生意,而原本她看不上的叶澜先是走上了大屏幕,从女配演到了女主,后面更是影后到总裁。

    更别说她让人眼红的情史。

    老公是纪凌辰,这完全是唐芯蕊都不敢肖想的人物。

    媒体们是怎么说的——

    叶澜一个拯救银河系的美女子,事业有成,儿女双全,夫妻和睦。

    可以说是活成了大部分女孩子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唐芯蕊眼睛泛红,恶狠狠地冲着苏舟喊道,“别说了!”

    苏舟现在正生唐芯蕊的气,在知道不能控制住唐芯蕊之后更是慌乱,现在唐芯蕊心里不舒服更合他的心意。

    于是他没有停下。

    “我当初就是瞎了眼才放掉了叶澜,你连叶澜的一个小拇指都比不上……”

    太吵了。

    好想让他闭上嘴,安静一会儿啊。

    唐芯蕊的耳朵不断的捕捉到那两个让她无比嫉妒的字眼,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般,一揪一揪的疼。

    她低着头,手漫无目的的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最后触碰到了一件东西,连看都没有看就捞起来,朝着苏舟的方向砸去。

    一声“嘭”紧接着很轻的闷哼。

    就像是唐芯蕊想要的那样,周围瞬间的安静了下来。

    太安静了。

    安静到让人心里有点发毛。

    哦不,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声音,仔细听听好像是水滴声。

    不急,有点缓慢,但是连绵不绝。

    唐芯蕊无论是丢东西还是丢完都是低着头的,突然手指微动,有液体沾染在她的手上。

    她抬起手放在眼前,入目一片殷红。

    唐芯蕊抬头,就像是慢动作,然后瞳孔猛地收缩,随后张开嘴,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她叫的声音很大,整条街的人都听到了。

    ……

    苏舟死了。

    唐芯蕊随手摸到的是一把菜刀,很巧的直接砍在了苏舟的头上,当场脑袋开了瓢。

    据说砍得很深,法医想要把菜刀给拿下来都费了不少的力气。

    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儿警察也是当晚就来了。

    据说被带走的时候,唐芯蕊嘴上一直在念叨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要杀你的……”

    “我怕,不是我。”

    “我也不想的……”

    她不像是在给别人说,反倒像是自言自语,大家都说她可能吓疯了。

    警察来做笔录,大家也一致认为唐芯蕊这是被苏舟给逼的。

    毕竟谁都忍受不了一个嗜赌成瘾的男人吧。

    也是逼急了,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惨烈的方式。

    ……

    唐芯蕊上报了。

    在销声匿迹了两年多之后居然是上了社会报刊,占据的位置也不是很大。

    网上吵闹了几天,大家都觉得很震惊,谁都没想到昔日的明星居然杀人了。

    不过网友们的热性也就是几天,很快大家就把这件事情给抛到脑后了。

    阳光透过落地窗,把屋子里面晒得暖洋洋的,一个软糯糯的小孩儿扯了扯坐在桌前女人的裙摆,奶声奶气的问“麻,你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

    叶澜合上了报纸,伸手摸了摸小孩儿的脑袋。

    叶澜自己都没想到唐芯蕊跟苏舟最后会是以这样的方式收尾的。

    她做了她要做的事儿就再也没有去管他们两个人了,也没有像唐芯蕊之前对待她那样使绊子。

    因为知道他们过不好。

    不过这样又能怪谁?

    自作自受罢了。

    “小丑八怪,你爸呢?”

    叶澜收敛思绪,把注意力放在儿子身上。

    “我不叫小丑八怪……”

    小孩儿委屈了。

    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知道叶澜这不是什么好称呼。

    “好吧……小丑……栗子。”

    叶澜哑然失笑,没想到小孩儿都这么较真了。

    不过心里还是暗搓搓的叫了一声小丑八怪。

    纪毓不知道叶澜在想什么,反正称呼变了,他就开心了。

    “爸爸在那里呢。”

    叶澜顺着他胖乎乎的手指看过去,男人站在门外,但是一个背影就清隽到了极点,当然如果男人没有推着粉红色的婴儿车,可能更清隽一点。

    不过这样的小仙男,她更喜欢了。

    牵起小孩儿的手,叶澜勾唇出声,“走,找你爹去。”

    今天叶澜一家四口去游乐园玩。

    小孩儿迈着小短腿跑的飞快,她几乎是被拖着往前走的,叶澜仰着脸透过男人的后背望着天空。

    阳光正好。

    ------题外话------

    今天写完了之后不小心剪切了,丢了一半稿子,委屈巴巴的重新又写了一遍,哭唧唧,必须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起来_(:з」∠)_

    (如果顺利,下个月开文,具体在微~博上告诉大家撒,本来想休息一段时间,但是还是舍不得你们,嘻嘻)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