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第4320章 你不配 文 / 很是矫情

    好在蚯蚓也没有多好奇壁虎到底有多少个好哥哥,既然走了就走了。

    以后也就不用牵挂家里有个幼崽需要喂了,在小世界里都惦记。

    现在就不需要惦记。

    科研人员伐天又陷入了迷茫和钻研之中,他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太叔是这样。

    他朝宁舒问道“你说他是不是自己捏的身体”

    就像他的第一个实验品,捏的小耗子,基本上跟小耗子原来的样子很像,没有多少差别。

    宁舒心很宽,就不在意这种情况,“管他呢,也许跟我一样呢。”

    不管用什么方法,他活了就是了,反正跟她没啥关系。

    有关系,是债主的关系,她现在是太叔的债主,他还欠着她两百块能量体呢。

    有个壁虎,伐天一直觉得应该是利用刚诞生的种族,植入记忆。

    宁舒看伐天一副要深究钻研的样子,“别多想了,要不你直接去问吧,咱们想太多也没用。”

    “对了,可以去神树老头呀。”宁舒说道。

    伐天“不用,我自己想想就好了,老头整天门都不出,知道什么。”

    这种万事都要追究一个彻底不好不好,难得糊涂嘛。

    这天底下不明白的事情不要太多了,每一件事都要追根溯底那也太累了吧。

    她就是这么无知,并且无知地活着,快乐地活着。

    宁舒把欠条收好了,对蚯蚓说道“为了庆祝麻烦精走了,我们弄点好吃的”

    任何理由都可以成为吃东西理由。

    对此,蚯蚓已经习惯了,家里人都在,正好可以做一桌大餐。

    少了一个时时刻刻需要投喂的,蚯蚓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它在的一天就觉得是他的责任。

    现在壁虎走了,自然就变成了别人的责任了。

    宁舒帮忙打下手,看着蚯蚓花里胡哨地展示厨艺,在烟火缭绕之间,宁舒觉得人生奋斗就是为了这样的岁月静好。

    谁也威胁不到她,她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就能过,没有旁人在耳边哔哔,也不会被迫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放现代就是,老子有钱,想辞职就辞职,不会因为害怕养活不了自己被迫做自己难受的工作。

    还有各种傻逼上司要对付。

    有钱有实力哥就可以相对自由一点,但自由不是绝对的,但宁舒对现在的生活就很满足了。

    头上没有悬着的钢刀,不需要急迫地往前面赶。

    说到底,宁舒并不是一个拼搏性人格,能偷懒就偷懒。

    “你在想什么”蚯蚓看宁舒出神,“往灶里加把火。”

    宁舒哦了一声,把木块塞进灶孔里,看到了太叔,有点忍不住忆往昔了。

    怎么说来着,大概有点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感觉。

    把饭菜摆上了桌子上,刚要吃的时候,安和带着一身的血腥之气就进屋了,身后还跟着墨明。

    宁舒敷衍道“要不要一起吃点东西”

    安和摇头,“我不是来吃东西,我是有事情跟你说,我,我看见太叔。”

    宁舒夹了肉片放进嘴里,“那又如何,在哪里看到的。”

    “他在法则海旧址转了一圈就走了,我怎么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呢,法则海都不在了,他还活着,那以前折腾来折腾去是干什么”

    “还是说折腾成功了”

    “但法则海已经不见了呀。”

    安和张嘴就叭叭叭个不停,宁舒只能放下筷子,“所以呢”

    安和拧着眉头说道“你说他还会回来吗”

    宁舒直接问道“你是希望他回来,还是不回来”

    安和“我也不知道呀”

    说实话,在看到太叔的瞬间,他的心中真的是五味杂陈,有惊讶,有长久以来形成的依赖和心安,但随即又恐惧起来,又害怕过上以前的日子。

    太叔就是顶梁柱一般的存在,只要看到他就觉得心安,但是又要在太叔的手底下,安和又觉得不好。

    总之,内心格外复杂。

    都有点搞不明白自己心头到底是希望太叔回来,还是太叔不要管他们。

    宁舒直接“他不会管你们,甚至连你们是谁他都不知道,人家大约觉得我们不配占据他记忆的一角。”

    安和有点疑惑,“这是什么意思,太叔不记得我们了”

    宁舒点头,“不会记得,不是什么重要的记忆,没必要记得。”

    大约在太叔的记忆中,自己建立了一个组织守护法则海,后来法则海消失了。

    就是这样的记忆,简略无比,至于组织里有谁都没必要记得。

    因为根本没必要。

    往法则海去了一圈,说明他记得法则海,至于其他的,连她这个最后给了他致命一击的人都懒得记,更别说其他人了。

    安和吐了一口气,“那这个太叔是太叔”

    宁舒“是,也不是,不过跟你我都没有了关系,你该干嘛干嘛去,太叔不会出手救你,也不会认得你是谁”

    “对他而言,你们都没有价值了。”

    弄这个组织是为了守护法则海,现在法则海都没有了,这个组织就没用了。

    “这样啊”安和的脸上露出失落又庆幸的表情。

    失落的是,好歹跟了太叔这么长的时间,人家说忘记就忘记,连一点记忆都没有,是懒得记。

    庆幸的是,太叔不会管他们,可又希望他管,他们现在找出路是找得头土秃。

    自由有自由的代价,自由就意味着无论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扛着,上面没有一个强大的人扛着。

    安和忍不住问道“太叔是怎么活下来”

    安和的表情直白无比,“是你手下留情了。”

    宁舒翻了一个白眼,“留个屁的情,没有,不是我,至于怎么活的,我也不知道。”

    那种情况,谁敢留情,一留情就是自己狗带,都拼到了那种程度,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安和惊叹,“这是什么力量,能够死而复生,太叔也摆脱了法则海的束缚。”

    法则海是太叔的力量来源,但同事也是太叔的责任和束缚。

    因为捆绑在一起,法则海生,他生,法则海亡,他亡

    也不知道现在的太叔是否和以往一般强大。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