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总统大人,离婚吧!书页

590 大结局:在我们回来前,守住这里 文 / 寻君

    “……小佑?他怎么了?”

    “我和缪乐蓉离婚后,虽说是抢来了天佑的抚养权,但如今家里也就只有我和天佑父子俩,天佑正值青春期,我如果一直把他丢给保姆看管,就怕他将来会走上歪路。”

    “所以你想辞官,一心一意在家照顾天佑?”

    “是。”

    宋嘉玉点头。

    宋离离抿紧了唇,双手握在一起。

    眼下温年不在,父亲来提出辞职,她无法替温年做主,而同时……她打心底里不希望父亲弃官,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自打您出任安临市长以来,处事严格,做事严谨,政绩斐然,这不仅是其他官员看得到的,安临市的老百姓也都有目共睹。”

    “我是您的女儿,现任总统是您的女婿,这要是换了任何人,都会抓住这个机会平步青云,爸,您现在选择放弃,是不是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呀?我本来也不是个当官的料,当初要不是因为被缪乐蓉鬼迷了心窍,重组家庭,被缪乐蓉手里拿着鞭子抽着上进,你爸爸就是傍晚坐在村头和其他老头子一起下棋的那一圈里的一个。平凡的很。”

    宋嘉玉叹气说着。

    父亲话里的谦逊让宋离离打心底里佩服。

    “爸,那您觉得什么样的人适合当官呢?”

    宋离离疑惑的望着他,“是像前任市长一样,仗着自己位高权重,作威作福,贪污受贿,监督政府工程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的人就适合当官么?”

    “离离啊……”

    “爸,您谦逊,您忠厚,您踏实做事,我觉得这才是一个为官者该有的品质。”

    “……”

    “爸,我知道您很辛苦,如果是为了天佑,我可以帮你想办法。”

    宋离离沉吟了一下,而后道,

    “我答应你,等阿年回来以后,我会好好和他商量,如果可以,我可以把天佑接进总统府,和小勋一起生活学习。他们俩也仅相差五岁。”

    “这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就像那时天佑质问我的……他是我的亲弟弟,为什么我对小勋百般照顾,对他却那么疏忽……现在其琛也出生,乳娘帮着照顾,我倒闲了下来。所以我觉得让天佑到总统府生活,对天佑也有好处。”

    “可这样,温家人……”

    “爸,这里是我家,做主的是我和温年,和温家的其他人没有关系。”

    宋嘉玉握着宋离离的手,

    “小离啊,你是真的不想让爸爸离开官场?”

    “爸,我不是要你为温年做什么,也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但你明明有大好的前途,却这样放弃,离离觉得太可惜。”

    宋嘉玉笑了笑,而后伸手拥抱宋离离,

    “我听你的。”

    宋离离舒了一口气,而后拢起眉,又道,

    “爸,我接下来和你说的事情,很重要。我希望你可以有个预警。”

    “什么事?”

    宋离离目光定定的看着宋嘉玉,

    “阿年今天不在总统府。”

    “哦。原来是出去了。”

    宋离离微微摇头,

    “并不是出去了那么简单,他被M国的赤罗王子绑走了。这是我的猜测,但八九不离十,至今,我们还没有搜寻到阿年的行踪。”

    “……”

    宋嘉玉整个人都愣住了,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似得,

    “你说……温年被赤罗绑架了?”

    “现在瞿宇和龙部长还在追踪温年的位置,如果晚上十二点前依旧没有温年的消息,我会拉响总统府的一级警报,届时,整个总统府的大臣都会来想办法,他们处理这种事情比我成熟大胆。但同时……我相信一直都反对温年的党派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宋嘉玉神情严肃起来,连忙道,

    “你需要父亲为你做什么?”

    宋离离笑了笑,

    “爸爸不需要为我做什么,只要保护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小离……你说这种话是把爸爸当外人么?”

    宋离离摇头,

    “如果事情真的到了最坏的情况,你是温年的女婿,是我的父亲,你能自保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有那么严重么?”

    宋离离冲宋嘉玉龇牙笑了笑,

    “当然了,我一定会使十二万分的努力不让事情走到那一步的。”

    “……”

    ————

    送走了宋嘉玉,离离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十。

    客厅里的座机已经响了许多次,都没有带来好消息。

    离离手里拿着的是她的笔记本。

    她翻着那一页页事件记录,时间走着,本来会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原本不会发生的事情,却莫名其妙的就发生了。

    温勋摸着楼梯下来,还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他走到宋离离面前,

    “姐姐,你一个人坐在这里想什么呢?”

    “……”

    温勋也长高了,从一个只到她大腿的小男孩儿长到现在……站起来已经到她的胸口这么高。

    他和宋天佑还真的是长得有几分像,任谁说,都会觉得这两人是兄弟,可偏偏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她和唐小花。

    她和唐小草……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真的是做了些十分大胆的事情,做了些在前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姐姐?你怎么哭了啊?”

    温勋看到宋离离眼睛红了,眼眶里盈满着泪水,吓了一跳。

    坚持了一天的离离,熬不住了。

    熬不住心里对温年的担心……

    “年哥哥呢?他怎么还没有回家啊?”

    温勋这么一说,更是触到宋离离心里绷着的那根弦,她捂住自己的脸,

    “我不知道……”

    温勋皱起眉,起身拿起一旁的座机就给温年打电话,然而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关机状态。

    “姐姐,年哥哥的手机怎么关机了?这个手机他不是二十四小时开的么?”

    宋离离咬着唇,抹掉眼泪,

    “可,可能手机没电了吧?”

    “那姐姐,你在哭什么呀?”

    温勋拢起眉,小脸上全是担心,他坐到宋离离身边,伸出他的手臂环住宋离离,

    “别哭了。”

    宋离离吸了吸鼻子,眼睛一闭上,就有无数可怕的情景出现。

    温年现在在哪儿,是否安全……

    仅是这两个问题,就已经让她心乱如麻。

    好不容易才开始踏实生活,就又出了事。

    “姐姐,年哥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

    温勋抿着唇,喃喃道,

    “今天看卫叔叔神情凝重的很,家里电话响了这么多次……姐姐你接听电话时声音虽然小,但……我还是隐约听到了一点,说什么一定要找到人之类的。说的是年哥哥么?”

    宋离离看向温勋,他向来都很机敏,就算什么都不和他说,他也能从许多地方找到蛛丝马迹。

    “小勋,你年哥哥会回来的。”

    “……恩,我知道年哥哥会回来的,姐姐在这里,年哥哥哪里都不会去的。”

    “……”

    温勋靠在宋离离身上。

    离离知道小勋在用他的方式安慰她。

    她摸着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素戒……铂金素戒竟也……冰冰凉……

    客厅里愈发的寂静,龙四阎和瞿宇都没有打来电话,她抬眼瞄了眼墙上的钟,时针转向了十。

    这一个小时实在是过的太慢了,漫长的像一个世纪。

    还有两个小时。

    就在这时,客厅里的座机响了起来,宋离离立刻接起,

    “喂?”

    “夫人,我们追查到赤罗王子乘坐的专机在过去二十个小时里所飞行的轨迹。之前我们一直以为专机会落地在凯撒,所以怎么也没查到记录。原来飞机在中途转了航线,飞机最后是在陲海落地,之后隔了四个小时,又从陲海飞往凯撒。”

    “去陲海……”

    宋离离心脏“咚咚咚”的狂跳,

    “为什么中途转去陲海?瞿宇,他们不会是,不会是……”

    “夫人,这个……赤罗应该不至于这么疯狂,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我觉得还没有到那种地步,您先别乱想,自己吓着自己。”

    “赤罗……”

    宋离离咬牙切齿,浑身发抖。

    “夫人……”

    “耽误不得了,现在立刻拉响警报。”

    “……是。”

    瞿宇应了声,而后挂了电话。

    宋离离站着,温勋看得到宋离离凝重的表情,“怎么了?姐姐?”

    温勋刚问完,宋离离的手机又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是陌生的国外号码,宋离离第一时间就有了猜测。

    她并没有急着接听,而是立刻往警务楼跑去,警务部有专业的仪器,可以对通讯信息展开分析。

    但离离也并没有拖太久,怕对方会挂电话,但脚步飞快。

    半途接起电话,

    “喂?”

    果然。又是变过声的声音。

    “离离,如果我是你,就停下脚步好好的听我接下来说的话,毕竟我接下来说的话并不适合拿来让任何一个外人分析。”

    “……”

    宋离离此时人已经站在了警务部的门外。

    “温年现在好好的,所以你放心,在没有见到你之前,他都会很安全。我知道离离你很聪明,不会猜不到我是谁。”

    “赤罗!”

    “我想你一样猜得到我的目标并不是温年。”

    “是我。”

    “得神女者得天下。你是神女,我便要得到你。我得到了你,我就会放温年。”

    “赤罗,你是不是真的疯了!什么得神女者得天下,你说的话荒诞到这地步,你自己不觉得可笑么?”

    “离离,你还是祈祷我没有发疯,不然,你丈夫可就真的没命了。”

    “他到底在哪儿?他是总统!他是G国的总统,他之前帮了你那么多!”

    “离离,他帮我也是帮他自己。我有我的目标和野心,而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才能达成,你只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

    离离眯起眼,

    “你要我怎么帮你?”

    “和温年离婚,嫁进王室,成为我的王妃。”

    “赤罗,你真的很荒唐。你以为得神女者得天下这样的传说可能是真的么!你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年代?竟然相信这样的封建传闻!”

    “可你不是重生之人么?”

    “那是一派胡言!你连这种话都信!”

    “好,你可以继续不承认,没关系。反正温年已经默认了。”

    “……”

    “就算传闻是假的,就算一切都是假的,我试一试也没有损失。”

    “如果你这么做,G国和M国之间的所有同盟条约都完了,你以为两国还能像以前一样建立友好的邦交和贸易往来?”

    “M国现在最需要的是经济恢复,可你在做什么?”

    “宋离离,这些不需要你来教!如果你要温年安然无恙,那你就来做我的神女!”

    “赤罗!”

    “我没有时间和你多说,你自己考虑吧。”

    宋离离闭了闭眼,

    “我要先听到温年的声音。”

    “等你给我回复,我会让你听到他的声音。”

    说完,赤罗就挂了电话。

    他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月光,唇角轻扯,等你给我回复,我会让你听到他苦苦挣扎的哀嚎声。

    宋离离抬起眼……

    龙四阎在楼上办公室便看到了楼下的宋离离,立刻便匆匆下楼,出来的时候就见宋离离一个人发怔的站着,

    “夫人?”

    “龙部长,你出来的正好,秦数装了义肢以后,恢复的怎么样了?”

    龙四阎愣了一下,而后道,

    “他适应的很好,康复训练做的也非常充分。”

    “帮我叫秦数来总统府,我需要他陪我去一个地方。”

    “夫人要去哪里?”

    “我已经让瞿宇拉响了一级警报,接下来一段时间,总统府可能会大乱。就像之前阿年去陲海,他把总统府交给你和瞿宇,现在……我做不了那么多准备。瞿宇得跟我走。总统府只能交给你。”

    “夫人?”

    “你跟我来。”

    宋离离像是下定了决心要做什么,龙四阎担忧的跟在她身后。

    她回到了客厅,连夜打了个电话到西林……

    “小离?”

    “鹿子卿。我有事交代你。”

    “……”

    龙四阎站在一旁,错愕不已。

    离离挂了电话,她对龙四阎道,

    “你可以信任的人很少,我相信龙部长比我的判断力更强。所以我不多做叮嘱。”

    “无论如何,在我和温年回来前,至少要守住这里。”

    “……”

    温勋,温其琛,卫叔等……

    瞿宇匆匆忙忙过来,

    “夫人!您刚才在电话里说……您要去哪儿?”

    “瑞恩堡。”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