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染指成妻:总裁,宠入骨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以后都要炼成灰 文 / 红尘斩

    颜回迎了上去,“两位检察官好,我叫颜回,刑侦的人,辛苦二位了。”

    两名穿着制服的男人怔了怔,随即微笑道,“不辛苦,颜小姐客气了。”

    “两位审问的怎么样”颜回旁敲侧击的问,“我能进去看看仲致远吗”

    “抱歉颜小姐。”一个男人道,“外人不得探试,包括家属,我们会马上联系上层,为仲致远转院,方便看守和调查,等他伤好之后,再上庭庭审。”

    “恩,我知道了。”颜回上警校的时候学过这方面的法律常识,知道若检察院介入,在审官员不得私自探试,这是条例,争执也没用。

    她只是有点后悔,不如昨晚一直守在病房,等仲致远醒来,在检察院的人知道之前,还有机会见一面聊聊。

    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离开,另一人留下,站在门外看守,杜绝逃跑和接见。

    颜回和陆见深便只能站在走廊里,和男人大眼瞪小眼,一边等着仲城。

    等了二十分钟,仲城都没回来,倒是楼下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好多人都聚集在窗外,大呼小叫着不知道在喊些什么。

    颜回走到窗边,探出身子往楼下看了一眼,只看到一群人都围在一起,却看不清是发生了什么事,只隐约听见有人喊了一声“怎么……跳楼……”。

    她往众人聚集的方向张望着,发现就在仲致远病房楼下,心中一跳,忙往楼下跑去。

    陆见深见她这么匆忙,意识到什么,忙也跟了上去。

    仲致远病房在医院正门之后,下面一条石板路,前面有个大花坛。

    颜回和陆见深赶到的时候,人群已经将花坛内外围的水泄不通,在包围圈的最里面,先一步赶到的医护人员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抬上了单架。

    医院中的病号服全都一样,血染全身更是看不清脸,但颜回还是从熟悉的身形上判断出那是仲致远。

    而仲城不知去了哪里,还没回来。

    “仲伯伯……”颜回冲过去,挤开人群,来到医护人员身边,“他怎么样了”

    “你是家属吗,快去办手续准备手术,病人从十层高楼坠下,需要立刻抢救。”其中一位医护人员急匆匆道,与其他人合力将仲致远抬进医院侧门。

    颜回甚至没来得及细看上仲致远一眼,医护人员就抬着单架消失在她面前。

    “你去找仲城,我去交钱。”陆见深在旁拉了她一下。

    颜回这才回过神来,忙应了一声,朝医院外跑去。

    匆匆忙忙的激动之下,她一时忘记打电话才是最快途径,直跑到医院外面的街道上,看着人流毫无头绪,才想起电话在身上。

    手抖的厉害,颜回半天才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

    ……

    仲城正和傅芊芊在医院对面的一个咖啡店里。

    两人沉默的对坐了半晌,傅芊芊都没有说话。

    仲城沉不住气的时候,她才开口道,“我今天来是为了姜岩的事,刘局说是你让他保护我……我……很多事没想到,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

    电话在傅芊芊话落的同一时间响了起来,傅芊芊动了动唇,还想说什么。

    仲城拿出电话接了起来。

    “仲城……”颜回的声音听起来上气不接下气,“你在哪儿”

    “我在医院对面……”仲城看了对面坐着的傅芊芊一眼,“我出来抽烟,但是碰到芊芊,她说有事要说,我就……”

    “你快回来。”颜回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他,“回医院,别管她了。”

    她急切的声音让仲城心沉了沉,道,“怎么了”

    “你快回来,回来就知道了。”

    “我马上回去。”

    仲城挂断电话,掏出一张整百钞票拍在桌上,转身跑出咖啡厅。

    “仲城……”傅芊芊怔怔之后追了出去。

    仲城一跑进医院大门,就看见颜回等在那里,直接将他带到三楼手术室门外。

    两个检察院的人此时已经都知道出事,也在走廊等着结果。

    “你走后不久,仲伯伯从窗户跳了下去,摔到楼下,正在抢救。”颜回一句话给仲城解释清楚情况。

    仲城脸色变了变,过去手术室门前,伸出手又收回,在门前不停踱步。

    傅芊芊一直跟着他,听到颜回的话,又见他如此,一时进退两难。

    离开,她不想走,不知道为了什么。

    但留下,她又怕仲城看到自己,心情会雪上加霜。

    一时,走廊上所有人都神情凝重,静静等待着病房中手术室中的动静。

    这次医生比预计更快出来,一同出来的还有两个随行护士。

    “我爸他怎么样”仲城第一个冲上去问。

    “抱歉,仲先生他……”医生犹豫了一下,“我们尽力抢救了,但是……”

    仲城双臂慢慢垂了下去。

    医生和院长都和陆见深都有些交情,继续解释道,“病人推进手术室的时候,生病体征已经不明显,我用了一切能用的抢救措施,但是很抱歉……”

    “我们知道了,谢谢医生……”

    颜回出言打断了他。

    她知道这种时候,仲城最需要的不是医生解释抢救为什么无能为力,毕竟再有道理,也换不回性命。

    他需要的,也仅是接受现实,和进去看仲致远。

    颜回站在原地,看着仲城一步一步慢慢走进手术室。

    医生和护士都陆续离开,两个检察院的人见状,也准备跟着仲城进去。

    颜回知道他们是去确认仲致远的情况好和上级汇报,却不想二人在这种时候打扰仲城。

    “两位……”她伸手拦了一下,“这种时候,就算要确认,也要通人情,里面的人不会跑,何不等仲城出来,再进去”

    “这……”二人为难的皱了皱眉,想想才道,“好吧,好歹也算是同事,这个方便我们还是能通融的。”

    “谢谢了。”颜回点头示意。

    众人各自散去,检察院的人去和医生了解详情,准备上级汇报。

    傅芊芊则默默离开,免得仲城出来见她心里难受。

    陆见深到一旁联系仲浅和仲含,还有因为出事卧病在床的仲夫人。

    只剩颜回一人,在手术室门前等着仲城出来。

    这一等等了很久,两个检察院的人两次回来,都没见仲城出来,只能先离开做别的事。

    大概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再被推开,仲城走了出来。

    他看表情,似乎趋于平静,只是眼圈有些发红。

    颜回长么大,和仲城在一起这么多年,还没见他哭过。

    她曾以为仲城这种性格,流血不流泪,怎么也不会哭。

    可现在分明……

    “要回去休息下吗我送你。”陆见深走过来道。

    颜回便也只当没有看到仲城脸上的泪痕,附和道,“你要是累了就休息,这边的事我和小叔……”

    “不用。”仲城打断了她,“我可以。”

    ……

    颜回没有处理葬礼的经验,从前陆家出事,颜初雨出事,都是陆见深一手办好后续,从没用让她操心过。

    陆见深对这种事办起来可谓驾轻就熟,但仲城这次没让别人帮忙,先和医院沟通出具了死亡证明,待检察院的人确认过后,便联系殡仪馆的人过来,拉尸体准备火化。

    “不存一天两天,选个合适的日子吗”颜回对仲城这样的急迫感到无法理解,“至少也要给尸体化一下妆,等……”

    “不用等。”仲城打断了她,靠在走廊的墙上,闭了闭眼,“我爸在职时会有不少朋友,如今落马出事,就算办葬礼,也不会有人真心过来悼念,不如一切从简。”

    他轻轻舒了口气,继续道,“至于化妆就更不必,火化之后什么都留不下,何必弄那些面子上的工程。”

    “你觉得好就好。”颜回没再说什么。

    现下来讲,只要能让仲城觉得舒服,无论他想怎么处理这些事,颜回都觉得没问题。

    ……

    两个小时后,仲致远尸体被送到殡仪馆,仲浅和傅斯年先一步过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后,仲含才陪着仲夫人过来。

    火化程序并不繁琐,更多是需要等待。

    期间仲城一直在门外,仲夫人因为身体不好,被仲含扶回车上坐着。

    颜回见一时半会完不了事,出去买了些吃的东西,拿到车上给二人。

    “伯母吃一点吧,一会还要去墓地,会忙很晚,不吃点东西垫垫不行。”

    仲夫人靠在车后座上,听到颜回的声音微微睁开眼睛,道了声,“谢谢。”

    “不客气。”颜回将东西放到她身边。

    她转身下了车,仲浅也一并跟了下来,将颜回拉到无人角落。

    “颜回我问你,仲浅说的都是真的吗”

    “……”颜回不知道仲浅具体和仲含如何说的,但想来也就是关于仲致远的那些。

    犹豫过后她点点头,“是真的。”

    “我不相信,我爸他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仲含脸上泪痕犹在,但更多的是茫然,“他在家里一直都很严肃,很守法,他是警察啊,怎么会做那些事。”

    “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换我了,我也不会相信,但这是事实。”颜回看着她,“你知道,仲浅没有必要骗你。”

    “可是……”仲含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颜回也没什么话可劝,两人都沉默下来。

    直到傅斯年强行把仲浅扶了过来,命令她到车上休息,颜回和仲含才凑过去,看仲浅的情况。

    如今天冷,仲浅又怀着身孕,大着肚子不方便,在外面站了半天,腿早就酸的不行,上车后便自己动手揉着。

    颜回看着,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心疼着仲城,却忽略了仲浅。

    从当年傅斯年出事,到现在仲致远“伏法”,两个都是她最亲爱的人。

    “你在这里歇着吧,等……好了,仲城和小叔都会过来叫你的。”颜回看不得仲浅再操劳,出言劝道。

    “就是!”傅斯年总算找到知音,忙附和道,“人都快炼成灰了,你就算守着也还是那么炼,有什么……”

    “你说什么呢!你爸才炼成灰了!”仲含不习惯傅斯年的口无遮拦,被他一句话激怒,“你会不会说话!”

    “怎么不会说话了我怎么就不会说话了我说的不是实话么!”傅斯年也很不服气,梗着脖子道,“我爸早就炼成灰了,那时候你还是小屁孩呢,以后咱们大家也都会死,都会炼成灰!”

    “你……”

    “你们两个都闭嘴!”仲浅喊了一声。

    一句话,让两人都没音了。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在火葬场吵架,你们真够可以的。”仲浅砰的拉上车门。

    她少有发脾气的时候,大多时间都淡定的不像话,如今估计也是事情太多,心情不好,又被这两人闹的,颜回想。

    不过仲浅这一发脾气,那两人倒是都安静下来了,互瞪一眼后,仲含回到仲夫人所在的那辆车上。

    傅斯年则拉开车门上了仲浅的车。

    ……

    火化之后去墓地,祭拜立碑,各种琐事忙忙琐琐,一直到晚上才总算告一段落。

    仲家房产暂时被检察院查封,仲含陪着仲夫人回她住的公寓,仲浅则和傅斯年去了陆见深那间别墅。

    处理完仲致远的后事,回去的路上,仲城出离沉默,一直到陆见深把车开回自己的公寓,都没说一句话。

    一直到下了车,看到面前陌生的高楼大厦,仲城好似突然反应过来一般,转头问,“有酒吧”

    颜回走在他身后,被问的怔了怔。

    “你想喝我去买,红的白的还是啤的”陆见深在颜回身后问。

    “白的,度数越高越好。”仲城道。

    “行,我去买,你们先上去吧。”陆见深将车锁好,朝小区门外走去。

    颜回和仲城先上了楼,回到房中大概二十分钟后,陆见深拎着一堆东西回来。

    除了要买的酒,还有在小区外的顺便打包的下酒菜。

    “下面就只有烧烤多,我就打包了点。”陆见深将东西放在餐厅的餐桌上,袋子一一打开,“反正都是下酒的东西。”

    “你买的太多了,根本吃不了。”颜回过去,拿了盘子出来分盘。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