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染指成妻:总裁,宠入骨

第三百七十三章 大结局 文 / 红尘斩

    仲城松了口气。

    虽然知道陆见深不是那么二的人,不至于小气到因为颜回一句明显的解围话生气。

    但万一要是被恋爱冲昏头脑脑抽了呢

    他可不想因为傅芊芊一句话,再破坏颜回和陆见深的感情。

    “你怎么来了”旁边颜回问了陆见深一句。

    仲城也和颜回一齐看向他。

    “给你送这个。”陆见深把一直拎在手上的早餐袋往起提了提,给颜回看,“你早上没顾吃饭就过来了,这样对身体不好,我左右也有空闲,就送点过来。”

    他说着看向仲城,“没想到你回来了,吃了吗没吃一起吃吧。”

    “来我办公室吧。”仲城转头带路。

    “其实你根本不用这么麻烦,我就算饿了,也可以打电话叫外卖。”颜回走在后面,对陆见深道。

    “我知道。”陆见深拉起她的手,“但我就是想过来,看你。”

    “肉麻。”颜回无奈的笑了笑,心中却很甜蜜。

    回到仲城办公室,陆见深把袋子打开,拿出里面食盒。

    颜回看着他变魔术一样,从里面拿出一样又一样,水煎包……糯米糕……碗豆黄……

    “你这些真的只是给我一个人买的吗我看三个人都吃不完。

    “本来还想给你同事他们的,不过仲城在,就咱们三个吃刚好。”陆见深拿出餐具,“刚好我也没吃早饭。”

    “你们……”仲城把东西挪到茶几上,“别把我办公桌当餐桌行么!”

    “有什么的,吃完了再擦不是一样”陆见深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但还是乖乖坐到沙发上去。

    “一起吃点吧,吃完好工作。”颜回也坐过去,招呼仲城。

    “你们真是把我办公室当聚桌地点了。”仲城无奈,过去坐下。

    “刚才怎么回事傅芊芊找你说什么”颜回叉起一块糯米糕,“你们在走廊遇到的”

    “也没说什么,吞吞吐吐的我也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后来就莫明其妙提到你……”仲城夹着水煎包,表情有些迷幻,“你知道我也不怎么会猜别人心思,哪知道她要干什么。”

    “后悔了吧……”陆见深慢悠悠的咬了一口糕点,“可能想找你复合……”

    “怎么可能……”仲城并不相信。

    颜回也不信,把嘴里的糯米糕咽下去,道,“当时在车上,我说仲城的时候,她都一脸不屑,怎么可能现在又……”

    “你也说是当时在车上,这都过去很久了。”陆见深筷子拨弄着碗中沾料,“傅芊芊一心报仇是不假,但在报仇之后,她如愿以偿能为她父亲正名,一直以来的追求实现之后,通常有两种结果,一是满足,二是失落。”

    “失落”仲城有点不理解这种想法。

    “是失落。”陆见深道,“一直心心念念的事做到了,回首再看其实也不过如此,人死茶凉,再多证明和荣耀,也换不回傅炎性命,傅芊芊执着的时候是觉得有意义,做到后也是真的感觉到意义不大。”

    “这……”仲城有些犹豫,陆见深说的这些,也让他渐渐理解了,真的会有一些类似感觉。

    就像他这么多年在查孤儿院的事,真正找到幕后凶手,却没最初预料的爽快。

    有些事执着努力了太久,往往真的做到时,已经偏离初衷。

    “所以说,做到了之后,渐渐发现原来牺牲那么多,没有意义,自然会有后悔这种感觉。”陆见深道。

    “在这段时间里,芊芊一定因为各种事,看清了你的为人和她所想并非一样,再想想和你相处这段时间的甜蜜,就有了想要回头的念头。”颜回随着陆见深分析道。

    陆见深赞同的点点头。

    仲城陷入沉默。

    陆见深和颜回便也不再说话,专心吃东西。

    过了一会儿,仲城才把碗中水煎包吃完,又伸筷子夹了一个。

    “你……”颜回看着他,“有想过要和芊芊……和好吗”

    “没……”仲城摇了摇头,“我想想这段恋爱,都觉得稀里糊涂,我还是觉得我不适合谈恋爱,先忙工作吧。”

    “嗯。”颜回应了一声,心里担忧放下。

    她知道傅芊芊不算坏人,但她也不想再给那个人机会伤害仲城。

    仲城这样好的人,以后会遇到更好的人。

    ……

    由仲致远留给仲城,再由仲城提供给刘曲的名单,成为警局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工作重点。

    上面的人非富即贵,都极难对付。

    颜回他们一方面要关注孤儿院,一边又要寻找关于那些人非法证剧的蛛丝马迹,不得不陷入频繁加班的循环里。

    这般忙碌了两个多月,整个案子和幕后关系网理结的差不多,也刚好到了年下。

    以往每年年假,颜回都要和陆程陆轩回老家,今年也不例外。

    而例外的是,她要带陆见深一起回去。

    这两个多月她也曾多次和姥姥姥爷打电话问候,但都没机会提陆见深的事。

    一拖再拖,拖到年下马上就要回去的时候,颜回意识到不能再拖了。

    她必须在今天的电话里向二老坦白和陆见深和好的事,不然明早起程回了老家,二老见到同去的陆见深,惊讶不说,也一定不会给好脸色。

    颜回在窗前来回走了两圈,鼓起勇气,拨通了二老的电话。

    心慌意乱的,她也忘记九点这个时间,二老一般情况下都已经睡了。

    电话响到第五声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正想挂断,电话被拉了起来。

    “小回啊……”姥姥慈爱温柔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

    “姥姥……”颜回应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你和姥爷都睡了吧”

    “没呢,躺下了,没睡着。”姥姥笑呵呵道。

    “那就好,我还怕打扰你们了……”颜回松了口气。

    “呵呵,怎么突然变这么客气了,就算睡了,醒来接个电话也没什么,躺下还能再睡。”姥姥道,“倒是小回你这么晚打电话,怎么了”

    颜回从来没有这么晚打电话的时候,姥姥再不敏感也能发现不对。

    因为她问,颜回倒是紧张起来,吞吞吐吐道,“没事……就是有事想和你们聊聊……嗯聊聊……”

    “你这一会儿没事儿,一会儿又有事的,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啊”姥姥笑着问,然后没等颜回答,又道,“让姥姥猜猜,你这么为难的样子,是不是,和小深有关啊”

    “啊!”颜回受惊过度叫了一声,下意识将电话再贴近了,“姥姥你知道”

    “呵呵……”姥姥在电话里笑着,“上次仲城过来的时候,已经和我和你姥爷说了……”

    “仲城”颜回第二次吃惊,想起仲城说去散心离开的那七天,不由叫道,“仲城原来是去了老家”

    ……

    隔天一早,准备出发回老家。

    颜回和陆见深洗漱之后,将东西全都装在车上,然后去仲城的公寓接他。

    陆见深昨晚因为应酬回来的很晚,颜回已经在卧室睡下,他就没吵醒颜回,动作放轻上了床。

    也因此没和颜回说上话。

    一早上忙忙碌碌,同样没有时间。

    陆见深心里惦记着二老那边的通融情况,上车后便问颜回,“昨晚和姥姥他们谈的怎么样”

    “……”颜回怔了怔,随即想起仲城的帮忙,和预料之外的顺利。

    见陆见深难得紧张起来的样子,她便想逗他,故意叹了口气,“不怎么样。”

    “那我……”陆见深放慢车速,“那我要不要再打个电话还是去的时候再和二老谈一谈不怎么样主要是关于哪方面的昨晚他们都说什么了”

    “他们……”颜回这个人不太会撒谎,一时让她编二老说了什么“不怎么样的话”,她也编不出来。

    若换成往常,陆见深那么聪明又善于察颜观色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情绪不对在说谎。

    但现在陆见深也紧张着,故而没有注意,而是盯着路况。

    “总之到了之后,你就知道了。”颜回故弄玄虚道,同时伸了个懒腰掩盖过去这个模棱良可的回答。

    算上到仲城公寓,再到老家,一共开了六个小时的车程。

    陆见深在院外找地方停车的时候,颜回发现陆程的车已经停在院子后面。

    这两人,来的倒早。

    停好车,几人下车进门,刚巧在院子里撞见出来的费玲,二老也跟在后面送。

    “费玲……”颜回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费玲,很惊讶。

    “颜回。”费玲点头示意。

    “你来啦,怎么出来了”颜回上前问道。

    “我只是来看看姥姥他们,要走了。”费玲说着往外走。

    跟在后面的二老还想送,却也在这时和陆见深对上视线。

    时隔八年再见,二老并没有多大变化,仍旧身体硬郎,精神焕发。

    陆见深紧张起来,提着东西的手都有些不会放,往前走了两步,“姥姥,姥爷。”

    “嗯。”姥爷应了一声。

    “小程他们也在里面呢,快进屋吧。”姥姥招呼道。

    “我送费玲出去,你们先进去吧。”颜回道。

    陆见深这会儿已经顾不上她陪不陪着,反正有没有颜回他都很紧张,和二老走了进去。

    颜回朝费玲笑笑,“走吧,我送你下去,这边路不好,出租车一般都不愿意开上来。”

    “恩。”费玲应了一声。

    两人出了院子,一起往山下的大路上走。

    “我柜子里的那封信,是不是被你拿走了”沉默了半路,费玲突然开口问。

    颜回一怔,而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是我,因为要查案,我就……”

    “没关系,你不用道歉。”费玲看着她,“本来也是梅花托付给我的事,我因为怕惹麻烦,没敢交给你,前些日子我生病,想到梅花生前的嘱咐,就想找出来交给你,没想到找不到了,我本来只是怀疑,既然是你拿的,也比被别人偷去要好,我就放心了。”

    “谢谢你。”颜回道。

    “谢什么”费玲有些莫明。

    “谢谢你留下那封信,没有毁掉。”

    “……”费玲半天才动了动眉毛,表情有些复杂,“好歹同乡一场,我还不至于那么冷漠。”

    两人下了大路,费玲上了早就预订好的出租车,和颜回挥手告别。

    “再见。”

    “再见。”

    颜回目送车开远,直到消失在弯路尽头,转身回去。

    回到院子里,二老已经开始生火做午饭,烟囱里向外冒着浓烟滚滚,仲城则在旁打下手,顺便和姥爷侃大山。

    明净窗子里面,可以看到陆程和陆轩正在炕上面玩扑克牌,陆轩一脸认真的模样,陆程是一直以来的温柔又漫不经心。

    陆见深穿的挺厚站在院外,看颜回回来就把她拉到一边。

    “小受气包,你居然骗我”

    颜回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是知道了二老的想法,不由勾唇一笑,“怎么骗你了,还能把我怎么样”

    “很嚣张啊你。”陆见深忍不住笑,拉起她的手,“倒是不能怎么样,不过要罚你陪我去个地方。”

    颜回跟在他后面,任由他拉着,没有问目地的。

    两人一路从冬天枯燥的林间小路上了山,来到冻的光秃,却仍然醒目的一棵大树下面。

    临近之后,颜回脚步顿了顿,“这里……”

    “你的许愿树。”陆见深在树前蹲了下来,拿起树根处被雪掩埋半边的小铁锹,开始挖土,“离开之后,你再没回来过吧”

    “我回来过,就是没来这里……”颜回讷讷回答。

    这个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勾起她很多从前的回忆。

    和陆见深一起埋入愿望的时候,一个人冒雨想挖出愿意却扑空的时候……

    这个曾经让她伤心的地方,她已经很久没再来过。

    看着陆见深把她曾经在这里埋进去的瓶子一个个挖出来,颜回从回忆里被拉出来,表情变成震惊。

    “这些……”

    “这些怎么?”陆见深朝她笑了笑,继续挖剩下的瓶子。

    颜回没了声音。

    她渐渐想起八年前在这里挖瓶子昏倒前,看到的那双鞋和西装裤布料,当时她本以为是陆程的,现在想想,她醒来后,陆程穿的裤子的颜色……

    明显和看到的不一样。

    所以当时……

    “是我。”陆见深仿佛会读心术一样,能看出她在想什么,“我怕你生气了,挖出来都扔掉,就带走了。”

    “……”颜回蹲下和他一起往出抠瓶子,“我才不会那么幼稚。

    “后来我又怕你的愿望实现不了,你走之后,又把它们埋了回来。”陆见深挖出最后一个瓶子,一字排开摆在一起。

    颜回一时有些感慨,又明白陆见深对她的了解——知道她丢了那些瓶子之后,便再也不会来这里。

    她看着这些瓶子,伸出拿了一个,打开瓶塞。

    她其实并没有特别去挑,但拿起这个瓶子,看着瓶子大小,和与其他瓶子不一样的信纸颜色,她就明白这是陆见深当年写的那个瓶子,那个唯一不同的瓶子。

    她曾一直想看里面写了什么,也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了。

    如今有机会能看到,颜回发现自己还是很激动,用了三次,才把信纸从瓶子里抽出来。

    打开的那一瞬间,她表情变成惊讶,抬头看一眼陆见深。

    陆见深笑了笑,食指在指上点了点,“念。”

    “我才不念……”颜回别开视线,有些不好意思。

    这里面装的,并不是陆见深当年写的愿望,而是……她曾经给陆见深写的那页情书。

    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换了的。

    “你不念我来念……”陆见深突然从她手里把纸抽了过去。

    颜回猝不及防,伸手准备抢回来,陆见深却站起身,开始念道,“小叔,你说想让我写情书,但我发现我并不会写这个,我也没看过别人都是怎么写的。”

    听到自己当年写的的幼稚言词,颜回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

    陆见深朝她眨了眨眼,手把信举高了一些,“你让我念完,我就给你看我当年写的愿望。”

    “……”颜回。

    这并不是多么大的福利,她却有些动摇。

    而陆见深趁着她动摇的这会功夫,已经继续念了下去。

    “想来想去,我就只能随便写一写我想说的话。”

    “首先,我很喜欢你……”

    “但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可能你觉得我很小,不够成熟,我的喜欢也会不成熟。”

    “但我知道我自己多认真,我喜欢你,不管过多久,我都还是会像现在一样喜欢你。”

    “十年以后,我还会喜欢你。”

    “二十年以后,我仍然喜欢你。”

    “三十年,还喜欢你。”

    “四十年以后,我一定还是很喜欢你……”

    陆见深躲来躲去的念完了,手里的信纸也终于被颜回抢了回去。

    看着手中抢了也并没有什么作用的信纸,颜回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瞪着陆见深,“你说过念完就给我看的!”

    “好好好……”陆见深一边笑,一边好脾气的应着,同时弯下身,将地上的一个瓶子捡了起来。

    颜回发现,这是自己当年写愿望的瓶子。

    看着陆见深从里面抽出两张信纸,她才明白,陆见深这是把她的那张,和他的那张,装在了一起。

    接过陆见深递来的信纸,颜回紧紧的捏着,慢慢打开。

    这个曾经她无比迫切想知道的愿望,越是求而不得越是心心念念的迷底,颜回瞪大了眼睛,看清上面的字后,表情渐变为惊讶。

    陆见深的字很漂亮,很工整,透着股无比真诚的认真,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跃然纸上,也撞进她心里。

    “我爱你。”</div>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