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你不是宜珊 文 / 染筱萋

    闵御尘看见视频的时候就知道馨儿的身份很有可能就瞒不住了,让别人曝光还不如自己曝光。

    公关还可以写的漂亮一点,甚至是掌握了网络的动向,做到完美控评。

    自己的妹妹,还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

    就在盛东晒了照片之后,几个大V的公众账号曝光了闵御馨的家世,学历,还有一张侧面的照片,朦胧中透着一丝清丽脱俗的美。盛东将帽子戴在了她的头上,温柔的足以溺死人。

    这颜值……

    没啥可说的。

    ——东哥,我记得你也是个有钱人,告诉我,你绝对不是看中人家家世的。

    ——莫名的有种盛东不太搭人家姑娘的画风。

    ——我东哥表面狂拽酷吊炸天,听说私下是个画风有点不太正常的老腊肉。

    ——不过,他这么怼粉丝好吗?

    ——盛东,正式通知你,我脱粉了,你都谈恋爱了,不配得到我喜欢。

    ——楼上的脑残粉,你可快走吧,谁用你喜欢啊,像你这样的垃圾少一点才好。

    ——盛东,虽然你维护女朋友没错,可是我们都是喜欢你的粉丝,就不怕寒了粉丝的心吗?没有我们这些支持你的粉丝,你们这些明星吃什么?

    盛东回复:老子可以回家继承家业。

    ——以前说盛东是富二代的站住,对不起,我没有相信你。

    ——娱乐圈最高境界,混不下去就滚回家继承家业,盛东篇。

    众人默默的放下手机,嗯,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物。

    盛东就这么轻松的求婚成功了一个白富美,这个世界对待他们这样的普通人真的是太不友好了。

    初三,大家对国粹又进一步的切磋了一番,这种热热闹闹的氛围,是梵卓从未感受过的,哪怕是输了钱也是笑眯眯的。

    这个年还未过完,第五念就接到了沈从越的电话。

    原来是李家祭祖回来后,李宜珊就有点不对劲儿,当时大家都没在意,等李家父母找不到女儿的时候,才给沈从越打了电话,“从越,宜珊是不是去你你家了?”

    “没有啊!”

    “那这丫头去哪里了,回来的时候还说自己头疼,现在可倒好,又跑出去了。”

    “又跑出去了?阿姨,这是什么意思,宜珊最近总出去吗?”

    “是呀,宜珊最近总是晚上出门,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问她,她也不说。”李妈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从越,阿姨问句不该问的话,你和宜珊吵架了吗?”

    “没有。”就是最近有点冷落她。

    “那就好,你们没吵架就好。”

    沈从越挂断了电话后,就主动联系了第五念,他总觉得宜珊单独出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行,我现在出门,你先问问她在哪里,然后把具体位置发送给我。”

    “好。”

    这些日子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想要拨打宜珊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电话都没有接通,沈从越急的团团转的时候,猛然想起他们有一次给对方的手机互相绑定了定位,连忙翻开了定位,竟然是国家剧院。

    将准确位置发送给第五念,他便朝着国家剧院前进。

    他几乎是和第五念前后脚到的,在沈从越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还在正月里,打更的守门大爷一个人悠哉悠哉的抿着小酒。

    他们两个人的进入并没有引起大爷的注意,刚刚推开了后门,第五念就顿住了脚步。

    沈从越与她一同停下,“怎么了?”

    “好重的阴气。”第五念率先的迈开了步伐,寻着阴气最重的地方而去。

    越往里走,沈从越的脸色越难看,因为马上就要到宜珊的练舞室了

    第五念从未来过这里,她怎么会精准的找到这个地方。

    只有唯一一个解释,那个人是鬼。

    刚上楼梯,便听见了一道男人的怒喝,“大胆小鬼,你若再往前,老夫定然不饶你。”

    “啊!”紧接着便是李宜珊的尖叫声。

    第五念和沈从越是一起跑起来的,用力推了推门,竟然无法撼动半分。

    沈从越退后了两步,狠踹了一脚,那门还是纹丝未动。

    “让开。”

    沈从越听从指挥,麻溜的退到一边。

    第五念双手结印,凭空画了一道金光四闪的符咒,沈从越暗暗惊叹,突然就觉得那些钱没有白花。

    那张符咒如同离弦的箭笔直的冲向了教室大门,下一秒肉眼可见的隔膜破裂开了,第五念很轻松的一脚,大门便开了。

    听到响声,李宜珊和那位穿着道士服像模像样的二流骗子纷纷朝着这边看过来。

    红衣女鬼发出更为猛烈的攻击,与那个道士只有一拳的距离,空旷的教室里响起了鞭子抽打的声音,一条白色的长鞭汹涌而来,卷起了红衣的女鬼的腰身。

    女鬼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死命的挣扎,却未能逃脱半分。

    第五念手腕翻转,一把就将红衣女鬼甩出了几米开外的地方。二流道士已经是鲜血直流,连忙躲到第五念的身后,“侠女,这个女鬼为实凶煞,看在咱们都是同行的份上,你可一定要救老夫一命。”

    李宜珊吓坏了,抱住了沈从越,“从越,救我。”

    “宜珊!”

    也不知是什么刺激到了红衣女鬼,她猛然拔地而起,又要朝着他们扑过来,道士吓得脸色发白,悔不当初接了一个这么有挑战的任务,以前见过的小鬼随随便便就能打发,可是现在的这个女鬼手上已经沾染了人命,凶的很,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沈从越连忙扶起李宜珊,怀中的她瑟瑟发抖,“从越,何颖变成了鬼,她日日纠缠我,我好怕。”

    女鬼抬起了一张狰狞的脸,青黑色,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裂纹,只有眼白,看不见黑眼珠子,那模样甚是恐怖,尤其是在这样的黑夜里,她只能听声辨位。

    嘶哑的嗓音就像是一把破锯,刮啊刮的,十分刺耳。

    “贱人,你抢了我的……”

    “啊!”李宜珊的尖叫声盖过了女鬼的声音,第五念决定速战速决,先将这个女鬼收复了再说。

    丢出一块五彩石,发出微弱的光,第五念默念着咒语,只见那块五彩石越发的耀眼了,照亮着一方天地,红衣女鬼伸手便要去挡这道光,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畏惧于第五念这样的天师,她下意识的想要逃,却因为被困在原处,挪不动半分。

    五彩石即将落到了女鬼头上方的那一刻,第五念只觉得腰上一疼,下一秒就被一个人抱在了地上滚了好几圈。

    没有了第五念咒语的加持,一切自然不复存在,那只女鬼跑的也快,倏然便消失不见了。

    第五念此时才算是看清打搅自己好事的人,“沈从越,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放跑那个女鬼。”

    沈从越站起身子便要将第五念搀扶起来,却被她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拍开了,“不需要,如果不是那只鬼气候不够,我可能就要被你害死了。”

    他情绪有点低落,也不在意第五念的态度。

    而是转向了一直所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李宜珊,她是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人,“从越你为什么……”

    沈从越每踏出一步,都仿佛像是踩在了她的胸口上,钝痛。

    “你是谁?”

    “我是宜珊啊?”她颤抖着身体,却还是嘴硬的不肯说出事实。

    “你不是,你怎么可能是她。”他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仿佛找到了宣泄口,用力扣住了她的肩膀,嘶声裂肺的吼着,“你不是,你若是宜珊,刚刚那个女鬼是谁,你他妈的到底是谁,你凭什么占据宜珊的身体,你给我滚出来,把宜珊还给我。”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