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是我先喜欢你的 文 / 染筱萋

    距离靠门最近的沈从越推开了病房的门,只发现李宜珊正面躺在床上,好似被什么掐住了脖子,伸出的双手双脚死命的挣扎,他们都看不见那个红衣女鬼,唯独第五念看的清清楚楚。

    一把推开了那个挡在前面碍手碍脚,又哭又嚎的李妈妈,直接丢出一块散发着微弱光芒的五彩石,随着第五念十指翻飞,默念着咒语时,五彩石变得越来越亮。

    五彩石的亮光一闪,一道仿若烟雾的红色身影被吸入其中。

    第五念一伸手,五彩石就好像是一个孩子,乖巧的落在了她的手掌心上。

    沈从越已经见识过第五念的本事,表情要比李家夫妻好的多。

    李宜珊趴在床边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命悬一线,她几乎就要不能呼吸了,好在她还活着。

    第五念也不多说废话,趁早结案,省得耽误自己的事情。

    “李宜澜,说说你的事儿吧?”

    趴在床边的女人浑身一颤,抓紧床单的手都泛着苍白的骨节,不,她不是宜澜,她是宜珊。

    宜珊有那么多人喜欢她,有心爱的男朋友,还得领导赏识,这才是她该拥有的名声。

    “不,我不是宜澜,我是宜珊。”

    沈从越淡漠的说道,“宜澜,别自欺欺人了,有多方法可以证明你是不是宜澜。”

    “你真的是宜澜吗?如果你是宜澜,那三年前死的到底是谁?”李妈妈激动的问道。

    李宜澜还在继续装,“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妈,我是你的宜珊啊,你最骄傲的孩子,你怎么都把我给忘记了。”

    第五念耸了耸肩,“如果是你们家事情,我自然不会管,但是这里牵扯到人命,那就报警吧,说不定李宜珊就是她杀的。”

    李宜澜激动的怒吼,“不是我。”话说完就后悔了,无疑是等同于承认自己的身份。

    她期期艾艾的看向了沈从越,“从越,这个女人是谁,你让她走好不好,我真的是宜珊,你的宜珊,我做上了首席领舞,我还学着做饭,我们不是就快要结婚了吗?”

    李爸爸自始至终都没怎么发言,而是坐在了女儿的床头,抚摸着她的脑袋,“宜澜,爸爸相信你不会杀人的,但是你有什么苦楚要和我们说啊!”

    “我收的那只鬼,你也看见了吧,或许别人摆弄不明白,但是我想从她的嘴里知道些东西,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话彻底的激怒了李宜澜,朝着第五念就丢枕头,“你谁啊,为什么要出来破坏我的幸福。”

    “你的幸福是用你姐姐生命换来的,你幸福的心安理得吗?李宜珊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又是怎么和李宜珊交换了人生?”第五念一连几个问题将李宜澜逼迫到无路可退的地步。

    沈从越的声音充满着疏离与淡漠,“你说说吧,我也想知道。”

    李妈妈一直站在一旁瑟瑟发抖,事已成定局,看着似曾相识的女儿,她以前一直以为宜珊是太过思念宜澜了,所以才会每每让她觉得宜珊也很像宜澜的错觉。

    原来她的宜珊真的没了,李宜澜哈哈大笑,“你们永远都是这样的,永远只担心宜珊,眼里也只有宜珊一个女儿,我呢?你们来恐怕都忘了你们还有一个女儿叫宜澜。”

    她笑的癫狂,“从小到大,不管我如何努力,你们的眼里永远只有姐姐,我不停的问我自己,你们既然那么喜欢宜珊,为什么还要生出一个李宜澜,我们相差了二十几分,却是截然不同的人生。”

    李爸爸和李妈妈惊愕的看向李宜澜,“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和宜珊一样是我们的孩子。”

    “明明是一样进了国家剧院,她争气考上了首席领舞,而我却只能表演飞天舞,我们明明长得一样,为什么老天就像是格外偏爱她一样,爸爸妈妈喜欢她,就连我喜欢的从越哥哥也喜欢她。我就像是来这个世界上看着你们一家人幸福快乐的,曾经不管我多么的努力,只要碰见李宜珊,我这辈子就只能注定做一个配角。”李宜澜想到那段暗淡无光的岁月,每一日都压着她难以呼吸。

    李宜澜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我却只能压抑着自己,活成了姐姐的附属品,我怕自己再不乖一点,连爸爸妈妈都不会喜欢我。我学习姐姐所会的舞蹈,她向来天赋极高,我的舞随便看看就会了,那日我央求着她,能不能也让我感受一下做女主角的滋味儿?反正我们两个是双胞胎,颠倒一下别人肯定不知道。”

    “她同意了,我就是想做一下女主角,谁也不知道我们换了装,没人知道跳飞天舞的是李宜珊,也没人知道跳蝶恋花的是李宜澜,其实也可以做到像姐姐一样的优秀。”她小声的啜泣,“我只是想让证明给大家看,我李宜澜也可以跳的很好,我没想到那日飞天舞的道具坏了,姐姐从高空坠落摔死了,而假扮李宜珊的李宜澜却活着。”

    她的情绪有点激动,一把抓住了一旁沈从越的胳膊,“从越哥哥,你相信我,就算是我再恨她,她也是我姐姐,我不可能杀她的,可是当时我吓坏了。我怕我说出真相,本来就不喜欢我的爸爸妈妈会更加不喜欢我,反正他们也不喜欢宜澜,那就让宜澜死掉好了,活着宜珊不好吗?”

    李家夫妇听着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浑身都在发抖,两个女儿虽然是双胞胎,可父母总会对优秀的那个更为偏爱。

    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不希望宜澜,本来他们是非常的生气,可是听到宜澜说着‘反正他们也不喜欢宜澜,那就让宜澜死掉好了,活着宜珊不好吗?’这样的话,还是会让他们疼的心口发胀,发酸。

    “你可知道宜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三年,连墓碑都不能刻上自己的名字,这样对她公平吗?”沈从越一把甩开了李宜澜,还要一想到死的是宜珊,心绪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席卷了他全身的痛觉。

    “从越哥哥,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其实是我最先喜欢上你的,那个给你送水的女孩是我,不是姐姐,当时她去参加舞蹈比赛了,你应该喜欢的人是我才对啊!”

    当年大学,沈从越打篮球,偶然一次收到一个女孩递来的水,当时颇有好感,他以为送水的人是李宜珊,时隔这么多年才知道送水的是李宜澜,那个看上去女友还胆小的女孩子。

    “那又怎么样,和我相爱的这些年是宜珊,我喜欢的是她,不是你。”

    “我也陪了你三年,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喜欢过我?”

    “就算是你模仿的再像宜珊,可你终究不是她,很抱歉。”沈从越朝着李家夫妻鞠了一躬,“我恐怕无法做二位的女婿了,至于孩子,打掉吧!”

    “什么孩子?”李宜澜茫然,随后立刻反应过来,“从越哥哥,我怀孕了吗?”

    “是,但是我一点也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所以请你把孩子打掉吧!”

    李宜澜失控的哭喊道,“从越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舍得?”

    李家夫妻也知道他们没有什么脸面拦下沈从越,从始至终他们的脑袋也是乱哄哄的,尤其是现在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李宜澜这个女儿。

    第五念跟着一起离开了,沈从越焦急的问,“刚刚那个女鬼可是宜珊?”

    第五念摇了摇头,“并不是,先和我去缘起吧,你若是想找到李宜珊,她应该会知道。”

    “好,就拜托你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