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九零俏佳人

第568章 火烧眉毛的由来 文 / 一楼

    方国栋去了保发家还了三轮车回来,站在院子里,就粗着嗓子喊兄妹两个去放烟火。

    声音大的就连陈秀英在厨房都听见了,她端了烧好的菜出来。

    冲着方国栋说道,“我说,方国栋,要放烟花你也等吃完饭再放,现在什么时辰啊,这会不放,难道这些烟花放着还能过期不成。”

    最近孩子们放假,陈秀英菜做得早,这一会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呢。

    这年代,烟花还是稀罕物,除非家里有大事需要点炮,不然哪一家会在白天放烟花,钱多了也不会这么烧。

    方国栋理所当然的说道,“买来了当然要先试试,试了不好,今天还能去换一换。”

    “你买的时候,没试试就买了一堆。”

    方国栋无言以对,老婆要不要这么聪明。

    陈秀英瞧出来了,方国栋这是自已给自已找借口呢。

    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瞪了丈夫一眼,“你猴急巴巴的干什么啊,天还亮着,大白天的放烟花,能看到什么。”

    陈秀英扫了眼院子堆放整齐的大批烟花爆竹,眨了眨眼,这买的比她预想的还要多的多呢。

    “虽然买的多,但也不能乱放吧。不过你确定这些都放得完?”

    方国栋嘿嘿一笑,“我不就是新鲜嘛,买了这么多,想放点呗。再说了小华和小鱼也想放的,是不是?”

    方国栋看向儿女,寻求帮助。

    只可惜,这只是他自已一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

    方小鱼和方永华一个摇头,一个摊手。

    愣是和他唱了对台。

    闹得方国栋在妻子面前有些脸红,忍不住轻咳了声,掩饰尴尬。

    这两熊孩子,就不知道在她们妈面前给他接接“灵芝”

    也太不给他面子了吧。

    都说闺女是父亲前世小情人,可她闺女。。。天天骑在他头上。

    看他这个爹好欺负。

    方国栋哀怨地看了儿女一眼。

    方永华和方小鱼假装看不到。

    “我看不是你女儿和儿子要放烟花,是你这个当爹想放吧。”

    陈秀英失笑,“当爹的人了,还跟孩子似的。赶紧进屋洗洗手吃饭了。小华,小鱼,你们别跟着他胡闹。”

    “好的,妈。”兄妹两个看着方国栋嘻嘻一笑。

    这区别,这待遇。

    方国栋,“。。。。”

    瞪向儿女。

    你们就联合着你妈欺负我一个人好了。

    无语啊。

    做为一家之主的他,男人的人权都掉渣渣了。

    方国栋可以想见,以后自已在家里的地位,那无疑就是小指头,老小。

    方国栋叹了口气,搓着手乖乖地跟着陈秀英进了屋里。

    没法子,谁叫他以前错事做太多了,现在想翻身也难了。

    人啊,一旦被欺压惯了,长长久久下来也习惯,这就是惯性。

    方国栋被欺压的其实还挺乐呵的。

    恩恩啊啊的唱了几句小调,走了两步,他又回头朝兄妹两个挤眼睛,“等下你们饭吃得快点,快点吃完,爸,早点带你们放烟花。”

    方永华和方小鱼看着他哭笑不得,这时候还记得呢,渣爸是有多喜欢放烟花。

    “行。爸,你怎么说就怎么来。”

    这次,兄妹两个给足了他面子。

    方国栋走在前面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晚饭后,方小鱼去了趟觅妮家,把她叫了过来。

    她们回来时,方国栋和方永华已经拿了一些烟花出来放在屋前的空地上。

    方永华递了一人递了一包小火柴给她们。

    “等下你们只管放那些引信长的,没有危险的小烟花。大烟花可千万别放,危险着。”

    方永华不放心的继续提醒她们,“还有如果烟花点燃后,万一之后火又熄了,也别再靠近了,会有二次引燃的危险。”

    方永华小时候就是贪玩,玩爆竹时,把两条眉毛给烧了,幸好人没事。

    不过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眼睛上面都是没有眉毛的。

    只要想想当时的场景,都有够呛的了。

    因为没有眉毛,方永华的童年没少被小伙伴嘲笑。

    这也算是方永华人生的一大黑历史了。

    方小鱼吐吐舌头,“哥,我们晓得啦,我们保证不火烧眉毛的。”

    觅妮咯咯笑起来,应该是想到了什么,两个人看着方永华笑起来。

    笑得方永华都不想理她们了。

    方国栋他们这在门口把烟花一放,立时引来了不少的孩子围观。

    小孩子们巴巴的望着他们,那亮晶晶直勾勾的眼神啊简直了。

    九十年代,农村里的生活水平是改善了,可逢年过节要想买点烟花放放,大人们还是挺舍不得的,只有条件好的家庭才会在年底前买点儿。

    钱留着其他的地方会更有用。

    方小鱼在烟花堆里,找了几把小的晃炮分给孩子们。

    这些晃炮引信长,没什么危险。

    “谢谢小鱼姐姐。”

    孩子们拿着晃炮,高兴地跳起来,“嘻嘻,有鞭炮玩罗。”

    别提多高兴了。

    这时,方永华点了个大型的烟花,空中传来烟花绽放时嘣嘣嘣的声音。

    方小鱼抬头,看到了满天空耀眼的烟花,她的心情就跟这些烟花一样。

    很灿烂很幸福。

    在孩子们的笑脸和满天的烟火照耀下,1997的除夕就这么来了。

    除夕的前一天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方水仙被张玉清派人从家里赶了出来,还强迫方水仙签下了一纸离婚协议书。

    方水仙再一次净身出户,哭哭啼啼地回了娘家,现在不说方老爷子,就是樊老太婆都懒得再理会她,最终方水仙像个小媳妇一样又哭哭啼啼回了娘家。

    经过两次失败的婚姻,又遭了张玉清的胁迫,方水仙整个人如蔫掉的黄菜花,难看极了。

    方小鱼去请方老爷子时,都要认不出她来。

    曾经丰盈的脸颊,灰败的跟三四十的妇女似的。

    曾经如水的双眸现在黯淡无光。

    就是曾经姑娘时候穿过的漂亮衣服现在穿在她身上,都撑不起一点亮色来。

    方水仙整个精气神彻底败了下来。

    见到她过来,方水仙埋着头如同小鹌鹑似的躲进了堂屋里。

    连斗争的勇气也没了,更别说找她麻烦。

    方小鱼叫了方老爷子,也懒得去理她。

    方小鱼到老宅时,樊老太婆更是全程没有出现过。

    这是打算一直避着她了。,“ ”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