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嫁给席军长书页

第565章 一个故人 文 / 樱蓝的尾狐

    “容槿。”

    正值冬天,席盛源进入病房之后,脱下了身上的貂皮大衣,递给了身边的警卫,拉了一把椅子在病床前坐下。

    “父亲。”

    席容槿身上穿着灰色病服,因长期躺在床上的缘故,肢体有些僵硬,连话说的速度都有些缓慢,整个人瘦了很多,愈加显得五官轮廓刚硬如铸。

    脸色苍白的厉害,显得十分沧桑憔悴。

    眼窝深陷,那双琥珀色眼睛里没有一丝光亮,暗淡,消沉。

    席盛源走过去,在病床前的凳子上坐下,声线难得的温和:“怎么样?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的?”

    席容槿看着鬓角花白的席盛源,隐隐的头疼让他整个人有些茫然,“没有.......”

    “那就好,你这一受伤躺了大半年,眼下可算是醒了,为父也不用担心了。”席盛源说着,还亲自倒了一杯水递到席容槿手里,“眼下什么事情都不要去想,好好养身体,我等着你跟我一起回国。”

    “回国......”席容槿微微皱眉,好像觉得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样,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父亲,我为什么会在医院躺这么久?”

    席盛源愣了下,“你不记得了?”

    席容槿眉头皱的更紧了,“我该记住什么?”

    席盛源哑塞,示意警卫叫来主治医生。

    经过全面检查,主治医生得出结论。

    “席老先生,令公子的伤势已无大碍,只是脑部海马体受损,忘记了一些事情。”

    “失忆?”

    “不完全是,只是忘记了部分记忆,不过,这并会影响他的生活日常。”

    “那就好。”

    席盛源松了一口气。

    难怪容槿对他态度不似之前那么紧张,原来他忘记了一些事情,恰恰忘记的是关于墨家的一切。

    想必也忘记了那个墨家女。

    也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以后,儿子再也不会和墨家有任何瓜葛了。

    自此之后,席盛源下了一道命令。

    那就是之前跟在席容槿身边的所有心腹和警卫统统被调离,甚至在席容槿出院之后,就把他从维和部队调离。

    目的就是不让席容槿有任何机会想起以前关于墨家的一切。

    席盛源回国之前,还和席容槿吵了一架,只因席容槿不愿回国。

    “你若不回,就永远不要回来!”

    席盛源气的咬牙切齿,实在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

    席容槿一身军装,站在一列专机前,看着席盛源,没有说一句话。

    席盛源上了飞机之后,对身边的警卫道:“吩咐下去,给我盯住他,别让他死了!”

    “是。”

    席容槿这次被调到了伊拉克。

    回到营地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身穿迷彩作战服的兵急匆匆的跑过来,“首长,漠漠还是不吃饭。”

    席容槿眉眼扫了一眼新派到身边的警卫陆辰,“怎么回事?我走之前不是好好的?”

    陆辰一脸惭愧的摸摸脑袋,“漠漠一直不让我近身,我一靠近就跟疯了似的咬我,怕是认生,好像只有首长您亲自喂饭才肯进食。”

    “我去看看。”

    席容槿走到训练场上,远远地就看见一只犬朝他狂奔而来。

    这便是漠漠。

    席容槿给它起的名字。

    只因醒来后,身边只有这一只犬,脑袋里只记得一个名字,墨轻歌。

    所以,他给这只犬取名漠漠,留在了自己身边,这次跟着他一起来到了伊拉克。

    漠漠很聪明,席容槿听犬队的队长说漠漠是一只导盲犬,不仅嗅觉比普通的犬灵敏,还能辩出炸弹的气味,极为机警,所以,席容槿便有意将漠漠训练成军犬。

    只是,他不知道这只犬就是以前跟在墨轻歌身边的那只导盲犬凯拉。

    席容槿附身,拍拍漠漠厚壮的脊背,漠漠兴奋的上蹿下跳的,席容槿做了一个让它蹲下的姿势,漠漠立时双爪伏地,蹲在了地上不动。

    陆辰笑着说:“首长,漠漠对你还是亲。”

    席容槿看了一眼陆辰:“以后每天陪着漠漠一起锻炼。”

    “是,从此以后,我的任务就是负责您的安全,以及充当漠漠的好伙伴。”

    席容槿望着远天边际血红的残云,思绪有些飘远,脑袋里也空空的。

    手机响了,是白璟琰打来的。

    “小白,什么事?”

    “本以为你会回国,没想到你倒是继续在国外逍遥了。”

    “在国外总比在国内任人摆布强。”席容槿一边说一边朝训练场的深处走去,“小白,我又做梦了。”

    白璟琰语气轻佻:“又梦到了墨轻歌?不是我说啊,你那个女人在你身受重伤的时候离开,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算了,忘记了吧。”

    “不,我觉得我和她之间应该不是那么单纯的关系。”

    白璟琰:“那可不,以前,你跟我提过她,说她是你的女人,不过现在,你都忘了和她之间的过往,她也不知所踪,还想着那些过去做什么?”

    席容槿摇摇头:“我只想知道我和她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是,关于她的一切,我居然查不出来,就好像有人刻意不让我查出来一样。”

    “这就奇怪了,不过,你也别太执着了,你忘记的事情说不定是你不愿记起来的事情呢!”白璟琰这般说着,还不忘奚落:“你说你,沾惹了这么个女人,弄得差点丢了一条命,值得吗?”

    席容槿幽幽道:“我也想知道值得吗,可是我却连她长什么模样都记不起来,小白,你说,她还活着吗?”

    “我只知道,如果她还活着的话,心里还有你的位置的话,一定会找你的,可事实上,这都快半年多了,她一直都没有出现。”

    席容槿没有说话,白璟琰又说了什么,他也听不到了,直到电话挂断,漠漠朝他奔过来,他蹲下身子,摸着漠漠的毛发,心里才渐渐地有了一丝平静。

    ........

    与此同时。

    拉斯维加斯。

    医院里。

    墨轻歌病了很久,终于醒来。

    “哎呦,姑娘,你醒了?”叶云书握住墨轻歌瘦弱的小手,眉眼看着她那双毫无一丝光亮的眸子,问,“你躺了很久了。”

    “你是谁?”

    墨轻歌侧耳倾听着女人的声音,有些抗拒的挣开叶云书的手,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好像什么东西被硬生生的挖走了一样。

    空寂的可怕。

    她只知道自己叫墨轻歌。

    “我是......是你的养母。”叶云书说着,又拉着墨轻歌的手,将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心想,这姑娘看起来不像是出自贫困家的,更像是富贵家的小姐。

    难怪那个人出巨资让她收养这个姑娘。

    罢了,钱要紧,不就是收养吗?

    也就是多一口饭的事情。

    “养母?”墨轻歌一脸茫然,揉着脑袋,“我是不是病了很久?”

    “是啊,你之前生病了.......不过,没关系,以后你跟我回家,我会照顾你的。”叶芸书说着,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男人西华。

    西华微微点头,转身走了。

    墨轻歌坐起身,伸手在空气中胡乱一摸,“可是,我的眼睛看不见,您收养我,不觉得累赘吗.......”

    “轻歌,别害怕,医生说你过段时间就可以做眼部手术了,也许可以重见光明呢。”

    “真的吗?”

    “妈妈不骗你。”叶芸书看着眼前如此乖巧的女孩,忍不住心中有些喜欢,“轻歌,跟我回家吧。”

    “我亲生的爸爸妈妈呢......我想不起来了.......”墨轻歌说着,急忙拉住叶芸书的手,“您知不知道关于我的一些事情。”

    “那个......你的亲生爸爸妈妈好像是出车祸已经不在了......”

    “是吗?”

    墨轻歌眼眶忽然红了,鼻尖也酸酸的,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她忘记了,而且忘得很彻底。

    可是,她努力去想,脑袋却越疼,后来干脆不再想了。

    叶云书是当天就把墨轻歌接回到了家里。

    因着得了一笔巨资,叶云书在超市里采买了一大堆生活用品,准备晚上做点好吃的。

    这时,虞明珠回来了,走进客厅,却看见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长相极为美丽的女孩。

    女孩十**岁的模样,长发披肩,穿着简洁的白色毛衣,黑色修身裤,双目干净纯澈,却显得有些空洞,对声音似乎很敏感,一直侧耳听着什么。

    虞明珠刚想开口,叶云书从厨房里走出来,对她低语道,“这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我要领养的女孩。”

    “妈,你还真把人带回来了?”

    前几天,是听叶云书提过这事,说是见一个女孩无父无母很可怜,想要领养回来,虞明珠本就心善,并未反对,也认为叶云书这样养尊处优的人又怎么会收养一个无亲无故的女孩。

    也许不过是一时同情心泛滥而已,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叶云书是认真的,还真把女孩领回家了。

    “妈,我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孤儿院出来的,你确定她是无家可归了?”虞明珠有些质疑的问叶云书。

    叶云书轻轻掐了一下虞明珠,低声道,“她的眼睛患有残疾,看不见。”

    虞明珠听叶云书这么说,急忙盯着墨轻歌的眼前看。

    还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两下。

    “妈,家里来人了吗?”墨轻歌伸手在空气中一抓,问道。

    叶云书急忙拉着虞明珠走过去,在墨轻歌身边坐下,“轻歌,这是我的女儿明珠,她比你长两岁,以后你就喊她姐姐吧。”

    “明珠姐姐......”

    墨轻歌轻声唤道,明显有些拘谨,甚至对陌生的环境有些恐慌。

    虞明珠有些不适应忽然有这么大的妹妹,僵硬的笑了下,叶云书胳膊肘撞她一下,“以后你是姐姐了,轻歌眼睛看不见,你得照顾着她点。”

    “嗯,我知道了。”虞明珠见墨轻歌一双小手紧紧攥着,知道她紧张,伸手,抚着她的小手,“歌儿,以后我们就好好相处吧。”

    虞明珠的声音细软温和,让人很容易亲近,墨轻歌急忙点点头,“明珠姐姐,你得声音很好听。”

    “是吗?”虞明珠温婉的笑了下,盯着墨轻歌的小脸,道,“歌儿,你长得真美。”

    叶云书见两个女儿关系似乎很融洽,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歌儿,明珠,今晚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虞明珠轻轻的附耳过去,“歌儿,妈妈这是因为你来了才这么高兴,平时啊,她很少下厨房,看来妈妈很喜欢你呢。”

    “我也很喜欢明珠姐姐和妈妈。”

    墨轻歌弯着一双眼睛。

    虞明珠握住她的小手,“歌儿,今晚你先跟我住一间房,明天我再收拾出来一间房,我搬过去,我的房间什么东西都有,你若不介意的话就直接在我的房间住吧。”

    “我没关系的,明珠姐姐,我住在哪儿都无所谓的。”

    虞明珠抬手,将墨轻歌耳边的长发挂到耳后,“歌儿,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不用跟我客气。”

    “谢谢你,明珠姐姐,你真好。”

    “哦,对了,歌儿,你姓什么?”

    “姓墨,墨轻歌。”

    “墨......”

    虞明珠嘴里念着这个字,不知为什么总会想起一个人的名字,墨冷深。

    “怎么了?”墨轻歌问。

    虞明珠笑了下,“没事,只是想起一个故人。”

    自这天起,墨轻歌便正式住在了虞明珠的家里,虞明珠心底纯善,对墨轻歌这个妹妹也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有了墨轻歌在家里作伴,虞明珠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寂寞了。

    而且,虞明珠也特别喜欢墨轻歌时而随性时而温柔的性子,为了墨轻歌能够在房间里来去自如,虞明珠还特意将卧室里的衣柜挪了位置,腾出大片空间,家里的杯子,碗,盘子都换成了塑料的。

    只因墨轻歌眼睛看不见,怕她磕着碰着。

    虞明珠白天上课,怕墨轻歌在家无聊,还不时的带着墨轻歌一起去学校听课。

    有时候,她在咖啡厅打工,就让墨轻歌坐在店里等着她,两人一起上课,一起打工,一起回家,形影不离,俨然成了亲姐妹。

    公交车上,墨轻歌靠着虞明珠的肩膀,问,“明珠姐姐,你有男朋友吗?”

    虞明珠眸色微微暗了下,“没有......”

    墨轻歌笑着说,“明珠姐姐这么好,追求明珠姐姐的男人一定很多。”

    虞明珠没有回答,反而瞅着墨轻歌脖颈上挂着的一枚吊坠,问,“歌儿,你这条项链倒是很特别。”

    “上面挂着的好像是一枚戒指。”墨轻歌摩挲着那枚吊坠戒指,说,“明珠姐姐,你帮我看看上面是不是刻着什么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嫁给席军长》,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