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嫁给席军长

第569章 后悔来得及 文 / 樱蓝的尾狐

    从饭店出来,已是深夜。

    车上,墨轻歌一直沉默不语,看着窗外的夜景,深思有些飘远,席容槿点了一支烟夹在指间,“在想什么?”

    墨轻歌回眸,看他一眼,“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霍晏书和厉锦城会走在一起。”

    “这并没有什么惊讶的。”

    “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

    席容槿揽住她的肩,抽了一口烟,“锦城性子不羁,鲜少对女人认真,霍宴书性子刚强直爽,两人如今走在一起倒是情理之中。”

    墨轻歌挑眉,睐他一眼,眼神里的揶揄之意很明显:“你倒是豁达,说起来,霍宴书以前可是差点跟你订婚了.......”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还吃醋?”席容槿捏了捏她的小脸,唇角微微勾起,“当初我就没打算跟她订婚,霍宴书当时固执,也不过是受到了霍宴婳的挑唆。”

    “看来你什么事情都知道。”

    席容槿意味深长的凝着她,“自然,只要有心,想知道的事情总会知道的。”

    墨轻歌被席容槿这样带着探究的锐利目光看的心虚,仓促的挪开视线,视线盯着他军装上的纽扣,转移话题,“对了,芳姐有下落了吗?”

    席容槿吐了一口烟圈,“警方一直在找,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时候,没有消息也许就是好消息。”

    “不过,你好像很在意芳姐?”席容槿看着她那头长发下的半张小脸问。

    “芳姐人很好,对我也好,我自然紧张她的安危。”墨轻歌解释。

    “说起来,芳姐是以前墨家别墅的佣人。”

    席容槿看着她的眼睛,忽然说了这一句话,墨轻歌猛地抬头看着他,僵硬的挤出一个微笑,“是吗?”

    “了解墨家吗?”

    “.........”墨轻歌有些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想矢口否认说没听说过,可是又不想对席容槿说谎,所以,斟酌一番,回道,“曾经煊赫一时的墨家,大概没人不知道吧,据说上一任总统就是墨轻歌的父亲,只不过,墨家曾经的辉煌早已不在,现在墨轻歌回来了,说起来,你对墨家应该最了解吧。”

    “我对墨家确实有些渊源。”席容槿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顿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着墨轻歌:“跟墨家的女儿墨轻歌毕竟有过一段过往。”

    “你可是记得什么了?”

    墨轻歌眼神复杂的看着席容槿,既希望他记得,又不希望他记得。

    席容槿静静地看着她放在腿上的一双小手紧紧揪着裙角,眼眸微微一深,只是瞬间就恢复正常,他握住墨轻歌的手,“过往的事情总归是过往,对我来说,现在的你才是最重要的。”

    墨轻歌微微松了一口气,想着他大概还没有记起以前的事情。

    回到席公馆后,两人直接去了二楼。

    “困了么?”席容槿见墨轻歌似是很疲累,摸了摸她的脸,问。

    “嗯,我先去洗澡。”

    “一起。”

    席容槿拦腰便将墨轻歌抱了起来,墨轻歌靠在他肩膀上,一双手圈住他的脖颈,困得眼皮子都睁不开了:“不想动。”

    “我来......”

    男人低低的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墨轻歌也没有多想,以为他不过是帮她洗澡,只是一进浴室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他确实是付了力气折腾她,等被他从浴室抱出来以后,墨轻歌已经累得倒在床上昏昏欲睡。

    席容槿身上裹着一件藏青色浴袍,低头,吻了吻墨轻歌的眉心,嗓音温柔,“你先睡。”

    “嗯......”墨轻歌光裸的一双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抱着他的脖颈,在他唇上亲了亲,眼睛都没睁,“你去哪儿?”

    “去书房,还有一些公务需要处理。”

    席容槿见她这般慵懒又实在困得厉害,抱着她一起躺下,“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去。”

    “嗯.......”

    没过一会儿,墨轻歌在席容槿的怀里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将墨轻歌抱到床内侧一些,盖好被子,席容槿这才去了书房。

    只是,刚走进书房,手机就响了。

    看见来电显示的号码,席容槿微微皱眉,按了接通键。

    里面传来虞明珠的声音:“槿哥哥,今晚,你来陪我好不好?”

    席容槿声音里毫无温度,“你在哪儿?”

    “老地方。”

    席容槿看了一眼卧室的房门,拿起车钥匙便下楼出门了。

    .......

    墨轻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空荡荡的,摸着冰凉的床单,墨轻歌起身,裹了一件外套,去了书房。

    以为席容槿在书房通宵达旦,可是,推开书房的门,里面没有人。

    想着他许是已经在楼下了,回卧室换了衣服,洗漱完之后下楼,直接去了餐厅。

    餐厅里,黎姨正在准备早餐,见墨轻歌进来,忙道:“太太。”

    墨轻歌看了一眼黎姨,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最近,黎姨倒是一改以往淡漠的态度,现在对她毕恭毕敬的,而且小心翼翼的。

    墨轻歌知道黎姨心里在想什么,对她好,不过是为了席容槿,黎姨是真的疼爱席容槿,为了席容槿倒是能忍。

    “容槿呢?”

    墨轻歌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问黎姨。

    黎姨将早餐摆在餐桌上,回道,“少爷昨夜好像出去了。”

    “去哪儿了?”

    墨轻歌问。

    黎姨摇头,“少爷是开车走的,至于去了哪儿,并没有交代。”

    “好的,我知道了。”

    饭后,墨轻歌给席容槿拨了一通电话,那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睡醒了?”

    “你在哪儿?”

    “军区,昨夜临时有事出去了一趟见了个朋友,然后,就去了军区。”

    “哦......”

    墨轻歌并没有分析他话中真伪,因为,她知道,席容槿从不对她说谎,也不是那种在外面乱来的男人,墨轻歌看了一眼腕表,“今天回来吗?”

    “明天回去,今天军区事情多。”

    “好......”墨轻歌忽然想起什么,又道,“容槿,明天回来的时候把漠漠带回来吧。”

    想到漠漠就是之前的凯拉,墨轻歌心里有些发酸。

    以前,在乌克兰的时候,无论她去哪儿,凯拉总是会跟着她,可却不想,这些年,凯拉一直跟在席容槿身边。

    有时候,所有的事情就好像冥冥之中注定好的一样。

    比如,她再遇凯拉,再遇席容槿,嫁入席家.......

    这一切的一切......

    墨轻歌去了墨家别墅,叶云书还在,一直等着虞明珠回来。

    “妈,不如你先回拉斯维加斯吧,等明珠姐姐回来后,我再劝她回去。”

    眼下,最重要的是把她身边重要的人都送走,以免以后会殃及叶云书。

    叶芸书一听墨轻歌这么说,立时摇头,“不行,明珠还没有下落,我怎么能一个人走呢,再说了,留你一个人在国内,我也不放心。”

    “妈,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过得好好的。”

    叶芸书叹了一声,拉着墨轻歌在沙发上坐下,“轻歌,这些年,我虽然对你不关心,可是我又不傻,你在外是做什么的,以及当初让我收养你的那个人又是谁,这一切都神神秘秘的,即使你不说,我也不会再问,但是我知道你做的事情一定不一般,不管如何,记住妈妈一句话,做什么事情之前一定要好好想想后果。”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只是,您现在在国内,我真的不放心。”

    “我一个过气的明星,又没什么分量,对谁也产生不了威胁,没人会对我怎么样的,你且放心吧,我现在就希望明珠早点回来,然后跟我回拉斯维加斯好好生活。”

    墨轻歌看着叶云书鬓角不知何时竟是添了几根银发,眼睛涩涩的。

    内心愈加愧疚。

    如果不是她,明珠姐姐也不会被卷入墨家和席家的纷争中,若是没有她,大概明珠姐姐现在还过着安安稳稳的生活。

    也不会被哥哥囚禁身边这么多年,明珠姐姐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她直接造成的。

    这辈子,她是偿还不清楚了。

    想到墨冷深,墨轻歌心情愈加沉重。

    哥哥此生为了家族利益,入赘皇室,虽说娶了皇室公主,是风光荣耀的,可是她从墨冷深眼里看到的只是岁月沉淀下来的压抑。

    政治婚姻又能有几份感情在里面,哥哥心里真正中意的人大概就是明珠姐姐吧。

    “轻歌,你父亲那边打了很多次电话,催你回去一趟,你看是不是特意回去一趟?”

    叶云书的话打破了墨轻歌的沉思,提及虞震林,墨轻歌思索一会儿,说,“罢了,事情总归是要有个交代的,妈,我想等明珠姐姐回来,带着明珠姐姐一起见虞震林,不管怎么说,明珠姐姐也是他的女儿,我骗了虞震林这么久,也是时候说清楚了。”

    叶云书却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若仅仅是虞震林,说了就说了,可是,那个宋慧兰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真相若是被她知道了,指不定会生出什么幺蛾子来,还是等你这边事情了了以后从长计议吧。”

    “好,不过,宋慧兰也不敢再生是非。”

    上次,墨轻歌用枪威胁过宋慧兰,宋慧兰是个聪明人,也知道她现在不好招惹,要不然,早就把她拿枪威胁她一事爆出去了。

    “宋慧兰那个贱人给她点教训也算是给我出口气了,轻歌啊,我现在谁都不恨,只要你和明珠都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叶云书说着,眼睛都红了,“你说我这一辈子,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图什么,现在想要的钱有了,反而这心里更加空落落的。”

    “妈,你的后半生,有我和明珠姐姐一起孝敬您,您不会孤单的。”墨轻歌靠在叶云书的肩上,想到什么问道,“妈,过几天我要跟容槿一起回席家老宅,我想买点礼物,您帮我挑一下吧。”

    “回席家,那岂不是要见总统和总统夫人了?”叶芸书脸上露出一抹担忧之色,“礼物倒是次要的,只是,你和容槿结婚是先斩后奏,哦怕席家人为难你。”

    “有他在,他们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席少确实不错,就是不知道他的父母怎么样?站在那样高的人,脾气怕是也不好应付,不过,他们要是真敢对你挑三拣四的,你也需暂时忍耐,毕竟那边是席少的家人,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嗯。”

    这一天,叶芸书带着墨轻歌去了好几个大商场,按照席家人每个人的爱好精心准备了一些礼物,还特意给烨琛带了一份。

    把叶芸书送回别墅之后,墨轻歌去了墨家老宅,就是墨冷深如今住的地方。

    一进屋就看见几个人灰头土脸的退了出来,一看就是被墨冷深责罚了。

    西华也在,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墨冷深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

    “哥。”

    墨轻歌走过去,将来的路上买的吃食放在茶几上,“你们在说什么?”

    墨冷深见是墨轻歌,脸上沉冷的表情稍微缓和一些,看了一眼茶几上的袋子,问,“这是什么?”

    “你最爱吃的酥香炸丸子,我记得小时候你最爱吃的就是这个,我在来的路上在一家店里买了一些。”墨轻歌一边说一边打开袋子,“哥,你尝尝......”

    “人的口味是会变的。”墨冷深走过去,拉着墨轻歌的手,坐下,“不过,既然妹妹特意买的,我自然是要尝尝的。”

    墨轻歌拿了筷子递过去,然后,也给西华拿了一双筷子,西华连忙摇头,墨冷深笑着打趣,“他吃不了辣。”

    西华挑眉笑笑,然后,朝墨轻歌使了个眼色,退离,给俩人说话的空间。

    墨轻歌看着墨冷深吃着丸子倒是津津有味的,笑了下,“你还说口味变了,你看,丸子都快没了。”

    墨冷深放下筷子,咳了一声,“在国外数年,从不曾吃过这些,现在再吃,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味道了。”

    “哥,很多事情都改变了,只有我和你之间不会变。”

    墨冷深摸摸她的脑袋,“听你这口气,许是已经想好了站在哪边。”

    墨轻歌微微沉思,才开口道:“哥,墨家和席家的恩怨,恩怨归恩怨,我即是墨家人,自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容槿是我的丈夫,哥,我希望你别伤害他。”

    “你想把他择出来?”

    “是,这是我唯一的条件。”

    “歌儿......”

    “哥,如果是你,你会伤害心爱的人吗?”墨轻歌眸色深深地看着墨冷深,幽幽的说:“比如,明珠姐姐。”

    墨冷深皱眉,“别再提她!”

    “明珠姐姐是不是还没找到?”墨轻歌问。

    墨冷深不耐烦的拽了下领带,“我不会再管她。”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在意明珠姐姐的,哥,既然你这么喜欢明珠姐姐,就不要再用强制的方式待她,明珠姐姐看着柔弱,实则内里刚烈,你越是逼的紧,她越是逃的远。”

    墨冷深眉头皱的更紧了,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说道:“这些年,我搜集了不少对席盛源不利的证据,但是,又很难动他,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做好席家太太这个身份,找准时机下手。”

    “席盛源这个人行事特别小心,出行都有重重警卫跟随,连西华都失手两次了,也只有我才有机会亲近袁青和席盛源,我想这个任务也只有我才能完成。”

    “我会让西华掩护你,席家的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需小心行事。”说到这里,墨冷深提醒墨轻歌,“你最该小心的人就是席容槿,他待你再好,可他也是席家人。”

    “我知道”墨轻歌苦涩一笑,“若是成事,大概我和他也注定会分道扬镳。”

    “歌儿,我亲眼看着父亲母亲死在我眼前,这辈子都忘不了,席家做的恶,总该是时候要偿还了。”

    ......

    一周后。

    墨轻歌特意去了美容会所化了妆,换了新的造型,头发盘成了复古发,妆容精致,深红色口红,更显得眉宇间的气场十足,连身上穿的旗袍也是最新定制的。

    席容槿是下午五点去美容会所接的墨轻歌,见墨轻歌这般惊艳的装扮,目露赞色,“我老婆就是美,驾驭了各种造型。”

    “第一次见你父母,穿正式些,也显得庄重一些。”墨轻歌攥着手中的包包,一只手挽着席容槿上车。

    席容槿仍是穿着军装,一派冷峻的样子,显得整个人有些清冷,墨轻歌看着他呆的整齐的军帽,“也不知道你父母好不好相处。”

    “无需紧张,等会儿到了以后,你跟着我就是,有我在,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我知道,只是,我还是有些紧张。”

    她是真的紧张,但只有她知道自己的这种紧张里还有一层别的意思。

    席容槿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旗袍高开叉的部位微微凸起的一截,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下。

    车开到席家老宅的大门口,墨轻歌看着草坪上停着的几辆豪车,以及守在大门口的警卫,下意识的攥紧了手包。

    席容槿握住她的手,“后悔还来得及。”

    “什么......”墨轻歌只顾看着那些警卫,有些没听清,回头又问了一下,“什么后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嫁给席军长》,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