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毒妾:妖孽夫君难侍奉书页

第139章 为木春报仇 文 / 冬曲

    柳音音刚刚用过早膳,张伯就过来传话,说是柳府一大早就闹腾了起来,老管家请柳音音过去主持大局。

    柳音音沉了沉心思,如今能在柳府闹腾的,除了柳青莲,就再无他人了。

    当日在众人面前指控她杀人,现在又趁着府中无人主持大局时而出来闹腾,也倒像是她的风格。

    “备车,去柳府。”柳音音起身走到梳妆镜前打量着自己。平日里,她喜欢清爽的颜色和简单样式的裙衫。并不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多么庄重而贵气,一来是觉得行动不方便,二来也觉得有点太得瑟的。可如今这光景,她要是再这么‘和蔼可亲’下去,就得被人踩到头上了。

    “绿柳,按着将军府夫人的身份重新梳妆打扮。”

    绿柳愣了一会,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柳音音已经在镜前的圆凳上坐了下来。绿柳随即明白了过来,兴高采烈地去柜子里拿了一套从未穿过的裙衫,又在首饰盒里寻了一套珠翠玛瑙的头面,重新为其装扮。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绿柳扶着柳音音走出将军府,一路上,所有人纷纷侧目。待她们到府门口时,张伯更是以为自己眼花了,定定地看了好半晌才笑着打起车帘,恭迎柳音音上轿。

    “夫人,如今的柳府似乎不太太平,您就带了一个绿柳恐怕不够使唤,不如多带几个丫鬟婆子,若是遇见事了,也能帮衬一把。”张伯这话说得比较隐晦,但柳音音听明白了。

    如今她既要摆出将军府夫人的身份,那就该彻底地拿出相应的规制,趁此机会,好好地收拾收拾柳青莲。

    柳音音冲着张伯会心一笑,“那就有劳张伯了。”

    不多时,府里走出来四名机灵的丫鬟,身后跟着四名眉目凶狠的粗使婆子,齐齐地在马车前请安,为首一人说道:“夫人,管家选了四名喜欢喝四名粗使婆子,您看着可还满意?”

    柳音音挑起车帘扫了一眼,微微一笑,“很是满意。”

    绿柳上了马车,看着柳音音忍不住捂嘴偷笑,“张伯还真是厉害,选的都是些牙尖嘴利、善于吵架又在行打架之人。”

    柳音音也忍不住发笑,看来啊,柳府的情形确实不容乐观,连张伯都看了出来。她得彻底想个法子了。

    半柱香的时间,马车就在柳府门外停了下来。老管家听说将军府的马车来了,立刻迎了出来玩,看着马车两侧各站着两名丫鬟、两名婆子,车后又跟着十几名带刀侍卫,小心脏立刻打了一颤。

    小心翼翼地迎了柳音音下马车,一见她如此郑重其事,心里略有些复杂。

    如今柳府这情形,怕是只有二小姐出面能制止了,可若她是以将军府夫人的身份,了解柳府的事宜,那柳府以后算什么?难道要变成将军府的行院吗?

    老管家心里复杂失落,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笑着说道:“头一次见着二小姐如此隆重,有些晃神。”柳音音看着老管家,突然间就皱了眉。

    她刚穿越到这里时,是能读心的。可这个本事确实时好时坏,偶尔能通过对方的眼睛看到他的内心,偶尔就失灵。总体算下来,失灵的时候是比较多的。她甚至都忘了这个本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灵的,更记不得上一次读心是什么时间了,以至于她都忘了自己竟然还有这个本事。

    可是,就在刚刚,她竟然通过张伯的眼睛看到了他的内心所想。这一刻,她是无比的震撼。

    张伯见柳音音一直盯着自己,不免有些疑惑,“二小姐,您是怎么了?可是有哪儿不舒服吗?”

    柳音音急忙调整状态,摇了摇头,笑着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大姐那一日胡言乱语的情形,想必你也是看到了。也不知大姐是如何想的,竟然污蔑我是杀人凶手。而且,李氏之死的迷案也一直没有调查出来。如今这光景,柳府上下若是不严加管教,恐怕就要被大姐闹腾出事。所以,我才带着这么多人前来压一压。待这边的事情处理完,这些人依然是要回将军府的。”

    张伯心下一凛,有种被看穿心事的尴尬,到还是佯装平静地说道:“如今小少爷年纪还小,柳府上下也只能依仗二小姐了。”

    柳音音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了。

    一行人直奔正院,刚一进院,就看见一众的丫鬟婆子跪了满地,见着柳音音进来,眼神里闪烁出了希望。

    “这是怎么回事?”老管家拎起一位小丫鬟质问着。

    小丫寰的半边脸已经被打肿了,小心翼翼地说道:“是大小姐嫌我们伺候的不好……”

    老管家在一旁解释道:“小少爷听说李氏故去之后又晕了过去……正巧大小姐又来闹腾,便拿这些下人发泄。”

    柳音音看了一些胆战心惊的众人,想必柳青莲这处置的手段下的挺狠,“你们先下去吧,这里我来处理。”

    丫鬟婆子们跪地谢恩,正要起身,就见一道青色的身影从屋里缓缓走了出来,正是柳青莲。

    “你是外嫁之女,即便身份显赫,也不该再插手柳府的事情。这个道理,没人教过你吗?”说完之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捂嘴笑道:“我忘了,妹妹的娘亲死的早,自然是无人教导这些做人的规矩和做事的礼仪。”

    老管家在一旁担心地看着柳音音,又扫了一眼她身后早已火冒三丈的丫鬟婆子们,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

    “长姐这话就不对了,有无娘亲与有无人教导可是两回事啊。长姐是府中的嫡女,从小到大都是千人宠万人爱的,可到了最后怎么还是去了尼姑庵了却残生了,难道这也是你母亲对你的教导?”

    柳青莲气得脸色发白,紧抿着双唇怒视着柳音音,片刻之后忽然扬起笑意。

    “妹妹嫁得好,就是不一样。即便是轼母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可以逍遥法外。这法理天下,说到底还是掌权之人的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家夫人怎么可能杀人?你以为空口白牙地污蔑我家夫人,就可以了事?”绿柳气不过,上前一步理论,咬牙切齿的小模样恨不得吃了对方。

    “你这该死的丫头,凭什么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来人啊,给她掌嘴!”柳青莲一招呼,身后走出来两名丫鬟,看了眼绿柳都没有上前的打算。

    柳青莲没见着有人上前,转身就朝着两个丫鬟一人一巴掌,“没用的废物,要你们何用,这里是柳府,她一个将军府的丫头,还能在这里翻了天?”

    两名丫鬟被打得有些惧怕,不得已,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举起手要打。柳音音身后的四名婆子确实毫不留情地走上前,三下两下就将两人按在了地上,左右开弓一顿狂扇,“小贱人,打人也不看看主人,绿柳姑娘可是我们将军府夫人身边的大丫头,是你们这些贱婢能碰的?夫人心地善良、不与人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将军府就好欺负。怎么着,当我们将军收拾不了你们这个没有任何爵位的落败府邸?”

    一席话,不仅将两名丫鬟骂了一通,就连柳青莲都敲打了一番。

    柳音音在心里暗暗地给几个婆子点赞,不愧是张伯选出来的人,下手狠、骂人稳,当真是杀人于无形。

    “长姐,李氏为何会死,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柳音音一步步走近柳青莲,并且直视着她的双眸,果然,越是靠近,她内心的情绪却是一览无遗。

    柳青莲不知道柳音音会读心一事,只见她一步步逼近自己,以为是手里握住了把柄,想以此来打击自己,当即心里就生出了疑惑‘难道他们找到了自己就是杀人凶手的证据?不可能啊,那人明明早已经走了,怎么可能会被抓住?’。

    柳音音此时的心里似乎有了谱儿,看来李氏突然死亡与柳青莲是脱不开干系的,但是从她的内心解读来开,这事并不是她一个人做的,还有个帮凶。

    柳音音见柳青莲一直不言语,只是默默地盯着她,走到她身边轻笑一声,“李氏乃你生母,你为了报复我、便利用这样的机会弑母,然后嫁祸给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你难道就不觉得心里痛吗?”

    柳青莲被逼问得倒退连连,面上波澜不惊,内心却是晚班恐慌,“你胡说!我是被你的人接过来的,回到府中之后,又是你们先知道了母亲去世,随后我才知道的。我难道会在半路上回来杀掉我的母亲,然后再跟你的人一起回府?你就算是想污蔑我,也得找准证据。”

    “证据?你虽然没有亲自动手杀掉你的母亲,但是你有同伙……”

    柳青莲忽然一怔,眼神里端的是不可置信。

    柳音音更加确定了内心的想法,走一步笑一笑地看向柳青莲,“你与通过合谋,他负责动手杀人,而你则是负责将这件事通过自己的身份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一直在想,李氏怎么会死的这么蹊跷,又有谁会算准了柳老爷去世的时间。如今我大概是能猜得出来,你们杀害李氏并不知柳老爷也要死了,而是单纯地想在李氏被关押在柳府期间把她杀死。李氏生前不管做过什么事情,若她真的死了,柳老爷必会伤心难过。而你这个唯一的嫡女则可以顺利回府,一来是参加母亲的葬礼,二来是照顾伤心过度的父亲。只是你们没成想,柳老爷会先李氏一步去世。”

    柳音音这番话说得极慢,因为她通过柳青莲迅速翻涌的内心活动二推测出来,随着她每一句话的说出,柳青莲的内心反应就震动了一番。说到后来,柳青莲的内心已经崩溃。

    “孟九,去通知仵作再去验尸,不要光查外伤,看看李氏的体内是否中毒?”

    一道黑影闪躲,留下一句“遵命”便不见了踪影。

    柳青莲闻听此言,却是整个人都呆住了,脸色如同灰败的城墙一般,一点颜色都没有。柳音音已经确定了李氏的死因,并且已经掌握了大致的来龙去脉,眼下只待仵作的尸检报告,便可以将一切澄清了。

    老管家在身后听得是心惊胆战,他不相信李氏是柳音音所杀,却没想到凶手竟然是柳青莲。这个消息的震撼性足以让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当场晕过去。

    不多时,孟九带着仵作以及张捕快等人一同走了进来,张捕快先是给柳音音请安,随后一挥手,便有两名捕快上前将柳青莲制住。

    “你们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柳青莲的眼里满是惊恐,她不相信自己做的这么天衣无缝,怎么可能就被发现呢?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是如何发现的?”柳音音上前一步,在柳青莲的耳边低声说道:“因为我会读心啊,我可以从你的眼神里读到你的内心所想。就比如现在,你心里想的是……你这个骗子,相信你才怪。”

    柳青莲彻底震惊了,她呆呆地望着柳音音,一时间都忘记了要挣扎。

    “柳大小姐,大人传您去衙门问话。您也不用太担心,凡事照实说就行。可若是您想撒谎哄骗我们,那就要吃刑罚的。”

    这几日,为了这件棘手的案子,肖铁达和张捕快急得都要掉光了头发。如今可算是有点线索和眉目了,自然要加速审理,以免惹恼了将军。

    “你们这群狗,见她是将军府的人,便不敢招惹。瞧我如今是一名孤女,便敢如此欺侮,你们的良心何在?”

    张捕快不敢接话,只得用眼睛瞄着柳音音。却见柳音音一副望天的表情,压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得冲着兄弟们挥手,烦躁地说道:“还不快点带走,磨磨蹭蹭地做什么?”

    几人不敢再耽搁,不管柳青莲嘴里骂出来什么,都一刻不敢放松地将她押解至衙门。

    老管家沉沉地叹了口气,若是大小姐当真与李氏的死有关,那她也太丧心病狂了。那可是她的亲娘啊,怎么可以做出这等没良心的事情?

    “二小姐,如今该怎么办,大小姐是要被定罪吗?她会招吗?”老管家看向柳音音,若是此事属实,那就快点了断吧,省着这柳府整日地被闹个天翻地覆。

    柳音音摇了摇头,“她做了这种事怎么会轻易认罪,除非找到她的同伙,让她百口莫辩。”

    柳音音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跪着的众人,随意地摆了摆手,大家如获大赦般起身退出。由四个婆子按着的两个小丫鬟也被放了,连连谢恩之后也跟着跑了。

    “小少爷现在如何了?怎么没见着木春的人影?”柳音音一边说着一边往正屋里走。现在这间屋子里住着的是柳府里唯一的主子柳青晖,而木春身为内宅的主事,怎么这么半天都没有消息呢?

    老管家略微尴尬了一下,随后小声解释道:“小少爷前几日发烧昏迷着,眼下才刚刚醒就被大小姐气得再度昏迷过去。在这个过程中,木姑娘与大小姐发生了一些争执,奈何她孤身一人……然后就出了点状况,现在正在后院休息呢。”

    柳音音瞪大了眼睛看着老管家,直看得对方红了老脸,才质问道:“出了一些状况?莫不是柳青莲带着刚刚的那两个丫头把木春给打了吧?”

    老管家轻咳一声,很是不好意思,但还是不得不点了点头,马上又陪着笑脸说道:“不是很重……”

    “不是很重还需要休息?明知我过来了,还要躺着休息?”柳音音骨子里的倔脾气顿时翻腾了出来,气势汹汹地向后院走去,“将刚刚那两个丫头带到木春的床前。”

    几个婆子得令,立刻追了出去。

    老管家只觉得眼皮子狂跳,看来,后院又要出事了。

    木春因着身份特殊,虽然担着的是内院管事的名头,但在衣食住行上却是按小主子的排场给安排的。如今,人就住在名兰苑中。

    柳音音等人一进院子,就见着两个小丫头在打扫院子,见她们进来,纷纷站到了一边去,头也不敢抬。

    绿柳先几步推门进了去,随后给柳音音打帘子,身后的四名丫鬟也都随之进了正屋。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子浓重的汤药味,柳音音皱紧了眉头,心里有些忐忑地大步流星往前走。挑帘进了里间就看到木春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眼睛闭着,微微地喘着气。床边站着一名小丫鬟,手中正端着汤药,似在喂药。

    “奴婢见过二小姐。”小丫鬟急忙跪在地上,手中的药碗晃了晃,洒出了一些药汁。

    木春微微睁开双眼,转过头看向柳音音,眼睛里有闪闪的泪光。

    “木春,这是怎么了?”柳音音的声音也哽咽了,几日前还是活蹦乱跳的人儿,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夫人……”木春说话的气息十分微弱,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

    柳音音强忍着内心的悲伤,坐在了床边,握住她的手,哽咽道:“放心吧,这件事,我给你做主。眼下,你就好好的养病,其他的都不要操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4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