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毒妾:妖孽夫君难侍奉

第140章 一切都结束了 文 / 冬曲

    木春微微地点了点头。

    绿柳在一旁早已经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不敢哭出声,只得转过头去偷偷地抹眼泪。

    正在这个时候,四名婆子押着先前放走的两个丫头又回来了,见着床上的木春均是一怔。

    柳音音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地上的两个丫头,指着木春问道:“是你们动手打的?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仔细的说来。”

    两名丫头早已吓坏了,如今这情形,明眼人都知道柳音音是要为木春报仇。可她们当日也是无可奈何啊。

    其中哭着将当日的事情说了一遍。

    柳青晖晕倒之后,柳青莲就以‘谋害主子’的罪名对木春使以了家法。

    后院的家法大多就是主子泄愤的私行,闹腾的大一点的有责打,就是打着藤条往身上狠狠地抽取。稍微注意下影响的也有拿竹夹夹手指的。还有一些不想让人知道的,就用极细的针尖刺人皮肉,不会出人命也不用看大夫,就是受刑之人会疼得死去活来,也算是折磨人最常用的一种方法。

    而柳青莲最早是想用藤条抽打,可这样一来就会闹出很大的动静,老管家若是知道了一定会横加干涉。于是,思量再三之后,就施以针刑。两名丫头按住木春,柳青莲则亲自上手施行。针尖所到之处部分手臂还是前胸,均是狠狠地刺下去。起初木春还会奋力反抗,奈何她一个人终究不是两个人的对手,加上身体的疼痛让她很快就昏迷了。

    柳青莲下手极狠,针刑之后觉得不解气,又在她身上泼了一盆盐水。是以,木春全身红肿不堪,显然是出气多进气少。待老管家发现之时已经奄奄一息。吓得他急忙叫府医连夜守着,生怕这个将军府的大丫鬟在柳府出事。

    一众下人听了两个丫头的复述,早已经气得七窍生烟。

    绿柳更是上前直接扇了两巴掌,其他几名婆子和丫鬟见柳音音并未喝止和阻拦,便纷纷上前对两人一顿拳脚。老管家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却也半句话不敢说。

    好半晌,柳音音才挥了挥手,众人住手,将两个半死不活的丫头扔在地上。

    “这笔账,算在她们俩的头上也不准确。要算,就一并算在柳青莲的头上。”柳音音转头看向默默流泪不能言语的木春,轻声说道:“放心吧,柳青莲弑母之事属实,加上动用私行这一条,她是必死无疑了。”

    柳音音觉得如今的柳府可谓是风雨飘摇,自己将木春单独留下确实有些不妥。索性从带来的丫鬟婆子里面,分别留下两名丫鬟和两名婆子,以免再生事端。

    出了名兰苑,柳音音只觉得胸腔中有一股恶气憋闷着,连带着喘气都有些难。绿柳在一旁见着她脸色有些不好,便劝着说道:“夫人且消消气,待柳青莲订了罪之后,咱们多带些人去牢狱之中,也让她尝尝针刑的滋味。”

    柳音音冷笑。

    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觉得穿越至今,许多心愿都已了,生活又诸多顺畅,渐渐的,骨子里的刺刺都渐渐地磨平了。

    即便是当日柳青莲当众污蔑她是杀人凶手时,她都未曾这般生气。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凶手,加上赵文瑄的势力,她是绝对不可能被冤屈的,因此不用担心什么。可如今看着木春躺在床上,才深切地体会到,人啊,脾气真的是不能太好。要不怎么说,人善被人欺呢。

    “夫人,咱们现在是回府吗?”绿柳问着。

    柳音音还在思索着,她想去衙门看一看如今审讯的情形,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似乎不太适合。而且,柳青莲被送过去,孟九肯定会在一旁看着,保不齐赵文瑄还会派人去监督。量她也没那个能耐再翻出什么风浪。

    只是,这案子的关键点在与柳青莲的同伙。

    若是不抓住这个同伙,柳青莲完全可以咬住自己的冤屈不放,任谁也不能将她怎样。可那个同伙要如何找出呢?

    柳青莲之前一直被关在尼姑庵,甚少能见到生人。况且,能行凶杀人的大约是个男子,那她更是没机会见。

    “夫人……”几人已经走到府门外,绿柳见柳音音一直沉默不语,只得再次出声询问,“夫人若是不想回府,咱们去绫缎庄转一转也好。”

    “将军在哪儿?”柳音音突然问道,绿柳怔了一下,随后说道:“奴婢也不知道将军在哪儿啊。”

    “先回府吧。”

    柳音音询问赵文瑄一事,待绿柳回了府里之后便告知了张伯,张伯随即派人去通知赵文瑄。

    而此时的赵文瑄正在永宁宫里同林振轩闲聊,顺带着等皇上午睡醒来。

    “再过俩月,令爱便要进宫了,恭喜了。”赵文瑄与林振轩此时分别坐与茶几两侧,赵文瑄说这话时,眉眼清淡地看着林振轩,对方显然有些心虚,没敢直接抬头回视赵文瑄,而是装作低头倒茶,打着哈欠说道:“只是个贵人而已,将军见笑了。”

    赵文瑄嘴角微勾,没再言语。

    不多时,陆德海走了近前,说道:“皇上今日身体有恙,不便见两位大人,两位大人请回吧。”

    若是换作往常,赵文瑄肯定迈着步子走进寝殿,看看这小子到底搞什么鬼。但如今,小皇帝已经逐渐长大,又安插了心腹在身边,他自是不会再林振轩的眼前做出这样跃格之事。

    “可传太医了?”赵文瑄挑眉望去。

    陆德海点头道:“太医看过了,说是中了些暑气,已经开过药了。”

    赵文瑄起身,“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他倒要回府看看那个不安分女人要找他做什么。

    赵文瑄率先走了出去,林振轩跟在身后,不敢与之并肩也不敢越过他前行。一路上,一直是这种亦步亦趋之势。待到出了宫门口,大家分别要上马车时,赵文瑄忽然转过头看向林振轩,貌似无意地问道:“林大小姐最近可还好?”

    林振轩眼皮子猛地一跳,脸色‘刷’地白了下去,“小女还好,一直在家中静养。”

    赵文瑄点了点头,“既然是静养,就当静下心来好好养着,莫要再操心许多杂事。”说罢,撩起袍角上了马车。

    林振轩看着马车渐行渐远,只觉得心口一阵突突。

    “老爷,您也上马车吧,咱们该回府了。”常随见自家老爷如此胆怯,有些不甘心地说道:“您现在可是丞相啊,与将军也算是同级别了,做什么还要这么谦让?”

    “滚!”脱口而出的暴怒,林振轩下意识地四处看了一眼,见周围并无人注意到他们,方才压低声音警告小厮,训道:“你以为将军是何等人物,由得你编排,小心死了都是冤死鬼。”

    小厮立刻闭嘴,再不敢多言。

    赵文瑄回府邸便直奔群芳苑,刚一进院就看见绿柳在督促粗使丫鬟修整花园,见他走了进来,便上前将柳府中所发生的事情都复述了一遍。

    赵文瑄的眉头皱了又皱,这个柳青莲还真是活得腻烦了,居然敢这么嚣张。一直在暗处的林申见主子的脸色越来越差,少不得现身问道:“将军,用不用属下去一趟衙门?”

    赵文瑄“哼”了一声,“不用了,孟九在那里盯着呢。”随后,挑帘进了屋。

    柳音音自从回了府就一直坐在圆凳上,茶水、点心一样没碰,只是呆呆地坐着,似在想事情。

    “是不是在担心木春?如果你可怜她,那就将她接回来。至于柳府那边,我随便安排个人,都能让他们消停。”赵文瑄一进里间就看到柳音音唉声叹气的模样,心下也跟着疼了起来。

    柳音音想事情出神,没有注意到赵文瑄是何时进来的,待她听到他的声音时,他已经在身边坐了下来。

    柳音音摇了摇头,“木春也不是个娇气的主儿,况且我在那儿留了丫鬟和婆子,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柳音音已经动手为赵文瑄倒了一杯茶,此时见他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将茶杯往他身前一推,嗔怪地说道:“这么看我做什么?”

    赵文瑄不去接茶,而是顺势握住了柳音音的双手,眼睛里闪烁着暖暖的光晕,“早些时间,管家派人进宫传话,说你一进府就问我何在。可是找我有事?”

    柳音音点了点头,“关于柳青莲的同谋……我思来想去,会不会是林府的人?林振轩自从当上了丞相就有些荒唐。算起来,他大小女儿也都曾栽在你的手上。此时,若是林府借着帮助柳青莲的名头而出人出力,也是有可能的。”

    赵文瑄温润地笑了笑,“所以呢,夫人是想让我去查一查现如今的丞相府吗?”

    柳音音郑重地点了点头。

    “此事确实与林府脱不了干系,而那个凶手也已被林申送去了衙门,用不了多久,这件案子就会彻底结束。但是……这件事虽然看起来与林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有些事没有证据也是说不出口的,除非那个同伙能够指认林府。”

    柳音音瞪大了眼睛,反抓住赵文瑄的手,惊讶地说道:“凶手已经抓住了?”

    赵文瑄点了点头,“我做事,你放心。如今这事儿闹腾成这个样子,林府必然不敢再多做事情,我也找了合适的机会警告了林振轩。眼下,就等着肖铁达审理、结案了,大约也就是这两天的光景。”

    柳音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的冤屈早晚都会洗刷,但是她真的不想再看见柳青莲祸乱人世间了。不论是什么刑罚,都应该让她好好为自己做过的错事买单才对。

    “绿柳,去给将军煎药。”这几日事多,柳音音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真是不好意思。

    赵文瑄刚刚还是笑容满面,片刻便是愁云惨淡,“夫人,我现在似乎、好像、可能没什么事了,大约是不用吃药了,不如叫张大夫再过来看一看吧。”他可真是不想再喝那个东西了。

    柳音音大手一挥,绿柳得令退出去煎药。

    “这几日忙着柳府的事儿,都没顾得上你。张大夫的意思是,你这身体有些不好,要尽量吃这些药补着。所以,你还是先吃一阵子吧。”

    赵文瑄觉得自己拗不过柳音音,也只能由着他。

    不多时,孟九在外间汇报,柳青莲与同伙双双认罪。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个同伙确实是林府派出去的人,但不是林振轩指使的,而是林霜儿秘密找的人。最开始一次去尼姑庵找柳青莲,想与她合作一起对付柳音音被拒绝了。直到李氏重新回到柳府之后,听说日日受到责打,遭尽了苦楚,简直是生不如死时,柳青莲才答应与其合谋。

    她知道自己的一念之差会害死母亲,可她认为,母亲这么活着也是受苦,莫不如自己给她做个了结。

    而李氏真正的死因是慢性中毒,那同伙其实就在柳府中当差,想在李氏的饭菜中下毒太容易了。待李氏中毒而亡后,又制造了假的犯罪现场,趁着大家都在前院的灵堂叩拜时,他跑去报了衙门,然后又偷偷跑路了。

    好在孟九带人抓的比较及时,当时他还有些犹豫要不要走,还想留下来听一听风声,结果就被逮个正着。在同伙的口供之下,柳青莲百口莫辩,最后认了罪。

    柳青莲与其同伙都被判了死罪,待府尹大人将案牍提交到上面复核通过之后,就要行斩了。

    柳音音摆弄着茶杯,没有特别的情绪,赵文瑄担心地看着她,“不满意这个结果?”

    柳音音摇了摇头,“这是最好的结果,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只是觉得柳青莲这么做真是丧心病狂。”

    “人啊,有时就是这样,遇到一些解不开的事情时,就像是魔怔了一样,控制不住。”

    “将军、夫人,药煎好了。”绿柳将药碗端了进来放在了赵文瑄的手边,随后退了出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4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