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金玉良医书页

番外四、玖儿 文 / 寂寞的清泉

    景仁四年正月。

    鹅毛大雪铺天盖地,灰色的天空更阴沉了。穿着素服的姜玖久久站在廊下,眼圈红红的,手脚已经冻麻,可还是不想回屋。

    陪她在冷风中站了许久的罗嬷嬷再次劝道,“姑娘,回屋暖和暖和吧。若八爷回来,丫头会来禀报的。”

    姜玖也实在冷极了,刚要转身回屋,就见丫头蜜饯跑了过来,“二姑娘,八爷回来了。”

    姜玖听了,急步下了抬阶,向竹轩快步走去。

    从晨轩去竹轩要经过正院。正院里静悄悄的,陆漫领着几个孩子去了何府,刘惜蕊的二儿子何荣今天满月。

    旗长大前天死了,东辉院的人都极其难过,也包括老驸马和姜悦。姜展魁和姜玖没有心思去喝满月酒,陆漫母子几人却不能不去。

    今天早上,姜展魁带着旗长的尸骨去了京郊沙平县西北坡村,把它埋去那里的后山,三哥就是从那里把它抱出来的。一起去的还有豌豆黄、黄豆豆、豆圆圆、酥心糖,豆圆圆是黄豆豆的儿子,豌豆黄的孙子。

    本来姜玖也想去的,陆漫和姜展魁都不同意。天太冷,路上不好走。

    姜玖来到竹轩,厅屋里蹲着三豆一狗,姜展魁怀里还抱着一只小狗。小狗土黄色,长得有些像旗长,可爱极了。

    姜展魁举着手中的小狗,笑道,“这是郑大哥送我们的,是旗长的侄孙子。我给它起了个名,叫把总。”其实他更想叫它将军,怕别人说他有侮辱将军之嫌,还是起了个低级军官的名称。

    姜玖接过把总,把总比三豆的体形大些,好像刚刚断奶。它喜欢香香的小手,伸出舌头舔了舔,被顺了毛后更舒服了,又眯了眯眼睛,叫了几声。

    姜玖的心情似乎也好过多了,说道,“长得像旗长,以后肯定会跟旗长一样威风。”

    姜展魁点头,又说道,“我和郑大哥把旗长埋在山里的一棵松树旁,还做了记号。那里风水好,风景好,等到春天我领妹妹去,再在小坟边上栽些花,以后……”

    后面的话他没好说出口。他看看蹲在那里冥思的豌豆黄,它已经有些老迈了,不愿意再出去野,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窝在三嫂的身上。因为今天要去埋旗长,所以才跟了出去。以后,家里的动物们死后就都埋在那里。

    两人正说着,就听见外面热闹起来,是陆漫一家和老驸马回来了。

    老小孩子听说家里又来了一个新成员,都冲了进来。打头的是老驸马,紧跟着俊哥儿和彥哥儿,再后面是悦儿牵着快急哭了的雪儿,陆漫走在最后。

    看到那条小狗,陆漫恍然,真的跟当初的小旗长一模一样。

    吃过晚饭后,老小孩子又去竹轩看把总,怀抱豌豆黄的陆漫把姜玖和姜展魁叫去了上房,嫁妆已经基本准备好了,单子也理好了。

    姜玖五月二十出嫁。夏起光三年前已经考上了举人,为了保险起见没有参加第二年的春闱,准备明年再考。

    姜玖接过厚厚的嫁妆单子,里面有当初分家时给她准备的嫁妆,包括这些年的出息,有三万多两银子。哥哥嫂子还另送了四万多两,加起来总共八万两银。

    她感激地说,“谢谢嫂子。”

    几人正说着,院子突然传来突兀的跑步声,以及叫喊声,“三奶奶,三奶奶,不好了……”

    陆漫几人起身出去问道,“什么事这么急?”

    那个婆子说道,“太上皇驾崩了,大长公主晕过去了。”

    几人都唬了一大跳。

    陆漫把豌豆黄塞进姜玖的怀里,说道,“我现在去鹤鸣堂,你们让人把家里重新布置一下,再换上素服。把老驸马安抚好,让他住去竹轩……”

    陆漫边说边向东小门走,樱桃拿着斗篷追了上去,绿绫等人又拿着医药箱随后赶去。

    近几年,太上皇的身体一直不好,随时有驾崩的可能。

    姜展魁和姜玖对望一眼,知道姜展魁准备今年秋天考举人是不成了,秋闱肯定会延后。姜玖的婚期在五月,还是能够如期举行。

    五天后,又传来一个震惊朝野的消息,以大楚为盟主的多国联军取得了全面胜利,占领了于孙国,斩杀了于孙国的国王及其儿子和兄弟。若是善后事宜顺利,今年秋就能搬师回朝……

    已经快死了的长亭大长公主听到这个好消息后,竟然又活了过来。本来府里已经准备好要办丧事了,姜玖的婚期也不得不推后了,这真冰火两重天哪。当然,高兴也只能心里高兴,不敢表露出来。

    长公主虽然没死成,但身体已经垮了,绝大部分时间躺在床上。

    陆漫一直在鹤鸣堂服侍大长公主,很少回东辉院。姜展魁去了国子监,东辉院就是姜玖管着侄子侄女,还有老孩子老驸马。

    天气渐热,草长莺飞。人们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活,大长公主的身体也好多了,姜玖的婚期也在悄然临近。

    五月初六,夏家送来了聘礼。夏家虽然清贵,但到底不像勋贵世家富得流油。聘礼大概有一万多两银子,陆漫又把能带走的都加进了姜玖的嫁妆里。

    五月十八,从早到晚,安静的晨轩一片喧哗。添妆的,看望姜玖的,络绎不绝。连从来没有屈尊来过晨轩的二老爷夫妇,都一起来了。

    二老爷说了一堆如何孝敬长辈、服侍好夫君的话,又给了她一张两千两银子的银票。二夫人几乎没说什么话,她知道,自己这个母亲的话将会由陆漫来说。

    当晨轩彻底安静下来,已经戌时初,陆漫来了。

    “嫂子。”

    姜玖起身,走过去拉住陆漫的手晃晃,像小时候在跟嫂子撒娇。

    望着姜玖红红的眼圈,陆漫的鼻子酸酸的,她也舍不得这个自己从小带大的妹妹。本来想说,想家了,就多回来走走。但想到夏家是个大家族,她嫁过去的行动肯定没有那么自由。又改口道,“你嫁去夏家后,我们换着去你家看你。”

    陆漫把姜玖拉着坐下,又嘱咐了一番如何在大家族中过好自己的日子。这些话,陆漫之前教了姜玖许多次,现在又郑重地讲了一遍。

    最后说道,“不管如何,你做到该做的了,若还要受气,不要自己忍着,让人带信回家。”又嘱咐了罗嬷嬷和丫头们一番。

    哪怕夏家是陆漫寻了好多人家才找到的,她还是不放心。

    姑嫂两人说到戌时末,陆漫便要走了。她示意了一下,下人们都退了下去。

    长嫂如母,陆漫要对小姑娘进行“性教育”了。

    她把一本这个时代通行的婚前读物交给姜玖,说道,“晚上好好看一看,明天不要害怕,放轻松便不会那么疼……”

    做为一个现代灵魂,陆漫似乎也只能这么进行“教育”。

    姜玖的脸羞得通红,接过小本子,“嗯”了一声。

    望着陆漫的身影,姜玖的心情极是矛盾。她憧憬与夫君琴瑟合鸣的生活。可又舍不得离开这个家,舍不得嫂子和哥哥,还有侄子侄女。对,嫂子放在了哥哥前面……

    五月十九下晌,晨轩的厅堂里一片热闹,二老爷夫妇坐在八仙桌的两旁,准备接受新人的跪拜。二夫人一旁,专门设了个座,给陆漫坐的。这是长公主的吩咐。

    在一阵爆竹和锣鼓声中,两个新人给二老爷夫妇和陆漫磕了头。二老爷捋了捋胡子,摆了一下泰山大人的款,说了几句让姜玖如何孝敬长辈、服侍好夫君的话。

    二夫人侧头对陆漫说道,“展唯媳妇代我说吧。”

    陆漫也不谦让,她对姜玖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便对赵启光说道,“妹夫,我家小姑善良温婉,是天下最好的姑娘。今天以后,我们把她交给你,希望你能善待她,爱护她,让她幸福,一生一世。”

    说到一半,陆漫的声音就哽咽起来,她还是坚持说完了。

    夏启光又磕了一个头,说道,“嫂子放心,我会对她好,让她幸福,一生一世。”

    盖头下的姜玖哭出了声。

    一对新人起身,姜展魁过来背起了姜玖,同夏起光一起走去外面。

    锣鼓声渐渐远去,直至消失。

    陆漫怅然若失。姜玖嫁人了,再等两年姜展魁成亲就会分家出去。

    这两个孩子是她一手带大的,也是同她患难与共的,她舍不得。

    ps:还有一章番外,明天更。,“ ”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