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过门

435 江珩阶级论 文 / 简思

    江巍照是请假出来的,当天晚上赶晚飞机又赶回去的,没办法那边剧组有进度的,不是为了江珩,他不可能特地跑回来一趟,其实这些事情不去看不去理就好了,可小二的个性就不行。

    江珩既然能答应他哥,那肯定就不会再干。

    他是想把人直接逼死,能逼多惨就有多惨,他不在乎别人疼不疼,你先让我疼的,但他在乎老大的感受。

    早上陪着他妈去跑步,难得今天一早没去打篮球。

    “你不伤心吗?”

    他问他妈。

    赵生生:“为什么伤心啊,我教了那么多的学生,总会有一两个不太和谐的,这不是挺正常的。”

    没有三天两头就蹦出来一个这样的,她不是该庆幸嘛。

    江珩现在知道他大哥像谁了。

    像他妈。

    太天真了!

    耸耸肩,不伤心就好。

    这人啊,怎么样都是活,但是他觉得大哥和母亲活的糊涂!

    这事儿且不提,那家也是闹的一个底朝天,最后怎么样了那不是大众所关心的问题,一旦离开了江巍照本身,不会有人对这个感兴趣的,慢慢的也就平静下来了,不过那家长后来又接受了几次采访,态度很坚决,就是要咬死赵生生。

    闹到这个地步,没办法求和了,双方的脸已经撕成这个样子了,怎么样也不可能握手言和的,还不如就一撕到底呢。

    江珩希望他妈就不要工作了,待在家里每天美美容买买东西不是挺好的。

    很老派的思想。

    放学他妈接他出去吃饭,江宁叙没在家,母子俩经常偶尔约个会什么的,江珩的身高已经比他妈高了,走在旁边,能帮着提东西也能帮着分忧解难了。

    “星期日去不去上中?”赵生生问儿子。

    手上挑着袜子,她儿子最近不知道怎么就对袜子着迷,各种各样的搭配,家里的帆布鞋都要排成排了,他哥愿意给买,他自己个儿愿意穿,那当妈的也不能多说什么,就是男孩子喜欢的吧,和当妈的喜欢的不一样,她重新给挑几双。

    “不去!”

    他才不愿意去上中呢。

    没劲。

    哪里都不愿意去。

    “你爸这个月底之前回不来了。”

    “不回来就不回来呗,你想他你自己去啊。”

    他都多大了,自己也能搁家待着。

    赵生生回头瞪小儿子一眼。

    “你儿子呀,长得真帅气!”

    售货员例行夸赞。

    赵生生嘴上说,“嗯,我小儿子,还行吧。”可脸上流露出来的情绪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自己生的怎么样的都好,瞧着就喜欢,五官不如他大哥,可小二有一股酷劲。

    看多了脸白的,突然看看小黑脸也蛮动心的。

    “看看行不行?”拿起来给小二看。

    她自己做主买了也不行,还得他点头,不然买回去人家不穿啊,之前给买的那些就嫌弃不好看。

    江珩不耐烦。

    “行行行。”

    “就陪我逛个街就不耐烦了?”小声嘟囔。

    江珩差点没疯。

    当儿子还得有陪逛街的义务,你陪我爸逛街你都躲呢!

    算了算了,你是弱者,你说了算!

    探过头,认真看了一眼,把赵生生手里的袜子拿开,自己从下面翻找出来一双花袜子。

    赵生生:“……太花了吧。”

    这颜色穿在脚上那得是什么样的感觉啊?

    他妈手里抓了三双,江珩给换掉了两双,不是为了顾全母亲的面子问题,可能这三双就都淘汰了,他不喜欢他妈挑的亮色。

    “穿我脚上就不花了。”

    “那不一定。”

    “付钱!”

    江珩让他妈刷卡,自己找了旁边的椅子,撕开上面的贴,脱了鞋拿出来脚直接换上。

    和你犟这个没用,直接换给你看!

    售货员笑,觉得男孩儿就是这样,对着老母亲总是有一种不耐烦的感觉,自己家的那个也这样。

    “他挺会搭的,这一季我们配鞋就是这样搭的。”

    每一双袜子配什么颜色的鞋,其实都是有样子的。

    赵生生认真看了看,还别说,臭小子的审美还不错,看着是花可穿到了脚上就不是那种感觉了。

    其实还是脚和腿长得好,怎么穿都好看。

    爱美着呢。

    大冬天的就急吼吼的等着露脚腕,就想着光脚穿鞋,现在这些孩子们啊,可不好管。

    “麻烦帮我装一下。”

    江珩将袜子从脚上脱了下来,自己叠了叠,赵生生伸手和他要,他没直接给,而是接过来袋子装进了袋子里,依旧一脸冷酷的表情。

    买完东西陪着她到处转转,赵生生没有想买的就是想逛,吃完了饭消化消化。

    “妈,你就不能不教了吗?”

    江珩直接说出口。

    赵生生挑眉:“为什么不教啊?”

    她就是干这个的,而且干的很开心。

    她教完了老大又教的老二不是嘛。

    “我家也不差钱,你不赚钱也不用担心,就算是我爸将来劈腿了,还有我和我哥呢。”

    担心没人给钱,这个其实完全没有必要。

    不上班了就不用防备那些人了,省得叫别人整,犯不上的事儿,他这家庭母亲坐着享福就好了呀。

    “你可比你爸还大男子主义呢。”

    生生停下脚直视小儿子,江宁叙从来没劝过她别干,小儿子现在发话了。

    “这不是大男子主义,别往我头上贴标签。”

    推开母亲的手。

    “你姥都没说上了年纪就靠我养着,我活的还不如你姥呢?”

    “不是这样比的,谁养你都是应该的,你是我爸的老婆,是我和江巍照的妈。”

    “为什么不上班啊?就为了一次小意外?”

    江珩勾起一个残破的笑容:“妈,你不觉得你和那些人沟通是完全没必要的吗?不是一个层次的,何必在一个平台上沟通呢。”

    拉低了自己的身份去迁就那些人,何苦呢。

    “我和谁是一个层次的?你妈我也没伟大到只是奉献,我付出辛苦也是赚了钱回来的,这是对等的。”

    太像了。

    太像他奶了!

    这根本不是谁教的事情,没人教过,可江珩骨子里的想法和他奶如出一辙啊,你说基因可怕不可怕。

    这中间还横着他爸呢,结果像奶奶?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