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萌妻不服叔

番外23 我恨嫁了 文 / 堇颜

    姚通说着,很快便自我否定了。

    “小梦,爸不想让你因为我,耽误了自己的婚姻和爱情,如果真的不合适,就算了吧。”

    姚通宠自己,姚梦心底是明白的。

    姚梦凤眸泛红,将眼眶的湿润逼了回去,主动亲昵的依偎在姚通的肩头。

    “爸,你对我最好了。”

    “好了,快别撒娇了,我啊,把你给宠坏了……”

    顿了顿,姚通继续道:“婚礼的事儿,你和叶尘看着一并处理吧,将影响降到最低……如果真有负面影响,就让姚家担着吧。”

    毕竟叶尘也是受害者之一。

    “嗯,我明白。”

    ……

    姚通自己也感觉到身体在好转,忍不住抬手落在了腹部位置,神色复杂。

    “小梦……爸爸由衷的感谢这位善良的捐献者,他不只是给了我二次生命……还能让我再陪着你时间久一点,再久一点,爸爸真的很感激。”

    姚梦:“……”

    姚梦欲言又止,唇角的笑意凝结,良久之后点头。

    “嗯。”

    ……

    姚通在医院又住了一周后便安排出院了,在家好好调理就好。

    姚梦将百亿美金拿出了三分之一,用于做慈善。

    钱财始终是身外之物。

    如果家人不在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至于叶尘,医院还是决定给他放长假,毕竟,这算是医疗事故。

    叶尘独自一个人去了西藏,云南……

    姚梦看着微信男人发来的照片,知道叶尘的内心其实一直很强大,他根本不需要调整什么的。

    至于两个人的婚讯,也做了淡化。

    宾客们得知姚通生病后,便也明白了婚礼的意义,取消也无可厚非。

    ……

    姚梦重新回到了台里上班。

    阔别了两个月,首播的收视率依然爆棚。

    姚梦淡笑,说起来,马上还有两个月就要过年了。

    过年后……自己就29岁了吧。

    ……

    姚梦每天晚上都会去“医院陪着乔景年。

    男人仿佛是成了睡美人一般,安静的躺着,没有生息。

    姚梦除了陪姚通,上班之外,就是跟乔景年在一起。

    晚上,更是会陪着男人一块儿睡。

    虽然陪护椅躺着很不舒服,但是姚梦却并不介意。

    ……

    “嗯,昏迷47天了……睡这么久了,还没睡够嘛?”

    姚梦缓缓地伸出小手握住了男人的大手。

    “乔景年……发现你睡着的时候还是挺帅的,我这算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姚梦说完自己也乐了。

    “对了,乔氏现在由叔叔打理……听说阿姨……也有在帮忙,你放心吧。”

    乔成和战微本来的关系是陌路,唯一牵连着两个人的就是乔景年。

    两个人都在想,如果有一天……乔景年……这个纽带断了,这关系也就断了。

    可没想到……这有一天,纽带断了。

    这两个人的关系却修复了。

    没办法……为了儿子……

    纽带虽然断了,可是这儿子打下的半壁江山,自然是得守着的。

    姚梦已经开始称呼战微阿姨了……曾经恨死她了,可是如今……面对乔景年随时都有可能逝去的生命,姚梦觉得自己不再恨了。

    恨不起了。

    ……

    “然后,我也挺好的,爸也挺好的。”

    “我们……都挺好的……”

    “如果你能醒过来,那么就更好了。”

    姚梦就不是话多的人,可是如今面对乔景年却觉得有说不完的话。

    当然……每一天都是毫无回应。

    姚梦贴心的给乔景年擦洗了下,睡在了一旁的看护椅上。

    一夜无眠……心痛到难以平复。

    自己和乔景年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

    夜以继日……

    除夕这一天,姚梦在家里陪完姚通之后,又陪在了乔景年的身侧。

    姚梦嗅着鼻子,难免有些感慨。

    “乔景年,过完今天,我就29了……恨嫁了。”

    姚梦伸出小手摩挲着男人的俊脸,昏迷了三个多月,乔景年肉眼可见的瘦。

    虽然已经补给了不少营养。

    “你……我不知道29岁的时候,还能不能跟你补办婚礼……”

    “你这人也真是的,都娶我了,还不办婚礼,我都不好意思跟爸说。”

    “这里的小护士,都以为我们俩是男女朋友……都夸我人品好,对你不离不弃,她们是不知道,我也想跑路啊……主要是跑不了,谁让我跟你签了结婚协议书呢。”

    “所以……乔景年,你真的很不靠谱……没有责任感……花心大萝卜,看着就让人……”

    讨厌这两个字姚梦一时之间说不出口。

    因为……一点儿都不讨厌。

    “虽然你一无是处,可是……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还是会选择暗恋你……如果蹉跎自己的岁月,感觉……也不赖。”

    说完,姚梦嫣然一笑,十分倾国倾城。

    躺在病床上的乔景年却毫无声息。

    姚梦眸子泛红,心理防线每一次都需要重新建设。

    “乔景年,我告诉你……如果30岁的时候,你还不能醒来,不娶我……我……我就改嫁,我说到做到,这是最后的通牒!”

    说完,姚梦紧握住乔景年的大手,认真道:“记住了嘛?”

    话落,始终得不到男人的回复,姚梦心里不是个滋味,紧握住乔景年的大手,再收紧。

    “我……我是认真的,谁还能没点脾气呢?总不能我一直追着你转吧。”

    话落,姚梦亲吻着男人的大手,用自己的方式传递着自己的支持。

    ……

    除夕之后。

    姚梦倒是意外得知了乔氏出事了。

    乔氏的资金链断了。

    导致多个项目开展不顺,所以……一下子资金链就崩盘了。

    姚梦:“……”

    乔家的财力姚梦之前也是知道的。

    谈不上富可敌国。

    但是不至于周转不灵。

    姚梦直接赶到了乔氏,就看到了一筹莫展的乔成和战微。

    乔景年昏迷这四个月的时间,俩人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原先是各玩各的,现在……忽然玩不动了。

    “有没有让财务查资金链,是不是被财务黑了钱?”

    姚梦着急的说完之后,便让人把财务带来了,见状,姚梦直接言简意赅的说明了自己的意思。

    “如果账务不透明,差额比较大,我觉得不如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