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乔先生的黑月光书页

384 神一样的天狗 文 / 姒锦

    郑西元和王雪芽一起失踪了。

    事发突然,打乱了池月和乔东阳的婚礼节奏。

    整个酒店陷入焦灼。

    天气情况不好,乔东阳怕耽误时间,只好先安排两个大巴载着万里镇的亲朋先走,派了侯助理陪同过去,同时,把池雁、于凤、孟佳仪、刘芸等人都带走了。他自己和池月留了下来,配合警方调查。

    他们报警后不到三分钟,派出所的民警就赶到了现场。

    权少腾一起过来的,冷着脸,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乔东阳开玩笑。

    在调取酒店监控后,他们发现王雪芽和郑西元是一前一后走出酒店的,时间是昨天晚上的十点,王雪芽在前,郑西元在后,前后相距不到半分钟,一起消失在酒店门口,再没了踪迹。

    万里镇还在建设中,很多地方没有商家入住,更没有监控,所以,这两个人到底去了哪里,一时没有线索。

    池月一遍遍拨打王雪芽的电话,都是关机状态。

    她再不能平静。无数社会新闻女性遇害案涌入脑子,搅得她心乱如麻。

    这一等就到了中午,还是没有消息传来。

    池月坐立不安,双眼通红,整个人都陷入了恐惧……

    乔东阳看她这样,神色极是凝重:“池月,我们必须走了。”

    明天是他们的婚礼,航天城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来了那么多客人,不能缺了主角。

    池月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脚就像生了根,没得到王雪芽的消息,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去办婚礼。

    “再等等吧。乔东阳,我们再等等。”

    乔东阳抬腕看了看时间,“我们在这里,帮不上忙。”

    警方正在调查,他们在这儿能做的只是担心和焦虑,于案情并无帮助。

    池月知道他是对的,可还是忍不住挣扎,“你不觉得这事儿是冲咱们来的吗?”

    昨天晚上有沙尘暴预警,她再三叮嘱王雪芽不要出门,如非必要,她为什么会出去?还有郑西元,他是自己出去的,还是跟着王雪芽一起走的?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且,这些事情,就发生在范维跟踪他们的时候……

    太巧了!

    “我觉得是咱们连累了他们。”池月巴巴望着乔东阳,沉着眉,目光有些凉,“如果没有他俩的消息,我们怎么能高高兴兴地举行婚礼呢?”

    乔东阳沉默。

    是不能高高兴兴举办婚礼……

    但又怎么能丢下航天城那么多人,放鸽子呢?

    ~

    腊月天,万里镇的正午,仍然燥热不堪。

    乔东阳买来了饭,端到池月面前,可是她一口都吃不下去,坐在酒店大厅里发着呆,不停刷着手机,生怕错过了什么有用的信息。

    乔东阳叹口气,把盒饭打开,筷子塞到她手上,“再怎么难受,也得吃几口。没有力气,把自己饿坏了,你怎么等小乌鸦?”

    池月忽然抬头,眼睛里泛着红,“她不会出事的,对吗?”

    乔东阳目光微微一沉,摇头,“不会。”

    听他说得斩钉截铁,只为要一个安慰的池月,内心果然舒服一些,“真的么?”

    “真的。”乔东阳望住她,肯定地说:“有时候,没有消息反而是好消息。”

    池月一愣,片刻,低头捂住了脸。

    “我就是不由自主往最坏的方面去想,完全无法控制……乔东阳,我觉得我快要疯了。”

    她和王雪芽的感情,乔东阳一直看在眼里,那是很特殊的一种情况,共过患难,真的比亲姐妹还亲。

    “我理解。”乔东阳不再劝她吃饭,而是拉椅子坐在她的旁边,自己端着饭盒,挑起饭菜喂她,“来,吃一口。”

    池月一尬,偏开头,“我不吃。”

    “张嘴……”

    “我真的不想吃。”

    “好吃的,你试一下。来,乖了。”

    池月看着他,还有那只举了好半天的手,慢慢张开嘴。

    “这就对了嘛。”乔东阳很开心,微笑着哄她,“咱们不能自乱阵脚,对不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池月瞥他一眼,沉默一会儿,慢慢从他手上拿过筷子,“我自己来。”

    ~

    乔东阳给权少腾联系了好几次,每一次池月的耳朵都恨不得黏到话筒上去,然而,她等到的,是一次次失望,权少腾那里,他们没有得到一丝半点的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太阳渐渐西沉,天色又已黄昏。

    航天城一个接一个电话地打过来催问

    万事俱备,只缺主角。

    从万里镇出发到航天城,路途有些远,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乔东阳敷衍着航天城,却没有催池月,他站在她身边,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淡淡说:“你怎么考虑的?”

    池月脸上的焦虑一览无余,“……我们不能再等了,是吧?”

    乔东阳点点头,语气平静目光坦然,“如果你要等,我陪你。”

    池月没有吭声儿,只是看着他。

    乔东阳与她四目相对,好一会儿,叹口气,“婚礼什么时候都可以。如果你要留下来,我就通知那边取消,或者延期……”

    池月:“你会生气吗?”

    乔东阳:“不会。我以你为重。我要娶的是你,不是婚礼。”

    池月从他脸上看不出有半点口是心非的情绪,知道他的诚心的顺着她,几乎突然间,她泄下心头那口郁气,“我们走吧。”

    她突然的决定,乔东阳有些意外,“去哪儿?”

    “你说呢?”池月抿了抿唇,看看这个冰冷的酒店,“你说得对,我留下来也做不了什么。走吧。”

    乔东阳没有动。

    他站在原地,确定池月情绪稳定,心口如一,这才朝她伸出了手。

    “走。”

    ~

    吉丘是典型的沙漠气候,白天热得流油,一到晚上冷得出奇。入夜,风大了,气温降了,池月蜷缩在汽车里,一言不发。

    从万里镇往吉丘县城方向的路,去年重新修过,水泥路面很平整,但是中途有几段公路,在重载大货车的重压下有些变形、坑坑洼洼,到处是碎石,汽车从上面经过,颠簸得胃气上涌。

    “难受吗?”乔东阳问。

    “还好。”池月在节目组期间受的前庭功能训练,还是有用的,要不然早就吐出来了。

    “忍一会儿。这段路很快就过去了。”乔东阳想了想,又解释:“月亮坞的大量建材,都是从这条路运进去的。要承载太多重型大货车,这条路修修补补好多次,还是扛不住……”

    池月点点头,没说话。

    乔东阳侧过脸来,“你眼睛很红。睡一会儿吧,到航天城天都快亮了,你没时间补觉。”

    “没事。”池月说:“我还不困。也睡不着。”

    “把眼睛闭上,养养神。”

    明天是他们的大喜日子,要打扮,要化妆,如果她气色不好,会影响状态。池月知道这个道理,于是不再多话,乖乖闭上眼睛,准备在车上打个盹——

    天色渐晚,天际暗沉一片,道路两侧沙丘连绵,汽车行驶其间,像一条在水里游弋的鱼儿,一会儿被掩于山峦,一会儿浮出地面。

    池月把帽子拉下来盖住眼睛,遮挡住半张脸,不想乔东阳看见她的表情——因为她实在没有办法放松,她不想把负能量带给他。

    “乔大人——”天狗的声音突然入耳,“姐姐是不是失眠啊。我可不可以放点音乐。”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小机器人改口叫池月“姐姐”了,乔东阳听着不那么顺耳,但总比它天天“追求”池月,又是表白又是爱的强太多。

    乔东阳看了池月一眼,“随便你。”

    “可是,姐姐喜欢什么歌呢?”

    “……随便你。”

    天狗:“对不起,乔大人,我的音乐库里,没有《随便你》这首歌。你能不能换一首?”

    乔东阳:“……”

    聒噪的天狗,说它聪明吧,有时候是真聪明,可再聪明的机器人,都不是人。共情心只能体现在一定程度上,大多数时候,他还是个冰冷的小东西——除了对池月。它对池月是真的十分上心十分有感情,比如为她放音乐,完全没有接收到他的指令,就有了自主的建议。

    乔东阳叹口气,“你要是找一首她喜欢的歌都做不到,我要你何用?”

    天狗:“……”

    小机器人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突然汽车音箱里传来了歌声。

    “那些不回家的清早又失了眠,就会想起那个夏天,我在这喧嚣里把你寻找,人见人爱的喵小姐……”

    池月闭着的眼皮微微一跳,在《再见吧喵小姐》的歌声里,眼眶突然变得滚烫,强忍的泪水控制不住往外涌。

    不知是歌声打动了她,还是她的心情重新解读了音乐,池月觉得这首歌十分应景,小乌鸦就是她的喵小姐,而她就是那个在喧嚣里寻找的人……

    池月指头微微攥起,心情沉到了谷底。

    一只手慢慢包住了她的拳头,轻轻一捏,乔东阳的声音温柔得像缓慢的流水,“睡吧,乖。睡吧,什么都不要想!”

    天狗:“姐姐是不是不喜欢这首歌?”

    “……”

    没有人回答。

    天狗:“姐姐要是不喜欢,我就要换一首了。”

    池月突然睁开眼,“不用。”

    天狗兴奋起来,“好哇好哇,姐姐很喜欢天狗放的音乐呢。”

    池月嗯一声,算着回答。

    不回答机器人的话,也很不礼貌,池月是这么想的。小天狗却像是受到了鼓励,又或者是它根本就没有感同身受的担心和焦躁,竟然愉快地跟着音乐的旋律唱了起来。

    汽车里,歌声飘荡……

    公路绵长得仿佛没有终点,无限向前延伸。

    “前面又有一段烂路。”乔东阳提醒池月,没听到她的反应,他小声问:“你睡着了吗?”

    池月没有睡着,但脑子有点晕,心情沉重也不想动弹,闻言,她慵懒地嗯了一声,“快了。”

    乔东阳靠过去离她近了些,让她的头可以倚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又将车上的毯子拉过来盖住她,手指轻轻拢好她披散的头发,像在安慰受伤的小孩,“那就继续睡。”

    池月没有动,呼吸浅浅。

    汽车果然颠簸起来,黑暗掳走了沙丘上最后一丝美景,整个天地暗沉无光,四周里除了风声,什么都没有。

    空灵的歌声还在继续,天狗也在跟着哼哼,突然,嘎吱一声,汽车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重重颠覆一下,停了下来。

    天狗:“报告乔大人,前面有路障,无法通行!”

    乔东阳神色微凛,透过车窗望向公路。

    这一段公路坑洼不平,路面上有汽车掉下的碎石,但越野车是可以通行的,天狗说的路障是前方不远处的公路上倒下来的两棵树,还有树后的一堆乱石……

    池月拿开帽子,睁开眼睛,“怎么了?”

    乔东阳没有说话,慢慢摇下车窗。

    旷野里的风很大,鬼哭狼嚎一般叫嚣着。

    这不是一个好天气。

    “昨晚的沙尘暴太厉害了,前面吹倒了两棵树,还有一堆石头——”乔东阳回头看她一眼,“你坐在车上,我去弄。”

    池月打个呵欠,“我陪你。”

    “不用。”乔东阳拍拍她手,“外面冷,你别出来。”

    池月皱了皱眉,靠在窗边看着他走向前面的公路。

    风很大,在耳边呼啸而过,像凶恶的狼隼在疯狂地嚣叫,伴随着黑暗冷冷的侵犯着这一片土地。

    池月熟悉这一切。

    沙漠里的常态,总会遇上那么几次。

    她不动,看着乔东阳的背影。

    一身黑色的风衣被拂起衣角,他的样子挺拔而俊朗,像偶像剧里的某组镜头……

    四周都是黑暗和冷寂,池月把头伸出车窗,望着他出神。

    乔东阳突然回头,池月看到了他眼里的亮光。

    “你在偷看我,嗯?”

    神特么的嗯,被风一吹,又沉又撩人,

    池月心里一跳,唇角不知不觉扬了起来,“你怎么知道?”

    乔东阳朝她一笑,蹲下身来搬那棵倒在路上的树,傲娇的神色一如既往,“猜的。你最喜欢偷窥我。”

    池月:“……”

    “难道我有说错?”

    “没错。”

    “那你告诉我,你都在看什么呢?”

    “你长得好看啊,长得好看的人,不就是为了让人养眼而存在的?”

    “我没那么大方,我只给我媳妇儿一个人看,只养我媳妇的眼!”

    池月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暂时忘掉了那些不愉快,“乔东阳,你为什么总有办法逗我开心呢?”

    “我要娶你做老婆,逗你开心,是我的义务。”乔东阳抬起头,暗夜下的双眼像盛入了满天的星辰,在车灯的映照下,亮得迷人,“你不喜欢吗?”

    他笑着问池月,等着她的答案。

    可是,他看见的却是池月寸寸变色的脸和突然惊惧的表情——

    “乔东阳!”池月突然打开车门,压着声音低呵:“快!快上车!”

    乔东阳身子一僵,并没有第一时间站起来。

    风狂吼沙翻飞,树影婆娑狂野,在呼啸的风声里,那突如其来的枪声几乎被完全掩盖,只发出一声低低的闷响。

    砰!低低的,像击在了心上。

    池月来不及多想,跳下车就朝乔东阳冲了过去。

    “乔东阳——”

    “别过来!”乔东阳冷着脸,不等她走近,就地一滚,跃起把她扑倒在地上,紧紧勒在怀里,低吼:“你疯了?”

    池月听他声音中气十足,情绪一松,“你没事?”

    “傻女人,我能有什么事?”他把池月裹入风衣里,迅速往车边撤退,绕开车灯照耀的范围,身子压得极低,就势滚入一个土坑里……

    他把池月护在身下,严阵以待。

    不说话,不暴露目标。

    可是,对方显然不想轻易放过他们。

    砰!又是一声枪响,仿佛在后脑勺炸开,根据声音判断,对方离他们极近。

    池月第一次听到枪声,像一个人看着午夜声的恐怖电影,身子不受控制的绷紧,但情绪还算镇定,“乔东阳,我们这样上车很危险——”

    车灯会把他们照得清清楚楚,俨然是别人的活靶子。

    乔东阳再次揽紧她,“别怕!会没事的。”

    汽车里,天狗报了警:“喂,110吗?我在万里镇通往吉丘的沙海路段遇到了坏人——对方有枪!是的,枪!砰砰砰会响的枪!你们快点来啊!坏人有枪,不知道几个人……我很危险,要保护我!”

    天狗的声音十分机械,与正常人的声音是有区别的。

    估计110有疑惑,只听天狗怔了怔,又补充了一句:“我是谁?我是乔东阳!对的,我当然就是乔东阳!”

    乔东阳:“……”

    乔东阳不知道110相信了天狗没有,但警察赶过来需要时间,他们必须自救。

    因为开枪的人,就在附近。

    “池月,你听我说。”乔东阳突然低下头,望着池月的眼睛,“你趴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吸引对方注意,然后你上车,保护好自己,指挥天狗开车过来接应我——”

    “不!那样危险——”

    “听话!”乔东阳拍了拍她,刚想起身,耳边突然传来长长的警笛声。

    是天狗!

    它播放了警笛,发动汽车,往后退了一段路,突然朝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乔大人!我来救你和姐姐了!”

    ~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