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335:我们在交往,我想娶她(一更) 文 / 浮光锦

    “没了?”

    江沅下意识反问了句。

    “嗯。”

    江晨希那头听着有不少人说话声,她的声音混迹其中,有点飘忽,好像没从那种意外中回过神来,声音低低道,“你们走了没多会儿,爸进房间找她说话,结果就……就已经……”

    “行我知道了。”

    江沅没听她再说下去,直接道,“我们现在过来。”

    话落,她便挂了电话。

    起身走到玄关处穿了大衣,关灯锁门,几乎没耽误什么工夫,便乘直梯到了一楼,去找江明月和阮成君。

    两小只没走远,就在单元楼下绿化带边台阶上。

    纷纷扬扬下了整天的大雪这会儿有点小了的迹象,只空中零星地飘着一两片,路灯的光芒之下,仿若泛着冰蓝色冷光的飞絮。江明月戴着毛绒绒的粉色帽子,黑色水桶羽绒服的拉链一直拉到了脖颈处,映得小脸雪白,粉雕玉琢,她手上也戴了手套,一边放烟花棒一边偏头朝阮成君笑,“成君哥哥你看你看,好漂亮哦。”

    阮成君也穿黑色羽绒服,蹲在积了雪的台阶边沿,仰脸看着她玩,听见这话,便轻轻笑了一下,“嗯。”

    朝夕相处,两人早已处的比亲兄妹还要关系紧密,江沅一手扶着单元楼的铁门,抬眸看了眼,没有第一时间出声。

    ——仿佛不忍心打扰这除夕夜的温暖。

    “姐姐!”

    放完一支烟花棒,江明月一抬眸便看见了江沅,笑着唤了声。

    从小被宠大的小姑娘,过年还是有新奇感,贪玩,无法对大人的烦恼感同身受。她笑脸天真,是以往不知忧愁的欢脱模样。

    “放完了吗?”

    江沅走过去,笑着问了一句。

    “还有两支。”

    阮成君站起来,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剩下的烟花棒,回答道。

    “那就把这两支放完吧。”

    江沅也不晓得自己为何还有这样的闲情。江明月从阮成君手里拿了剩下两支烟花棒,递给她一支,尔后一歪脑袋,让阮成君帮着她点燃了手中那最后一支。

    阮成君帮她点完,抬眸看了眼江沅,轻声询问:“姐姐我帮你点上。”

    “嗯。”

    江沅应了一声,低着头,看着指尖捏着的那支烟花棒,淡紫色的薄塑料外包装纸卷着里面的芯子,打火机火焰燃上前端,“噌”的一声,银色光芒四溅开来,在这暖黄路灯笼罩的雪夜里,好像一个小小的、转瞬即逝的绚烂的梦。

    这……好像是她第一次放烟花棒?

    她看着那细细长长的一节很快变黑,极轻微地笑了一下,垂眸看向似乎还没有玩尽兴的江明月:“走吧,我们回家一趟。”

    “回家?”

    江明月一愣,“爸爸那个家吗?”

    “嗯。”

    江沅点点头,重新走向单元楼门,头也不回地淡声告诉她,“你奶奶去世了。”

    “……”

    两小只一愣,都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三个人从电梯到负一层车库,开车到路上的时候,江沅电话又震动起来。

    陆川又发了视频通话请求过来。

    她瞥了眼,挂断,用语音告诉陆川:“我开车呢。”

    “这么晚了又干嘛去?”

    江沅笑了下,“没什么大事,就老太太在家里摔了一跤,我过去看看。”

    “要紧吗?”

    陆川一愣,例行公事般问了一句。

    江沅和家里老太太关系如何他一清二楚,不过这大过年的,有些话说出来影响心情,没什么必要。

    江沅不想家里的事情影响他,只道:“应该没什么大碍,你别管了,好不容易回来,陪你爷爷奶奶多说会儿话吧。我先不说了。”

    陆川很快挂了电话。

    江沅把手机扔在了副驾驶上,抬眸看向空无一人的茫茫街道,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

    *

    南湖公馆,陆宅。

    远远瞧见陆川在落地窗边打完电话,站在客厅里的陆安唤了一声:“川儿。”

    除夕夜,她和陆渺姐妹俩都是在隔壁徐宅吃的年夜饭。饭吃完没坐多久,两个人都跟丈夫、儿子一起过来了娘家。陆宅这边是等他们进门后才开饭的,因而还挺热闹。过来的时候小徐总拿了瓶白酒陪老爷子喝了点儿,这会儿吃完饭,一众人便围聚在客厅茶几边说话了。

    陆安看见侄子抬步往众人跟前走,高大笔挺的身形远远而来,那股子沉敛的气势,远比他父亲年轻那会儿更出色卓绝,忍不住就在心里叹了一声。

    几年前那件事后,张雅沁进了监狱,陆淳在医院里沉睡很久未醒,海纳群龙无首之际,老爷子发话让人将便宜孙子陆远找了回来暂理一应事宜。

    她以为这是权宜之计,可这一晃眼就是好几年,陆淳中午出了医院,却羞愧到不敢见儿子,找了个寺庙修行去了。海纳里陆远这总经理一当好几年越来越顺,偏偏这正经的陆家少爷却死活不听人劝,别说去公司,回家的时间都越来越少了。

    家里谁说话也不听!

    陆安叹气间,陆远走到一众人跟前了。

    人比较多,他拿了个软凳,坐在了表兄徐梦泽边上。

    家里温度高,徐梦泽单穿了件暗红色圆领卫衣,黑色修身牛仔裤裹着修长的腿,他也坐了个软凳,曲着腿,略有些懒散地,身子侧看在旁边沙发边沿,微微低着一张脸,用一副“网瘾少年”的姿态,安安静静地看着横拿在手上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正放一个电影,是年底上映后便火爆全球的M国大片《幸存者》,陆川低头看过去的时候,一张极英俊且富有辨识度的亚裔青年面容一闪而过,他微微愣了一下,轻轻蹙眉想名字:“这不是那谁?出国混了啊?”

    徐梦泽看了他一眼,语调隐隐有一丝嫌弃的提醒,“周越。”

    ——周越,娱乐圈号称“一个人养活一个公司”的实力电影咖,九岁出道,十八岁拿白玉兰影帝,片酬上千万的超一线实力派偶像小生。也是娱乐圈目前国民度最高、单单一张脸就被投保六千万的顶流演员。

    自己这表弟,训练训傻了?

    “……”

    陆川不怎么看电影电视,这几年周越还去了国外深造没什么作品,仅凭一闪即逝的画面认出他,对他来说都挺不容易。接收到表哥眼眸中不明显的嫌弃,他牵唇笑了声,很随口地说:“不怎么看电视电影,没认出很奇怪?你朋友啊?”

    朋友?

    还真算不上……

    徐梦泽呵笑一声,正想再说点什么,骤然听自己母亲没好气道:“你们兄弟俩是八辈子没见过面还是怎么了?”

    八辈子没见过面的兄弟俩:“……”

    随手将屏幕按了暂停,徐梦泽看着自己母亲笑了笑:“怎么了,人都不能说话了啊——”

    “你妈问你话呢!”

    边上端坐着的徐承义拍了拍他一边肩膀。

    徐梦泽干笑,“什么啊。”

    “还能什么?女朋友啊,再不抓紧,要落到陆川后面去了。”

    对面单人沙发上坐着的陆渺,一边逗孩子一边坏笑。

    徐梦泽咳了一嗓子,满不在乎地说:“我才多大,不急。”

    “过了今晚就二十六了。你说你这怎么回事,以前不让你谈,你女朋友换的比衣服都要快,这会儿让你谈了,天天想着法子搪塞我,你和我有仇是不是?!”

    管不住侄子,陆安喷起儿子来,话里一股子浓浓的火气。

    徐梦泽无语地低了下头,“暂时没有看对眼的,过两年再说。”

    “你——”

    陆安气结,郁闷地看向老爷子,“爸你说说他!”

    陆老爷子端起小女婿递到手边的茶盏啜了口,抬起眼,目光从外孙儿的脸上扫到亲孙子的脸上,声音温和地问了一句:“先说小川吧……”

    他放下茶盏,开门见山地问陆川:“你和江家那女孩什么情况了?要不是别人说,我这老头子都不知道你要结婚了。”

    陆川:“……”

    “噗——”

    刚端了一杯茶喝完的徐梦泽,闻言直接给喷了。

    陆川当年对老爷子有点气,可这么久过去,那股觉得他袒护陆淳的怨气早散了不少,冤有头债有主,老爷子是那个人的亲爸,又是他亲爷爷,当年那种情况,总不可能任由孙子打死儿子。

    况且,他从小是在两位老人膝下长大的,任性了这么几年,有些事,慢慢就想开了。

    谈及江沅,他也没有回避,很认真地回答说:“我们在交往。我想娶她。”

    ------题外话------

    今天阿锦就培训完了,下午七点二更哈。

    有月票的今天欢迎下小周呀,么么哒。

    然后——

    下面小可爱进群找修修哈。

    潇湘中奖名单:

    濛濛柳絮飞,亲爱滴,滚,向日葵飞,13580769643,小岑美女

    扣扣中奖名单:

    下一下一下一下,色字头上一把刀,荏苒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