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暖婚似阳

270为所欲为 文 / 卷卷泪

    话落,众人的目光齐齐的落在许老爷子身上。

    许月声回了头,举起手指晃了晃,似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既然问了,那正好跟你们说一下这事儿。”他思忖了下,继续道:“你们几个年轻人能力都非常不错,到底谁掌管许家大部分生意这个问题,似乎是你们之中哪个都会不服,我老了,不想看到你们整日为这事儿勾心斗角,所以,我想了一个很公平的方法。”

    “什么方法?”他们异口同声的问。

    “我有九个黑匣子,一个自己拿着,其中有八个分给了不同的人,只要你们谁的黑匣子得到最多,谁就是那个继承许家的下一任当家。”许月声继续说,“当然,为了不让你们兄弟之间相互残杀,你们获取黑匣子的方法必须是光明磊落,必须是按照他们的指示去争取,不能私底下威逼利诱,谁得到就是谁的。”

    凭实力去争取,自然不会有人去争议。

    只不过···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怕我偏心,看似公正,其实怕什么都已经内定好了,今天话落在这,争取这个黑匣子,绝对公平公正。。”

    众人沉默。

    许月声看向靳牧寒,“外孙,你也可以参加。”

    靳牧寒微微颔首,“那就却之不恭了。”

    许家不少人凝着一张脸,别有意味的盯着靳牧寒。

    本来争权的许家兄弟已经够多,如今又来一个,做许家的东家,还真是不容易。

    许月声哈哈大笑两声,弓了弓身子,“好了,话说完了,卓晴,扶我回房休息。”

    “是····”

    许月声走以后,许家人陆续离开老宅。

    出来以后,芳兰的脸色沉着,“阿尧,这次你可不能像在云城那般胡闹,许家的东家,你务必争取下来,那些什么情情爱爱,你先放一边。”

    许庭尧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坐进车里,“许家的那些生意自然只能是我的。”

    芳兰倒不是不相信自己儿子,只是发生的变数让人不得不防,她调查过这个靳牧寒,这小辈不止生意在云城做的很大,在国外似乎也有一席之地,如此年轻,又如此深藏不露,是个狠人,她儿子跟对方在云城的博弈自己有几分了解,她的阿尧会输人一截,除了急功近利,还跟那个叫沈千寻的女人有关,又不凑巧的,沈千寻是靳牧寒的女人。

    听说那女人中了七色花,不信靳牧寒这次来没有抱有别的目的,加上还有一个许庭知,芳兰叮嘱:“靳家那小少爷也是个玩的狠的狠人,血流的越多,人越狼他在云城跟靳牧寒一直不对付,关系十分不好,他在北湾,你可以多加利用,让他助你一臂之力。”

    对于自己母亲的叮嘱,许庭尧恩了一声,“开车。”

    “去横北路的记方药管,我给你请了一位老中医,让他帮你看看你的病。”芳兰这个做母亲的最忧心的还是子孙延续的问题,那么多年不见成效,她如何不急。

    许庭尧倒没有拒绝。

    司机只能许庭尧的话。

    许庭尧示意。

    司机才踩动油门。

    老宅里,靳彦冬是吃的最享受的那个人。他吃完最后一块牛排,拿出餐巾抹了抹嘴角,“三哥不愧是三哥,这一下子就成了半个许家人,可真是了不得。”

    靳牧寒垂眸,不语。

    倒是护短的许庭知开口,盯着靳彦冬看:“我听说阿寒小的时候在靳家吃了不少苦头。”

    苦头?

    是吃了点。

    但最后自己可没占什么便宜,自己被关爱的还少吗。

    靳彦冬笑了笑,舌抵了抵腮帮子:“苦头是吃了点,但咱三哥什么人,哪会让自己吃亏,所以,庭知表哥,陈年旧账,你就别算了吧。”

    “谁是你庭知表哥。”许庭知轻笑,并不给他面子,“本来没想翻旧账,你倒是提醒了我。”

    靳彦冬:“······”

    夜幕降临,云城。

    沈千寻一直留在医院。

    沈知意仍昏迷不醒。

    罗文玺中午走了,这会儿又来了,他穿着正装,像是前不久出席了一场比较正式的活动,事实的确如此。

    是记者招待会,他公开声明自己喜欢沈知意,目前正在追求当中,也希望那些被扇动的‘真爱粉’别在网上肆意抨击他爱的人,而那些小作坊,已经被发律师声明,而他们在剧组里的那个算是十分纯洁的亲吻是一个剧里无关紧要的龙套传出去的,但在网上挂出沈知意的消息,甚至是捏造一些虚构的传言,诋毁沈知意的名声的是董夫人的作为。

    他已经出面警告过,但对方仍然我行我素,那就别怪他不留情面。

    他带了一束新鲜的花束,是沈知意喜欢的香槟玫瑰,他看了床上躺着,睡容安静的沈知意两眼,这才抬头看向沈千寻,“吃过饭没有?”

    沈千寻摇了摇头。

    “想吃什么,我让助理给你带。”

    沈千寻寻思片刻,“不用了,我想回御江南一趟。”

    “你回吧,你母亲这里,我帮你看着。”

    “好。”沈千寻说了谢谢。

    “不客气。”这对罗文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天彻底黑了。

    沈千寻回到家里拿了一些沈知意的贴身衣服,两三套外穿的衣服放进包里,彼时,肚子已经传来饥饿的信号,提醒她该吃饭了。打开冰箱,里面食材倒是很多,但她会的却不多。

    这个时候也不想麻烦阿姨过来煮饭,她拿出面,准备自己动手煮一个,刚把锅找出来,手机响了。

    是靳牧寒的电话。

    沈千寻接了。

    “阿寻,吃饭了吗?”靳牧寒嗓音放的轻柔,带着浅浅的思念。

    “准备煮面。”

    靳牧寒眉微拧:“自己煮?”

    “恩。”沈千寻背轻靠着流理台,“不行吗?”

    靳牧寒就差没直说不行,“怎么不喊阿姨过来。”

    “只是简单吃一下,不用这么麻烦。”

    靳牧寒道:“你很久没下过厨,别自己煮,点个外卖,恩?”

    沈千寻没有点外卖的习惯,所以潜意识里不是出去吃就是自己动手,平时在家里吃习惯了,所以更偏向于后者,“我又不会嫌弃自己煮的不好吃。”

    “我怕你伤手。”平时照顾习惯了,如今不在她身边,各种担忧综合症。

    沈千寻失笑,“靳先生,我是个大人。”

    “在我这里,你是我拿命来疼的宝宝。”

    情话boy上线了。

    沈千寻耳朵酥了酥,把面乖乖的放回了冰箱。

    靳牧寒温声的:“想吃什么,我给你点。”

    “牛肉面。”

    “好,等我两分钟。”

    两分钟,靳牧寒掐的很准,电话又响起。

    沈千寻已经从厨房里出来,抱着抱枕坐在了沙发上,她开着扩音,安静明亮的客厅里回荡着男人好听的嗓音,“妈还没醒?”

    “医生说晚点可能会醒,他还说妈妈这种情况,其实可以动手术治疗,有很大的成功率能让她恢复正常。”沈千寻回。

    靳牧寒哪里会不知道沈千寻其实不想动这个手术的,所以才会犹豫,“妈醒了你可以问问她想法。”

    沈千寻正有此意,有靳牧寒的宽慰,她的情绪没有绷的很紧,话锋一转,问:“你今天去了许家?”

    “恩。”

    “今天喊你的女人是谁?”沈千寻又问。

    靳牧寒默了默,忽是笑了下,“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她是不是想撩你?”倒不是沈千寻多想,实在是那个女人喊靳牧寒的时候,声音里便充斥着一股风情万种的勾人味道。

    靳牧寒唇边的的笑意更深,他的阿寻宝宝,还真是敏锐,“宝宝,我只有你撩的动。”

    沈千寻微微一笑,“靳先生,我善妒,不喜任何女人碰你,你在北湾,要保护好自己。”自己家的男人有多招女人喜欢,她是知道的,得不少心,觊觎一下肉体的女人会少吗?

    “恩,我只有宝宝能亲,能抱。”就差没把为所欲为给说上去了。

    靳牧寒的嗓音压得低低的,格外撩人。

    沈千寻难免有点想多,耳根微微发红。

    门铃响了,是外卖送到了,解救她于水火之中。

    沈千寻正了正声色,让自己表现的严肃一点:“我去拿外卖,挂了。”

    “别挂,就这么放着。”靳牧寒太想沈千寻了,恨不得能从电话钻过去,抱着她亲上一口。

    沈千寻依他。

    面的味道很好。

    吃过面,她洗了个澡,开车的时候,靳牧寒怕她分心才把电话给挂了。

    沈千寻到医院的时候,她在门外看到了魏行洲,他脸色不大好,唇抿的发紧。

    魏行洲一扭头,看到沈千寻,脸色转而有些尴尬。

    “你来做什么?”

    “我听说你妈妈住院了,过来看看。”魏行洲说。

    门没关进,沈千寻能听到沈知意在里面哭,而罗文玺在安慰她,声音听得不太真切,像是在哄:“知意仙女,不哭了好不好?”

    一听到沈知意的哭声,沈千寻眼神冰冷,“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

    魏行洲沉默,然后说了句抱歉。

    走廊里的灯光有些暗,魏行洲瘦了不少,鬓角的白发很是刺眼,看起来竟然有些可怜,但沈千寻没有怜悯他的意思,“你走吧,这里不需要你。”

    说完,沈千寻进了病房。

    沈知意眼睛有点红,说,“我不是什么仙女了。”

    “你是。”罗文玺说,“在我眼里,你永远是。”

    “我的前夫居然是个渣,我刚才是不是应该再凶一点。”沈知意又说。

    罗文玺柔声:“你刚才已经很凶了,他不是被你凶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吗?”

    沈知意还算很不甘心,“我一直以为寻寻除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亲人,但她还有个爸爸,可是为什么,寻寻带着我在美国的时候,他却从来不管不顾。”

    “寻寻一个人照顾我很辛苦的····”沈知意想起最开始在纽约的日子,太苦了,她心疼沈千寻,不禁,眼泪又掉下来了。

    罗文玺总算是明白沈知意为什么醒来就哭,他一直怕她接受不了自己以前的过往,没想到,她其实心系在了沈千寻身上,哭,是因为心疼她。

    沈千寻进来正巧听到这话,心里暖融融的,最开始,她的确是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沈知意一个亲人了,如今,又多了一个靳牧寒。

    沈知意察觉到动静,抬起头,立马扁下了嘴巴,“寻寻···”

    沈千寻走到她旁边,在床边坐下,手里提着她喜欢吃的蛋糕,还有一份粥,“肚子饿不饿,给你带的。”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