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大内胭脂铺书页

第616章 笼络老人家 文 / 七月初九

    九月的京城已有些清寒。

    晨光将将驱散晓雾没有多久,一辆普通的桐油马车已从京城最大的脂粉馆“思眉楼”离开,前往大晏皇宫方向。

    这是萧定晔刚到京城的第二日,要急着先办人生重要事。

    为了继续笼络两个娃儿,证明京城确然比边城喀什图更有趣、更好玩,他吩咐车夫走的,是一条能途径经京城奢华地段的路。

    双王似乎不是特别买账。

    两人将脑袋探出车窗瞧了半晌,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非就是房舍密集了些,楼宇高了些,街面上的行人多了些。

    小孩子表示,看不出有趣的地方在哪里。

    他们更感兴趣的,是传说中的大晏皇宫,以及宫里的住的那些个老爷爷、老乃乃。

    大王缩回脑袋,问向萧定晔:“阿爹,你阿婆可吓人?”

    萧定晔不由一笑:“不吓人,最最慈眉善目。这宫里最喜欢小孩子的,就是她老人家。”

    大王便煞有其事的点点头,道:“那我便不用老蓝吓唬她。”

    还在寻找京城有趣之处的小王听闻,立刻从窗外缩回脑袋,忙忙向大王使眼色:“没带老蓝,阿娘不让带的。”

    大王感应到小王的暗示,便向他阿爹摇摇头:“没带,真的没带。”

    萧定晔见两个娃儿当着他面,脸不红、心不跳行骗人的勾当,心中一乐,却刻意板着脸道:“小小娃儿怎能说谎?你们阿娘如何教训你们的?”

    双王未成想,他们自觉天衣无缝的谎言,竟然被他们的阿爹一眼识穿,还拿出阿娘来威胁他们……想起妙妙以前生气时板着脸的样子,不由双双打了个冷战。

    妙妙自己是个谎话精,可却要求两个娃儿品行高洁,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小王耷拉了脑袋,叹口气,将衣袖稍稍拉开些,露出藕节般的一小截手腕。

    那条名为老蓝的小蟒就静静的缠在她的手腕上。

    她的双色眼眸向着萧定晔不停的眨巴,可怜兮兮道:“阿爹,老蓝乖乖,不吓你阿婆,莫赶它下马车……”

    萧定晔看的又是一乐。

    这一对崽子跟着他们的阿娘学到的东西虽然不少,可最精髓的,便是像妙妙早些年对他撒娇的模样。

    那时妙妙想要央求他做何事,便似这般眨巴着一双杏眼望着他,春水泛滥,最后总是以他落败而收场。

    他望着小王的模样,却又叹口气。

    自此回与妙妙重遇,她却再未在他面前流露过以前的那种小儿女情态。

    不仅于此,她还再不让他碰她,最多不过牵牵手,眼珠子以下都不可碰触,言明要成了亲才能名正言顺的当夫妻。

    于是,这回进宫,妙妙是打死不去的。

    儿媳妇还没进门,没有提前去婆家认人的道理。

    对萧定晔来说,煎熬,实在是煎熬。

    想到此,他立刻撇下了老蓝的话题,叮嘱两个娃儿:“今日要使出吃乃的力气好好表现。阿爹和阿娘能不能早早幸福,靠你们了!”

    **

    金灿灿的日头照的御花园一片繁荣。

    一对眉目神似太子的双生子手牵手出现在宫里时,原本还算平静的后宫立刻被炸的沸腾。

    及至太子带着两个娃儿进了慈寿宫时,后宫里的众人终于相信,传说中暗中筹备的太子婚事,怕是真的!

    只是这婚事未免筹备的太慢太慢,娃儿都这么大了,婚事还没出炉!

    慈寿宫正殿。

    老太后望着大殿正中央的一对手牵手的总角双生子,怔忪的看向她的皇孙萧定晔:“你的?”

    萧定晔得意的抬抬眉,大模大样的支使双王:“快问人。”

    双王齐齐鞠躬:“老人家好。”

    “老人家?”老太后险些惊掉下巴:“他们唤你‘父王’,唤哀家‘老人家’?”

    萧定晔一笑:“他们只是孙儿的骨肉,孙儿与他们的阿娘却还未成亲,不好令他们随意攀亲。”

    皇太后不由被气笑:“你今儿进宫,就是用这两个小娃来拿捏哀家,催着哀家为你鞍前马后筹备婚事?”

    萧定晔笑一笑,不置可否,又向双王下令:“去陪‘老人家’说说话,迷住她。”

    双王立刻迈着小腿短登登跑了过去,毫不怯生的扌包住了老太后的腿,使出拿手的神情,双色眼眸眨巴眨巴的望着太后。

    大王:“我喜欢老人家。”

    小王:“我也喜欢老人家。”

    大王:“我最喜欢老人家。”

    小王:“我最最喜欢老人家……”

    一场竞争在新的地盘的展开,皇太后看着两个萌萌哒的胖娃娃争着抢着要爱她,立刻软了心肠,忙忙道:“成,成,哀家也喜欢你们,最喜欢。”

    话音刚落,小王立刻热情的踮了脚,吧嗒一口亲在了老太后的脸上:“我是老人家的乖宝宝。”

    大王毫不示弱,跟着踮脚,也凑上去吧嗒一口:“我也是老人家的乖宝宝。”

    皇太后被双份惊喜冲击的险些昏了头,好在几十年的盐没有白吃,等她将两个娃儿都搂在怀里,方挣扎着将目光从两个娃儿面上挪开,看向萧定晔:

    “说罢,他们的娘到底是谁?此前你让随喜来送信,只说要娶太子妃,却又语焉不详。

    你想成亲这是好事,可太子妃未来就是皇后,不是能乱娶的。又兼未婚产子,行为不检。

    想当太子妃,难。”

    萧定晔闻言,将一张纸交给宫女儿,由宫女儿呈上去。

    太后打开折了两折的纸,眯着昏花老眼往纸上一瞧。

    嗯,女方姓名,生辰八字,准备的齐齐全全。

    再一瞧,她不由摇摇头:“吴妙妙,这名儿虽说也吉利,可听起来不像个大家闺秀的名儿。妙妙,妙妙,这叫的多了,旁人还以为是喵喵叫,哪里是人名,哀家瞧着像是猫的名儿。”

    萧定晔微笑不语,仿似其中大有玄机。

    太后看着她孙儿的神色,眉头一蹙,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阿娇嬷嬷:“你有没有觉出些不对劲儿?”

    阿娇嬷嬷一思忖,上前悄声道:“奴婢回想着,此前殿下仿佛有位夫人,是叫‘胡猫儿’?已病逝有七八年……”

    太后眯着眼往久远的回忆里一梭巡,再抬头望着自家孙儿,见他仍然是那个老神在在的微笑模样,她不由大吃一惊:“真的是她?她,她……她活了?”

    ------题外话------

    今天出了趟门,很晚才回来。所以今天只更两千字。明天的依然是凌晨不发,白天随写随发。这回我保证,明天真的能完结。但不会仓促完结,轻松日常都有。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