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番外014 文 / 鹦鹉晒月

    郁初北闲闲的看她一眼。

    顾弗居急忙往爸爸身后躲,要死了要死了,老妈看人越爱越渗人了。

    顾君之将女儿往后拨一点,为女儿委屈,换成任何人敢这样对他女儿,他让那个人后悔活着!

    但偏偏那么做的人是初北:“你不能这样一刀切,我知道你也是心疼我,可你也要想想弗居,弗居……”

    郁初北将剥好皮去了籽的葡萄塞自己嘴里,凉凉的看顾君之一眼。

    顾君之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顾弗居见状,赶紧再挤出两滴眼泪:“爸爸,我的东西都被扔出去了,房间可都改成仓库了。”

    郁初北提醒要开口的顾君之:“东西你扔的,仓库是你要改的,要不,你已死谢罪?三福你觉得妈妈的提议怎么样?”

    顾弗居闻言赶紧擦擦眼泪:“爸,都是误会,您也是为了锻炼我独立自强的能力是不是。”

    郁初北懒得多看他们一眼:“吃都堵不上你们的嘴,还不去盛饭。”管家被你们恶心的都不好意思出来了,还作呢。

    顾弗居老老实实的起身:“哦——”

    顾君之看着女儿进了厨房,有些不满意的看向初北:“你对她要求不要太严格,她还是个孩子,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也温柔点跟她商……商……”量。

    “是不是自己说的都心虚,我就是对他们太纵容,我到老了还得认识位新老公,哦,对了,我给他取了新名字叫‘抗抗’你觉得怎么样。”

    顾君之不说话了。

    郁初北叹口气,君之就是太宠孩子,伸出手握住他的:“你比他们都重要,对自己好一点,别总把精力放她们身上,何况,你最爱的不该是我吗?那……你爱我多一点还是爱女儿……”

    顾君之提醒她该吃饭了。

    “我跟你说差不多行了,我才是你……唔,今天的饼挺好吃的,馅料调的不错。”

    ……

    “弗居呢!顾弗居!都几点了你不去公司!”

    赵管家闻言,赶紧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开口:“夫人,顾董已经去公司了……”

    郁初北闻言扯过包:“就惯着吧!”向等候的车辆走去。

    “夫人慢走。”

    姜晓顺座在副驾驶上,从后视镜里看眼还在生气的郁总,开口道:“大小姐才二十岁,正是爱玩的年纪,郁总对大小姐要求不能太高了。”

    “我那是要求高吗?只要君之在,她哪次不是像被抽了筋骨一样,恨不得瘫在家里装死!”

    “那也是郁总您……操之过急了,您要知道,您是老了但顾董还年轻呢,在顾董眼里哪有自己年纪轻轻就让女儿接班的道理。”

    郁初北觉得心被扎的哇凉哇凉的:“我要让弗居炒了你,不用,我现在就炒了你!明天不用来了。”

    姜晓顺立即赖账:“整个天世除了我谁还是你的心腹,我们都要被集团边缘化了,你还在这里跟我内斗。”

    “你要在多说一句话,我把你儿子介绍给弗居!”

    姜晓顺闻言立即闭嘴!闭的紧紧地!

    郁初北见她真不开口了,心里又不爽了:“你什么意思!我女儿怎么了,漂亮有能力心地善良,你这态度如果在天顾,就是藐视弗居的权威是要被开除,开除你——”

    姜晓顺赶紧讨饶:“夫人,咱们不是不在本部,再说了,我儿子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还不被碾得渣渣都不剩。我真怕他看大小姐一眼后,不知道他自己姓什么。”

    郁初北也不是不懂姜孝顺的担心,天世集团这边就是被天顾得到后不珍惜的路人甲,高层的子女和天顾捧在手心里养大的三位都不熟悉,也可以说衷心程度不够,没有入天顾那边的眼。

    不像夏侯从功和肖效他们,和弗居从小一起长大,彼此所学差不多,经历差不多、生活环境差不多。父辈关系又在那里。

    哎,不提了,小的时候不付出同样的辛苦,怎么能指望弗居与他们能玩到一起。

    所以顾彻他们与她娘家这边的孩子不亲近,也不全然怪顾彻。

    ……

    “顾教授——”裴锡别无办法的挡在了下班的顾彻车前,他站在车前,依然犹如炽热的夏季晒裂开的果实,野性又破力万物,只是如今这股生机蒙上了一层焦急。

    他哪里都找不到弗居,她的教室、寝室,平日里仿佛充满她气息的地方,如今所有人都说跟她不熟。

    他现在才知道她从来没有住过寝室,没有上过课,没有在这所学校过多的留下她的影子!

    顾彻看他一眼,依赖于过于活跃的记忆里,他不可能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裴锡急忙走到驾驶室旁:“顾教授,请问——”

    顾彻降下车窗,神色冷淡,声音更冷淡:“我不过问她的私生活。”说完车直接开了过去。

    裴锡站在原地,少年人或者说已经初露锋芒的青年人怔怔的站在那里。

    他有什么不知道,顾弗居跟他分手了!可理由呢!总该有一个理由吧!

    理由或许也很好找,她已经有几个月不耐烦与他一起吃饭,不再与他自己出入一些过于嘈杂的场所,甚至不再挤公交、地铁。

    最后一次见面,她应该是开着车直接到他们租住的小区,晚饭——她是请的钟点工。

    虽然她说是朋友帮忙,也没有提楼上引起围观的车,但以前,她都是自己动手,也愿意配合他经济实力合理消费。

    可弗居又为什么要配合他呢,甚至,他在这里表现的像被抛弃了一样他都觉得自己恶心。

    他当初不就在心里嘲弄她千金大小姐,坚持不了多久,如今不过是如他所想了而已……他却觉得她不对了吗!可不可笑!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