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0571】,苏青摇啊摇啊在摇床(一) 文 / 逍遥游游

    待到回到房间里,一看到房门关上了,萧季冰的唇动了动,刚想要开口说话,便看到苏青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当下萧季冰微怔了一下,不过却也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苏青又立刻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果然不出所料,房间里再次被人重新布置上了摄像头,还有窃听器。

    不过苏青这一次却没有再去拆。

    而是直接将衣服挂到了高处,这个位置简直选得太好了,正好挡在摄像头的前面。

    “来,让我抱抱你!”苏青大咧咧地坐在床上,向萧季冰一勾手指。

    萧季冰的眼张大了一起,立刻看向苏青,却见苏青摸出了纸和笔,飞快地在上面写了两个字:做戏!

    萧季冰的脸上唰的一下子就红了一个透,他一时之间有些抬不起脚了。

    苏青在心底里直叹气,这个男人啊,他们两个人早就坦诚过了,所以现在还用得着这么害羞吗?

    话说他们两个之间,是不是角色搞反了。

    苏青在心底里叫唤了一声,然后直接伸手一扯萧季冰,便将人按倒在了大床上。

    接着床摇晃的声音,男人低低的抗议声,还有女人得意而又餍足的笑声便在这房间里响了起来。

    天知道,此时此刻苏青正一脸苦逼地盘腿坐在地上摇晃着这张实木大床,好特么的重,胳膊好酸。

    而至于萧季冰正站在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看着这一切,时不时地在接收到她的目光时,假意哼哼两声。

    萧季冰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他飞快地在纸上也写了一行字,拿给苏青看。

    写的是:你知道毒狼要用82年的拉斐招待的贵客是谁?

    苏青扬了扬眉,果然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看看这份眼力,这份观察力,就不是一般人具备的。

    萧季冰自然也看明白了苏青的意思,当下不禁有些黑线,这个女人啊,还真是……

    还好现在是正在任务进行时中,否则的话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女人了。

    苏青继续晃着床,幽怨啊。

    不过萧季冰的定力真好,不管苏青看向他的目光到底有多幽怨,反正他就是只用看的……

    看苏青摇床!

    纸上的问题又在苏青的眼前晃了晃。

    苏青叹气,点了点头。

    不错,她的确猜出来毒狼所谓的贵宾到底是谁。

    于是萧季冰立刻无声地问道:“是谁?”

    苏青侧头,指了指自己一侧的脸蛋,眼神里的意味简直不要太明显: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萧季冰:“……”

    苏青继续幽怨。

    如果真的可以假戏真做的话,那么她现在用得着在这里摇床吗?

    想她不管是于倩的时候,还是苏青的时候,想要找个男人暖床,分明就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儿了。

    可是偏偏的,谁让自己眼神太好了。

    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就让自己真的入了眼同时也入了心呢。

    只是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难搞。

    苏青好头疼,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的要求过份吗,自己的要求根本一点儿也不过份好不好啊,可是再看看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固执,简直都已经固执到死了。

    萧季冰的心底里现在也正在打鼓呢。

    只是就在他刚刚想要顺了苏青的意,在她的脸上亲上那么一小口的时候,苏青却已经松开了摇床的手,然后站了起来,直接往床上一趴:“睡觉了!”

    萧季冰刚要迈出去的脚步便直接停住了。

    ……

    而在马超群的房间里,他也正放下耳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听到的居然是一场直播。

    虽然摄像头被挡住了,可是他还是听得出来,很明显那个男人是不愿意的,但是却还是……

    再想想,今天自己陪着那两位,那个男人与于老大的之间的交流真的是很少呢。

    似乎一年多前,就传出了于老大的身边多了一个长相十分精致漂亮的男人,而且据说那个男人还是被于老大强来的。

    当时这个消息,可是被他们太多人都当成是私下里的笑谈。

    不过大家倒是都没有觉得以于老大的身份还有性子来说,在这种事情上用强的,似乎也很能说得过去呢。

    只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还是一年前的那个,还是说于老大又换了一个新的呢。

    马超群一时之间居然忍不住想要歪歪一下。

    不过,想想于老大那美艳的脸蛋,还有那完美的身材……简直就是难得一见的尤物。

    马超群现在甚至有点可惜,如果摄像头没有被挡住,就好了。

    这样的直播,绝对要比某国的*****来得更火爆。

    等等……

    马超群的脸色突然间就是一变。

    摄像头被挡住了……

    摄像头……被……挡住了……

    一股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他,他,他似乎干了一件很错的事儿。

    就在这个时候。

    “呯”的一巨响,令得马超群就是一惊,忙扭头向门的方向看去,却正看到苏青正身着着一身白色的睡袍,似笑非笑地站在自己的门口。

    马超群的牙齿都有点打架了:“于老大,您,来了,这是有事儿?”

    苏青冷冷地一扯嘴角,然后直接一抬手,便将手里的东西丢到了马超群的脚边。

    马超群低头一看,脸色唰的变了,果然正是摄像头和窃听器。

    这位,这位难不成还天天查房间吧?

    不过马超群的心理素质也还挺不错的,很快的便让自己镇静了下来。

    “于老大,这事儿我可以解释。”

    苏青点了点下巴,虽然没有说话,可是那神态却是挺明显的,意思就是你说吧,我听你解释。

    这是一个好的开头,只要这位大佬肯听自己的解释就行。

    马超群那也不敢放松。

    “于老大,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将下属调教好,这些家伙不知道于老大的身份,看到我今天带着您二位出去转了转,便自做主张在您的房间里,安了不该安的东西,这事儿,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我刚才就想要去您那里承认错误的,可是我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屋里有动静,于是我就没敢敲门……”

    说到这里,马超群抬头看了看苏青脸上的神色,唔,还是那种似笑非笑的模样,马超群有点想挠墙了,这位就不能给个靠谱点的表情吗?

    但是嘴巴还是得继续往下说才行啊。

    于是马超群继续说。

    “那个,天地良心啊,于老大,其实我可以发誓,我真的没有听,我真的没有偷听,我也没有看,真的,真的……”

    “要不是您把这东西送过来,我一会儿也想着再过去一趟,把这两个东西拆下来呢。”

    “要不,于老大,您看这样成不,您给个章程,您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只要您消消气成不?”

    苏青微微点了点头:“不错啊,马超群你的这张嘴倒是妙口生花,挺能说啊。”

    马超群点头哈腰的:“不敢,不敢……”

    只是马超群才刚刚说到这里,却见苏青猛地一抬手,她手里一道寒光闪闪的东西便直向着自己射了过来。

    看是看到了,可是苏青的动作太快,等到马超群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却直接擦着他的脸蛋,射到了身后的墙上。

    带走了几根头发。

    马超群:“……”

    他有些怔怔地看着苏青,脑门上的汗珠在迅速地汇集着,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变成了黄豆大小,然后顺着他的脸颊滚落下来。

    他明白了,如果这位于老大想要他的命,就算是她的手里没有木仓,她想要取自己的小命,也不是一件难事儿。

    苏青径自走了进来,目不斜视,脚步悠闲,直接自马超群的身边走过。

    然后走到墙边,伸手拔出插在墙里的那把匕首,然后再次走回到了马超越的身边,女子的声音淡凉。

    “小马啊,你这个人很聪明,而我呢,一直很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可是聪明的人都不会很喜欢一点,那就是觉得别人比他笨。”

    “你利用我除掉了老徐,这事儿我不和你计较,但是你觉得你说是你的人,在没有得到你的命令下,自做主张在我的房间安的这两个东西,你觉得我应该信吗?”

    马超群张了张嘴,到底是没敢再说出什么话来。

    苏青的声音却还在继续道。

    “既然你是聪明人,那么也不要把别人当成是傻瓜的好。”

    马超群抬手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

    “于老大,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苏青摆了摆手:“这一次,是我给毒狼面子,我还是那句话,再一再二没有再三,你如果再想要惹我,最好先想想你能不能直接将我按死,如果不能,死的人就只能是你。”

    马超群脑门上的汗又下来了,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顾得上去擦。

    “是,于老大我明白了。”

    苏青也不再看他,而是抬脚就往门的方向走去,不过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又停下来了,没有回头,只是又说了一句话。

    “哦,我这个人啊,从来不怕和人赌命,你可以问问毒狼,我和人赌过多少次命了,你猜那些和我赌过命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马超群:“……”

    呵呵,看到大佬你,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他们的下场还用得着问吗?

    而苏青的话说完了,便也不再多做停留,直接已经步出了他的房门,只给他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马超群呆呆地看着门口,好半天,这才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哎妈,这位的气场太强了。

    马超群也是有些后悔了,他以为苏青对自己一连说过两次想要招揽自己的话,便真的会对自己放松警惕呢,所以胆子才会大的。

    可是现在,马超群知道了,一切都是自己的想多了。

    好半天后,马超群这才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走到墙边去看墙上的那记刀痕。

    一看清楚后,马超群只觉得自己的脖子根儿上直冒凉风。

    居然深达一寸多。

    所以于老大,你这一刀甩得,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啊。

    反正马超群自家知道自家的事儿,他做不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马超群摸出手机一看,居然是毒狼打过来的,于是他忙按下了接听键。

    毒狼一听他接了电话,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小马子,那个女人你试得怎么样了,是不是于倩啊?”

    马超群也没敢瞒着毒狼,当下便将昨天晚上老徐的作为,还有苏青露的那一手,还有自己刚才的布置,以及下场,全都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甚至就连苏青警告他的话,也都是学了一个清清楚楚。

    毒狼听完了这些,沉吟了片刻,然后幽幽地道:“这么说起来,这位还真的是正主了!”

    马超群一边点头,一边擦汗:“是,狼爷,我也这么看的。”

    毒狼这个时候话锋一转:“所以今天你没有按着我教你的办法去试探她了?”

    马超群立刻认错:“是的,狼爷,昨天晚上看到了这位的身手,如果我真的那么干了,只怕那位会直接宰了我吧,狼爷,我还想要再多为狼爷效上几年的犬马之劳呢。”

    毒狼叹了一口气:“行了,也怪我当时想得不太周道,倒是忘记了,如果她真的是于倩,你那么搞,她会真的杀了你的!”

    马超越一听毒狼那边松口了,当下他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于是忙道:“谢谢狼爷了,谢谢狼爷了。”

    毒狼干笑了两声。

    马超越又立刻问道:“那狼爷,既然现在咱们已经可以解认她就是于倩了,那么……”

    毒狼直接道:“把人带过来吧,正好我这里还有一个认识她的老朋友呢,相信他们两个人相见了,一定会感激我的。”

    马超群应了一声。

    不过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自家狼爷这话里有话,还有于倩的老朋友,又是谁呢,是不是那位要喝82年拉斐红酒的人呢?

    马超群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

    而这个时候,毒狼也终于开口问起了红酒:“对了,我让你采办的红酒,怎么样,买到了吗?”

    “买到了!”马超群忙道:“狼爷放心。”

    毒狼道:“嗯,你办事儿我的确很放心呢,不过我听说这82年的拉斐红酒,假得很多,上次我请人喝的就特么的是假的……”

    马超群道:“是,这事儿,我知道,狼爷放心,这一次的我保证百分百是真的!”

    毒狼“嗯”了一声。

    “只要这酒能让那位贵客满意,那么老子就重重赏你,端看你到时候要什么了。”

    幸福来得简直太突然了,马超群的脸上立刻便绽开了笑容,不过他真的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立刻便道。

    “我是狼爷的人,为狼爷办事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只要狼爷满意就行……”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毒狼打断了。

    “行了,老子一向就是那种赏罚分明的人,而且我还挺想知道于倩来找我到底想要干嘛呢,如果她来找我是好事儿,那么你小子的功劳可大了。”

    说到这里,毒狼不禁问道:“对了,你小子猴精猴精的,怎么样,有没有从于倩那里试试口风啊,她来找我到底是想要干嘛?”

    马超群苦笑了一下:“狼爷,我问了,可是于老大不和我说,毕竟我和她之间身份地位都不对等,等到时候她看到您,一定会和您说的。”

    毒狼也不再继续为难马超群了:“行了,行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这就是于倩那个女人的性格,唉,反正不管怎么样,等她到了再说吧,是好事儿更好,如果不是好事儿,我也不怕她……”

    马超群暗自腹诽,狼爷,您说这话,您自己信吗?

    不过嘴上却还是陪着笑脸道:“是,是,是,我们狼爷现在怕过谁啊!”

    ------题外话------

    日常求票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