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小辈番外(4)好兄弟手拉手,小五爷被跟踪? 文 / 月初姣姣

    江慕棠提出的“互殴”想法,让所有人瞠目结舌,不过除了这个,确实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帮那个陌生姑娘处理了手背抓伤,江慕棠就招呼双胞胎兄弟俩过来,帮他们处理面部瘀伤。

    “虽说认识的方式有点奇怪,也算有缘,可以加一下联系方式吗?”江软率先开口。

    “可以。”那姑娘原本正垂头打量着手背,刚被抓的时候,并没觉得疼,此时已血红一片,她一只手受伤,不便拿手机,便直接把手机号码告诉了江软。

    “名字是……”江软拿着手机,输入联系方式。

    “徐旎,旖旎的旎。”

    江软点头,从江慕棠桌上拿了便签,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名字写给她,徐旎接过看了眼:“江……软?”

    大概是看过她飙车时又飒又A的模样,徐旎总觉得,这个名字配她……

    不太合适!

    “我爸取的,说是取自‘风软一江水,云清九子山’,这句诗里,有我爸的姓和我母亲的名。”

    “你爸还挺浪漫的。”徐旎笑着。

    所有人:“……”

    不过当时江承嗣取这个名字,江老太太听到出处寓意,还调侃了一句:“第一次感觉你有点文化。”

    而此时传来双胞胎兄弟嗷嗷得叫声。

    “哥,你轻点儿,谋杀!”

    “我很轻了。”

    “你刚才对小姐姐可不是这样的。”

    “你是姑娘吗?”

    “你这是性别歧视,嗷——”

    “医院里,禁止大声喧哗!”

    “……”

    ……

    江慕棠原本还在写手术报告,被他们打搅,也就没了心思,加之时间太晚,就准备回去了。

    “你们三个可以自己回家吗?需要我送你们?”江慕棠瞧着江软带着两个病患,当哥哥的肯定要多问两句。

    “我们不用了,那个……”江软看向徐旎,“你住哪儿啊?要不让我哥送送你吧,挺晚了。”

    此时已接近十一点,让一个女孩子单独回家,实在不妥。

    江慕棠还没做声,就听那姑娘急急说了句,“不用这么麻烦,我家离这里很近,走几步就到了……”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入了夜色,走得特别急,好似生怕被追上一样。

    “哥,她是不是听说我让你送她回家,所以吓跑了。”江软调侃。

    “你们三个还是好好想想回去该怎么和爸妈交代吧。”

    江慕棠说着,拿出车钥匙,径直走向自己的车。

    吓跑?

    自己有那么吓人?

    **

    司家

    这边的姐弟三人到家时,已接近十二点,原以为长辈都睡了,刚准备各自溜回屋,还没上楼,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江承嗣和司清筱都没睡,瞧着儿子脸上带伤,担心惊动司屿山夫妻俩,将三人叫到书房,开了个小会。

    “怎么回事?”江承嗣皱眉,紧盯着三人。

    司清筱则仔细检查了儿子的脸,瞧着伤口没大碍,也经过处理,才松了口气。

    “爸,就是看完电影,小九和老十因为讨论电影发生争执,就打了一架。”江软低声道,三人回家路上已经套好了话。

    江承嗣家这对双胞胎,在江家本排第六、第七,只是算上司家这边的同辈,滑到了第九第十。

    哥哥随父姓,取名就叫江殿九;

    弟弟则随母姓,叫司殿臣。

    合起来,也有“君子九思(司)”之意。

    哥哥性子稍显活泼,弟弟更稳重,平时都是小九、老十这么叫着。

    “因为看电影打架?”江承嗣瞠目。

    说真的,这理由挺奇葩,不过在这兄弟俩身上也并非不可能发生……

    这两人小时候,就经常因为争抢玩具,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那都是很小的时候,自从两人上学,基本都是他俩合起伙来欺负别人,通常是哥哥先出手,弟弟帮架,几乎战无不胜,为此江承嗣没少去学校帮他们擦屁股。

    “这么大的人,还打架?你俩不觉得丢人啊。”江承嗣气结,不过显然是信了这套说辞。

    只是司清筱就没这么好忽悠了。

    她打量着姐弟三人。

    “明明是老十先动手的!”某人还在叫嚣着。

    “怎么是我?是你先攻击我的。”

    “是我?爸妈,你们问问姐姐,到底是谁先动手的。”

    ……

    两人还在唱双簧,准备把这出戏唱得更加逼真些。

    江承嗣头疼得紧,看了眼司清筱,询问她事情该如何解决。

    他平时能和孩子混成朋友,所以他们家的教育问题,基本都是司清筱在管。

    司清筱只是打量着兄弟俩,他们那点小把戏又怎么能瞒得过她,却没戳穿他们,“都回家了,还吵?不觉得丢人?”

    两人同时缄默。

    “这么大的人了,还在外面打架,真该找机会让你们好好培养一下兄弟感情。”

    ……

    司清筱培养兄弟感情的方式,就是第二天,这兄弟两人,手拉手出现在了家里。

    还是十指紧扣那种。

    小时候拉个手也就罢了,十六七岁的男孩子,再手拉手,那太奇怪了。

    两个人快要尬死了。

    司屿山夫妻俩看着兄弟俩脸上有伤,还手拉手,一脸诧异,询问发生了什么。

    “没事,兄弟感情好。”司清筱直言。

    兄弟俩已经要疯了,要牵,也该去牵小姑娘的手啊。

    牵男生的手?这算怎么回事啊。

    江软站在一边,快笑疯了。

    而当天,江锦上家的小老二过来找他们兄弟玩,瞧见两人手牵手,还故意调侃:

    “你俩什么情况?看对眼了?”

    兄弟俩恨不能踹他一脚。

    还不是你哥出的馊主意!

    母亲让他们手拉手培养感情。

    **

    今日虽是周末,作为兄弟二人口中“罪魁祸首”的江慕棠也没在家闲着,而是去学校,准备把昨天没写完的手术报告完成。

    “晚上回家吃饭吗?”唐菀询问。

    京城医学院有三个校区,江慕棠所在的那个,在京郊大学城,他若是早上过去,基本中午就不回家吃饭了,唐菀便直接问了晚饭问题。

    “我中午回来吃饭。”

    说完就走了,唐菀盯着关上的门。

    “怎么了?”江锦上正坐在沙发上,瞧着唐菀叹了口气。

    “总觉得慕棠长大后,跟我不亲了,你看他小时候多可爱,只要是周末,就让我带他出去玩。”

    “他都这么大了,要是还和小时候一样缠着你,那才不正常,男孩子就该有自己的样子,为了追求的东西去奋斗。”江锦上觉得挺好。

    而此时手机震动着,祁则衍发的信息,说是约了局,晚上出去聚聚。

    以前孩子小,大家都顾着自己的小家庭,待孩子大了,对父母依赖没那么依赖,有了自己的朋友,江锦上这群人也就有机会经常小聚。

    唐菀还在感慨儿子的变化,“其实自从听澜入了伍,他就总是独来独往的……”

    不过得知儿子中午回家吃饭,唐菀还是挺高兴的,已经在想着中午该做些什么饭菜好了。

    ……

    江慕棠哪里知道母亲在感慨这些,已经搭乘地铁前往学校。

    他高考结束的暑假考了驾照,周仲清就送了他一辆车,不贵,代步足以。

    只是作为学生,开车去学校实在招摇,京城堵车严重,有时开车真不如地铁来得快,所以他去学校,基本都是搭乘地铁。

    虽是周末,大一新生却没放假,正在操场军训,隔着很远都能听到嘹亮的口哨声。

    他则绕过操场,去图书馆借了几本书,周末图书馆没管理员,却能自助借书,倒也方便。

    拿着书,他径直到了一幢黑墙红瓦的老楼里,他所跟着的教授就在这幢楼办公,平时硕博士生也都集中在一起做手术实验、写报告。

    江慕棠推门进去时,屋内还有三个师兄,他依次问好。

    “大周末的还过来?”

    “写个报告。”

    三人原本在说话,瞧着江慕棠开了电脑要写报告,便走了出去。

    这幢办公楼非常老旧,据说有百年历史了,三人站在走廊上,饶是压低了声音,江慕棠也隐约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这小子怎么还不来?该不会还没起吧,不是说好的吗,人家女生都要到了,电话不接,能不能靠谱点啊。”

    “要不我们自己去好了。”

    “说好四个人,人家学妹也带了四个人。”

    ……

    江慕棠只是一听,不难猜出他们周末还约着见面,到底是干嘛去的,联谊约会罢了。

    他昨晚已经写了一部分报告,剩余的内容不多,原本在家也能完成,只是到学校方便查找资料而已,用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完成的七七八八,正打算离开时,伴随着一阵男男女女的说话声,有人推开房间的门。

    “慕棠,我们准备去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进屋的师兄,就是方才离开的。

    “我不去了。”

    “真不去啊?”

    其实这师兄听到这话,挺高兴的,他们今天是约了隔壁学校几个学妹,现在正带他们参观自己学校,然后去吃饭,要是江慕棠去了,怕是他们几个脱单就没戏了。

    就他这张脸摆出去,别说女生了,就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学弟,都没忍住盯着看了很久。

    “不去,你们玩得开心。”

    江慕棠正收拾东西,余光瞥见一个姑娘从门外探出个半个脑袋。

    他抬眼看过去,大概也没想到,会是熟人!

    徐旎今天是被小姐妹拉出来充人数的,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熟悉,便探头看了眼,没想到……

    还真是他。

    他原来……也还是学生啊。

    江慕棠也没想过会这么快再度遇到她。

    只是两人皆不动声色,假装不认识。

    大概也没人知道,他们昨晚刚见过。

    那个师兄本不想江慕棠去参加他们的联谊活动,只是离开时又招呼了两句,“慕棠,你真不去啊?我们准备去食堂,你要是去吃饭,就跟我们一块儿吧。”

    “我中午回家。”

    “那你得快点了,又是周末,中午地铁人很多。”

    “嗯。”

    一群人的脚步声很快就消失,江慕棠没想到昨晚碰见,今天还能遇到那姑娘,也算有缘,倒没放在心上,拿着书离开。

    唐菀还打了电话过来,和他确认回家时间,免得提前做饭,菜都凉了。

    “我可能十二点左右到家。”

    “那就等你回来吃饭。”

    ……

    江慕棠收拾好东西,关好门窗,拿着书就离开了。

    周末的学校,学生不是睡懒觉,就是出去玩了,在校园里走动的人不算多,他走着走着,就发现了一丝异样。

    有人在跟着自己!

    不是旁人,正是昨晚那个姑娘。

    她不是应该跟他师兄们去联谊吃饭了?

    好端端的,怎么一直跟着他?

    ------题外话------

    江慕棠:这姑娘……怪怪的!

    双胞胎兄弟:我们快被你害死了!!!你还关心什么姑娘!

    大男生手拉手,画面如何,大家可以自己想象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