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福晋求和离

第453章:不可置信。 文 / 羽且

    咸安宫里。

    废太子在院子里练射击。弓是好弓,他十二岁那年,皇帝赏给他的灵宝弓。箭靶却极是简陋,草编的圃团用草绳绑在树上。

    箭只有六枝。

    他五岁的儿子弘晳在箭靶的不远处站着,待六枝箭都射出去,负责捡回来递给他。

    索额图进来,正看到这一幕。

    他天不亮就来过一趟了,羽林卫昨晚就已撤去,门外的大铁锁也不知扔到了哪个角落里,但他仍旧进不门。

    门在里面栓着。

    大喊了两三声之后,石氏在里面应话,说二阿哥不让开门。

    二阿哥就是废太子胤禛。在外人面前,石氏没法再称殿下;因为是戴罪之身,又不能称爷。就依着宫里人对皇子们的称呼。

    索额图急问为何。

    石氏说,二阿哥在等万岁爷的圣旨。

    索额图更急了,“梁总管不是昨晚就传了万岁爷的口谕了吗?我不是让人传话过来,让你们去太后以及众娘娘宫里请安,你们也没去?”

    石氏说,“二阿哥特意叮嘱大家,在圣旨没下之前,还要如先前一样。”

    万岁爷不同众臣商议,就传口谕放人,看似是怒气之下的行事,其实是不给众臣反对的机会。还不赶快出去,让生米做成熟饭,木已成舟呢!索额图道:“你开门,我进去跟他说。”

    石氏说,“二阿哥让您请回。”说完扭身走了。

    索额图叫了七八声门,没人应声。

    火急火燎。想翻墙,墙内外连棵树都没有,正准备命令亲随蹲下身,踩着肩膀上呢,佟国维过来了,笑呵呵地跟他打招呼:“索大人,怎么不进去?”

    索额图寄了一丝希望佟国维只是路过,反问道:“佟中堂这是去哪儿?”

    佟国维笑道:“来看二阿哥,多时未见,甚是想念。”

    想念你佟家的祖宗去吧!索额图急的整个人都要冒烟了。佟国维这时候过来,就是想把二阿哥拖在咸安宫里不动。有他在场,自己什么话都说不成。

    索额图只好走了。

    并寻理由把佟国维也一并拖走。

    出宫后,厚着脸皮,又寻理由揖手告辞。上了马车,吩咐人往后宫给平妃传话,让平妃派人来跟二阿哥说,赶快把咸安宫的门大敞着,让众人来往自由。

    平妃同第一任皇后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也就是二阿哥的姨母。以前虽然只是嫔位,二阿哥对她甚是敬重。

    交待好这事,索额图分别去了王家和张家。天蒙蒙亮的时候,又去了雍王府。和苏培盛软磨硬泡了半个小时,仍没能见到胤禛。他亲随找过来说,平妃的人未能说动二阿哥,大门依旧紧闭。

    索额图又赶快来了咸安宫。

    让人把附近的裕亲王引开之后,爬梯子翻墙的进来。

    “二阿哥,用过早饭了吗?”

    索额图站在废太子身后问。初冬的朝阳,带着微微的暖意,撒落在他写满焦虑的脸上。

    二阿哥回头看了他一眼,接过弘晳递过来的箭羽,搭在弦上,使了八成力拉开。“嘭”的一声箭头擦着树干,跌落在地。

    “住处寒陋,索大人若是不嫌弃,去屋内喝茶吧。”二阿哥缓声道:“莫要耽误......我练习......”自称了二十多年的本宫,猛然说我,很不习惯。

    索额图进了咸安宫,这个消息,没过多久便传了出去。

    彼时,佟国难正在香满楼吃早餐。自从听闻胤禛接管了苏樱的生意之后,他就日日的来。曾有人问他,怎么突然喜欢在外面用饭了。他笑言:“你不觉得这里的厨子手艺确实很好?跑堂的也亲切。”

    确实如此。

    香满楼的饭菜味道,是全京城公认的好。现在跑堂的领班是柴小飞,人麻利嘴又甜,还有御赐的头衔。跟先前的雇工截然不同,客人们都喜欢跟他说话。

    来给佟国维报告消息的是九公主的驸马佟安颜。

    佟国难淡淡地说了句知晓了,示意他坐下来一起用饭。

    佟安颜现在虽然是两个孩子的阿玛,但无论是相貌气质,或举止言谈,跟三年前相差无几。仍是一幅风流倜傥的书生模样。只是此时的神色略显慌张。他小声说:“孙儿听说,现在不能让他出来。玛法怎么不赶快把他堵回去?”

    “我怎么跟你说的?”佟国维一记凌利的目光瞪了过来。

    佟安颜立马坐直了身子,“不许沾染朝政。”

    “再不长记性,到时候没人跟你收尸。别以为你没事了,大阿哥的案子还没开审。”

    “什么?”

    佟安颜惊慌道:“不是已经结案了吗?”

    佟国维冷笑了一声,“就你这样的脑子还想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混出个名堂。乱世是出英雄,但也是要死人的。等废太子出来,追随过大阿哥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怎么会?”佟安颜的小脸惨白,“万岁爷岂会任他胡来?”

    “什么叫胡来?你们没有把柄在别人手里落着吗?万一废太子复立,复立之后,要立威,就会先在你们这些人头上开刀。”

    “玛法您赶快把废太子圈回去。”佟安颜哀声道。

    佟国维忍着怒气盯着他看了片刻后,冷声道:“滚回家,不许出门。”待佟安颜颤声告退,他又说,“今儿跟你媳妇一起,去你妻舅家探病。”

    佟安颜愣了会儿神,才想到所指是胤禛。妻舅太多,他最不喜的就是胤禛。

    福仁阁里。

    胤禛倚着软靠,半躺在软塌。听到脚步声后,迅速从门口收回目光,闭上了眼睛。

    苏樱进来,侧身坐在他旁边,摸了摸他的额头。软声问:“爷睡着了?”

    “摸我头干嘛?”本是想质问,声音发出来后,却带着一股子幽怨。像是冷宫弃妇似的。胤禛对自己的音调十分不满。

    “看看是否发热。”苏樱笑问:“爷是想吃瓜子,还是想听我给你念书?”

    爷什么都不想,爷就想生气。

    不能生气。

    爱生气的人显得浅薄。

    胤禛调整了一会心情才睁眼,没什么情绪地问:“他找你何事?”

    苏樱拿了一颗葡萄,小心的撕下外皮后,放在他嘴边,笑道:“高夫人最近心情不大好,温大人拜托我什么时候有空了,去找高夫人坐坐,开导开导她。”

    胤禛:“......”不可置信地,问:“天未亮登门,为的这事?”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