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第455章 秦辞的大转变 文 / 恩很宅

    翌日。

    程笑笑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大中午了。

    一般她都是7点自然醒。

    没有闹钟,生物钟也会叫醒她。

    然而今天早上,连闹钟都没有把她叫醒。

    转头一看,就已经12点了。

    她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手机上的闹钟,明显是被关了。

    她咬牙。

    掀开被走出房间。

    房间内。

    秦辞在。

    难得的,没有去上班。

    还在厨房里面捣腾。

    弄得厨房跟打仗似的。

    程笑笑就这么看着秦辞,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

    秦辞此刻也看到程笑笑起床了,连忙说道,“一会儿就可以吃午饭了。”

    程笑笑喉咙微动。

    她说,“我怎么睡到这个点了。”

    “你昨晚喝醉了。”

    “你帮我管得闹钟吗?”

    “喝醉的人需要足够的睡眠。你看你现在起床是不是整个人都舒服多了。”安秦辞回答得很自若。

    “贝贝呢?”

    “我送去幼儿园了。”

    “她早饭吃的什么?”

    “我带她出门吃的肉包子。吃了2个包子,一碗稀饭,一个煮鸡蛋。”

    程笑笑抿唇。

    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秦辞居然什么都帮她做好了。

    就连此刻在厨房的模样。

    虽然搞得厨房惨不忍睹,却好像让她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温暖。

    程笑笑说,“我先去洗漱。”

    “好。”秦辞回答,“不急,我还有会儿,你洗个澡都行。”

    程笑笑点头。

    她确实想洗澡了。

    昨晚上她都不记得自己怎么上床的,记忆只停留在在她好不容易回到家里,后面的事情全忘了。

    但显然她没有洗澡。

    身体的不舒服很明显。

    只是。

    她身上的衣服都是,秦辞帮她换的吗?!

    倒不是觉得两个人有什么羞涩。

    就是觉得这不像是秦辞会做的事情。

    按照秦辞的性格,他根本对她,爱理不理。

    程笑笑走进浴室,洗澡。

    不得不说,酒醉的人确实是需要足够的睡眠。

    现在一觉醒来,虽然胃里面很空,但是心里不再难受了。

    要是早上被迫起床,说不定现在还在生不如死。

    她一边洗澡,一边默默的想着。

    一边默默的觉得,秦辞好像真的变了。

    洗完澡,又刷了牙,洗了脸。

    程笑笑瞬间变动的神清气爽。

    她简单吹了一下头发,走出卧室。

    饭厅内。

    秦辞已经把做好的午饭放在了餐桌上。

    程笑笑真的是受宠若惊、

    三菜一汤。

    虽然都是很简答的菜,但这辈子想都没有想过,秦辞会做饭。

    “我第一次做,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你尝尝。”秦辞一脸期待。

    程笑笑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番茄炒蛋放在嘴里。

    刚吃进去。

    眉头明显皱了皱。

    “不好吃吗?”秦辞问。

    “不是。”程笑笑连忙回答,“我以为不好吃,结果味道还可以。”

    秦辞带着些疑惑。

    “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程笑笑直言。

    秦辞没有告诉她,为了这顿午饭,他边吃边做,差点都要吃饱了。

    就怕味道不好。

    就怕佐料放错。

    也确实把盐巴味精糖搞混过,吃得他都开始怀疑人生了,觉得自己真的就不是做饭的料,好几次想要放弃,最后又都坚持了下来,是真的很想,至少和程笑笑这么久,当初答应帮她做饭洗衣带孩子,显然没有兑现承诺,但至少,做了一次,也算是了结自己的遗憾。

    程笑笑其实是i真的又被秦辞做的饭惊喜到。

    根本想都没有想过,味道还挺好。

    原本想着,肯定是一顿黑暗料理。

    也不知道是自己真的太饿了还是怎么样,程笑笑居然吃了两碗。

    吃到撑到不行。

    秦辞也没想到程笑笑这么给面子,心情异常不错。

    他开始嘚瑟,“没想到我这么有天赋。”

    程笑笑看了一眼秦辞,笑了一下。

    “以后说不定还能成为超级大厨。”

    秦辞就是典型的那总,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的人。

    这种人……

    这种到底又有什么坏心思。

    就是喜欢,显摆而已。

    程笑笑脸上的笑容渐渐隐退。

    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开始觉得,秦辞变好了。

    变得她好像,开始接受的他了。

    她咬牙。

    不想自己往深处再想。

    她看秦辞也吃完了,就主动开始收拾碗筷。

    “我来。”秦辞大声叫着程笑笑,“要做表现就让我做到底行不行?”

    程笑笑皱眉。

    秦辞今天真的转性了?!

    他到底要做什么。

    总觉得,恨不寻常。

    而且今天又不是周末。

    他都不用,上班的吗?!

    好多疑问。

    终究程笑笑什么都没问。

    她坐在沙发上,就这么看着秦辞忙前忙后的。

    虽然动作还是有些笨拙,但能够看得处理,他在努力让自己适应。

    她回头,决定不去看了。

    怕,会有什么异样的情绪。

    对秦辞。

    她真的从内心上恐怖,对他的任何好感。

    她就这么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看着看着。

    电话突然响起。

    安暖看了一眼来电。

    虽然电话号码已经删除。

    但是有些号码就是可以根深蒂固。

    她不由得看了一眼还在厨房忙碌的秦辞,拿起电话走向了客厅的外阳台。

    秦辞看了一眼程笑笑。

    终究,什么都没说。

    尽管笑容,很苦涩。

    天知道。

    昨晚上她酒醉后叫着“李博豪”名字的时候,他内心碎成了什么样子。

    今天还是忍不住,拨打了电话让人查李博豪是不是回来了?

    果然是回来了。

    所以昨晚上,程笑笑和李博豪相遇了。

    而程笑笑一般都不可能深更半夜才回来的人,昨晚真的就到了那个点才回来。

    程笑笑从来不会把自己喝得这么醉的女人,昨晚上就真的,酩酊大醉了。

    太多的反常。

    原来只是因为,见到了久违的李博豪。

    他低着头,继续认真的洗碗。

    就算猜到,这个电话来自于谁,也再让自己看上去,无动于衷。

    程笑笑接通了电话,“喂。”

    “醒了吗?”那边问。

    “刚醒。”

    “昨晚你醉得不清。”

    “是啊,原本以为没怎么醉,结果回去之后,就醉到神志不清的。昨晚上好长一段的记忆都是空白的。下次真的不能再这么喝了。”

    那边似乎是笑了一下,“昨晚劝你你还不听。”

    “也是没有预料到,后劲儿这么大。”

    “现在舒服点没有?”

    “舒服多了。”程笑笑点头。

    两个人的对话,就是那么随和,还那么自若。

    程笑笑甚至整个过程,都面带笑意。

    远远的,秦辞看得不太清楚,却就是可以肯定。

    “对了。”程笑笑问,“你给我打电话就只是问我今天怎么样吗?”

    “不是。昨晚上小夕喝得太疯狂了。结果刚刚接到包房的电话,说她手机掉在夜场了,也是询问了一周才知道,应该是小夕的。但现在小夕电话在夜场,没有人能够联系她,所以就打电话给你,看你方不方便,给小夕送过去,或者,怎么联系到她。”

    “放在前台了吗?”

    “对。”

    “那我一会儿去拿了给她送去。”

    “会不会很麻烦?”李博豪关心的问道。

    “不会,反正我一天在家带孩子也没有什么事情。而且一会儿我本来要去接贝贝放学,早点出门就好。”

    “那就麻烦你了。”李博豪显得很客套。

    “不麻烦。”

    “那……没什么事情,我挂电话了。”李博豪说。

    似乎也在刻意的让彼此保持拒绝。

    “拜拜。”

    “拜拜。”

    程笑笑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看着手机还是有些出神。

    对于李博豪……

    对于李博豪,真的会有那么一丝,和对其他人不同的情感。

    她深呼吸一口气。

    当然也不想让自己重蹈覆辙。

    毕竟。

    李博豪的家庭,接受不了她。

    曾经李博豪没有镀金之前,都觉得她配不上李博豪,现在更是,配不上了。

    她放下手机,转身走进客厅。

    秦辞已经洗了碗。

    程笑笑真的是本能的去厨房,准备再去清理厨房。

    总觉得秦辞是打理不干净的。

    结果走过去看着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厨房时,整个人都怔住了。

    秦辞什么时候,这么能干了。

    他不是对做家务类的事情,一窍不通吗?!

    她转头看向已经走向了洗衣房的秦辞。

    忍不住还是跟了过去。

    秦辞从烘干机里面拿出他洗的衣服。

    一件一件。

    她甚至还看到了他的内衣裤。

    莫名还是有些尴尬。

    她忍不住,问道,“秦辞,你怎么了?”

    秦辞一怔。

    他转头看着程笑笑,一脸莫名其妙。

    看得程笑笑更加尴尬了。

    她说,“你干嘛突然做这么多事情?”

    “心血来潮。”

    心血来潮他也不会做家务。

    空闲的时候,不都是打游戏吗?!

    “哦。”程笑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反正就是。

    当他突然抽风吧。

    反正这种心血来潮,顶多就一天。

    她就这么看着秦辞非常居家的把衣服拿出来又放进了衣橱里面。

    接着居然开始打扫家里的清洁。

    程笑笑真的有一种,秦辞被什么附身了的感觉。

    否则一个人的变化怎么会这么大。

    她就这么看着秦辞忙碌了好一会儿。

    秦辞坐着是真的有些不耐烦。

    对于家务,他半点都不可能喜欢。

    现在却因为程笑笑的眼神全都在他身上,反而让他有些庆幸。

    要知道平时的程笑笑,基本上是不会主动看他,甚少和他有过,眼神的交流。

    程笑笑看了秦辞好一会儿。

    突然回房了。

    秦辞看着程笑笑的背影。

    终究。

    程笑笑在他身上的耐心,也就真的只有,也就只有这么一会儿。

    她回到房间,换衣服准备出门。

    幼儿园下午放学早,她要早点去把手机送给小夕,否则会耽搁接贝贝的时间。

    她换好衣服准备出门前,看了一眼镜子的自己。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吓一跳。

    她脸色居然这么差。

    嘴唇都没有任何血色。

    走出去还以为她,营养不良。

    程笑笑想了想,又看了看时间,在梳妆柜上开始化妆。

    很难得她会给自己化全妆,是真的觉得自己气色太差了,一会儿要去接贝贝,总得给贝贝挣点面子。

    她捣腾了一会儿。

    确定镜子中的人已经看不出来任何虚弱,甚至还有些过于好看之后,才起身走出卧室。

    那个时候秦辞也把家里的家务都做完了。

    靠在沙发上似乎有些累的样子。

    看着程笑笑从我是走出来,看着程笑笑走出来的时候,分明和平时不太一样。

    他几乎没有看到过程笑笑化妆。

    就算化妆,也是极淡的的妆容,今天却显得,额外的艳丽。

    不得不说。

    很适合程笑笑。

    程笑笑整容后的脸,就是美艳型,稍微点罪一下,就能够很好看。

    今天。

    就很好看。

    当然,不是为了让他看。

    女为悦己者容。

    他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情绪。

    说到底,他也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程笑笑直接走向玄关处,“我有点事情出去一趟。”

    “需要我去接贝贝吗?”

    “不用了。”程笑笑摇头,“一会儿我直接过去接她。”

    “嗯。”秦辞应了一声,又问道,“晚上会回来吃饭吗?”

    “会。”程笑笑回答。

    接了贝贝就回来,没想过会在外面吃。

    “那我等你。”

    “嗯。”程笑笑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秦辞都在怀疑,程笑笑可能都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对他也只是应付。

    房门被关了过来。

    秦辞就这么靠在沙发上,默默地发呆。

    以后。

    以后就要习惯,看着程笑笑和另外一个男人,双宿双飞了。

    ……

    程笑笑打车先去了夜场拿到了颜小夕的手机。

    然后再去了颜小夕的公寓。

    敲开房门。

    打开房门的是辛亦彬。

    程笑笑明显有些尴尬了。

    就是,一个男人来开门,终究有些,始料不及。

    辛亦彬问道,“找小夕吗?”

    “哦,嗯。”程笑笑点头,“她手机忘在夜场了,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她,所以我给她送过来了。”

    “好,谢谢。”辛亦彬拿过,随口又说道,“要不要进来坐坐?”

    “小夕呢?”程笑笑忍不住问。

    “她还在睡觉。”辛亦彬说。

    “这个点了还在睡吗?”程笑笑惊讶了。

    她觉得她都已经睡得够晚了。

    颜小夕居然还在睡。

    “昨晚她太累了,今天让她多睡一会儿。”辛亦彬脱口而出。

    说出来之后。

    程笑笑都要尴尬死了。

    成年人,再清纯也会知道“累”的意思。

    不是说分手了吗?!

    果然只是闹着玩玩的。

    辛亦彬说出来之后,也有些……尴尬了。

    毕竟他和程笑笑也不太熟。

    两个人这么尴尬了几秒,程笑笑连忙说道,“既然小夕还在睡觉,我就不打扰她了,你把手机给她就行了,我先走了。”

    “好,谢谢。”

    “不客气。”

    程笑笑连忙飞也似的离开。

    是真的觉得,尴尬到极致。

    辛亦彬看着程笑笑的模样,不由得笑了一下。

    这不是秦辞的女朋友吗?!

    秦辞这么奔放的一个人,居然喜欢上了程笑笑这种小白兔。

    还真的是,让人有些刮目。

    他拿着手机回房。

    卧室内,颜小夕终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有那么一秒,杜绝的自己的脑袋是空白的。

    她眼眸直直的看着突然推门而进的辛亦彬。

    看着他就穿着她的睡衣。

    又低头,看了一眼被子下的自己一丝不挂。

    “啊啊啊啊!”颜小夕大叫。

    辛亦彬皱了皱眉头。

    耳膜都要被颜小夕震破了。

    “你昨晚还没叫够吗?”辛亦彬柔柔耳朵,问。

    颜小夕似乎才想起,昨晚白花花的一片。

    草。

    她居然又和辛亦彬上床了。

    又是,酒后乱性。

    她怎么喝醉了,就这么把持不住。

    她分明都和这个男人分手了。

    “想起来了?”辛亦彬笑。

    “想起来了又能怎么样!我昨晚喝醉了,喝醉了就是神志不清控制不住我自己,又能怎么样!现在我们离婚了,你赶紧从我家离开。”颜小夕催促。

    “所以你打算不负责了。”

    “负你个大头鬼,你一个大男人负什么责!我在重复一次,我昨晚上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做了男女之间很容易犯的错误,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我没有喝醉。”辛亦彬直言。

    颜小夕一怔。

    “所以很清楚,昨晚上我在做什么。”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颜小夕看着他。

    一副,大不了同归于尽的表情

    “我只是想要告诉我你,我对你做的一切,都是在理智清楚的情况下做的,不是见色起意。”

    “那又怎么样?”

    “包括,我们的第一次。”辛亦彬直言。

    颜小夕明显又怔住了。

    “男人在真正喝醉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犯罪的。”辛亦彬说,“所以第一次,我就很清楚我在对你做什么。而我虽然在国外长大,但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不隐晦的说,上一次,你是第一次,我也是。”

    颜小夕瞪大了眼睛。

    她想都没有想过,辛亦彬这么大把岁数了,居然还是处男!

    她能够猜到他和她表姐没有睡过。

    但没有想到,他和所有人都没有睡过。

    “颜小夕,我对你是认真的。”辛亦彬变得很深情,“我对你的冷漠,不是因为我不喜欢你,只是因为我确实很忙,是真的很忙。今天陪你在家的这一天,我手机上至少有上百个需要处理的审批文件。”

    颜小夕抿唇。

    所以她的指控,就是她在无理取闹了。

    “我不是说我很忙就有理了。我只是在告诉你,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冷漠你。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原谅。”辛亦彬很认真。

    眼神中的深情居然,那么强烈。

    一定是她魔怔了。

    辛亦彬不是喜欢她表姐的吗?!

    怎么可能对她这么申请的表白。

    在她没有反应的那一刻。

    就看到辛亦彬突然走了过去。

    坐在她的面前。

    颜小夕本能的裹紧了被子,试图保护自己。

    总觉得现在两个人的距离,太危险。

    “小夕。我也不知道喜欢上你的时候,是不是和池沐沐有一定关系,但现在我可以很肯定,我对池沐沐真的已经放下了,我真的爱上了你。”辛亦彬的大手,托着颜小夕的后脑勺,“所以,不要分手,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颜小夕完全怔住了。

    猝不及防的表白,分明让她,招架不住!

    她只觉得自己心跳很快。

    疯狂的快。

    本来都想好了和这厮恩断义绝。

    从此以后,各自安好。

    现在却又这么滚在了一张床上,甚至还被深情告白。

    颜小夕不自觉的抿了一下唇瓣。

    那个动作直接让辛亦彬性感的喉结,波动了一下。

    实在是,忍不住了。

    辛亦彬手掌稍微用力。

    颜小夕整个人就往前倾。

    然后嘴唇,就被人深深的吻住了。

    炙热到,好像感觉到一团火在她身上燃烧。

    ------题外话------

    所以,又是明天见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