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爵爷你老婆又开挂了

第1009章 她回来了 文 / 乞丐女王

    正在二人感叹逝者的悲苦时,水晶宫殿的上空突然盘旋升起一团紫气。

    紫气从四面八方而来,原本透明的水晶宫瞬间变得绚丽斑斓,而所有的紫气像是有自我意识一般,朝着齐王鼎的方向而去。

    白浅沫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

    “这是怎么回事儿?”

    顾爵晔则沉默的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显得异常平静。

    就好像眼前发生的事情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时,他转过头,幽深的目光直直的盯着眼前的女孩儿,似想要将她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一般深刻。

    “浅沫,你要回去了。”

    “回去?回哪儿?”白浅沫一时不解顾爵晔这句话的意思。

    顾爵晔伸手缓缓抚摸上她的脸颊。

    “回到本属于你的世界。”

    “五哥,你要丢下我吗?”

    白浅沫隐隐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慌感。

    好像这一刻会成为彼此的永别。

    她伸出手死死的揪住了他的衣角。

    “你说过会永远陪着我的,我们要永远在一起,谁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顾爵晔嘴角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只是那双深邃的眼睛像是没有了生机,再往深处探寻便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和悲戚。

    原本他以为,只要他活着,谁都不能将她从自己的身边夺走,谁都不可以。

    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无形的力量和规矩。

    如果在生与死之间选择,他并不在意是生是死,但如果在她的生与死之间选择,他只能妥协,只要她能活着,无论在哪里,他只要她活着。

    男人爱怜的抚摸着女孩儿的脸颊,指腹轻轻滑过她细嫩的肌肤。

    想要把她最后的模样深刻在他的脑海中。

    “阮梦璃降维的期限已经到了,你必须回到原来的地方。”

    听到这个答案,白浅沫心里瞬间崩塌了一般。

    “所以,你带我来这里,并不是来找寻齐王鼎的秘密,你知道我的期限到了,所以是来送我离开的?我不走又如何?我已经不是阮梦璃了,我是白浅沫,我想留在地球留在你身边,五哥,你别赶我走。”

    男人沉吟了许久。

    最终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你能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浅沫,乖,听五哥的话好不好?”

    白浅沫眼睛发红,一股强大的能量似乎在体内翻涌,灼热的感觉让她浑身颤栗。

    她咬着牙,目光依旧坚定的摇头:“不好,我不要离开。”

    齐王鼎汇聚的能量越来越大,似乎感应到了白浅沫的存在,一股强大的紫气朝她而来。

    白浅沫被紫气包围,身体依旧还在不住的颤抖,她的身体像是不听使唤一般,眼睛也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啊!”

    她痛苦的呼喊了一声,身体莫名的腾空而起。

    这时,祭祀台开始猛烈的晃动,水晶宫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要被这强大的紫气砰然炸毁。

    “五哥!”

    白浅沫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混乱,一段段陌生的记忆如潮水一般蜂拥而至。

    那是一个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在她发怒时,眼睛会变成血红色,同时身体里会迸发出无尽的能量。

    她是依柔星求最受尊敬的战神,是所有子民眼中战无不胜的英雄。

    她参加过无数次的星际战,击退了许多不怀好意的外来侵入者,保卫着自己的家园和子民。

    因为她的存在,整个家园得以安然宁静的生活。

    直到某一天,那个漂浮在银河系,脱离正常轨迹的魔鬼之星尼比鲁的回归,打破了银河系的安宁。

    他们不断侵占其他星求,造成无数星球上的人们无家可归。

    整个星际陷入了无边的恐慌和绝望里。

    这时,她带领着自己的精锐部队出征,与尼比鲁上的蜥蜴人展开了长久的对抗。

    尼比鲁星人数次败下阵来,最终缴械投降。

    然而没想到的是,就在她凯旋回归的中途,被自己的亲信出卖,导致飞行器中途爆炸。

    她因此只能被迫降维落入地球,也因为降维,她不得不削弱自己的能量。

    最终,只带着百分之十的能量来到了这个陌生而落后的星球上。

    在这里,她爱上了一个男人,并心甘情愿的嫁给了他,为他生儿育女。

    当时的她甚至想过,自己降维能在地球待上一千年,这一千年她都要和他生生世世在一起。

    可事与愿违,蜥蜴人根据能量石散发出的信号找到了她。

    这时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叱咤星际的战神,身为人妻、人母,她有了软肋也有了想用生命去保护的人。

    最终,在蜥蜴人用非人的手段侵害地球人时,她决定以自己的生命换取这里的安宁。

    于是,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且封印了她的所有记忆。

    此刻,她记起了过往的所有。

    “砰”

    一声巨响伴随着一股强大的震动,水晶宫出现了一道裂痕,随着地动山摇,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顾爵晔已经站在了祭祀台上,拿起祭祀台一把古老的匕首,缓缓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一道血痕,鲜血沿着手臂流入祭祀台的玉盘中。

    俄顷,一道红光闪现,缓缓聚拢成一个半圆形的穹顶,将齐王鼎护在中央。

    白浅沫倏然睁开双眼,看到顾爵晔在做什么时,她的心顿时一阵刺痛。

    “不要,五哥不要!”

    她记起来了,她全都记起来了。

    阮梦璃的后代的血液拥有龙灵一半的能量,所以,她想要将自己升回五维,需要后人的血液凝聚,来保护齐王鼎的能量凝聚不被破坏。

    但这个过程,顾家后人就很可能失血过多而亡。

    这也是为什么水晶宫里会有祭祀台,这个祭祀台不是来祭奠祖先,而是为顾家后人准备的。

    所以顾爵晔不想牺牲顾家其他后人,便只有牺牲他自己来完成这件事。

    鲜血源源不断的从手臂低落,一滴一滴的落入了玉盘之中,红光也在不断的从玉盘中凝聚而出,保护着齐王鼎不被破坏。

    此刻,男人的脸已经变得苍白,但他的目光里却满是坚毅之色。

    “回去之后好好生活,忘记这里的一切。”

    一千年,对于他来说是几生几世,但对于她来说,不过是白驹过隙。

    她还有无数个一千年,所以忘记这一段,对她来说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因为漫长的等待是最煎熬的。

    他从齐王等到许昌崇等到顾爵晔,这一段路太漫长了。

    也许,是到了他该放手的时候。

    白浅沫的眼眶血红,一滴滴血泪顺着眼睛往下淌落。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知道来这里之后要做的事,所以你早就做好了牺牲自己的生命来召唤我的元神,顾爵晔,你这么做可曾经过我的同意?我不要……我不要你这么做,我宁愿自己飞灰湮灭也不想以这种方式活下去。”

    她凄厉的呼喊,想用力打破紫色罩气,然而此刻,她的身体被无形中的神秘能量禁锢,她根本动不了。

    身体正在不断的升温,像是随时要炸裂一般,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在逐渐消散。

    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她强忍着身体的极度不适,看向祭祀台上的男人。

    看着他摇摇欲坠却强撑着的身体,她的心如刀绞一般。

    “五哥……五哥……”她无力的呢喃着。

    似想要说些什么,声音却渐渐变得缥缈空洞,她被无尽的黑暗包裹,随着最后一丝光亮也熄灭了,她陷入了混沌之中。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白浅沫的身体渐渐变成了透明,一束紫气从她的身上直冲着穹顶而去。

    顾爵晔强撑着身体,目送她一点点化作晶莹剔透的光亮,一点点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缓缓伸出自己的手,想要在最后感受她的存在。

    “砰!”

    “轰隆!”

    一道剧烈的炸裂声响起,水晶宫轰然碎裂。

    这时

    石门也正在缓缓打开。

    一行人快速的冲进了石门里面。

    他们沿着顾爵晔打开的暗道门,沿着阶梯来到地下。

    顺着狭窄的地道一路通往了水晶宫。

    当看到庞然宏伟的水晶宫已经坍塌碎裂,为首的男人清冷的目光朝那尊神鼎看去。

    “她终于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