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第一甜婚

195 谢先生,我们不熟 文 / 汐奚

    “爸。”

    宋央抽回手,大步朝着父亲的方向走过去,“您怎么来了?怎么也不事先告诉我,我好去接您。”

    边上沙发里,岳风脸色很难看,尤其他看到谢戎城同女儿一起回来,两人还态度亲昵,心中更是怒火翻涌。

    “孩子们之前出了事,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岳风看着女儿,神情也透着冷冽。

    宋央动了动嘴,心想孩子们被绑架的事情,外界没人知道,知道的人数屈指可数。父亲突然跑来兴师问罪,这是谁给他透露的消息?!

    “爸,我……”

    不等宋央回答,谢戎城已经先一步走上前,道:“爸,孩子们的事情已经都解决好了,您上了年纪,央央担心您的身体,所以才没告诉您。”

    爸?!

    听到谢戎城的这句爸,宋央脸颊不自觉飘红两抹红晕。咳咳咳,这种情形见面本来就尴尬,他这一喊,只怕父亲的怒火要爆发了。

    啪!

    果不其然,岳风狠狠放下手里的茶杯,神色阴霾的开口,“谢先生,这句称呼有些过了。你和央央已经没有关系了,而我和你们谢家,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

    面对岳风疾言厉色的训斥,谢戎城倒是没有生气。反而主动倒了杯茶,恭敬地放到岳风面前。

    宋央站在一边,眼见谢戎城嘴角始终保持的笑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她抿起唇,低头看眼红肿的手背,道:“爸,您别误会,我的手受伤了,他只是送我回来而已。”

    “手受伤了?”岳风这会儿才注意到女儿的手,果真看到她的右手手背又红又肿,“怎么样?伤到哪里吗?”

    “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挫伤。”宋央如实回答,看到父亲的注意力被自己的手伤吸引,不禁松口气。

    须臾,她偏过头,暗暗朝谢戎城使个颜色,示意他快点走。不过那个男人好像没明白,反而更近一步。

    “爸。”谢戎城长身玉立,那张盛世美颜透着点点笑意,“在我心里,您一直都不是和谢家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一直都是我的父亲。”

    闻言,岳风咻的厉目,心中的怒火再度翻涌,“堂堂谢家六爷,应该明白人贵有自知之明,怎么还能如此死皮烂脸?!”

    “你这是要逼我赶人不成?”

    宋央咬着唇,看着父亲对于谢戎城满满的怒火,想劝又不知道要怎么劝。哎,这些年每每提及母亲,父亲心中总是怨恨不减。

    “外公,外公。”

    关键时候,宋甜蹬蹬蹬跑过来,一把抱住岳风的大腿,仰着小脑袋笑眯眯的说道:“甜甜要吃糖果,外公和甜甜一起吃好吗?”

    纵然岳风如何生气,可面对外孙女总是满眼慈爱,如今见她乖巧可人的跑过来,心中的怒火强制被他压下,“好好好,外公和甜甜一起吃。”

    说话间,他伸手拉起宋甜的小手,祖孙俩很快坐到沙发里。宋甜拿出一大罐糖果,要岳风打开盖子,给她挑糖果吃。

    紧提着的心一松,宋央再也不敢耽误,反手推了推谢戎城的肩膀,低声说道:“你先走吧。”

    望着她紧蹙的眉头,谢戎城眼底掠过一丝失落,但也没继续纠缠,转过身大步离开。须臾,宋央关上门,转身走到沙发对面坐下。

    岳风哄好外孙女,沉着脸看向女儿,“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宋央微微低着头,有些回避父亲的眼睛,“他愿意主动放弃甜甜的抚养权,也愿意把宝贝送来我这里。我和他只是因为孩子们,才有联系的。”

    “真的吗?”对于女儿的话,岳风显然不相信。

    “央央啊,不是爸爸刻薄,而是当年的事情,你不能忘记。”岳风长长叹了口气,眼神变的幽暗,“假画的事情暂且不说,就说当年你和他离婚闹的满城风雨,谢家的人对你也有芥蒂,你不能……”

    “爸爸。”宋央抬起脸,主动打断父亲的话,“您担心的,我都明白。”

    顿了下,她敛下眉,道:“我先去洗个澡,您陪着甜甜玩一会儿。”

    话落,宋央站起身,径直回到卧室。

    关上卧室门的那刻,宋央后背抵着门板,心情微微有些沉重。她明白父亲放不下当年的事情,与母亲的天人永隔,这怕是他心中最深的一道伤疤,永远都无法愈合。

    可是她和谢戎城……

    宋央深吸口气,忽然感觉很烦躁。父亲的突然出现,无形中勾起那些深埋的往事,也令她有种巨大的压力。

    全球美术巡展夺冠后,将有一个月的休整期。宋央不仅要工作,还要忙着筹备后面最重要的那场比赛,那也是她的梦想。

    右手的红肿在三天后,彻底好转。宋央白天工作,晚上回家照顾孩子。根据约定,谢明颢还是会在周末来宋央这里,与她共度。

    傍晚,宋央带着围裙,打开烤箱,将新出炉的披萨拿出来,“唐唐,披萨我烤好了,等下你做个蔬菜汤就可以吃饭了。”

    “好哒。”唐遇闻着香气跑到厨台前,看着宋央还穿着围裙,顿时蹙起眉,“哎哟,你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马上。”宋央将披萨切好,又把新鲜的水果拿出来。

    唐遇拉住她的手,又把她身上的围裙解开,催促道:“好了,这些事情我能做好,你快去换衣服,等下参加宴会要迟到了。”

    在她的再三催促下,宋央只好回房间换衣服。今晚有个酒会,宣传全球美术展的活动,宋央身为夺冠者,自然要出席。

    不多时候,卧室门打开。宋央穿着一件白色修身长裙出来,她身上没有过多的首饰,脚上同色的丝绒高跟鞋,却衬的她过分美丽。

    “哇哇哇!”

    唐遇眼睛一亮,立刻竖起大拇指,“宋小央,你果然宝刀未老!”

    噗!

    宋央笑了笑,伸手在唐遇额头轻点下,“什么老?我们还年轻着呢。”

    “宝贝们,看妈妈漂亮吗?”唐遇捂着脑门,欢笑的叫着身边的两个孩子。如今每到周末,她都跑来帮宋央带孩子,两个小家伙和她这个干妈已经混熟了。

    “漂亮,小仙女最漂亮。”先买张的自然是儿子。

    宋央弯腰蹲下,低头在儿子脸上亲了下,“谢谢宝贝。”

    谢明颢小朋友美滋滋,搂着妈妈的脖子撒娇。宋甜小朋友看到哥哥撒娇,马上丢了糖果,也跑来凑热闹。

    每次看到他们娘仨亲热的画面,唐遇都有些扎心。嗷呜,好羡慕啊好羡慕,简直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稍后,安抚好儿子和女儿,宋央起身准备离开。她看眼坐在沙发里发呆的好友,忍不住问了句,“最近唐氏不忙吗?怎么一到周末,你就跑来我家看孩子?”

    “唔。”

    提起这个,唐遇郁闷的简直要死,她撇撇嘴,道:“霍行止一到周末就往我们家跑,也不知道他给我爸妈灌了什么迷魂汤,如今我的话都不灵了,我爸妈全都听他的。甚至连唐江湖都变了,他昨天和我说,霍家身为四大豪门,又家大业大,不能让霍行止入赘我们家,但是将来我生的孩子,第二胎可以跟我们家姓。央央你说,我爸妈到底怎么了?”

    噗嗤——

    宋央忍不住笑出声,同情的拍拍她的肩膀,“亲爱的,恭喜你,好事将近啊。”

    “好什么事啊。”唐遇烦躁的挠挠头,“我都要被他们烦死了,霍行止那个臭不要脸的,太气人了!”

    瞥眼唐遇皱巴巴的小脸,宋央收敛笑意,问道:“那你告诉我,你对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什么什么样的感觉?”

    “唐唐,其实无论你嘴上怎么说,心里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宋央眨了眨眼,明亮的黑眸掠过一丝异样,“你喜欢霍行止那么久,真的放下他了吗?”

    “……”

    唐遇硬生生被问个哑口无言,抱着靠枕倒在沙发里。不多时候,宋央拿着皮包出了门,赶去参加宴会。

    家里的门铃响了两声,唐遇慢吞吞爬起来,还以为宋央忘记拿东西,直接把门打开。可开了门,看到门外的男人,她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

    “哟,你也在啊,那真是巧了哈。”霍行止双手拎着外卖袋子,笑眯眯站在门外。

    唐遇心底的怒火蹭一下冒出来,“霍行止,你要不要脸?”

    “亲爱的,你急什么?”霍行止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道:“我是来看我干儿子,这也不行?”

    “干儿子?”唐遇有点懵。

    偏偏这会儿,某个小朋友极其配合的飞奔过来,“干爹。”

    “宝贝。”

    谢明颢小朋友伸出手,主动拉起霍行止的胳膊,将他拉进屋里。唐遇眨了眨眼,见人已经进去,只好咬牙把门关上。

    晚上八点,景江酒店的顶层宴会厅。

    全球美术展的第二轮比赛落幕,宋央一举夺冠,接下来她即将参加国际画匠的比赛。画界人士纷纷关注这件事,甚至媒体记者们也都在紧跟报道。

    今晚宴会,安排宋央接受记者们的采访,大约十五分钟的时间。有关后面继续比赛的事宜,以及各种可以公开的消息,她都有必要面向大众说明清楚。

    金先生年纪大了,对于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一向不喜欢参与,这次又由爱徒宋央全权代表出席。

    面对记者们的闪光灯和话筒,宋央一袭白裙侃侃而谈,既不做作,也不失气度,分寸把握得当。

    人群圈外,谢戎城单手插兜,远远望着那抹被众人包围的清丽身影,薄唇不自觉弯起,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记者们的采访结束,宴会正式开始。宋央代表金先生,先去发言,随后她同丹尼老师,还有谢戎城,三人一起开启今晚的酒会。

    全球美术选拔赛夺冠,宋央一夜间成为圈子里的焦点人物。记者们的采访,以及各大画廊积极公司的邀约接踵而来。但她几乎都婉拒,没有过多曝光,未来这一个月的时间她要专心准备国际画匠的比赛,绝对不能分神。

    今晚参加宴会的宾客,几乎都与这个圈子沾边。有不少知名画家,还有业内精英,丹尼带着宋央认识不少人,也算为她日后的发展铺路。

    宋央对于这种应酬情趣不大,可丹尼老师非要给她介绍,她也不能推辞,只能端着香槟,游走在各色人中。

    渐渐地,宋央有些疲惫。她是真的不喜欢这种浮华的交际,宁可关在画室多画两幅话,也比端着酒杯和那些不认识的人喝酒要好的多。

    宴会厅内觥筹交错,衣香鬓影。来往宾客相谈甚欢,正是好时候。可宋央渐渐地发觉,今晚似乎有些不对劲。

    她蹙眉想了很久,才发觉,原来这一晚上,她好像都没有看到谢戎城。只在宴会开始时,他们在台上见过一面,再往后,她竟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

    虽说谢家六爷到哪里都是备受瞩目的存在,但今晚的谢戎城,似乎安静的有点太过分了吧!

    “喂!你们看到没,那边又瘦又美的女生,就是孟家的千金。人家才二十六岁就是已经是圈内有名的鉴画师,家世又好,人也漂亮,真是完美的女人啊!”

    “可不是嘛,孟小姐确实是个才女。这不上个月刚刚回国,孟家的人就开始为女儿的婚事操心,听说孟太太最近总往懿园跑,想必是要把女儿嫁入谢家呢。”

    “这位孟小姐眼光高的很,这些年一直单身,听说是为了六爷呢?据说她一直爱慕六爷,只可惜之前六爷结了婚,如今六爷单身,这孟小姐还不要使劲追吗?”

    “哈哈哈,我倒是觉得,这孟小姐和六爷挺般配的。”

    小阳台前的沙发里,几位名媛相谈甚欢。宋央端着酒杯转过身,脸色僵硬的走远。可她没走两步,恰好看到不远处那两个人。

    “六爷,您觉得这幅画怎么样?”

    对面的落地窗前,男人单手插兜,正微微低着头,与他身侧的女子说着什么。那个女孩长的很漂亮,红色短裙衬的她肌肤白皙。

    宋央距离稍远,听不太清他们的具体谈话。但她可以看到,谢戎城同这个女孩说话时,眼底始终带着笑容。

    素来高贵冷漠的谢家六爷,平时对人都是极其冷淡的。若是他对那个女孩没有什么想法,又怎么可能两人站的那么近,说话那么温柔?

    想到此,宋央握着酒杯的五指紧了紧,沉着脸大步走开。

    穿过小宴会厅,宋央恰好看到走来的丹尼。丹尼似乎也在找她,见她出现,立刻走过来,“你去哪里了?”

    “我去那边透透气。”宋央低着头。

    丹尼看眼面前的人,“你怎么了?”

    “没怎么啊。”宋央强装镇定的抬起脸,只是语气有种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怪异,“老师找我有事?”

    “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回家给孩子们讲睡前故事,陪我老婆睡觉了。”

    “……”

    宋央鼓着腮帮子,好端端被强行塞了把狗粮。不多时候,丹尼老师离开,宋央一个人,更加不想继续待下去。

    她走出宴会厅,打算去洗把脸,然后也离开。

    须臾,宋央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一眼就看到站在墙边的男人。谢戎城单手插兜,深邃的双眸紧紧落在她的脸上。

    深吸口气,努力压制心跳的速度,宋央高高仰着脸,无视男人,直接从他面前走过。只可惜,她没走两步,手腕便被拉住。

    “你要去哪里?”

    “放手!”

    男人上前一步,面对面站在宋央眼前,“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眼前豁然跳出刚刚谢戎城同那个女孩低头耳语的画面,宋央冷着脸抽回手腕,精致的五官如罩寒霜。

    两人的距离很近,男人身上有淡淡的酒气和沉香味道混合。他这是喝醉了吗?刚才和人家小女生相谈甚欢,这会儿喝醉了跑来找她?

    宋央沉下脸,盯着面前衣冠楚楚的男人,轻蔑一笑,“谢先生,我们不熟,我去哪里和你有关吗?”

    谢戎城听到她口中轻唤的这三个字,不高兴的蹙起眉,“乖乖,叫老公。”

    “……”

    乖乖?!

    宋央愕然,抖落全身的鸡皮疙瘩,心底怒火翻涌。特么的,这男人果然喝醉了,竟然连这种肉麻的称呼都能叫的出来!

    她气的转身欲走,可手腕再度被人握住。

    男人的手掌宽大有力,宋央挣脱不开,只能任由他牵着,两人一起下了楼。走出酒店大门,她又把强势带上车。

    不多时候,车子停在公寓楼下。司机熄了火,识相的打开车门出去,站在远远地地方,耐心等待。

    转眼间,车厢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车后座中,宋央神色紧张的蹙起眉,低声道:“你把车门打开,我要回家,孩子们还在等我呢。”

    这种时候,孩子们好像是宋央最好的借口。

    谢戎城低下头,看着身边的女子,“你生气了吗?”

    “没有!”宋央矢口否认,但她回答的太快,翘长的睫毛忽闪着,心口因为某种情绪的翻涌,上下起伏。

    谢戎城盯着她的眼睛,瞬间压低俊脸,“央央,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生什么气?”

    “看到我和孟小姐说话,你不高兴了。”

    “我……没有。”

    宋央咬牙切齿的回答,可那声音低的,她自己都感觉没有底气。

    男人忽然伸手,轻轻捧着宋央的脸颊,迫使她抬起脸,与他目光相抵,“不要去想孩子们,也不要去想谢家或者你父亲,只想我们。”

    谢戎城盯着怀里的人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央央,今晚只说我们。你告诉我,你还爱我么?”

    大概他的问话太突然,宋央完全没有心理防备。她睁着那双黑亮的清澈眼眸,一瞬间望进男人的眼底。

    还爱吗?

    宋央咬着唇,只觉得心脏的位置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喉咙里似乎涌动着什么,可她却无法说出口。

    半响,她稍稍平复下心情,道:“谢戎城,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这两个字,她用来提醒自己,希望唤回自己的一丝理智。

    “离婚?”谢戎城低低笑了声,转而张开双臂,轻轻地,将她拥入怀里。

    男人的胸膛宽广热烈,宋央挣扎不开。隔着单薄的衬衫,宋央能够清楚地听到男人平稳的心跳声。

    这种声音,曾是她午夜梦回时的想念。

    “知道,当年我为什么答应离婚吗?”谢戎城低下头,下巴放在宋央的肩头,他双臂收紧,用力拥着怀里的人。

    他的声音低沉磁性,宋央眨了眨眼,靠在他的怀里,渐渐安静下来。

    “因为那是你想要的。”谢戎城薄唇轻抿,道:“央央,那时候你想要离婚,其实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拒绝。但因为那是你想要的,所以我就给你。”

    “……”

    车厢内的气氛骤然变的安静,男人的话落在耳边,宋央只觉得心尖狠狠揪了下。她没有说话,眼前氤氲起一片水雾。

    他说,答应离婚,只是因为那是她想要的。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