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太子妃求您别作妖了

第431章 大结局 文 / 灵婉兮

    身上什么都没有。

    魏灵汐也打开了孩子的襁褓,检查了一番。

    “没有咒印哦。”魏灵汐摇摇头,看向师父。

    虚无摸了摸胡子,看向孩子,为了确认什么,也特地检查了一番,最后点点头。

    “确实没有。”

    云微澜其实还挺紧张的,害怕下一刻就听到这虚无老头说什么,是他看花了眼还有咒符……

    “只要在这里断了,日后就不会再有下一代的诅咒。”虚无又说了一句。

    “他现在浑身发烫。”

    “我看看。”魏灵汐迅速给小包子检查脉搏,随即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蛊毒。”

    云微澜:“????”

    还好?蛊毒?

    “应该是昨晚上被下的,我帮你除掉就好了。”

    云微澜深吸了一口气。

    昨晚上把孩子交给千绯寒时,太后还在皇宫里,北越太后与她说话时孩子就在手边。

    若是这么说的话……

    难道真的是太后?

    毕竟没人会有巫族的蛊毒。

    “这应该也是蛊壶打开后爬出来的蛊虫。”魏灵汐沉着脸解释。

    云微澜抿唇,“兴许是。”

    她模棱两可地说罢,却没有了声音。

    魏灵汐察觉到她的神情略有些失落,以为她是担心孩子,便安慰:“这蛊毒我会解,你别担心,就一盏茶的功夫,你等我一会儿。”

    说着她抱着孩子进入了偏房。

    云微澜坐在位置上不动。

    虚无在一侧慢悠悠地喝着茶水,偷偷用眼神瞄着云微澜,好半晌才开口说道:“皇后娘娘,陛下很快就会一统天下了吧?”

    这话……

    云微澜眸光闪了闪,不言语。

    “陛下日后必然会是明君,只不过……我家魏丫头,何时才能遇到对她真心实意的男人?”

    虚无的感叹,也让云微澜下意识地四处瞧了一眼。

    没瞧见祝九的身影。

    虚无问:“你在找谁?”

    “祝九没来?”

    “他啊,他进不来。”

    云微澜:“……”

    她一直以为门外的咒符就是个幌子,骗人用的,原来是她想错了?

    看虚无这一脸煞有介事的模样,极有可能是因为符咒的原因,祝九才进不来。

    “祝九这小子配不上我家魏丫头,哼。”

    “额……祝九为何进不来?”

    “他别有目的,当然进不来。除非哪日他能进来了,我就答应把魏丫头交给他。”

    “???”

    魏灵汐和祝九原来都到这一步了吗?

    就在虚无大师刚说完,门就被踹开了。

    “老头!”一身惹眼红衣的男人嚣张恣意地站在门口,“你刚刚说的话可是真的?”

    虚无差点被他的声音给吓得从榻上摔下去。

    云微澜挑着眉梢,作为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她表示绝不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情。

    这时,祝九一脸傲气地说:“既然你都答应了,我就下聘了哦。”

    云微澜瞪眼:……!!!

    他们什么时候到这一步了?

    她错愕地看向祝九。

    “祝九,你真的是祝九?”

    已经不像是她认识的祝九了。

    以前的祝九不就是见到个姑娘就会撩的吗?

    祝九随意地撩了撩发丝,一脸傲然,“废话,小爷坐不改名,小爷当然是祝九。”

    “你怎么进来的?”虚无稳了稳身形,才有些郁闷地问祝九,“我的咒符……”

    祝九随手捏起一叠符咒,扔到了桌上。

    “你……”

    “我看着实在不好看,我就随手撕下来了。”

    虚无:“……”一口老血吐出。

    这时,魏灵汐已经抱着小包子出来了,看见祝九,明显也愣了一下。

    她首先看了一眼虚无,随即把孩子递给了云微澜,晃了晃手中的竹筒:“蛊虫的尸体在里面,我已经毁了,不会有事的。”

    云微澜低首看着怀中的娃娃。

    小家伙原本泛红的皮肤渐渐退去了热度,此刻睡着了,倒也可爱。

    祝九站在一旁叫了一声:“女人,你也太不讲道理了,你回来也不让我进屋,什么意思啊?”

    “吵。”魏灵汐掏了掏耳朵,“你要是不会说话就滚出去。”

    祝九瞪眼。

    他扶着胸口,指着魏灵汐,一脸颇受打击的模样说:“你你你你太会伤我心了。”

    云微澜抱着孩子,目光清浅地看着二人,观察着二人的神情。

    当然,除却魏灵汐那半张脸的面纱,二人还挺配的。

    魏灵汐冷哼了一声,“你刚刚跟我师父说什么?”

    “哼,下聘。”祝九颇为骄傲地说完,转头看了一眼云微澜,“对了,皇后娘娘也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哦,一定要哦!”

    云微澜默默点点头,目光时不时瞥了一眼魏灵汐。

    她惊奇地发现,这姑娘没有反驳,像是已经默认了。

    原来……

    在不知不觉中,二人已经走到了一起。

    果然,她的预知能力没错。

    ……

    三日后。

    千绯寒出征西凉。

    不过短短半个月,南越军队就攻下了西凉国。

    彼时,云微澜已经带着娃娃参加了两场婚礼。

    一个是祝九和魏灵汐的,一个是青阳和大丫的。

    这事儿说起来别人可能不信,但青阳确实在大丫的心底占据了不小的位置。

    参加完婚礼,云微澜又要兼顾外面的糕点铺子。

    如今铺子生意做大了,所以也显得她特别忙碌。

    又过了半个月……

    南越军出征去了北越。

    这次耗费的时间很长,打了三个月。

    每天大丫照例来给她汇报消息。

    这日,大丫说:“听闻陛下把巫族的所有书都烧了……”

    “额?”

    “而且还把巫族那些培养巫蛊之术的地方全部炸了,巫族族长脸都绿了。”

    云微澜有点担心……

    “他没事吧?”

    “萧将军也下令说,这些东西都是害人的,见者就烧毁,再出现就要把人押走判刑。”

    虽然这是个好事儿……

    可从大丫的口述来听着,云微澜总觉得这事情挺危险的,万一那巫族的族长又一个不满诅咒千绯寒该怎么办?

    大丫摇了摇头,好似看穿了云微澜的担心,轻声说:“听闻是巫族族长同意陛下这么做的。”

    “她同意?”

    不会是看上了她男人吧?

    云微澜满脸黑线地想着,但这句话没说出口。

    汇报完这些事,大丫就走了。油菜中文 www.youcaizw.com

    云微澜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眸光深深。

    一个月后。

    南越军队凯旋而归,当晚宫中虽然有庆功宴,但云微澜很早就退场了。

    她一颗心都想着小包子,所以也没什么心思去过问别的事情,逗弄了一番儿子,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没有回头也知道是谁。

    小包子睁着晶亮的眼眸,看见来人,高兴地“呀”了一声。

    “阿澜。”男人唤了她一声。

    云微澜回过头看他,“怎么了?”

    她言语刚落,手上一空,孩子就易主了。

    云微澜不舍地看着千绯寒把儿子拎给了一侧随候着的小太监。

    “把小太子带走。”帝王一声命令,让小太监低着头抱着孩子行礼匆忙跑了。

    那太监虽然低着头,云微澜却觉得他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喂!”她想瞥向男人,抱着手臂,“你是有话想与我说不成?”

    “嗯!”他眯了眯眸。

    回来后他就发现小媳妇对他分外冷漠,这种冷漠让他觉得很不爽。

    男人扣住她的腰际,将她拉进怀中,“你为何不高兴?”

    云微澜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心想她的表现这么明显吗?

    “不想我?”他又问了一句,脸逼近,温热的呼吸极近。

    她往后退了一步,却忘记了腰际被他钳制。

    “你出征之前,故意让我带着孩子去找虚无的吧?”

    “嗯,我担心孩子会被诅咒。”

    “既然如此,北越的事情解决了吗?”

    她看着他俊美得面容,本来有许多想问的问题,这一刻却突然不想问了。

    她等来了他的凯旋而归。

    足矣。

    “解决了,只是……等我寻到北越太后与小皇帝时,他们已经没气了。”

    云微澜讶然地睁大眸子。

    她想起了那日的北堂冥。

    他干的吗?

    “阿澜,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嗯?”

    “哼哼,我才没有想问你捏,你还抓着我的腰干……唔。”

    ……

    一年后,南帝生辰。

    往常消失不见的人忽然都汇集到了皇宫,为当今新帝庆贺生辰。

    这时,云微澜把中宫的喧闹都抛出了脑后,看向儿砸。

    她儿子两岁大,不像刚出生时那般瘦小,越来越健壮。

    长开的五官越来越像千绯寒,儿子唯一跟她相像的地方大概只有——眼睛。

    “母后,母后,这个给父皇送作礼物好不好?”

    千祁寒奶声奶气地奔过来,问了一句。

    云微澜目光落下,便看见他的手上正捉着一只毛毛虫。

    云微澜:“……”

    大丫暗笑着:“殿下,您若是不想被陛下打死,还是换个吧。”

    他歪了歪小脑袋,低低地哦了一声,随手就把毛毛虫丢了。

    正值春季,花香四溢的季节,整个御花园里都飘满了香气。

    孩子欢快地在远处花园里奔跑,随心所欲。

    云微澜看着孩子的背影,转而看向大丫鼓起的腹部。

    被她盯得怪有些不好意思,大丫小声说:“娘娘,你看什么?”

    “也没什么了,我忽然想到,你临盆之日应该会和魏大夫的时间差不多,魏大夫都不能帮你接生了。”

    大丫愣了一下,“我不敢。”

    让魏大夫给她接生?

    她可没这种能耐。

    毕竟魏大夫是皇后娘娘的亲用大夫,如今魏大夫又有喜了,更加不在回春堂坐镇了。

    云微澜摆了摆手,让她回去歇着。

    这时,一行人的脚步声传来。

    她循着脚步声看过去,看见了被众人簇拥而来的清绝挺拔的男人。

    她刚要起身,男人已经掠至她身侧,握住了她的手臂,“在这做什么?”

    “看花、看天、看人、看景色。”她淡然一笑,回的轻描淡写。

    实则,她在等他来找她。

    毕竟宫宴人多,按照他不喜热闹的性子,很快就会回来,果然如她所料。

    夫妻两都不喜欢那热闹。

    千绯寒带着些宠溺又带着些无奈地伸指弹了弹她的额际,“北堂**妇已经告辞走了,不过魏灵汐想见你。”

    “见啊,她在哪?”

    “快生了。”

    云微澜:“……”快生了想见她?

    云微澜送了千绯寒一个白眼,真有些无奈,但还是抬步走了出去。

    他是用什么心情说出“快生了”这种话的?而且今天还是他生辰!

    “如果魏大夫生了个公主,我就把她认作干女儿。”

    千绯寒慢步跟在她身后。

    毕竟男人腿长,很容易就追上了她的脚步。

    他挑了挑眉,问道:“为何?”

    “因为,今日也是你的生辰,那孩子也是今日生,那不是很有缘吗?”

    千绯寒没吭声。

    “知道你不喜欢任何雌性动物,我认,又没强制让你认干女儿。”

    “……嗯,除你之外。”他抿了抿唇,十分认真地低喃了一句。

    云微澜一心想去看魏灵汐,压根儿没听见千绯寒那低声的喃喃。

    在产房外,就瞧见了东方无尘和云寂。

    据说,云寂今年还俗。

    她虽然要还俗,但她从未对东方无尘表过态。

    二人是否有男女之情,谁也不知。

    屋子里传来一声又一声魏灵汐的叫声,似乎很痛苦。

    祝九在门口来来回回踱步,比屋中的人更紧张。

    “祝九,你为何不进去陪着她?”

    祝九一听见云微澜的声音,眼睛一亮,“娘娘,她非不要我陪,非说让你陪着。”

    云微澜看的出来,祝九吃醋了……

    她满脸黑线,入屋去。

    自从魏灵汐与祝九成亲后,魏灵汐的脸也恢复了她原本的模样。

    亦如云微澜初见时所想象的,肤如凝脂,眉如远黛,唇若朱丹。

    姑娘是美,现在却有些狼狈。

    她陪在身边,此刻已经陷入紧张状态的魏灵汐根本不管是谁,见她伸过手来,一把抓住,死死地抓着。

    就在云微澜纠结要不要去寻个别的什么东西给她咬着,一声啼哭的婴儿声响起。

    屋子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随即产婆才高兴地叫道:“生了!生了!”

    云微澜看了一眼孩子,果真是……女孩儿。

    ……

    五年后,云微澜也添了一对龙凤胎。

    南越新帝登基不满五年,竟是彻底一统了四国,统一称号为“南”朝。

    记入史册后,关于皇后娘娘的事迹也是增添了浓墨重彩。

    东凰国最早并入南越领土,因此东凰国国君与他的弟弟去往了何处,人们都不得而知。

    西凉国起初虽然反抗,最后还是放弃了反抗归入南越领土。至于西凉国国君,如今也拿了一个王爵头衔,倒也在自己的西凉洲过得安稳如常。

    北越国自从归入领土后,百姓们经常能见到当年的摄政王带着他的小媳妇四处游山玩水,偶尔还会在路上惩奸除恶。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