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236 醉卧男人怀 文 / 殷寻

    江执的这番话不但说愣了姜晋,更令盛棠诧异。

    她把视线重新落回山鬼图上,横看竖看都没瞧出哪里诡异来,相反,落在她眼睛里的就是一幅幅的痴女相思图。

    有考古队的其他队员进了主墓室,听见江执的言论后挺好奇,呼朋唤友的,没一会儿,这墓室里就站了不少人。盛棠一瞧,好嘛,这一个个都是来听讲的了?有的甚至手里还抱着个笔记本……

    抬眼打量了一下江执,见他没面露不悦,心想着看来对讲课这种事也不算太排斥,这就好办了。

    以后看看找时间忽悠他讲讲课什么的,她做他的经纪人,订门票价、收门票。暂且先不说他讲的东西能不能被人听懂,就光是凭着这张俊脸也能挣钱。

    江执是绝没想到,自己心仪的姑娘此时此刻正筹谋着如何让他刷脸赚钱呢。

    他也看见主墓里的人多了,但基本视若无睹,他想的是,别人知不知道无所谓,小七明白就行。

    所以,在接下来讲述的过程里,江执基本上跟姜晋没什么眼神交流,都是说给盛棠听的。

    总体来说就是,山鬼图中的第一幅、第二幅和第三幅的内容一目了然,盛棠分析得也没错,就是山鬼遇上俊朗男儿,心生爱慕,与其耳鬓厮磨相亲相爱的故事。

    但是第四幅和第五幅的壁画上讲的却是另外一个故事。

    第四幅——

    男子终究是世间之人,执意要离开山野,离开山鬼,山鬼挽留不成,便横生杀念。山鬼在泉边不是哭泣,而是将情郎诱入水中溺死,眼泪呈现的也不是思念情人的形状,而是山鬼从水中捧出情郎的心脏,吞噬,借助情郎的精魄达到修炼的目的。

    所以在第四幅壁画中不见了男子身影,看壁画的人就以为是男子舍身离去,实则是已经做了山鬼的口中餐。

    而最后一幅,也是重中之重。

    山鬼跪在天地间,仰面像是祈求。

    是在为自己所爱的男人祈祷,愿他平安顺遂吗?

    说到这儿,江执才看向姜晋,“我问你,那个石像符是做什么用的?”

    这种事可就问到姜晋的专业点上了,他清清嗓子,开口道,“提到这个石像符,就首先要说一下汉代的殉葬制度——”

    “简明扼要,石像符的作用。”江执打断他企图的长篇大论。

    姜晋愕了一下,盯着江执好半天没说话。

    这人……这么不客气吗?

    毕竟是在他的地盘吧,再说了,他大小也是个领队,墓室里多少双眼睛盯着这头呢,还真是丝毫不顾忌他的面子。

    一时间脸色有些难看。

    江执故意忽略他的神情,挑眉看着他。

    姜晋忍了气,罢了罢了,都敢甩故宫老师脸子的人,他也别指望这人有多客气了。

    没好气说,“那不是有陪葬坑吗,葬了活人的坑里都有腰坑,那些石像就是镇着亡者灵魂的,带符的石像是头领,有了符咒的加持,活埋的那些人的亡灵就只能留在腰坑之中,供墓主人差遣,有点调遣阴兵阴将的作用。”

    江执一点头,淡淡道,“一句话就是控制亡灵的。”

    言简意赅。

    站在墓室门边的那几人忍不住笑出声,被姜晋扫了一眼,马上清清嗓子憋回笑。

    姜晋怎么着都想给自己个台阶下,说,“差不多意思吧,但主要就是差遣的成分大一些。”

    盛棠在旁边听着,实在找不出这种情况下的差遣和控制这俩词儿有啥区别。

    江执没在意姜晋的咬文嚼字,继续讲述第五幅壁画里的内容——

    山鬼不但有蛊惑人心的能力,还有操纵魂灵的本事,壁画中的情郎只是泛指,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而山鬼跪拜天地,做出的手势的确是一种仪式,这种仪式就是控制魂灵为已所用。

    盛棠一激灵……

    江执接下来的问题还是问了姜晋,“陪葬坑里的全都是男子吧?”

    姜晋点头。

    这倒是好辨认,尸骨齐刷刷在那摆着呢,懂行的人只消看尸骨的胯骨位置就能辨认性别了,女性胯骨宽,男性胯骨窄。

    但下一个问题就把姜晋给惊了一下。

    江执问他,“主棺里躺着的应该是位女性吧?”

    话音落,周遭人有惊讶声,还有倒吸凉气的声音。

    姜晋愣了好半天,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江执用眼睛示意了一下主棺,“金丝楠,刻祥云花卉,这是其一;崇尚山鬼,以山鬼的方式来试图死后还有男宠可消遣,这是其二。两个副棺用料也是昂贵,但从雕刻纹样上看就硬朗很多,里头两位应该是男性。一句话概括就是,这家是女性做主,至于这两位男士……或许三人同行,或许是前夫和现夫的关系。”

    姜晋抿着嘴没说话。

    盛棠听得叹为观止,“古代还能有这种女性呢?开始不对啊,之前在前廊的壁画里的主人都是男的呢。”

    “一家之主是男人,但真正当家的也许就是这个女人。在汉代,女人再嫁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所以这家的武将看上个有妇之夫,或者是离异女子也没什么奇怪的,可能真就是有过人之处,又或者真是捏住了武将的软肋,总之,她游走在男人间也许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江执说着,打了手电筒的光又往星云图上一指,“这个女人应该绝顶聪明,起码在古代,还真没几个女性对这种天文图感兴趣的,但同时她也真是迷信,这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星云图上会有两个对应位置。”

    一个对应第五幅山鬼图中的山鬼,吻合山鬼在画中的行为举止,另一个对应石像符,做着跟山鬼同样的仪式动作,利用天地极阴之气来控制陪葬的男子魂灵。

    这墓室里的设置全都是依照主棺女子的喜好而定,恰恰说明了她当时在家族中的地位。

    盛棠听到这儿,脑中就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来:一美艳女子床榻之上左拥右抱,那男宠们各个貌比潘安,许是还跟前任经常牵扯不断的,总之,醉卧男人怀……

    想着想着,她就把那女子的脸想成是自己,左手拥着江执,右手勾着肖也,跟他俩说:来,你俩给本夫人表演个亲嘴看看呗……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