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

第503章:叫嚣的纸老虎 文 / 暖手宝宝

    马车内的两人嬉笑说话,显得毫不恩爱,但此时马车外的朱嘉却是哭哭啼啼的喊个不停。

    “你们这些人拦着我做什么?我是琛表哥的表妹,我要见表哥……”

    “表哥,表哥,我是嘉儿呀!”

    “你们都让开,不要当着我!让开!”

    这时传来了容冬的声音:“朱嘉姑娘,小姐和姑爷没时间见你,小姐她们还赶着去参加宴会呢,你就别再这儿缠着耽误时间了。”

    “你一个丫鬟婢子有什么资格和本小姐说话?你给本小姐让开!”朱嘉眼中闪着怒意,死死盯着容冬。

    朱嘉可是恨死了容冬,在郡主府小住的这些日子了,容冬从未给过她好脸色,想到容冬不过一个贱婢,竟然还欺负到了她的头上!

    谁知容冬也是个不怕事儿的,挺直了腰板道:“我虽是个婢子,却也是郡主身边的婢女,可朱姑娘不过是从地方来的孤女罢了,比起奴婢,好似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

    容冬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几分笑意来,那笑意却是带了几分嘲讽。

    “你个贱人,我打死你!”朱嘉一时按捺不住,上前两步扬手便要向容冬打去。

    “住手!”一道灵动却带了几分力量的声音传来。

    只见王岚姝从马车中缓缓下来,带了几分优雅和自信,从马车之中下来后,王岚姝便走到了朱嘉面前,看着朱嘉扬起的手冷冷道:“我的婢女我都舍不得打,又何时轮到旁人来动手了?”

    容冬站在王岚姝的身后,心头一暖,自家小姐每次都是这般,总会时时保护着自己。

    明明自己才是奴婢,可自家小姐却站在前头保护自己,遇到这样的主子,自己简直是太过幸运了。

    容冬只当自己幸运遇到了王岚姝的主子,殊不知王岚姝是重活一世,知道前世的容冬是如何护着。

    愿意为自己而死的人,王岚姝又怎的舍得辜负,她重活这一世,最大的心愿便是要保护这些爱着她的人。

    即使是一名婢女,在王岚姝心中也和家人一般重要。

    朱嘉看了一眼王岚姝,紧紧咬着唇,眼中满是不甘,然朱嘉却是没有和王岚姝说话,只是高声的喊:“琛表哥,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念着我们一同长大的份儿上原谅我?”

    “琛表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琛表哥……”

    “琛表哥,我记得小时候你最是照顾我的,有什么吃的也都会让给我,琛表哥如今是半点儿不记得咱们儿时的场景了吗?”

    “咱们青梅竹马,一同长大,那些个情意……”

    王岚姝不悦的闭了闭眼睛,再次抬头看着眼前的朱嘉道:“行了,莫要再嚷嚷了,他不会见你的。”

    朱嘉瞪了一眼王岚姝,不理王岚姝,随即继续喊:“表哥,表哥!”

    “够了!他若是要见你,早就下马车来了,你这般嚷嚷做什么?”王岚姝不悦的呵斥道。

    这个朱嘉,也真是会缠人,一直缠着魏琛不放。

    之前便罢了,压抑着心头的不喜,还不会说什么,如今这人再三纠缠,这般缠着魏琛,她若是还像之前一般,只怕她朱嘉还真当自己好说话。

    “琛表哥定是受了你的挑唆才不肯见我!”朱嘉将这错怪在了王岚姝的身上,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王岚姝。

    王岚姝轻哼了一声,眼中满是不屑:“我王岚姝向来不屑在人后嚼人舌根,更何况他是一个人,又岂是我能够左右他的思想的。”

    “原本夫君待你也不错,看着你孤苦无依,也安置了你,是你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来,到了如今,你怪不着任何人。”王岚姝看着朱嘉一字一句的道:“我不妨告诉,无论你怎样纠缠都不会有结果。”

    “街头这么多人看着,你若是还想给自己留点儿脸面就速速离去,莫要再次丢人。”

    朱嘉被王岚姝的话说的面红不已,在王岚姝面前,朱嘉是自卑的,毕竟王岚姝容貌过人,身份尊贵,不是她能够比拟的。

    可除去自卑,朱嘉心底里更多的还有不甘心。

    她从小和魏琛一同长大,两人又曾说过亲事,如今魏琛成了人中之龙,她又怎愿意这般放下魏琛。

    此时放下魏琛,也就相当于放弃了荣华富贵,这让她如何心甘?

    朱嘉也就豁了出去:“我不要脸面,我要什么脸面!”

    “我就要见琛表哥!”

    “琛表哥,琛表哥……”朱嘉一直嚷嚷,显然没有相让的意思。

    王岚姝蹙着眉头,眼中写满了不悦,轻轻呢喃道:“不知好歹!”

    “赵东,赶人!”王岚姝吩咐一声,随即转身上了马车。

    “你滚开!狗奴才,滚开!”

    王岚姝已经转身上了马车,不管身后的朱嘉如何嚷嚷,王岚姝也置之不理。

    上了马车,王岚姝便瞧见魏琛泰然的坐在马车中,看见她上了马车,竟然也不问她,甚至在听到朱嘉的叫嚷声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魏琛什么都没问,也不管朱嘉如何叫嚣,这一点王岚姝倒是颇为欣慰。

    “你个奴才,胆敢碰我!我可是琛表哥的表妹!你滚开!”朱嘉像个跳梁小丑,一直在一旁嚷嚷个不停。

    “滚开!滚开!”

    “琛表哥……”朱嘉还在嚷嚷。

    忽然,天空中闪过一道白光,只见赵东拔剑而出,那一把白光闪闪的长剑对准了朱嘉的胸口处,只要朱嘉向前一步,这把锋利的长剑便会刺向朱嘉。

    朱嘉吓了好大一跳,顿时面色苍白,就连说话也哆嗦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小姐有令,不许上前!”赵东身子站得笔直,看着朱嘉说道。

    “再敢上前一步,休怪我不客气!”赵东冷着脸道。

    赵东此人和容冬一样,皆是衷心护主的,只要王岚姝吩咐的,他拼了命也会完成,此时也就尽责的拦着朱嘉,让她不能上前。

    王岚姝已经安心的坐上了马车,也不管马车外是何情况,王岚姝心中明白,赵东能够解决这个小麻烦。

    朱嘉就是个纸老虎,会害怕赵东的,这一点王岚姝明白的很。

    果然,赵东拔出长剑后朱嘉便不敢再咋咋呼呼的,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原地。

    不过朱嘉也不甘心,看着王岚姝离去的身影骂骂咧咧。

    王岚姝和魏琛已经离去,马车缓缓行驶着往前,魏琛主动道:“朱嘉表妹不能再住在京城了,等她腿伤好了,我便让她回去。”

    “你让她回去?她可愿意,她的心思你应当知道。”王岚姝直接和魏琛探讨起了这个问题。

    都是明白人,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魏琛也知道朱嘉对他的想法,王岚姝便想要知道魏琛的想法。

    “我知道,但她不能再待在京城。”魏琛是个明白人,知道若是朱嘉再留在京城,只会闹出更多的事情。

    就是最近两日,朱嘉已经接着闹了两次,虽是没有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但也差得不远了。

    他是男子,名声倒还好,但此时也关乎到王岚姝的面子,魏琛便不得不考虑了。

    两人坐着马车说着朱嘉的事,王岚姝倒是一派泰然,面上没有任何的怒意。

    魏琛的马车缓缓往前行驶,左边箱子里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内坐着一雍容华贵的女子,打开了马车帘子,看着方才发生的一切。

    华服男子眼睛微微眯着成一条线,眼中仍是散发出了几分狡黠的精光。

    “倒是看了个热闹……”华服男子又道:“你去查一查,这人是谁,为何在这儿。”

    “是,殿下。”马车旁站着的人立即应下。

    马车一路行驶,平稳的到了秦府门口,马车停下,魏琛亦是十分贴心的扶着王岚姝下了马车。

    王岚姝刚下了马车,便瞧见迎面也来了一辆马车停下,待马车停稳后王岚姝才瞧见了驾着马车的竟是王府的车夫。

    车夫自是也认出了王岚姝,忙停稳了马车上前行礼:“奴才见过郡主。”

    马夫刚刚行礼,后面便走过来一人,看见了眼前的王岚姝便高兴的喊了一声:“二妹妹。”

    “二哥。”王岚姝瞧见王致榆,面上立即露出了笑,高兴的喊。

    “二哥,你们也到了,马车里坐着的可是祖母她们?”王岚姝有些激动的看着马车问。

    王致榆点了点头:“自是祖母和三妹妹她们。”

    王岚姝听了这话便高兴的上前,伸出手打开了马车帘子,看着马车内坐着的人喊:“祖母。”

    “姝儿!”马车里传来一道激动的声音。

    “二姐姐。”又是其她人的声音。

    王岚姝抬头看了进去,这偌大的马车内坐着王府的一众女眷,王岚姝瞧见薛氏和林婶娘便行了礼:“大伯母,婶娘。”

    “姝儿,你们也到了。”薛氏唇角一弯,面上露出了几分甜甜的笑意。

    “嗯,刚到,想不到竟是和祖母走到了一起来了。”王岚姝笑容甜甜,显得十分开心。

    王府的家人就像是王岚姝生命中的阳光一般,即使周遭一片漆黑,但只要遇到王府的人,就能够将一切点亮。

    王岚姝伸出手去搀扶王老夫人:“祖母,来小心。”

    “嗯。”

    王岚姝搀扶着老夫人下来,其余的一众人也就跟着下来了,几人下了马车简单的说了两句,薛氏便道:“咱们别在人家府门口站着了,有什么话进去说吧。”

    “嗯,进去说吧!”王岚姝也点了点头。

    这王府一众人站着一起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齐齐朝着秦府门口走去。

    今日是秦夫人的宴会,秦夫人带着秦晓玥在门前接待一众宾客。

    远远的,秦夫人便发现了王岚姝一家人,毕竟这么多人走在一起,实在是太过耀眼。

    “秦夫人,恭喜啊!”王老夫人上前便说了一句恭喜的话。

    秦夫人面上笑盈盈的道:“多谢老夫人,今日老夫人肯赏脸过来,是我们秦府的荣幸呀!”

    “秦夫人这话说的,我们王府和你们秦府自来便是世交,你的生辰,老婆子我是怎么都要来的!”王老夫人面上亦是带着笑。

    “老夫人说的是,说的是。”

    秦夫人和王老夫人寒暄客气了两句,秦晓玥等到两人说了两句后才向王老夫人行礼:“晓玥见过老夫人,见过王大夫人,三夫人。”

    “哎哟,这是玥儿吧,你以前倒是常来府上找姝儿,这姝儿嫁了人,你也就来的少了,这好些日子不见,长得是越发的俏丽了。”王老夫人看着秦晓玥上下打量道。

    秦晓玥以前也是常去王府的,王老夫人也识得秦晓玥。

    秦晓玥有一丝丝不好意思,却又端庄的回答:“是晚辈做的不够好,应该常来府上探望老夫人的。”

    “瞧瞧,这多懂事儿啊,要是咱们府上有像玥儿这般懂事儿的就好了。”王老夫人笑的合不拢嘴,满是赞赏的看着秦晓玥。

    秦夫人亦是笑着道:“瞧老夫人说的,王府那么多的姑娘,个个都是懂事儿的,都比玥儿强。”

    “玥姐姐,玥姐姐。”王岚菁突然上前拉着秦晓玥喊道:“玥姐姐,那天你给二哥送来的那个砚台还有没有啊?我听说那砚台可好了,若是有的话,我能否向玥姐姐讨要一个,送给我大哥呀!”

    王岚菁这话立即吸引了众人注意,秦夫人看了一眼秦晓玥,心中带了几分疑惑,自己女儿何时送过什么砚台给王府的二公子里。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日环儿来找她要库房钥匙的场景,莫不是就是去取那珍藏的砚台去了?

    秦夫人不由得多看了秦晓玥和王致榆两眼,其余的人也是心中疑惑,但却没有人问什么。

    倒是秦晓玥,提到了王致榆,面色更是显得不大自然,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你个丫头,怎的要东西还要到人家门口了。”薛氏瞧出了不对,忙训斥了两声又笑着向秦夫人赔不是:“秦夫人,我家这丫头被我惯坏了,没个规矩,还请秦夫人勿要见怪。”

    “大夫人这话忒言重了。”秦夫人接过话又立即岔开了话题:“老夫人、大夫人,咱们别在这儿站着了,快些里面儿说话吧。”

    秦夫人立即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郡主……”

    “里边儿请。”秦夫人一一招呼着。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