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悍媳

第一章 被赶出徐家 文 / 舒长歌

    枇杷村里最大的那枇杷树下,不少人正聚在一块,指着不远处的徐家议论着。

    徐家十五岁的大才子徐文从山坡上滚了下去,不慎伤了脸,听大夫说伤口太深,日后恐怕会留疤。

    大夏皇朝注重颜面,伤了脸的徐文怕是再也无缘科举。

    众人唏嘘不已,大多都表示惋惜,有些人甚至祈愿,希望徐文的脸能好。毕竟村里头若是多个举人,对他们来说,也是有益无害的,哪怕是走出去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不过也不泛一些幸灾乐祸的,正在心头偷乐着。

    忽地有一个声音冒了出来,说道:“你们怕是不知道,徐才子不是不小心摔下去的,而是被他那童养媳给推下去的,这事可是千真万确的。”

    这下众人震惊了,禁不住有些疑惑,纷纷议论了起来。

    “余大丫这么恶毒的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余家大丫就不是个好的,干过的恶毒的事情还少吗?”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徐才子若日后高中,对她来说不是很好吗?妥妥的一官夫人就到手了。”

    “心眼小呗,怕徐才子高中以后不要她了,所以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把徐才子废了。”

    “早就知道这余大丫不好相处的,干什么都得掐尖,人狠心还毒,可没想到她连自个未来相公也谋害。”

    “这样的人可不能再留在咱们村,谁知道日后一不小心得罪了她,会不会被偷摸弄死啊。”

    “你们谁跟徐家关系好的,不如去说说,让徐家把余大丫退回去得了。”

    “对啊,这样的媳妇可不能要,一不小心怕是连命都得搭上。”

    才不过一小会,余大丫就成为众矢之的,挑事成功的人偷偷乐了。

    此时的徐家也不安静,徐母哭得两眼发肿,手里拿着根藤条,狠狠地打着跪在地上的余大丫。

    一旁的徐问纱布包脸,只露出眼睛,鼻子跟嘴,纱布上还渗着血,看起来伤得不轻。

    徐问厌恶地看着未婚妻,见其挨打非但没有丝毫要说情的意思,还在那里添油加醋。

    “你以为你把我的脸弄伤了,害我不能去科考,我就会认命娶了你吗?别做梦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我就是死也不会娶你为妻。”徐问的声音充满了恨意。

    徐母打着打着,没了力气,往后退了几步,倒坐在椅子上继续抹泪。

    “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养了这么个蛇蝎心肠的的东西在身旁。这些年我好吃好喝地伺候你,没亏待过你吧?你为何要如此恶毒,坏了我儿的前程……”徐母越说就越是难过,几欲昏却,又身体太好挺了过来。

    余夏儿低头跪在地上,面上没有半点表情,眼中却闪过茫然以及不解。

    为寻一味灵药,她在家族的护卫下去了昆仑死亡谷,遇到了瘴气与沼泽……似乎有人推了她一把,她掉进了沼泽里面。

    不过转眼的功夫,就到了这里……不,是回到了这里。

    余夏儿浑身无处不在疼着,藤条打在身上,虽不至于会造成内伤,但真不是一般的疼。

    椅子上坐着的徐母已经没了力气,痛苦又疲惫地挥了挥手,说道:“你走吧,这个家要不起你这样的。”显然已经十分失望,不想再看到这个童养媳。

    余夏儿回忆了一下,前世徐母也说过这样的话,但她是怎么做的?

    不肯走,打死也不肯走,最后伤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余夏儿抬头看了徐问一眼,看到的是全是厌恶与憎恨,无半点怜惜与不舍。

    “对不起。”余夏儿低头说了一句,心头叹了一口气。

    既然人生重头来过,她就不做棒打鸳鸯的事情了,与其一直让徐问憎恨厌恶着,不如就成全他与李燕。

    “滚,我不想看到你!”徐问连听到余夏儿的声音,都觉得厌烦不已。

    “明明不是……”余夏儿看着他,轻声喃语,却被打断了去。

    “快点滚,我一看到你就泛恶心,如果不是你跑山上去,我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像你这种恶毒的人,就该去死。”徐问心头生起强烈的愤怒,神色都变得狰狞起来。

    余夏儿到嘴的话,就咽了回去。

    虽说人不是她推的,可不得不说,徐问说得也很有道理。

    “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脸的。”余夏儿也不想争辩了,又抬头看了徐问一眼,幽幽叹了一口气。徐问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先是怔了一下,很快眼中闪过一抹自嘲,嗤道:“你能有什么办法,连李老都说我的脸治不好了,你一个仅识几个字的村姑,又能做什么?”

    余夏儿也不跟他解释,到时候把他脸治好便是。

    转身收拾了两套破衣服,便要离开。

    徐问自认为十分了解余夏儿,以为余夏儿一定会缠着他不放,已经准备好了许多种方法赶人。

    哪曾想余夏儿会如此干脆,顿时就有些不得劲,不自觉地追了过去。

    “你个恶毒的女人,竟走得如此痛快,莫不是见我伤了脸,认为我没了前程?”徐问双手捏紧了拳头,眼中充满了愤怒,“你就是个爱慕虚荣的臭女人!”

    余夏儿:……

    少年,你脑回路为何如上清奇?

    还记得前世时,她死活不肯走,向来斯文的徐问气急败坏,竟然还对她动起手来。

    如今她痛快离开,他倒不痛快了,有毛病吗?

    咳咳,不过她都一把岁数了,就不跟个才十六岁的少年计较了吧。

    余夏儿转来身来,一脸认真地看着他说道:“你放心,你的脸一定会好的,你会去科考,还会当大官。”她那神情半点不掺假,说得跟真的似的。

    徐问差点就信了,回过神来面色难看至极:“余夏儿,你休想耻笑我。”

    给徐问看脸的李老是告老还乡的御医,连御医都无法治好的伤,一个村姑又怎么可能会有法子。

    余夏儿见他不信,心头又叹一口气,并不打算解释。

    待她把药做好,帮把他脸治好便是。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