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

80、校庆典礼(二更) 文 / 凤轻

    安澜大学每年的校庆都办得盛大,毕竟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学。并且安澜大学素来出美女才女,从这里毕业的女孩子成为独立女性者有之,嫁入豪门的有之,更有不少本身就是出身名门的。近几十年,安澜大学至少就出了数十位名动安夏的高官夫人,数位女性学者、商人、更有征战官场,如今四十多岁已经官至云州地方次长的卓琳女士。

    有消息说,等卓琳女士从国外考察回来,就会晋升为州长。如此一来,就当真是真正的权掌一方的地方大员了。

    因此,安澜大学自然是十分特殊的存在。

    若是名门世家的女儿不来安澜大学求学,倒是显得有些另类了。即便如今安澜大学已经是男女同校的普通大学,这个趋势也依然不见改变。

    因此每年的校庆,自然会有各方人士前来参加。别的地方不说,雍城的政商学界有名望的人几乎都不会缺席。

    傅凤城来得不算早,学校的大礼堂里早已经坐满了人。

    不过身为傅家大少爷他自然不愁没有地方坐。

    徐少鸣将人推着傅凤城往前排走去,傅督军和夫人已经坐在前面第一排的贵宾席上了。旁边陪坐的还有学校的校长和南六省一干名人,傅钰城坐在傅夫人的身边,傅督军身边却还空这样一个位置,显然是为傅凤城留着的。

    “大少。”看到傅凤城过来,以姚观为首的几个傅督军的心腹都起身打招呼,他们都起来了别人自然不能还坐着也纷纷起身。

    傅凤城稍稍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姚观跟傅凤城打过不少交道自然明白这位的性子也不在意,笑了笑便坐下了。

    不过在有些人眼中,就难免觉得傅凤城都已经残了还如此目中无人,心中不爽了。

    “怎么这么晚才来?”傅督军瞥了他一眼问道。

    傅凤城面无表情,“来晚了么?”

    “……”

    来晚了么?确实没晚。

    但是比在场所有人都来得晚,总是让人印象不那么好的。

    傅督军抬头就看到傅凤城的眼睛里分明写着“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礼贤下士了?”,顿时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只能狠狠地瞪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儿子。

    这一幕看在许多人眼中,又不知道脑补出来了多少事情。

    很快晚会就开始了,负责主持的是郑缨和一个文学院四年级的学生。电影虽然已经出现好些年了,但是如今的安夏尚且没有专业的表演学科和声乐学科。因此一直以来各种庆典主持这样的事情大多是由文学院负责的,不过自从郑缨入学之后,连续两年的校庆主持人都是由郑缨担任的。

    郑缨今天穿了一件浅紫色长裙礼服,光洁修长的脖子上带着宝石项链。长发微卷披散在肩头,浅浅的妆容显得端庄优雅,一出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台上主持人开始了开场词,之后便是请校长和与会的嘉宾致词这些惯常的流程。

    傅督军自认为是个粗人,一向是不会在这种场合发言的。学校也知道他的习惯,因此请了南六省教育局首席执行官和如今在京城主管教育为了今年的校庆特意回来的上上上任校长发言。

    傅督军百无聊赖地听着台上的发言,一边翻着桌上的节目单对旁边的傅凤城说,“冷家那丫头也要上台?”

    傅凤城的目光落在节目单上了片刻,抬起头来看了他爹一眼没说话。

    傅督军早就习惯了他这个德行,哼了哼也不生气,“往年冷家那丫头可没有参加过这种活动,今年却一反常态,你说是为了什么?”

    “你想说什么?”傅凤城问。

    傅督军微微眯眼,摸着自己唇上的短须,“说不定是为了跟郑家那丫头打对台,老大…要是输了,你可要丢大脸了。”

    “……”这种盼着儿子丢脸的老头子要来做什么?

    傅凤城冷笑了一声,“她若是输了,另一个不就赢了?这脸怎么也丢不到你身上去。”

    “这倒是没错。”傅督军点点头表示同意,“不过…我还是希望冷家那丫头赢。你是不知道,我看了郑家那丫头不少次表演了……”郑缨也算是雍城的名门,郑家大小姐原本又是未来的傅家大少夫人,这些年傅督军还真的看过郑缨不少次表演。

    年年不是弹琴,就是朗诵什么诗。关键是…无论是弹琴还是朗诵,他都听不懂!

    傅家虽然早年间也有些家底并不是真正的草根出身,但说到底能有如今的声势还是傅督军自己努力拼搏的。因此,傅督军一向自诩是个地道的粗人。他没念过大学,没留过学,洋文更是听不懂两句,哪儿懂这些玩意儿。

    让他听钢琴听洋文诗,还不如唱段戏给他听呢。

    坐在旁边的傅夫人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父子俩的谈话,原本就微皱地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了一些。

    “督军,冷小姐也要上台?”

    傅督军一愣,“是啊,你不知道?”看了一眼放在傅夫人跟前的节目表,果然连动都没有动过。

    傅夫人神色肃然地端坐在贵宾席上,维持着督军夫人应有的端庄和体面,显然对会表演什么节目没有任何兴趣。

    傅夫人皱眉道:“现在的孩子,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爱出风头?”

    如果傅夫人只是说冷飒,傅钰城当然只会高兴,但是傅夫人这话明显是连郑缨也一起带进去了。

    傅钰城连忙开口,“娘,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阿缨又要做主持又要登台献艺,不正是说明她优秀么?”

    傅夫人轻哼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道:“什么优秀?这些抛头露面的事情交给谁去做不好?她是咱们傅家未来的少夫人,上台表演节目给这么多人看,像什么话?”

    “娘!”傅钰城低声道:“你之前不是答应了么?怎么这会儿又提?阿缨很快就要休学了,她最后一次……”

    傅夫人深吸了一口气,道:“等你们结婚了,我再好好教她。她还年轻,不懂事爱出风头也正常,我只盼着她是个懂事的,你们夫妻俩能好好的。”

    傅钰城扶着傅夫人的肩膀,嘴也十分的甜,“娘,你放心,阿缨一定会做个好儿媳妇,我和阿缨都会好好孝顺你的。”

    “说得好听。”傅夫人心情总算是好了几分。

    旁边傅督军看了看这母子两个又看了看旁边的傅凤城不由得皱了皱眉。

    夫人溺爱小儿子他是知道的,也知道夫人和长子的关系不怎么近亲。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长子不是在夫人跟前长大的,老太太过世之前和傅夫人的关系还不怎么和睦。

    但是傅夫人这样明显无视傅凤城的态度就让傅督军有些不满了。

    “父亲,该开始了。”

    傅督军正要开口,却被傅凤城淡淡地打断了。

    台上的讲话正好结束了,郑缨和另一位男主持再次上台,宣布校庆的晚会正式开始。

    傅督军侧首凝眉看着傅凤城,傅凤城抬手轻触自己的眉心,“我们都对目前的状态很满意,父亲还是不要做多余的事情比较好。”

    傅督军气结,“多余的事情?”他想提醒夫人对儿子不要太偏心,是多余的事情?!这小子……

    傅凤城却没有理会气成河豚的老爹,目光直接落到了舞台上。

    傅督军瞪着傅凤城看了好一会儿,再看看旁边正低声交谈被傅钰城哄得轻笑出声的傅夫人,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不仅是夫人对大儿子冷淡,老大对自己的母亲也什么期待了。

    傅督军忍不住皱着眉头回想,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在他的印象中,连他自己跟傅凤城相处的时间都不多,更不用说傅夫人,母子俩相处也一直都是这么冷冷淡淡客客气气的,傅督军也没怎么在意。做母亲的总是更偏向留在自己身边的小儿子一些的,而傅督军也确实不希望自己的未来继承人过多的受到母亲的影响。

    所以,到底是一直都这样呢?还是从老太太和老太爷过世的时候将大部分遗产都留给了老大?还是从老大重伤之后才这样的?

    ------题外话------

    哦呀,今天木有三更啦~每章字数不定,不过一般情况下都是6000+,以后视情况不定时加更~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