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

235、照影(一更) 文 / 凤轻

    虽然商绯云很快就带着商默言回来了,不过看这姐弟俩的气氛也知道事情还没有谈好。陈婉和冷飒也不好多久,便起身告辞了。

    商绯云无奈只得面带歉意地亲自将两人送出门才转身回去。

    看着商绯云挺直的背影,陈婉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商家妹子也是挺辛苦了,跟她比起来我当初那点事情倒是不算什么了。”

    王家再怎么样毕竟也只是个普通商人之家哪里比得上商绯云这种在江湖上混的?更不用说还有这么个不省心的弟弟。

    冷飒点点头道:“不管怎么说,商会首也是值得人钦佩的。希望她不会有什么事才好。”

    “谁知道呢,她心意已决只怕也不会听我们的劝了。”她们这些局外人就算是想劝只怕也劝不到点子上,只能让她没有后顾之忧也算是全了大家结交一场的情谊了。

    告别了陈婉回到家中,冷飒好奇地向傅凤城问起了洪帮的事。

    正在看书的傅凤城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道:“夫人想去?”

    冷飒点头道:“确实有点兴趣。”

    傅凤城微微蹙眉,似在思索着什么。冷飒摆摆手道:“你别想了,我自己去就行了。我跟陈姐说好了,到时候我跟她一块儿去。”

    傅凤城摇头,“这么大的事情,傅家也要派人出席。”

    冷飒皱眉有些不解地道:“洪天赐金盆洗手,算不上什么大事吧?”

    对那些在江湖上混的人来说确实是能够震动整个道上的大事,但是对傅家这样实际掌握着南六省的庞然大物来说,这着实算不得什么大事吧?哪天洪帮被人灭了满门才算是大事。

    傅家派人去参加洪天赐的寿宴,那是给他脸面。

    傅凤城摇头道:“不是这个,是之后的拍卖会。”

    冷飒眼睛一亮,“督军对拍卖会的东西感兴趣?”能让傅督军都感兴趣的,自然不会是什么凡品。

    冷飒虽然读的是安澜大学的文学系,但是文史自来不分家,她对古董珍宝还是有不少了解的。

    譬如之前陈婉所说的大盛八大奇珍冷飒就略有了解,可惜这其中两件如今还在安夏皇室手中,一件在京城的博物馆,一件被京城一位位高权重的大佬收藏。另外四件却在战火中流落民间下落不明,没想到洪天赐一个人就收藏了两件。

    傅凤城淡然道:“老头子对古玩不感兴趣,不过其中有一把照影剑,是傅家的传家宝。曾祖父过世之后家里出现过一次危机,险些家破人亡。祖父无奈之下只能将东西卖了换钱让傅家度过了危机。祖父晚年经常念着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将流落出去的传家宝找回来。”

    冷飒挑眉,“这么巧?东西在洪天赐手里?”

    傅凤城推着轮椅回到桌边,从抽屉中取出一封请帖朝冷飒招了招手。冷飒走到他身边接过来一看,请帖里面还夹着一份册子。

    类似于现代拍卖会的商品展示册,虽然上面的黑白照片远不够清楚,但还是能清楚地看到商品的模样的。

    冷飒翻了两页才在中间找到了傅凤城说的照影剑。

    那是一把短剑,剑身不过两尺长短。黑白照片上自然看不出来什么材质光泽,只让人感觉到一种古朴雅致的美感。这显然是一把古代女子所用的剑,现在已经极少有人会用了。

    冷飒眼神突然一凝,目光定定地盯着那剑身与剑柄相连的一段。

    在那里隐约有一个镂刻的图案,冷飒仔细辨认觉得那应该是一只狐狸。

    很眼熟的,懒洋洋地趴着睡觉的狐狸。

    “怎么了?”见她神色不对,傅凤城问道。

    冷飒眨了眨眼睛,问道:“这照影剑…是有什么特殊来历?”

    傅凤城摇摇头道:“我没见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据我祖父说,这把剑几百年前…曾是东陵睿王妃的佩剑。”

    “谢安澜?”冷飒道。

    傅凤城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祖父是这么说的,这把剑在傅家已经放了很多年了,在这之前在民间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做不得准。”

    冷飒道:“我在学校看过大盛朝摄政王妃的手札,里面说睿王妃谢安澜是前代睿王的外甥媳妇和亲传弟子。”

    虽然外界史学家一向认为大盛摄政王妃的笔记写的太过天马行空更像是自己幻想的小说,就连她自己的事迹都做不得准,更何况是跟她隔着至少几百年的,一向是不予采纳的。

    不过冷飒还算了解蓝萌,如果…大盛朝那位摄政王妃骆君摇真的是蓝萌的话,那么她写的东西就算不是十成十真的,至少也有五六成可信的。

    傅凤城对野史不感兴趣,“夫人对东陵睿王妃和大盛摄政王妃很感兴趣?”

    冷飒微笑道,“我还对天启镇国公主也很感兴趣。”她不仅感兴趣,而且还认识她们。

    傅凤城道:“既然夫人有兴趣,东西拿回来可以送给夫人。”

    “……”说好的传家宝呢?

    或许是冷飒的表情太过明显,傅凤城淡定地解释道:“夫人是傅家的嫡长媳。”

    按规矩,传家宝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传给嫡长子的么?更何况老头子拿不出来那么多钱,说不定还要他出钱呢。

    冷飒眨了眨眼睛,十动然拒,“我看看就好。”

    傅凤城看着她淡淡一笑并不多说什么。

    龙钺果然很守信用,第二天就有人押着好几个人到了傅家。这些人都被捆成了粽子,手脚关节都被人卸掉了,就连下巴都被人卸了口水流了一身显得十分狼狈。

    对上冷飒略带几分怪异的目光,来送人的年轻人连忙解释道,“这些人十分烈性,一个没看住就死了两个。就剩下这三个人,要是不上点法子说不定就…一个都不剩了。”所以他们龙家人真的不是变态,这位长相十分美丽的少夫人可千万不要误会了才好。

    冷飒对那年轻人笑了笑表示自己明白了,她真不是觉得他们下手太狠了,而是觉得那么多口水太脏了。

    年轻人朝着傅凤城敬了个礼,“傅大少,少帅命我将人送到大少手中。现在完成任务,在下告辞。”

    傅凤城微微点头,“多谢。”

    年轻人显然也知道傅凤城的性格,当下也不多说什么,再次朝两人致意后便转身离开了。

    冷飒蹲在傅凤城的轮椅边上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地上的几个人,“弄成这样,大概真的是死士吧?你打算怎么怎么弄?”

    得弄断了手脚卸掉了下巴的关节预防自杀,可见这些人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怕死。这种人比那些穷凶极恶的匪徒还难对付,那些人至少心里还想要活命,人只要还想活着就总会有突破口的。

    这种一言不合就寻死的才是最难对付的角色。

    傅凤城并不在意,道:“他们只是受人差遣的小卒而已,只怕连差遣他们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冷飒不解,“那你让龙钺特意把人送过来做什么?”

    傅凤城垂眸思索了片刻,道:“让徐少鸣送到夫人院子里去。”

    “……”虽然你爹现在是站在你这边的,但是你确定吓死了你娘他也不会说什么吗?

    不过傅凤城既然这么说了,冷飒也不打算多说什么,她也想不出来什么更有价值的利用方法。

    这些人既然是死士,幕后之人恐怕根本就没打算理会他们的死活,用来钓鱼都不够格。

    徐少鸣很快就带着人过来了,一言不发地拖着三个半死不活的人去了傅夫人的院子里。据说没一会儿功夫,傅夫人院子里就传来了极其凄厉可怕的尖叫声,吓得路过的人都要以为里面是不是发生凶杀案了。

    “小姐。”郑缨吃过了午饭正坐在房间里闭目养神。这两天她休息不好,白天越发显得昏昏欲睡毫无精神。

    春娟匆匆进来地脚步声将她惊醒,看着春娟问道,“出什么事了?”

    春娟凑到郑缨身边小脸煞白,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小姐,刚刚徐副官拖了三个血淋淋的人去夫人院子里。”

    郑缨眉梢跳了跳,“是什么人?”

    春娟道:“听说…是北方的龙少帅派人送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人。”

    郑缨心中微沉,龙钺的人护送华国手来雍城的消息她自然也是知道的,郑缨的心情很是复杂一时间倒是有些不知道到底希不希望傅凤城好起来。

    但是…龙少帅这会儿却送了三个被绑着血淋淋的人上门来,傅凤城还直接送到了傅夫人院子里,这代表着什么……

    郑缨伸手揉了揉眉心,只觉得额头一阵阵地痛。

    可千万别是她所想的那样。

    郑缨现在是真的后悔了,枉她自诩聪明却根本连傅家的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一头扎了进来。

    但是现在已经这样了,她又能怎么办呢?

    “之后怎么样了?”郑缨问道。

    春娟闻言脸色更白了,“夫人…夫人把、把那三个人杀了!”

    “夫人亲自动的手?”郑缨问道。

    春娟点点头,“是…住在夫人院子里的冯小姐说的,冯小姐好像吓坏了。”

    郑缨伸手捂着肚子,忍不住痛吟了一声。

    吓得春娟立刻回过神来,“小姐,你怎么样了?我去叫大夫过来。”

    郑缨一把拉住她,“不用了,我没事。你去找我娘,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想请她过来陪我几天。”

    “我这就去打电话。”

    “不,你亲自回去。”郑缨沉声道,“带点东西回去,总不能让娘辛苦白跑一趟,她也很忙。”

    “是,小姐。”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