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八零之福运小寡妇

【013】缘分 文 / 席妖妖

    角落里的高俊远唇角挂着邪肆的笑,看到那对母女连最起码的表面功夫都无法维持,他心里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快感。

    原来早就玩腻了周桑,如今再看,似乎比以前都要美,关键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气场,想让高俊远把人压下狠狠的蹂躏。

    这次或许能玩的时间久一点,谁让之前的周桑跟一条死鱼似的,让人觉着无趣。

    这一年,周家并没有留在家里过年,她和周蔚带着两家的长辈,一块去了国外度假过节。

    夏国是冬季,而南半球那边则是炙热的夏季,带着长辈乘坐了热气球,体验过了滑翔伞,领着他们学骑马,也带他们去做了豪华轮渡,追赶着海浪,吃着物美价廉的顶级海鲜。

    顺便也参加过当地的特色节日,体验过地方婚礼的热闹和喜庆。

    若非三位长辈还有工作,指定是要多玩一些日子的。

    知道周桑发家了,哪怕被她当面痛骂过,林秋意还是放不下那笔巨额的财富。

    一年净利五个亿,但凡是能给她一个亿,她也愿意和高庆分开,再和周明过日子。

    林秋意知道周明对她的感情有多深,女儿那边恨她入骨,可周明那边的几率却很大。

    只是趁着过年去周家找过几次,却始终没人应声,她忍受着周围相熟邻里异样的眼神询问后,才得知周明被女儿带着出国度假了。

    与此同时,京城科学院里,接到了一份加密的文件。

    文件是量子卫星的研发原理和研发过程。

    文件破解后,只是看了前面的几页,院长那边得到消息,把院里相关的人员都召集起来准备一块研究这份文件的可行性。

    看到中途,文件突然出现了BUG,助理在旁边准备破解这个乱码,可破解过后的视频,却让在场的人大为震惊。

    视频中,一个长得人模人样的男人,手持短鞭,正在对一个女孩子狠狠的挥下,每一下的声音都尖锐的让人耳膜发颤。

    而被打的女孩子苦苦的哀求,男人却不为所动,眼神染上一抹戏谑和嗜血,反而更加的用力。

    随后还有好些被虐待的画面,每一场景,都让在场的人纷纷摇头,感慨社会中的败类何其多。

    “大家好!”一张素雅的面容出现在视频中,“我是周桑,是视频中的女主人公,同时也是你们手里那份文件的作者。”

    这个女孩子的话,比起画面带来的冲击性要更加的震撼。

    “视频中的男人是魔都庆洋外贸公司董事长高庆的儿子,我的母亲在庆洋公司做高管,后来出轨高庆。为了嫁进高家,我母亲和高庆的儿子高俊远私下里做了一笔交易,只要把我送给高俊远玩一玩,高俊远就答应她嫁进高家。”

    院长此时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听到对方的话,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很简单。”周桑道:“我用这份技术,和你们换取一个不公开审判的公理之证,我要高高俊远对我的强奸和故意伤害罪,我的父亲是老教师了,他是个好人,我不允许因为我的缘故,让他在晚年被人指指点点。”

    “我答应你。”院长几乎没有犹豫的点头了。

    只因为这份文件真的太重要太重要了,一旦完成,夏国将完全实现通讯自由,不再有被任何人窃听的危险。

    “很好。”周桑点头,“有不懂的地方可以给我发视频邮件,见面的话就不必了,我不想平静的生活被人打扰。”

    目前这项技术太过重要,而他们看了前面的资料,很多都不是太明白,后续是需要和周桑继续交流学习的。

    不管她懂不懂这份技术,既然拿出来了,他们肯定是要保护其人身安全的。

    国外对量子卫星还处于钻研的阶段,每年投入了巨额的人力和财力,始终无法实现,假如手里这项技术是真的,那么周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甚至外国势力都有可能对她垂涎若渴。

    她不想暴露自己,科学院这里何尝敢把她公之于众,只恨不得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

    如今她要伸张自己的委屈,上面自然会重视起来。

    很快,这边成立了专案组,秘密的去了魔都。

    高俊远正筹划着如何再把周桑弄到手里,却在一个清晨,被人给从家里请走了,同时还有高庆和林秋意。

    专案组秘密的把人带到魔都的一件审讯室内,分别对三人采取了审问。

    当高俊远看到他和林秋意的聊天内容曝光,以及对周桑做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曾经傲气的脊梁骨似乎被人一下子给敲软了。

    证据摆的明明白白的,反驳也没用,因此他很痛快的承认了。

    而林秋意那边相对要疯狂的多,到底是个女人,受害者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到审讯员的眼神,林秋意差点没疯了。

    审讯的过程很顺利,当然这是这次专案组的身份太高,既然都查到了,高俊远也知道这次跑不掉了。

    若是单纯的地方性案件,高家可能还有运作的空间,最起码也能走走舆论渠道,如今却几乎做不到。

    高俊远在第一时间被判处了无期徒刑,而帮凶林秋意也被判处了三年半的刑期。

    这次的案件是不公开审理的,外人知道高家出了事,却不知道是谁做的,也不知道具体原因。

    事件平息后,已经是两个半月以后了。

    庆洋公司因为这次事件,遭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市值缩水了近一半,好歹也还在魔都豪门一列中,若是之后没有相应的对策,只会一点点的被边缘化,最终被踢出圈子。

    高庆知道背后是谁搞垮了高家,可他却不敢找对方的麻烦。

    这次来的只是个专案组,若是再动了周桑,下次来的是谁就不敢保证了。

    同时他也暗自惊惧,周桑到底做了什么,能让上边的人如此重视,以至于将这件事的影响力完全压缩起来,没有泄露分毫。

    为的是什么,高庆心知肚明,是周桑的名声。

    “桑桑,你妈坐牢了,是不是你做的?”周明给她打来了电话。

    “是我!”周桑承认。

    周明在那边沉默了约有半分钟,道:“做的好,这是她的报应。”

    “高庆这段时间不出意外,会和她离婚,出狱后你也不要理会她,我还是建议你再找个老伴。”

    “你这孩子,爸都一把年纪了,找什么找。”

    “还不到五十岁,正值壮年,之后几十年,我也不能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怎么就不能找?慢慢来,找个性格合适的相处,咱家现在也不缺钱,就算是找个带孩子的,只要心性没问题,我也能接受。”

    周明被闺女说的面红耳赤,气呼呼的挂断了电话。

    公司的产品现在业绩正在不断的攀升,继魔都后,京城和其他几个一线城市也相继开设了专营店,同时也在灵猫开设了一家网店,虽说产品不多,可胜在效用超群,销售业绩持续走高。

    后续的产品也正在有序的上线。

    又是一年夏天,周明拨通了闺女的电话。

    “桑桑,什么时候回来?今天带你和人家见个面。”

    周桑愣了一下,随后笑道:“遇到合适的伴侣了?”

    周明在那边笑的有些羞窘,“之前别人介绍了一个,瞧着挺好的,这两天约上一块见个面,那家人有个闺女。”

    “那就明天中午吧,定好地方告诉我一声,我直接从公司过去。”

    “就定在永盛,中午十一点半,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次日,周桑穿戴整齐,拎着车钥匙离开公司。

    “桑桑,去哪里?”

    “我爸今天相亲,我跟着过去见个面,下午不回来了。”

    “去吧,叔也该找个伴了。”

    毕竟年纪不大,总不可能一直单着。

    开着小迷你来到永盛酒店,周明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了。

    下车后,她把车钥匙递给泊车小弟,跟着周明走了进去。

    推开包间的们,周桑一眼就看到坐在里面的一位美人儿,忍不住勾唇笑道:“这就是缘分?”

    郑彩彩也愣了,然后起身招呼他们坐下,“谁说不是呢,真没想到周叔的女儿居然是你。”

    郑彩彩的母亲叫郑翠娥,她是单亲家庭长大的,父亲早些年因病去世了,郑彩彩的母亲也没有改嫁,带着女儿单过。

    她们的老家是江城的,后来郑彩彩在魔都给母亲买了一套房子,主要是她的表哥毕业后留在了魔都,大姨夫妻俩也来了魔都帮忙照看孩子,为了让母亲不至于孤单,就在隔壁的楼盘买了一套房子,两家住得近,平时也能有个照应。

    “我爸是魔都二中的生物老师,个子高,对人体贴,几乎不会发脾气,性格特别好,关键是会做饭,懂得心疼人,哪哪都好。”周桑道。

    郑彩彩也不甘落后,“我妈没什么文化,只读完了中学,脾气好,会做饭,也很少发脾气,懂得照顾人,哪哪都好。”

    两个女孩子相视一眼笑了。

    而相亲的这对中年人多少觉得尴尬。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