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另类千金归来

第001章 接你回家(新文求收) 文 / 荢璇

    这是一座偏远小镇,此时正下着淅淅沥沥的雨。

    小镇最东边原有一家“天使孤儿院”,于两天前被一场大火烧毁。

    雨势渐小,云层间洒下几缕阳光。一辆价值不菲的越野车停在被烧毁的“天使孤儿院”前。

    许是下着雨,这里又刚发生火灾的缘故,四下没什么人。

    从越野车驾驶座下来一人,只见他拿了一把黑色的雨伞绕到后座,将伞撑开打开车门,恭敬道:“老板,到了。”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

    白衬衫黑西裤,修整得体的短发,面容俊逸,气质矜贵。

    本是赏心悦目,奈何他有一双阴婺的眸子,神情也极是冷峻。这双眸子配以他这副神情,改变了他整个人的气质,让人单是这么远远看着就不由得生出几分惧意来,不敢直接对上他的目光。

    实则他也不过二十四岁而已,名殷九烬,在家排行第二,是商界鼎鼎大名的杀神,人称九爷。

    不止商界,各界人士对他都要礼让三分。

    给他撑伞的是他的首席助理林子木,在商界也有着不小的名气。

    殷九烬缓缓抬起眸子,视线落在被烧毁的孤儿院前,那里有个白团。

    缓步上前,纵是行走在这废墟泥泞间也难掩他一身贵气。

    待走得近了,才看清那个白团。

    是个人,还是个女孩。

    长长的马尾辫随着她埋头在膝盖的动作直直垂下,白T恤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青色帆布鞋。

    蹲在这片废墟前,小小的一团,看着不像将满十八岁,反倒像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听到脚步声,女孩抬头朝他看来,瞪着圆圆的大眼睛,像是刚睡醒一样,让她精致的小脸看起来有些呆。

    殷九烬眸光微顿,在她三步开外站定,“颜瑾虞?”

    蹲在地上的人打量他半晌,然后说:“我不认识你。”

    “两岁就走丢的孤儿?”

    她瞪大眼睛,“不关你的事。”

    “那么小就走丢,为何还记得本名?”

    “高兴。”她面无表情。

    阴婺的眸子稍有变化,“你看起来并不像高兴。”

    “不关你的事。”

    目光扫过她脖子上的红绳,“你有一块刻着‘虞’字的玉佩?”

    “不关你的……”抬眼看他,“你怎么知道?”

    “我来接你回家。”

    “哦。”乖乖站起来。

    九爷:“……”也不怕遇上坏人?

    殷九烬对颜瑾虞的第一印象:呆傻,好骗。

    *

    林子木将雨伞放到后备箱坐回驾驶座,从后视镜里看向坐后座的两人,犹豫片刻,还是开口:“老板,您不确认一下?”

    骤然对上一双阴婺的眸子,林子木忙收回目光,“对不起老板,是我多嘴了。”

    罢了深吸口气,终是将想说的话说出来:“老板,我还是觉得您先确认一下比较好,毕竟是您的未婚妻,马虎不得。”

    坐在后座,神色有些呆滞的小姑娘听到“未婚妻”三个字,眸光微闪,很快恢复如常,敏锐如殷九烬都没发现。

    殷九烬看小姑娘一眼,“不用。”

    他都这么说了,林子木自然不敢再多嘴。

    发动车子。

    车驶了约莫半个小时,小姑娘还是一句话不说,脸上也依旧是那副略显呆滞的神情,盯着车窗外发呆。

    “你不害怕?”破天荒的,殷九烬主动开口。

    吓得前面开车的林子木一个急刹,“对不起老板。”不用回头他也知道,老板此时的脸色一定非常吓人。

    不过还好,老板没追究他的失误。

    只是老板这……莫不是中邪了?

    刚才在被烧毁的孤儿院,可以理解成老板要确认对方身份主动开口询问,可现在……

    总之老板有点反常。

    要知道老板可是出了名的惜字如金,更没见老板主动和谁说过话,通常都是别人上赶着来巴结他。尽管因为老板这阴晴不定的脾性,大多时候都没人敢主动接近。

    正想着,林子木默默抹了把冷汗。

    因为那小姑娘居然没搭理老板!

    老板主动问话,她竟敢不搭理!他都不敢……哦,不对,应该说敢不搭理老板的人根本不存在。至少跟在老板身边这么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他从没见谁敢不搭理老板。

    “颜瑾虞。”

    小姑娘抬头看他,眼神清澈,“你是在和我说话?”

    “不然呢?”

    “哦,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

    殷九烬:“……”

    林子木又默默抹了把冷汗,真不知道该说这小姑娘胆子大还是该说她蠢。生怕她惹怒了老板他也跟着遭殃。

    这种时候又不敢插嘴,只能忐忑的祈祷老板发怒别殃及池鱼。

    “就这么跟着陌生人走,你不害怕?”

    咦?!

    老板竟没怒?

    林子木好奇,偷偷从后视镜快速瞄一眼,见殷九烬脸上没有任何发怒的痕迹才松口气。

    同时也十分疑惑。

    难道因为是未婚妻,老板对这小姑娘的态度才这么好?可老板是会被婚约束缚的人么?

    显然不是。

    如果不是老夫人留下遗言,让老板务必把这个失踪十六年,颜家都早已放弃寻找的大小姐找回,老板根本不会多管。

    还是说老板看上了这小姑娘,一见钟情?

    更不可能。

    冷血凶残的老板对父母兄长都十分淡漠,一见钟情这种事又怎么可能发生在他身上。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老板睿智,不至于被一个小姑娘骗了去。

    “你不是说要带我回家?我为什么要害怕?”

    “你就不怕我是坏人,说接你回家只是骗你?”

    眨巴着大眼睛,“那你是吗?”

    生平第一次,殷九烬被人噎,看到她那双单纯清澈的大眼睛,莫名的又生不起气来。

    索性换个话题,“孤儿院已经被烧,你怎会出现在那里?”

    “在县里打工,接到院长的电话说孤儿院没了,就请假回来看看,刚到没多久。院长和其他人都搬到了别的地方,我本来打算在孤儿院待一会儿就去看院长他们,你就来了。”

    “打工?如果我没记错,还有两个月你才满十八,不好好上学打什么工?”

    听到他这番话的林子木:“……”老板,这些资料来之前您老不是都看过了么,当时怎么没见您这么气愤。

    还有,这些情况您都清楚,不是明知故问么。

    颜瑾虞定定看着他,“你在关心我?”

    分明还是那副呆傻的神情,殷九烬却有种好像有哪里不一样的感觉。

    只是,关心她?

    不知道是不是关心,就是听到她说在县里打工时,心里抑制不住的愤怒。

    “我是在问你,别岔开话题。”

    小姑娘敛下眼睫,遮住眼底的情绪,“打工很正常。孤儿院没钱,供不起那么多人上学,像我这种初中毕业就不再上学的孩子很多。虽然还不能赚钱补贴院里,至少能打工养活自己减轻孤儿院的负担。”

    “没满十八岁就是童工,能做什么工作?”

    “我们这里和大城市不一样,一般十六岁又是初中毕业,还是很好找工作的。不过,我好像不怎么讨老板喜欢,工作都做不长,所以打了快三年的工也没赚到什么钱,工作倒是换了不少。”

    快三年……

    岂不是说她十五岁就出去打工?

    确实,他查到的资料上也是这么记录的。

    十五岁,初中毕业离开这个小镇到县里去打工,将近三年时间,换了近五十份工作。

    同一份工作,做得时间最长的也就三个月。五十份工作,什么都有。

    收银员、餐厅服务员、酒吧服务员、邮递员、外卖员、售货员、搬运工、工地小工、清洁工……甚至连厕所都扫过。

    之前还不觉得,现在看着小姑娘这张白白净净的小脸和她这副呆呆傻傻的神情,殷九烬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手摊开。”

    颜瑾虞眨眨眼,依言将双手摊开。

    布满茧子的手心就这样暴露在殷九烬的视线中。

    眸色微沉。

    这哪是一个即将十八岁的小姑娘该有的手,更何况这丫头看着瘦瘦小小的,根本没有一点快要成年的样子。

    这么小就吃了这么多苦。

    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握她的手,见她要躲开,直接抓住,“别动,我看看。”

    茧是真的。

    手都这样了,脸还能白白净净,想来是得益于强大的遗传基因。

    “回去后把手养回来。”

    颜瑾虞看着被握住的手,好半晌才抬头,“养回来?”

    “我会让人买些护手养手的东西。”

    颜瑾虞收回手,“不用,我习惯了。”

    手心突然一空,殷九烬的眸色再次沉下,“我不喜欢别人违逆我。”

    看他一眼,颜瑾虞收回目光端坐,“我们要去哪?”

    “我还以为你不在意。”

    “是不在意,可我的东西都在县里的出租屋,我得去收拾。”

    “身份证带了?”

    颜瑾虞点头。

    “有身份证就行,其他东西到北城再买新的。”

    “我没钱,我银行卡里只有好不容易存的一千块,是准备用来换手机的。”

    “换手机?”

    颜瑾虞从裤兜里拿出一物,“这是我的手机,前几天摔坏了,看不清屏幕,得换一个。”

    诺基亚,很旧很旧,还是摔碎了屏幕的。

    殷九烬:“……”这个年代,哪家小姑娘还用这种手机?还这么破这么旧!

    “我给你买!”

    颜瑾虞施施然把诺基亚收回兜里,“也行,反正你是我未婚夫。”

    殷九烬:“……”

    他从未将这婚约当回事,但对上她那双圆溜溜单纯又清澈的双眸,他莫名的没将这话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