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永堕黑暗靠近你

384 选择,一个女人的归宿 文 / 馨可儿

    吕奇情拖着行李箱刚从屋内走进院子,许明德却风风火火的推开大门就进来了。

    此时,天空中飘着细雨,洋洋洒洒的雨丝飘落下来,让院子内的青石板微微有些潮湿。

    两人在茫然无措间,不时都呆站在淋漓的雨幕之下,相互对视。

    许明德惊着脸色打量起吕奇情,他绝不敢相信,她竟真的手拉着行李箱即将离去的模样。

    吕奇情同样是诧异的凝望着他,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赶到了。

    为了堵截她的去路,那他一路上是飚了多快的车速啊?

    不过,既然他都已经回来出现在她面前了,那既然决定分开,不如当面坦诚告别,以免得日后不死心而纠缠不清。

    可是,还没等吕奇情开口呢,许明德就大步冲到了她面前。

    劈头盖脸,他就问,“奇情,到底怎么回事儿?是不是胡天?昨晚你自己回家路上遇见他了对吗?今天早上我问你车子怎么不见了?你告诉我出了事故,送4S店维修了。是不是昨晚上胡天找你麻烦了?”

    还不待吕奇情回答,许明德却是一连串的问题,“我想起来了,早上你明明刚回到家,脸衣服都没换,可是,你跟我说,是因为你太累了,刚睡醒。昨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你明明有事瞒着我。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有困难我们一起扛——”

    “是,我是说过。”许明德显得十分激动,于是,吕奇情用更大的声音抢去他的话,“我当初也是那么义气用事,天真的那么想着。可是这几天来,我好好的考虑了以后,我后怕了,我后悔了——”

    “不要跟我说这样的话。”同样的,许明德也没让吕奇情说完,也把话抢了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还不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吗?你有事情瞒着我。到底你这么做是什么原因?谁让你这么做的?你不知道我会多难受吗?”

    他要原因,一个合情合理的能够说服他的理由。

    不然,他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也要爱她,护她为首要的信念,绝不容许被欺瞒,在不知情下失去她。

    雨下得渐渐大了起来,似乎有意将两人的热火浇熄。

    从刚才的细雨微微,变得周身繁闹,让头发都搅弄到了一块。

    带着脸上明显的雨珠,吕奇情慎重的问着,“离开你,我就安全了,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我当然希望你安全啊。但是,你今天突然这么做,绝对不是你说的这样。你就是有事瞒着我,我不允许你这么做。我说了,这件事,我自己扛,我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

    “那就解决了再说吧?你家里不是希望我不要拖你后腿吗?那天在保利琴行,如果不是我,你又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是我妈跟你说了什么吗?”此刻的许明德不安全感丛生,疑神疑鬼,“如果你是担心我家人的想法,没有关系,我会说服他们的。况且,他们只是不希望我们现在结婚,这件事,并没有不能转圜的余地啊。”

    “阿德,你怎么不明白?我只是个女孩儿,你惹上了那么大的麻烦,天天都有人在追杀你。你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真的不想跟你去面对这些。况且,你现在还为公司忙的事焦头烂额,你根本没有心力顾及得到我。我们俩,各自保平安,不好吗?”

    “不对,奇情,这不是你真正的用意。你知道的,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而你,也可以为了我用命做赌,我不相信,你说放弃就放弃。”

    他还是从吕奇情眼中看到爱意深沉,即便她说出那些荒唐的借口用来离开他,可他不信她是真心的。

    “而且,艾尼尔那边今天已经有人愿意供货了,这场仗,我们不一定会输。如果是胡天恐吓你,你得告诉我,我可以从现在开始,每时每刻都陪着你,我绝不会让他有机可乘。”

    想不到面对面,许明德竟是这般坚持,他坚信天无绝人之路。

    他不愿用失去感情作为代价。

    毕竟,他做过那样的蠢事,并没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

    所以,他莫名觉得,吕奇情也在走他的老路。

    许明德强烈的挽留,让吕奇情有些难以断舍离。

    既然都要伤,那不如,就坦开胸怀,彻底的迎刃而上。

    “不用了。”吕奇情的脸色下沉,无情的甩开他纠缠不休的手。

    “关键的问题不在胡天,根本不是昨晚上的事。”

    许明德蹙眉一愣,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问题?

    “你不是觉得我这次出去培训回来早了吗?”吕奇情定了定神,说,“实话告诉你,我没去首都,我去了美国。”

    霎时,许明德脑子一炸,思路穿越到送她去机场的那天。

    他当时很困惑的问她,“哎,对了,你不是说有位老师跟你同行的吗?怎么人呢?”

    当时的吕奇情脸色异样,“噢…,是啊,有老师一起去的,她,她先进去了,所以,你就不用担心我啦……”

    许明德想起来了。

    她的心已经动荡,竟是早就有了预示,他只是忙得忽略了她。

    “美国?你去美国做什么?”许明德心虚着急,再次谴责自己的不够体贴,怯怯的问着。

    吕奇情闭眼凝聚气力,说,“你一直都不知道吧?不管是过去的五个月,还以前的五年里,严文军都给足了我安全感。本来,我以为我爱的人是你,我应该放弃他。可是,你目前的状况?如果让我做一个选择,对不起,阿德。如果人生只有一次,我不想压给你,我会选择他。所以,这些天,我都跟他在一起。他让我觉得,一个女人的归宿,选谁才是最明智的。”

    “严文军?”许明德听起来为什么还是觉得只是一个荒唐的借口。

    他不甘心,咬咬牙,说,“我说过,我不介意之前你们发生了什么。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们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

    “不可能了,我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

    轰隆隆——

    天际一道雷声炸响,震慑得许明德向后癫去了两步。

    “什么?这不可能,你骗我?”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