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墨语小说网变更域名为 www.mys8.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表小姐

第四十章 不甘 文 / 吱吱

    王晞定睛一看,湘妃竹中夹种着方竹和毛竹,和她在永城侯府柳荫园墙头窥视到的竹林一模一样啊

    她的语气不由得一顿。

    陆玲不解地道“王姐姐,你怎么了”

    王晞心里已经像有猫爪在抓了。

    如果这片竹林就是她之前看到的那片竹林,是不是可以认为,她们现在的位置离鹿鸣轩很近不说,离那片竹林也很近。

    她脑海里闪现出那把九环大刀上系着的红绸。

    无比嚣张地迎风而动,猎猎招展。

    她不禁捏了捏拳头,轻轻地咳了一声,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没事,没事,刚刚想到了一点其它的事,脑子没转过弯来。”

    吴家二小姐却比王晞以为的聪慧直接多了。她想了想,对王晞道“你难道住在柳荫园不成那园子不是荒废了好多年了吗珞二哥这么大的人了,那边又是内院,他不会又翻永城侯府的墙了吧”

    可见这位也是当年的知情人。

    而且人家喊陈珞为“珞二哥”,可见和陈珞是有交情的,而且交情还不错。

    长公主有意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王晞想着,暗中撇了撇嘴。

    陈珞虽然长得好,可吴家二小姐的性子好,配他可是绰绰有余。

    吴二小姐问得直白,常珂却怕这话传了出去,坏了王晞的名声,没等王晞开口已急急地解释道“柳荫园的确已经荒废了好几年,这不,施姐姐过来后,住的地方就有点紧,表妹的私房钱多,为人又孝顺,为了给祖母解围,就拿了银子重新把柳荫园修缮了一遍。不过日子还短,那边还没有修缮完成,到了六月底才能交房。而且陈二公子不说是搬出去了吗他如今又是腾骧卫的佥事,正经的正四品武官,哪里还会像小时候那样被镇国公追着打了。”

    吴二小姐听了笑道“原是我的错。我前几天见到珞二哥,还和五皇子在西郊那边赛马,五皇子输了,珞二哥还收了五皇子的乌金鞭,那可是他过生辰的时候皇上赏给他的,他平时爱若珍宝。”

    也就是说,陈珞还是一副没长大的样子。

    王晞脑海中浮现出陈珞微笑着扶她的样子。

    不太像啊

    她在心里嘀咕着,就听见吴二小姐继续道“不过,常家四妹妹可能是有些日子没出门了,珞二哥早已经不是腾骧卫的正四品佥事了。他如今升了腾骧左卫都指挥使,正三品武官了。”

    腾骧卫实际是叫“腾骧四卫”,是由腾骧左卫、腾骧右卫,武骧左卫,武骧右卫组成的,各设一个都指挥使,三个指挥使,还有佥事、同知若干。大家不过是习惯性地称这四卫为“腾骧卫”,腾骧卫既不归兵部也不归五军都督府,而是归皇帝亲掌,是皇帝亲卫中的亲卫。

    当然,皇帝不可能真正去管理这四卫的具体事务,它通常都由皇帝的心腹太监代管。也因其特殊性,会有一些皇帝比较喜欢的功勋子弟在这四卫挂名,就是有个差事,领着相应的俸禄,但没有实权。

    陈珞以长公主之子的身份,十二岁就有个正四品佥事的武官官职,就属于这种情况。

    因此大家在介绍他的时候称他为“腾骧卫佥事”,而不会具体指出他是哪一卫的佥事,知道的一听就明白他只是个虚职,而不掌管实权了,不知道的也没必要知道。

    可像“腾骧左卫正三品都指挥使”这样有品阶有具体掌管哪一卫的官职,那就是真正有实权了。

    常珂非常的震惊。

    王晞却不以为然。

    皇帝的亲外甥,总会比别人更有利一些。

    别说一个有实权的正三品武官了,假以时日,给他弄个正二品的武官也不是什么难事。

    朝廷有“没有社稷之功不可以封爵”的国策,皇帝要是再宠爱他一些,甚至可以为他发动一战场争,给他封个爵位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和清平侯府这些靠着实打实军功走出来的人,不可同日而语。

    甚至是没什么可比性清平侯府的一个小小七品武官恐怕都比陈珞的这个正三品来得更实在。

    常珂却失声道“那陈大公子呢”

    三年前,陈璎在羽林卫,从九品的小旗,虽说品阶低,却是实权,这样说起来,两兄弟也算是不分伯仲。

    吴二小姐有些意外地看了常珂一眼,道“璎大哥两年之前就已经及冠了,自然不能继续做个小旗了,他如今在羽林左卫任正四品的同知。”

    羽林卫也分左卫和右卫。

    听吴二小姐这么一说,可见陈璎也是个有实权的武职。

    常珂松了一口气。

    吴二小姐不免语带笑意地道“我没想到你对璎大哥的印象还挺好的”

    姑娘家,问出这样的话来,就颇有些深意了。

    王晞没想到常珂比她以为的更坦诚,她面色微微有些发红地道“从前陈家大公子对我们都很好。不过,他比我们大很多,我也希望他以后能过得更好。”

    透露着只愿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意思。

    吴二小姐和王晞都有些意外。吴二小姐甚至嘴角翕翕,不知道要说什么,半晌也没有说出话来。

    王晞对吴二小姐的观感很好,常珂更是她的好姐妹,她索性拿了自己的事给两人解围,重新提起那片竹林“我之前无意间在永城侯府的后花园散步的时候看到的,当时就觉得那些竹子长得特别好,种得也巧妙,湘妃竹坚挺,方竹的高大,毛竹的柔软,都间种的恰到好处,就多看了几次。可惜离得有点远,不然我还想好好看看呢“

    吴二小姐闻言朝着王晞笑了笑。那笑容,透着几分了解,而且她对王晞的态度也更亲切了。她还顺着王晞的话道“可见你对治园很有研究。这片竹林我小的时候也曾经钻过,不过只是觉得比别家都好,可怎么个好法,我还真说不出来。不过,今天人多口杂的,等到七、八月,长公主肯定会开赏花会,到时候只请女眷,宫中的人也多会在西苑避暑,轻易不会出门,我们可以随便玩耍,更有意思。反正珞二哥也不长住鹿鸣轩了,我们跟长公主说说,到时候去那边玩,凉风习习,比在水榭还舒服呢”

    看来吴二小姐和陈氏两兄弟的关系都非常好啊

    常珂她们称呼这两兄弟为“大公子”和“二公子”,吴二小姐直呼“璎大哥”和“珞二哥”,半点看不出来因为拒婚而产生的罅隙,不知道这传言是真是假到底是谁不愿意两家联姻

    王晞脑子飞转,脸上却没露半分,笑盈盈地应“是”不说,还道“这片竹林大吗可以直接到达两家的墙院吧”

    吴二小姐点头,笑道“正好挨着永城侯府,但不是很大。呈长方形,从这边走到永城侯府的墙院,我的话,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你们可能要时间长一点。”

    王晞听了很满意,正巧那边常珂回过神来,大家决定进去暖房看看,把这个话题岔了过去。

    但王晞却没有忘记,她心不在焉地跟着吴二小姐几个在暖房转了一圈,暖房太过闷热潮湿的空气让她们都觉得有些不好受,就顺路出了暖房。

    吴二小姐指了不远处绿树丛中露出来的一角红色飞檐笑道“看见没有,那边就是莺啭馆,我们等会在那边听戏。听说开始是梨花班的四郎探母,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倒觉得联珠坊的定军山比他们家的四郎探母唱得好。开场应该唱定军山的。”

    王晞随口道“或者是宫里人的意思”

    “这倒有可能。”吴二小姐道,“皇上喜欢武生,淑妃娘娘肯定投其所好。”

    她说着,领了她们慢慢往清平侯府的花厅去。

    王晞突然停住了脚步,道“我想到点事,要叮嘱我的丫鬟一声。”

    这是常有的事。

    姑娘家在别人府里做客,有个不方便的时候,肯定得让丫鬟跑跑腿。

    几个人还很礼貌地快步朝前走了一段路,给王晞留下说话的空间和距离。

    王晞就招了更沉稳的青绸上前,低声道“你可听见吴家二小姐说的话了我若是让你悄无声息地去拔了竹林里的那把大刀,你可有十足的把握不被人发现”

    青绸犹豫了片刻,悄声道“拔肯定是可以拔,可拔了之后就丢在那里吗”

    照着他们云贵土司的惯例,这么做,等于是和对方宣战了。

    青绸觉得王晞大可不必和陈珞闹得这样僵。

    她们偷窥在前,陈珞警告在后,退一步也就海阔天空了。

    王晞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她就是忍不下这口气。

    每次想起陈珞那张比旁人都好看几分的脸,那刺目的红色绸巾就仿佛在她眼前飘荡似的,让她脸上火辣辣的。

    王晞道“拔了那刀,我就和他两清,鸣金收兵了。他再挑衅我,我都会当没看见,当不知道的。”

    青绸松了口气,道“只是那刀太长太重,怕是不好藏匿。”

    王晞道“藏什么藏你到时候直接丢到隔壁的柳荫园好了,那边去的人少,又有花架挡着,我们晚上就回去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它埋起来就行了。就算陈珞发现了,我们都在这边做客,他没有证据,也不能证明是我们做的。关键就是你别被人看到。所以我问你有没有十足的把握嘛”

    “有”青绸斩钉截铁地道。

    这点小事她还是做得到的。

    王晞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次就当是我对不起他,以后我肯定远远地躲着他。”

    青绸忙不迭地应诺。

    王晞还是有点可惜陈珞那张脸。

    她见过长公主了,陈珞和长公主不太像。

    难道他长得像镇国公

    如果这样,那镇国公就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了。

    王晞有点想看看镇国公长什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