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反派天天想和离

第二四零章 狗血倾盆 文 / 饭团桃子控

    陈望书一听,顿时乐了。

    来了!她就知晓!幕后之人定是按捺不住,看她不动,要另想办法,将这事儿捅出来了。

    双眼皮双眼皮,陈望书想着,在人群中寻找起五皇子来。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五皇子那一眼皮的褶子,能夹死蚊子。

    “五哥,恭喜恭喜,听闻太医已经把了脉,五嫂怀的是个小郎君。这是你头一个孩儿,恭喜你要当爹了。”

    大皇子同官家站在一起夫子情深,其他的几个葫芦娃,也团在一块儿,忙着兄友弟恭。

    二皇子站在那里,还像以前一般,缩手缩脚缩头缩脑得,像是被恶婆婆骂了十年的小媳妇儿;四皇子叉着腰,给他一根套马杆,他就要甩开膀子唱起来……

    姜邺辰被禁了足,五皇子同六皇子还是你瞧不上我,我瞧不上你,挨着站在一块儿,却是一句话也都不说;八皇子上蹿下跳的,像是一个极力证明自己腿没有折的跳蚤。

    那句恭喜,便是八皇子说的。

    五皇子像是有些恍惚,“啊”了一声,然后笑了起来,“多谢八弟。父皇都说,大兄福泽深厚,连带着我们兄弟,运气都好了起来呢。”

    六皇子一听,立马怼了回来,“阴阳怪气个什么劲儿?话都不会好好说,大兄本就是有福气之人,你这么说,像是别人的耳朵听不出来啥意思似的。”

    “你!”五皇子哼了一声,甩了一下袖子。

    这一甩? 没有甩好,甩到了六皇子的脸上,六皇子立马捂住了自己的脸? 咋咋呼呼起来? “五哥? 你怎么打我!”

    陈望书同秦早儿对视了一眼,啧啧出声,这六皇子不是小娘子? 做不成小白花? 简直是委屈他了!

    他声音颇大,官家一听,不悦的看了过来。

    虽然说琼林宴的时候? 已经庆贺过一次大皇子康复了。但那毕竟是顺带的? 今日方才是正宴? 群臣都在? 皇子们争的跟斗鸡似的? 可就难看了。

    “父皇莫要生气? 五弟六弟您还不知道,从小到大,就打打闹闹的。瞧着不对付,可两人感情好着呢!”

    “父皇不是还说,要带着大家伙儿? 一块去看荷花吗?”

    官家横了五皇子同六皇子一眼? 拍了拍大皇子的手? “就你孝顺? 他们一个个的,若都像你似的通情达理知进退,那父皇可就放心咯。”

    他说着? 又高兴了起来,“都说春有百花秋有月,冬有凉风夏有雪,世间万物遵循四季,人世百姓纲常有序。”

    “可今儿个啊,朕便带你们去看点稀奇景儿。以前朕都不知晓,大郎是一个如此聪明又有趣的人。你们见过,这时节的荷花么?”

    前些日子还落雪呢,虽然已经立了春,但是乍暖还寒的时候,怎么会有夏日方才盛开的荷花?官家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期待了起来。

    当然,除了陈望书,别说冬天长荷花了,只要她乐意,她能让人脑壳上长出绿草来,你就说厉害不厉害!

    “你家颜玦呢?怎么一直看不着人影,这宫中好看的小娘子颇多,你可看紧了些,免得叫他招惹了一些阿猫阿狗的,进家门。”

    陈望书垂下眸子,“这点我不用担心,你忘记了……”

    他不行!

    秦早儿恍然大悟,轻拍了一下手掌,扫了扫四皇子,“这倒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都不用操心了。”

    四皇子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怎么回事,这屋子里明明到处都搁着火盆子,方便各宫娘子争奇斗艳,穿得薄些……可他咋觉得风如刀子一般,净往重要的地方割呢。

    一行人很快便到了御花园里的荷塘边,这一看,陈望书都觉得心旷神怡起来。

    她觉得若是借给她一条虎皮裙,一匹小白马,她都能踏着荷花池冒气来的热气,上演西游记。

    不用摸,她都知晓,这池子变成温泉了,方才养出了早莲。

    “奇观啊!奇观啊!”众人都惊呼起来,夸赞之声此起彼伏。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一个紫色的身影落进了水中。

    秦早儿抬脚要走,却是被陈望书拽住了,“你去干什么?”

    “我瞧着康娘子好似掉下去了,她刚出月子,这一下子可够呛。我水性极佳!”

    陈望书一愣,拽进了秦早儿,这姑娘平日嘴巴硬得像铁似的,其实心肠比谁都好。

    “你莫要急,已经有人下去了。你是女郎,若是下去了,只能绞了头发,去做姑子了。”

    “是我激动了。若是因为我救人,四殿下不娶我了,那这样的人,不嫁也罢。”秦早儿一时上头,冷静下来,整个人都松弛了一些。

    陈望书定睛一看,那跳下去的,不是五皇子又是哪一个。

    “姨母,姨母,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五皇子年轻力壮,又精通水性,一下子,便将康夫人给捞了上来。

    “阿妹阿妹,你快醒醒”,说话间五皇子的母亲恬嫔也冲了过来。

    “啊!”一声凄厉的声音响起。

    陈望书吓了一跳,扭头看了过去,只见人群之中,一个穿着粉红色衣裙的小姑娘,翻着骇人的白眼珠子,走了出来。

    “和熙郡主怎么了?”

    “这是怎么回事?”

    人群中议论纷纷起来。

    陈望书眯了眯眼睛,之前在大殿中,她可没有瞧见和熙郡主。郡主明明重病,怎么会进宫了?

    她想着,朝着和熙的小腹看过去。她穿着厚厚的冬衣,看不出来,那里是否有什么变法。

    “你们为什么要害我?五皇子,你为什么要派人来杀我。我好惨啊!我肚子里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我给他娶了个好听的名字,叫阮丞业。”

    “他马上就要生出来了。可是你杀了我……”

    和熙说着,捂住了脖子,“我的脖子好疼啊!我不过就是,在娘娘庙里,瞧见了你们一对狗男女!”

    她说着,伸出手来,指了指湿漉漉的五皇子,以及他怀中躺着的康夫人。

    “我的脖子好疼啊!墙里好黑啊!我害怕,我好害怕啊……我的儿子死了,这贱女人,却为你生了一个儿子!我好恨啊!”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