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番外15 故梦——知谨 文 / 战西野

    八月末,西京大。

    京城的夏末总是格外燥热,炽烈的阳光洒落,穿过繁茂的枝叶,在林荫道上洒落一地明晃晃的光斑。

    蝉鸣声嘶鸣,拖了长长的尾音,像是将这闷燥的时日无限拉长。

    校长办公室的空调吹着冷风,给她细腻白皙的肌肤上覆上一层淡淡凉意。

    身旁,顾辞和西京大校长张柏棠,正就这次西京大校庆,顾家捐赠图书馆的事进行最后的商议。

    顾家是港城第一名门,西京大又是国内顶级高校。

    此次的捐赠事宜,对双方而言,都是好事。

    相谈甚欢。

    张柏棠站起身,主动伸出手,笑道:

    “顾先生心系教育,慷慨仁义,我再次代表西京大全体师生,感谢顾先生。”

    “张校长客气。顾某不过尽微薄之力,不足挂齿。”

    顾辞与他客气握手。

    然而毕竟是港城黑白两道通吃的厉害人物,名利场上沉浮多年,纵然只是站在那,这位顾家的掌权人,周身也依旧氤氲着一层强大气场,令人不自觉心生敬畏。

    张柏棠笑道:

    “关于捐赠仪式以及后续的一些安排,顾先生可以移步隔壁会议室,进行更详细的了解。”

    顾辞正要颔首,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侧头看向坐在不远处的少女。

    她端坐着,仪态优雅大方,只是……

    在发呆。

    她对这些事向来没什么兴趣,总听着听着就发困。

    今天能坚持到现在,真是十分给他面子了。

    顾辞笑道:

    “茵茵。”

    顾听茵恍然回神,视线聚焦,乌黑圆润的杏眼望了过来:

    “爸爸?”

    顾辞道:

    “等会儿我和你张伯伯还有事情要谈,你可以先在这边休息会儿。”

    这是主动给她放假了。

    “谢谢爸爸!”

    顾听茵眼睛晶亮,乖巧点头,又想起什么,

    “对了,我这还是第一次来西京大呢,可不可以去逛逛?”

    顾辞看了眼外面燥热的天气,没立刻答应。

    张柏棠笑道:

    “顾小姐感兴趣的话,不如我找人带你到处参观参观?”

    顾听茵眼睛弯起:

    “谢谢张伯伯,不过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的!”

    张柏棠一愣。

    她说着,又冲着顾辞眨眨眼。

    “爸爸,我去写生也不行吗?”

    顾辞知道她这就是玩儿心起来了,但哪里拒绝的了她的请求,便点了点头。

    “可以,不过自己注意点儿时间。”

    他又看向张柏棠,眉眼间带着笑意:

    “图书馆的设计初稿,就出自茵茵之手。为此她翻看过不少西京大的建筑资料,虽是第一次来,但对这里,也算熟悉。”

    言语之间,不掩宠溺。

    张柏棠目露讶色:

    “原来如此。”

    他看到过那份设计稿,很出色,很新颖。

    “我还在想,不知那份稿子出自哪位设计师之手,没想到竟是顾小姐。先前只听说顾小姐擅国画,没想到建筑设计也颇有天赋。”

    顾辞笑道:

    “张校长谬赞了。”

    虽是这么说,但很显然,夸顾听茵这一句,顾辞最是受用。

    早听闻这位顾家唯一的掌上明珠备受宠爱,今日一见,才是真正体会。

    这会儿西京大还没开学,校园里人不多,顾辞也就遂了她的意。

    “去吧。”

    顾听茵背起画板:

    “谢谢爸爸!”

    ……

    京城和港城气候不同,虽都是夏日炎炎,但港城临海,相对而言更湿润宜人。

    但京城的夏末,却是燥热至极,连一丝风都没有。

    不过初来乍到的新鲜感占据全部,顾听茵一个人在安静的校园里走着,打量着那些之前只在书上和照片上看到过的悠久建筑,倒也颇有乐趣。

    来到一个丁字路口,她往路口的指路标上看了眼。

    “文西路……应该是往左走……”

    她轻声喃喃着,就准备往左去。

    然而就在这时,她无意间往右边看了眼,一道清瘦挺拔的少年身影,就那样突然闯入她的眼帘。

    她忽而怔在原地。

    那是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隽秀干净,清冷疏离。

    他容色沉静,眉眼间透着一股极其纯粹的少年气,却又不知为何,显出几分生人勿进的清淡疏冷。

    林荫路上斑驳的光影覆落他身上,明明暗暗。

    时空似是静止,而他是唯一流动的水墨。

    她看过无数画展,画过无数画作,却都不如此时此刻,所见那少年,那一眼。

    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眼帘微抬,看了过来。

    眸色黑沉如墨,平静疏淡。

    这一霎,顾听茵忽然觉得,他目光所及之处,连那燥热的阳光,都似是覆上了一层凉意。

    她的心脏快速跳动起来。

    然后,她感觉到有风从耳畔拂过,扬起她的发。

    ……

    沈知谨今天刚从柏城回来。

    费诺实验室要在京城筹备分部,他作为唯一的华人,是最适合的负责人选,故而又跟随导师回国。

    今天是来西京大送资料。

    然而还没走到物院,就被人拦了下来。

    “同学!”

    那少女红色裙摆翩跹,微卷的长发扬起弧度,像是在描绘风的形状。

    她在他身前站定,杏眼乌黑圆润,望过来的时候,眼底似星河灿烂。

    “同学,你是提前来报道的吗?”

    阳光落在她笑意盈盈的脸上,皮肤白皙清透,唇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竟似比这阳光更明灿,让人心底发烫。

    沈知谨眸色微动,不动声色收回视线,垂眸看了眼手里的行李箱。

    ——这里面装着的,都是费诺实验室的珍贵文献与实验记录。

    他唇瓣微动,刚要说话,对面那少女又热情道:

    “你要去哪儿?我对这里很熟悉的,我可以带你去!”

    在西京大待过足足三年的沈知谨沉默一瞬。

    然而这片刻的沉默,在顾听茵看来,却变了味道。

    这是……不好意思?

    她连忙道:

    “同学,你不用怕麻烦我的!西京大校区很大,一不小心就会迷路,正好我这会儿有空!你是要去宿舍吗?”

    沈知谨顿了顿,终于开口:

    “物院。”

    少年的声色清冷如玉石相击。

    顾听茵耳朵酥了一下,又连忙回神。

    物院?

    “原来你是物院的新生啊!”

    她惊叹。

    她对所有理工类学科都一窍不通,所以一听对方是物院的,立刻生出崇拜。

    “真厉害!”

    沈知谨:“……”

    类似的夸奖他从小到大听过无数次,但这是第一次,如此……尴尬的微妙。

    顾听茵迅速在脑子里回顾了一遍西京大的地图,以及物院的那几栋楼。

    她红唇弯起,眼如月牙:

    “那,跟我走吧!”

    ……

    “同学,你怎么这么早就来报道了?报到处好像都还没设置好呢!不过来得早也挺好的,可以趁着人少,提前在这里逛逛!”

    “你学物理,一定很聪明啊!物院的分数线是不是西京大最高的?你高空成绩一定特别好!”

    “西京大什么都好,就是校区太大了,从这里到物院,还得走二十分钟呢……”

    “不过这里景色很好!除了物院,还有好几个地方,你之后都可以去看看的!”

    顾听茵和他并肩而行。

    她发现他的话很少,不过这样也好,他一说话,她的心脏就不受控制地乱跳。

    还、还是这样安静着一起走比较好。

    那些问题他没怎么回答,只偶尔回个单字的音节,不过顾听茵也不是特别在意。

    她哪儿还有心思去想那些。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沈知谨长腿一抬,就要往右走去。

    然后他看到顾听茵拐向了左边。

    沈知谨脚步一顿。

    顾听茵回头,神色诧异:

    “同学,怎么不走啦?我们从这条路往前,就快到物院了!”

    沈知谨:“……”

    他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她冲他招招手:

    “快来呀!”

    片刻,他抬脚跟了过去。

    ……

    顾听茵发现西京大,是真的很大。

    之前看地图没太觉得,真这么走起来,太要命了。

    而且,这大路小路彼此交错连通,也太多了!

    她一边走,一边往两边看,心里忍不住犯嘀咕。

    不对啊。

    这都走了半小时还多了,怎么还没到物院……

    怕沈知谨着急,她还不忘安抚:

    “那个,同学,你别急啊,快到了,快到了!”

    沈知谨略作停顿,看着她挺翘的鼻尖上冒出的一层晶莹的细密汗珠,以及被阳光晒得绯红的脸颊,终于还是低声应了一声:

    “嗯。”

    顾听茵更不好意思了。

    人家还拖着行李箱呢!

    她很想把地图翻出来,但迎上对方沉静的黑眸,她实在是做不出这事儿。

    太丢人了!

    两人又走了好一会儿。

    她侧眸看了他一眼,小声问道:

    “同学,你……你累不累啊?”

    她的脚好酸!

    沈知谨看向她。

    “有点。”

    她连忙道:

    “那,那我们先休息一下?”

    “嗯。”

    顾听茵心里长舒一口气。

    她指向旁边的长椅:

    “那、那同学,你坐!”

    沈知谨没动,视线落在她身后。

    顾听茵正要再劝,忽而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师兄?”

    顾听茵奇怪回头,就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男生正在和他们打招呼。

    他脸上神色惊喜又客气。

    不,不是他们。

    这一句师兄,喊的是——

    那男生的视线从顾听茵脸上扫过,闪过一抹惊艳,又很快看向沈知谨,调侃道:

    “知谨师兄,苏教授都等急了,说你原定三点半就到,现在四点了。这可是你第一次迟到啊,是什么事儿耽搁了吗?”

    “总不能国外读了一年博士,回来连母校的路都不认识了?”

    顾听茵脑子霎时间一片空白!

    沈知谨的目光落在身前少女的身上。

    她浑身僵着,耳尖红透。

    他淡声开口:

    “嗯,是有点儿事儿。”

    顿了顿,他又平静道:

    “带新来的学妹逛逛学校。”

    ------题外话------

    仔细想了下,大哥的故事几章番外是写不完的,而且突然加他的这部分,也有点突然,毕竟正文纪小姐也没出现过,所以斟酌后,还是决定大哥的线不放在番外写了。

    剩下沈爸几篇,然后就差不多了。

    大哥的话,犹豫是不是开一个小短篇。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