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在偏执云爷怀里撒个娇书页

第二百九十六章 番外 文 / 月下与温酒

    “老板您看……”肖经理凑过来,谄媚一笑,这些地方的村支书,都是他一顿酒一顿酒喝出来的交情。

    哪怕其他竞争对手给出的价格高,他们也没有犹豫选择了宁氏,除了他的私人交情外,咳咳,还有那不菲的回馈。

    “嗯,很不错。”宁子遇赞许地点头。

    得到赞许的肖经理很开心,他一指不远处的山头:“那边是另一个村的地块,他们连在一起。等到度假村盖起来,那边完全可以考虑开发成狩猎场。”

    他介绍的兴致勃勃,众人听着他的描绘,倒也能畅想出未来度假村的模样。

    宁子遇走到徐柔身侧,问她:“喜欢这里吗?”

    “喜欢。”徐柔点头:“现在的城市太浮躁了,有一处可以遁世的桃花源,很多人都会喜欢吧。”

    “桃花源?”他眯了眯眼,试探问道:“你是想有一处南山地?”

    “老板。”徐柔不答,反而神秘兮兮凑过来,低声道:“你没听过人生小目标吗?一块田一间房一个亿的存款,此生足矣。”

    “就这么点愿望?”

    “这还小?”徐柔瞪起圆溜溜大眼:“我们只是忒俗的小人物。”

    宁子遇哈哈大笑,宠溺地拍拍她的头,在众人偷偷打量下,旁若无人地牵起她的小手向前走去。

    实行村村通后,鲜少有开不进车的村子,只有靠近山根的地方会有泥泞颠簸,几处地块虽然庞大,但也没用上一天,下午就转完了。

    当他们准备收工回酒店休息的时候,意外遇到了竞争对手之一的白家人。

    领队是白家嫡女白如意。

    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单身,没有绯闻男友。在商场上杀伐狠绝,是个厉害人物。能力碾压她几个一母同胞的哥哥。目前在白氏集团下属的开发子公司担任一把手。

    “真是巧啊,居然遇到了宁总。”白如意假笑着上前打招呼。

    “白总这是要回去了?”宁子遇淡淡瞥了来人一眼,毫不真诚地问了句。

    白如意一噎,说好的商业互吹呢?

    “我来看看地。”

    “哦,那慢慢看,我不收费。”说完也不管对方难看的脸色,牵起徐柔就向停车的方向走去。

    白如意面目狰狞,咬牙切齿。

    以前对于宁子遇的印象就是豪门大少,顺位继承人。没有什么特殊才能,交际手腕也一般,个人能力不出彩。但能操控宁氏这艘巨型商业航母的人,又岂是简单人物,一切的表象不过是他想让外人看到的样子罢了。

    就拿这次竞选度假村开发商来说,明明是几家公司同时开始,他却抢得先机,不但率先拿走几块地,还第一个递上开发意向报告。

    让他们只能在后面不断加码,想想就让人心塞。

    她刚回国时,爷爷还想跟他家联姻,让自己嫁给这个人。要不是宁老爷子突然过世,她就要丧失入主白氏集团公司的权利了。

    虽说他们这些豪门公子千金的婚事多数都是商业联姻,但总要挑一个顺眼的不是?

    宁子遇父母双亡,宁氏嫡系人口单薄,她要是真嫁入宁家,倒也算是良配。可是,她怨毒地看了眼宁子遇消失的方向,这样没有风度的臭男人,她不稀罕。

    几名下属看着面色不善的白如意,不知道该不该上前礼貌性的劝一下。

    “我们走。”白如意恶狠狠命令。

    虽然地块被宁子遇他们签走,可不等于没有转机。只要还没缴纳保证金,没有破土动工,他们白氏就还有希望。

    就算是度假村没希望,周边可以开发疗养院或者温泉酒店。

    刚刚挫了白家负责人的气焰,肖经理认为老板现在的心情应该很好,于是大着胆子询问。

    “老板,那最后一块地,您看我们是现在去,还是明天。”

    反正早去晚去,早晚要去。正所谓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

    宁子遇略一沉吟,转头看向身旁的徐柔问道:“累不累?”

    徐柔一脸干笑地摇摇头,她貌似是员工吧,是来干活的吧?

    “那今天去看看。”见徐柔状态很好,宁子遇吩咐道。

    “好嘞。”肖经理被迫干了一碗狗粮后,坐正身子对司机小李一挥手:“咱们去桃花湾。”

    徐柔木着脸,将头扭向窗外,假装看沿途风景。

    反正只要她不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

    不过说实话,她就快要招架不住大老板的热情了。

    哪个少女不怀春,有一个英俊潇洒、帅气多金的豪门公子哥追求自己,那种虚荣心得到满足的小窃喜,她不是没有。

    但冲动过去后,她也会扪心自问,就算是接受又能如何,他的家庭不能接受自己,明知道一段激情到最后换来黯然神伤,当初又何必任性妄为呢?

    她看得出来宁子遇眼中的渴望,也怀疑过昨晚他借酒装疯。但是那又如何,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想要自己不沦为笑柄,难道不应该是保持本心,远离诱惑吗?

    她从小失去关心和爱护,所以贪恋宁子遇带给她的温暖,但又想保持人间清醒,不让自己沉沦在这种虚幻的感情之中。

    说她贪心也好,说她自私也罢了。

    说到底她就是个俗人。

    也许,该是提出辞职的时候了。

    她玩不起游戏,只想找一个老实的好男人平平安安过完后半生。

    正当她神游天际的时候,宁子遇却在默默看她。

    眼前的小女孩对于这份突兀的感情满是质疑,也怪他这个单身了二十多年的老男人一旦遇到心仪对象爆发的有点猛。

    可能是吓到她了。

    人常说恋爱这场博弈中,谁先动心谁先输。

    所以,他一直秉承着爱情原则是互惠互利,各取所需。不用轰轰烈烈,只求相对契合。

    但是,当他真的遇到时,就发现,所有的准备不过是自欺欺人。人类强大的抑制力根本无法压制喷薄而出的情感。

    让那些理论见鬼去吧,他不在乎先低头,只要能拥有她。

    可是,眼看着自己心仪的小女孩要飞。

    他伸出手,将小女孩的手强势扯到自己怀中揉捏,要不是有外人在场,他一定会搂她到怀中好好安慰,给她信心。

    他虽然不是决好男人,但也绝不是脚踏两条船的渣男。

    他所求的不过深夜倦怠之时,留给他照亮暗夜的那盏灯光。

    徐柔吓了一跳,刚想抽回手。却看到宁子遇眼中一抹近乎恳求的眸光。

    她瘪瘪嘴,放弃挣扎,任由他摩挲。

    那种肌肤触碰间的战栗,让她再难胡思乱想,只想着用什么方式委婉且不伤情面的拒绝这个随时发情的老板。

    肖经理感觉自己一定是脑子有包,才会选择跟老板同车。这一路狗粮吃到肥胖,他真想问一句,我可以跳车吗?

    他是不是应该自抠双目,才能控制住不断瞥向后视镜的眼。明知道老板会有小动作,还是忍不住作死去看。

    难怪人家说好奇害死猫,自己这个八卦之心真应该好好淬炼一番。

    “肖经理。”宁子遇突然开口:“明天你就不用过来了,给我留下一辆越野车就行。”

    “好的,老板。”肖经理急忙回答,他确实也不想来了。

    一直以来,他对于会投胎,投好胎的大老板宁子遇带有莫名的尊重,不仅仅是因为人家给他发工资,还有就是卓越的领导能力。

    他是宁子遇一手提把的人才,被下放到博阳名为锻炼,实则看着他手脚不太干净的前任。果然没过三个月,他的前任就莫名辞职了。

    临走还留下了一保险柜的资料和现金。

    早就听说他吃拿卡要严重,这样退还回公司,提出辞职,也算成全他最后的体面,要不然真的报警,他可就不是辞职这么简单了。

    能在短时间内铲除盘桓在博阳的老臣,而且这么干净利索,谁还敢说宁子遇百无一用。

    几块地相距不远,但去桃花湾就要费一些功夫。

    因为本该是进村的道上矗立着一座修葺精美的大坟。所以进村的路被迫改为绕行一座山头的后街。

    这也无形增加了出村的距离。

    因为路况问题,桃花湾比周围其他几个村子要穷。难怪会有“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足可见路况对于发展的影响。

    桃花湾村旁也有一条小溪,不过水流比较湍急,虽然不深,但宽度很大,应该是从不远处山上倾泻下来的山泉,很清澈,溪间几尾小鱼欢快的游曳。

    远离城市的喧嚣,这里有着难得的静谧,空气中吹来野花的淡淡香味。

    果然是度假疗养的好地方。

    徐柔终于能在车子停稳前将自己的小手抽出来,汗津津的热。

    她横了露出坏笑的宁子遇一眼,气呼呼蹲下身,将小手泡在沁凉的水中。

    “宁总,那边就是咱们们看中的地块。”肖经理指着对面的一片种着青菜的田地。

    宁子遇顺着看过去,果然紧挨着之前购买的地块。除了种着蔬菜的地方外,只有那座孤零零的大坟。坟前是一个小广场,足够百十人参拜祭奠。巨大的落地香炉,儿臂粗细的供香缭绕,不远处的供桌上还有村民们奉上的各种祭品。

    不远处一块碑文,刻着女将军的生平,以及功德。

    要想挪动这样的坟墓,确实有些难度。

    “再跟村上人沟通下,你感觉有希望吗?”宁子遇皱眉问道。

    宁氏在这个度假村上的投入已经进入启动阶段,其他地块也都陆续购入,此时要是撤身就太得不偿失了。

    “恐怕很难。”肖经理有些挠头:“这边我来过多次,村民很固执,他们对女将军的情怀和尊重,让他们坚信,只有将女将军的坟墓留在村子里,才能福佑后代子孙。”

    也就是说,想要让他们迁坟基本不可能,搞不好还会因此产生没必要的麻烦。

    宁子遇点头,脑中飞快思考,来之前他也知道这边的情况,如果不能搞定桃花湾,那么度假村的面积会小很多。而且度假村后面有个村子也有碍观瞻。

    “老板。”徐柔看了眼跟在宁子遇身边的人,对着他喊。

    宁子遇回头,看到对着他招手的徐柔,知道她有话想要私下说,就走了过去。

    肖经理几人面面相觑,果然是奸情满满,都能指挥老板过去见她了。

    徐柔突然想到个问题,又感觉当着众人面问出来不太好,也就没顾忌那么多。

    “老板,您感觉将这座将军墓改成景区一景如何?”她伸头对着宁子遇咬耳朵。

    “一景?”宁子遇一呆,来度假顺便扫墓吗?这是什么奇葩主意。

    见他没反应过来,徐柔一拉他的袖子,往边上拽了拽,着急道:“考古看过不?陵寝看过不?”

    宁子遇眯眯眼:“所以……”

    “人们都对英雄有崇拜心理,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个做做文章啊,再说,度假村有女将军守护,多安全。”徐柔把自己的想法跟宁子遇和盘托出:“反正按照惯例,我们也要雇佣当地居民到度假村工作,到时候将女将军的墓地卫生转给桃花溪,既解决土地问题,还解决员工问题。”

    徐柔说得着急,大眼睛中闪着狡黠的光。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子对宁子遇有着多大的吸引力,还在喋喋不休说着自己的想法。

    “如果条件允许,我们还可以多圈一块地。到时候规模更大,设计院给的图纸应该更漂亮。”

    她是真的很喜欢这里的风景,甚至在考虑是不是晚点离职,可以混个员工价来好好玩几天。

    “徐柔。”宁子遇低声唤她。

    “嗯?”还在亢奋之中的徐柔微笑抬头,被他的大手贴在脸颊上。

    “真想吻你。”

    徐柔一愣,转瞬脸颊爆红。她做了一件在所有看来都很大胆的事,锤了宁子遇一拳。

    可宁大老板不但没有发火,反而哈哈大笑,这就是传说中的打情骂俏吧。

    宁子遇捏捏她的脸,转身走回到一旁假装看风景的肖经理身边。

    “你联系他们的村长,拿上我们准备好的礼物,咱们过去拜访一下。”

    肖经理眼睛一亮,不愧是老板,这就有对策了。

    “好,马上来。”

    其实他们的车子一到村里,就有好奇的村民在远处指指点点。当发现是来过几次的肖经理带着几个陌生男女来村里时,村民们就失去了围观的欲望,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们。

    这些家伙是来游说村长拆了他们的家的。

    有了这样的认知后,村民们对于外来人都没有好印象。

    桃花湾的村长家,坐落在村东的大柳树下。

    接近黄昏,村庄上空升起袅袅炊烟。几声犬鸣,伴着母亲呼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叫声响起。

    一派田园风光。

    徐柔突然就想起自己小时候在老家生活的场景。只不过那个时候,她是站在门口,听别人家的母亲叫自己的孩子,她只有羡慕的份。

    时过境迁,再次听闻,总有些恍惚。

    “怎么了。”宁子遇就看到原本还兴致勃勃的徐柔突然之间沉默下来,还伴有哀伤,不禁关切地问。

    “没事。”徐柔摇摇头,总不能跟大老板说自己莫名矫情起来了吧。

    “那我们见完村长以后,就回去休息。”

    一旁的肖经理泪目,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狗粮,停!

    还好遥遥在望的村长家解救了他。

    以往来的时候,他总是需要硬着头皮才能做好心理建设走进去。可这次不同,他几乎是连跑带跳的冲进门,一脸激动地看着莫名其妙的村长。

    “村长您好,我是小肖啊!”将礼物放在院子的方桌上,肖经理自来熟地介绍着。

    “小小?”村长从老花镜上方看向面前的人,总感觉哪里见过,一时之间没想起来。

    “额……”气氛略有尴尬。

    “老人家好。”宁子遇上前打招呼。

    “你们是……”村长放下手中的报纸,将眼睛摘下来,面露疑惑。

    “哦,我们是宁氏集团的人,之前来过几次。”肖经理赶紧介绍:“这位是我们宁总,专程来就收地的事与您老聊聊。”

    “这块地我们村不是不卖了嘛!”老村长反应过来他们是谁后,沉下脸,直接打断肖经理的话。

    “老人家,我们……”肖经理还想套近乎。

    老村长一挥手,不留情面地道:“你们不用多费口舌,老祖宗的坟地,我们不会动,不能死后没脸见人。”

    说着,气呼呼拿起一旁的扫把开始扫院子。

    这是赶客。

    肖经理看着油盐不进的老村长,转头看向一旁没有说话的宁子遇。

    宁子遇到没有被赶的难堪,反而看着一旁的徐柔,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肖经理冷汗淋淋,大人物都进化到用眼神交流了吗?真让他们这些屁民仰望。

    “老人家,您村上那位女将军是谁啊!”

    徐柔笑眯眯上前,坐在了方桌旁的小凳子上,一副准备倾听的模样。

    “你个女娃娃打听这些做什么。”老村长见赶不走人,气呼呼坐下身,看都不看几个大男人,反而对着徐柔问道。

    “您也说是女将军,还不让我们这些小辈学习一下。”徐柔乖巧地将老村长面前的紫砂小茶杯中的凉茶倒掉,重新给他倒上杯热茶。

    “你这小娃娃油滑的很。”老村长不吃这一套:“我告诉你,套近乎也没用,我是不会同意卖地的。”

    “你这老头,怕是不知道才在我们面前吹嘘吧。”徐柔故意大胆地质疑。

    果然,老村长脸色一变:“你胡说,我的祖先我会不知道吗?”

    “那你说说啊!”

    “那是在……”老村长开始还怒气冲冲,可是回忆了一会儿后,换上尊敬的语气讲述那段金戈铁马,荡气回肠的历史。

    女将军不仅仅是桃花湾的骄傲,更是女性的楷模。

    徐柔津津有味地听完,不住点头,口中连连称赞。

    “真是太值得人尊敬了,可是老村长,为什么除了桃花湾,别的地方都不知道女将军的名号呢?”她状似天真地问了一句。

    老村长面露尴尬。

    他能怎么说,桃花湾一直以来都属于游离在编外的村寨,比不得其他的大型村子有项目有人脉,只能温饱度日。村子里的年轻人,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在家务农。活人都顾不过来,哪还有人顾得上宣传女将军。

    “我认为,我辈有义务让更多的人知道女将军事迹,让她万古流芳。”攥紧小拳头,徐柔说得慷慨激昂,一转头,她对上老村长的眼光:“老村长,您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我当然想。”老村长老脸一红。

    “那我们行动起来啊!首先应该让桃花湾的路修起来,然后再把女将军的坟拓建一下,在请书法大家来撰写她的事迹。最好是修个小庙,让女将军享受香火,还有四时不谢的花草树木。”徐柔喋喋不休地建议。

    她每说多一些,老村长的脸就黑一分。

    这小丫头口出狂言连眼皮都不眨,谁不知道有钱以后可以修缮墓地,改善生活。但问题是,他们从什么地方来钱。目前唯一投来橄榄枝的就是度假村项目,但无一例外需要挪走女将军的坟,动迁整个村子。

    如果连她最后的栖身之所都保护不了,他们还什么脸面去见忠军报国的女将军。所以,这是道无解的题。

    怎么选都是错。

    一旁的几人看着比肖经理还能自来熟的徐柔目瞪口呆。

    只有宁子遇笑看耍着小心机的徐柔微笑,不愧是他的女孩,果然有着非凡智慧。

    不得不说,宁老板的滤镜过于厚重。

    “你这小丫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谁有钱不会花。”还用你教?

    这不是没钱吗?

    “那就想一个两全其美,不花钱还办事的好方法啊?”徐柔的表情夸张又做作,像极了初级推销员的狗血台词。

    老村长额头青筋暴起,眼看就要发火,徐柔赶紧起身,将宁子遇推了过来:“您老别急,让我们大老板来答题解惑,给您送温暖。”

    此话一出,众人嘴角集体一抽。

    宁子遇纡尊降贵坐在小凳子上与老村长对视,如果让宁氏集团的人看见,估计会列入八大奇观。

    谁能想到一单合同价值上亿的老总会跟一个小山村的村官讨论送温暖。

    “老板,你快给老村长说说您的计划。”徐柔在一旁挤眉弄眼。

    宁子遇深深看了眼自己的小女孩,转瞬挂上职业微笑,对老村长道:“我们开发度假村也是希望能够给周围百姓带来一定就业机会和商机,如果老村长执意不挪女将军的坟,我们到可以想一个折中的办法。”

    金乌西坠,谈兴正浓。

    直到月上中天,两方才达成共识。

    老村长拿手点着徐柔道:“你这个鬼灵精的小丫头,说到最后还是被你给绕进去了。”说完哈哈大笑。

    “这您可就冤枉我了,老村长。”徐柔端着一盘菜将它放在院中的餐桌上,才回头说道:“这是共赢的办法,再说,您不是特别希望多些人了解女将军的事迹吗?现在多好,不但以后度假村会将其列入景观,还能让桃花湾的村民过上幸福生活,一举数得。”

    听着是这么个道理,但村长总是说不出哪里怪怪得。

    这丝疑虑在看到徐柔打开他们带来的好酒后烟消云散。

    也罢,他虽然没有办法带着大家伙创业,但好歹也算是让他们富裕了一回。不敢贪功,但问心无愧。

    第三瓶白酒下肚,酒桌上的气氛已经变得诡异了。

    肖经理已经不能直视双颊绯红,两眼迷离的徐柔了,此时她半靠在宁子遇身上,笑嘻嘻跟老村长划拳:“螃蟹一,爪八个……”

    “爷爷,你又输了。”徐柔东倒西歪地鼓掌,看着愁眉苦脸的老村长。

    为了宁子遇的胃,徐柔全程包揽跟老村长喝酒的项目,肖经理成了陪衬。

    宁子遇不时扶正徐柔歪向一边的身体,语气轻柔地劝她喝上口水解酒。

    “你这个小丫头是不是耍诈,为什么总是我输。”老村长也是个倔老头,眼看着自己比个小丫头喝得还多,有些挂不住面子。

    一旁的村长夫人笑眯眯道:“愿赌服输。”

    “对,愿赌服输。”徐柔幸灾乐祸。

    老村长委屈巴巴看了眼身旁的母老虎,敢怒不敢言。

    谈完了就让他们走多好,干嘛这么热情好客,让他输给个小丫头,真丢人。

    这顿酒一直喝到很晚才宣告结束。

    老村长已经被家人送回屋子睡觉去了,村长夫人送他们上车。

    徐柔挎着村长夫人的胳膊依依不舍:“奶奶,等我不忙了,一定来看你们,电话记好,有事给我打电话。”

    村长夫人笑眯眯拍拍徐柔的手,满是长辈对小辈的宠爱:“好好,一定给你打。”

    直到车子出很远,徐柔还能看到站在门口的村长夫人注视着他们车子方向,久久不肯离开。

    车上的肖经理欲言又止。

    徐柔上车后不久,就靠在宁子遇身上睡了过去,颠簸的路况有助于睡眠。

    宁子遇轻轻搂着她。

    “老板……”肖经理还是没忍住开口。

    “嘘……”宁子遇制止了他。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