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筝爱一心人书页

番外五 陷阱 文 / 李子谢谢

    刘仪宁上车,车子开出很远还能从后视镜里看到笑眉一直呆呆地站在路边目送着他。

    刘仪宁知道,自己的话对笑眉来说实在是太意外了。

    没有人会这样。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感同身受。

    他之所以能对小兵感同身受,是因为他就是曾经的小兵。

    只有相同经历的人才能理解彼此的痛苦与受伤,才会知道舔舐伤口的滋味是多么咸涩。

    小兵,那个筝团里面最勤奋,最聪明,最有天赋的孩子,他会和刘浪一样幸运。

    小兵也会幸运地得到一个好老师。

    笑眉回到家里,小兵正在淘米做饭。

    笑眉是晕晕乎乎回到家里的,刘仪宁的话让她震惊得一时半刻无法消化。

    “妈,爸爸今天不回来吃饭了吧?要不要煮爸爸的饭?”小兵这样问的时候脸上是为难的神色。煮多了,爸爸没有回来吃饭,等他回来看到剩饭的时候又要骂他们母子两个人浪费。可是万一没有煮爸爸的饭,爸爸万一又要回来吃饭,照样也要对他们一通骂。

    儿子的诚惶诚恐此刻在笑眉眼中显得十分扎眼。

    孩子对父亲的诚惶诚恐,不是此刻才有的,可是笑眉却是第一次郑重地看见孩子的这个诚惶诚恐。

    大概是刘仪宁的话,对她起到了作用吧。

    “多煮一点。如果爸爸没有回来吃饭,就等明天妈妈炒饭吃吧。蛋炒饭你喜不喜欢?”笑眉走过去接过孩子手里的电饭煲,淘米下锅。

    “妈妈的蛋炒饭最好吃了,如果可以加上一点白菜和香肠,那就更美味了。”小兵和所有的儿童都一样,一说到吃就脸上放光。

    笑眉搞定好煮饭的工作,就拉着小兵走到客厅里,说是客厅,不过就是摆了一张破旧沙发的外间。

    这张木沙发是丈夫从厂里拉回来的卖不出去的滞销品。

    笑眉拉着小兵在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笑眉抚摸着小兵的脑袋问他,真的很想谈古筝吗?如果不弹古筝会很难过吗?

    小兵想要点头,但看着母亲关切的面庞,他又犹豫了一下。

    他是一个懂事乖巧的孩子,为了不让母亲伤心,为了不让母亲有更大的心理压力,或者为了让母亲开心,他都会说很多违心的话,不会真情实感的流露,会隐藏一二。

    这大概就是讨好性人格吧。

    在他复杂的家庭背景里,在他特殊的家庭氛围里,他成长为了这样一种人格的孩子。

    自我对于小兵来说是缺少的一样东西。

    “小兵可以跟妈妈说实话好吗?”

    在笑眉这样的安抚下,小兵才点了点头,说了一个字,会。

    笑眉有些心酸,啊,小兵,他真的会难受,他真的会因为不能继续弹古筝了而难受。刘老师说的是对的。

    笑眉又忍不住问:“小兵,如果爸爸妈妈离婚了,你会难过吗?”

    小兵想要摇头,但又忍住了,他看着笑眉的面容,说了句:妈妈很爱爸爸。

    笑眉眼眶有些发热。“你是因为觉得妈妈很爱爸爸,对不对?那小兵你爱爸爸吗?如果妈妈和爸爸离婚,小兵不能和爸爸生活在一起了,小兵会难过吗?”

    小兵有些疑惑,不知道妈妈今天为什么会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

    “我不需要爸爸。”小兵说道,“但妈妈很爱爸爸。妈妈不想离婚,反正随便你吧。”

    小兵的话让笑眉太震惊了,所以刘老师的话再一次被证明是对的吗?

    儿子以为是因为她爱丈夫,所以才不肯离婚。而实际上她是为了儿子才不去离婚的啊。

    “如果妈妈想离婚呢?”笑眉怯生生地问。

    “那我支持你。”小兵毫不犹豫说道,“妈妈,你想做什么事情就去做,不用考虑我,反正我举双手双脚支持你。”

    笑眉太感动了,眼睛里有感动的泪水在闪烁,她忍不住将而且小瓶紧紧地抱在怀里。

    笑眉问自己,她真的想过离婚吗?从来没有。

    她和丈夫路京生是初中同学,始于自由恋爱。

    其实他们之间也不算恋爱吧。就是你想结婚的时候,刚好身边只有他这一个人。

    读初中的时候,笑眉是个学霸,路京生却是个学渣。

    路京生是一个乡村出来的孩子,他常常调侃自己是山上下来的人。这样的出身背景导致路京生的性格就是他自卑又自负。

    路京生曾告诉笑眉,他在开学报名时候看到墙上的榜单,一眼就喜欢上了笑眉,甚至那时候他还没有见过笑眉的人,只因为笑眉的名字在新生录取名单的第一个。

    笑眉不但学习成绩好,长得也漂亮。

    在路京生眼中,学习优秀,长得又漂亮的笑眉无疑就像仙女一样。他不喜欢长得高大的班长,而喜欢笑眉,大概就是一种直男审美吧。

    那时候不管班上有谁喜欢笑眉,路京生都要将对方约到操场上打架,向对方宣示笑眉是他的。

    路京生这些属于少年的冲动又幼稚的举动,笑眉一无所知。

    笑眉与路京生重逢是在初中同学联谊会上,那时候笑眉家里遭遇变故,父母都遇到车祸去世,路京生对笑眉嘘寒问暖,笑眉就这样坠入路京生编织的情网。

    笑眉一开始也是拒绝的。她对路京生始终无法产生好感。可是路京生死缠烂打,而父母双亡的笑梅良是个孤儿。里里外外方方面面只有一个人,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在一次被调戏,路京生英雄救美之后,笑眉便慢慢开始接受了路京生。

    笑眉回首自己与路京生的婚恋路程,真是应验了那句话,你曾经最讨厌谁,你将来就可能嫁给他。

    形单影只的笑眉在看到好闺蜜甄妮与男友出双入对终成眷属的幸福结局后终于下定决心答应了路京生的求婚。

    那个求婚的夜晚对于笑眉来说是人生为数不多的温情时光。

    那一夜有星光有海,在海堤上,路京生对笑眉说:娶你是我一生的理想。

    又有谁会把她当做他一辈子的理想呢?

    这样的情话让笑眉无法抵挡。像是最美丽的枝叶搭了一个最骇人的陷阱,让笑眉一脚踩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